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玄幻 > 神之天神降世 > 第十一章 潜伏浴室中的女鬼

神之天神降世 第十一章 潜伏浴室中的女鬼

作者:花样才子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1-06-03 13:03:43

readx;第十一章潜伏浴室中的女鬼

“心一跳嗷~~~,爱就开始变老嗷~~~.每一分呀~~~每一秒。笔@趣@阁wWw。biqUgE。info.”狗刨不堪入耳的歌声响彻浴室,听到唱歌真的是煎熬啊。

问冬天里最有爱的是什么,当然是温暖的被窝啦。那除了被窝呢?那就只剩舒服的热水澡了。那什么“你是我的什么”,单身狗不稀罕这东西。

当狗刨全心全意享受这不可思议的畅爽沐浴时,忽然一个阴沉声音从身后传来。

“勾哥哥。”

狗刨全身打了个冷颤,小声道:“什么鬼啊这是。”

慢慢转过头去,只见一个身穿白衣、长发披肩的女鬼跪在自己面前,狗刨立马浴巾一包,迅速退到墙上,惶恐道:“你你你,是谁啊。”

白衣女子慢慢抬起头来,长发下是如何一副狰狞的面孔啊,狗刨都不敢睁开眼睛看她。就在她抬起头来的那一刹那,狗刨瞳孔集聚放大,哟,软妹子啊,不过这软妹子看着挺眼熟,狗刨一时间却想不起来了是谁。不过她刚刚叫狗刨做勾哥哥,那么应该就是狗刨认识的才对啊。

“我是晓诗啊。”

这么一说狗刨倒有印象了,这位晓诗的是他的邻居,后来搬家了。如果问关系怎么样,只能说他两个小时候没少玩家家酒。

知道是晓诗后,狗刨安心了许多,亲切道:“原来是晓诗妹妹啊。”再看看晓诗这副模样,心疼道:“晓诗,你,你什么时候离开人世的。”

“我并未没有去世,我还活着。”

“那这是怎么回事?”

人没有死,为什么灵魂会离开本体呢?人死亡后灵魂和本体才会自动分离,如果没死灵魂应该和本体是一体的。晓诗又不懂修仙练道之术,更别说什么灵魂出窍之术了,这玩意狗刨都没这能耐干得出来。晓诗是怎么做的,难道她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亡之事,还是其中另有蹊跷。

狗刨看着自己裸露的身躯和跪在地上的晓诗,这样也不是办法啊,这画面要让广电总局看到又得禁播了,便对晓诗说:“你跟我进房间来吧。”原来这家伙,直接拖进房间去了(邪恶)。

“不行,我哪里都去不了,只能在厕所这些阴湿的地方。”

看来晓诗现虽然已变为灵魂状态,但是身上的灵力太弱,接触不了阳气望的地方,只能躲在厕所、储藏间这种阴湿之地。狗刨看着真是好生可怜,拖起晓诗的手,如同小时候一般,告诉她:“没事,跟我来。”

狗刨拖着晓诗走出浴室,晓诗害怕得直喊不行,狗刨拖着她的手边走边安慰:“不用怕,真的不用怕。”

其实她根本不用怕,狗刨如今以成仙体,拖着晓诗的手时,仙气就会传递到她的身上,她身上的灵力也会慢慢提升。

狗刨千辛万苦终于把晓诗带到了自己房间,门旁他的老爹揉着双眼看着自己儿子那高难度动作加上自言自语的话剧,惊呆了。

“这孩子,脑子秀逗了还是咋滴。还学会自娱自乐了,计划生育害死人啊,如果当初能给他生个弟弟妹妹,就不至于让孩子缺爱到精神分裂啊。”擦了擦眼泪,坚定的道:“不行,我一定要让他感觉到家滴温暖,他妈妈出差,我一定要让他感到父爱滴伟大。”

晓诗告诉狗刨事情的经过,那得从上个月说起,晓诗她最好的朋友李晴与她约好一同去参加同学的生日会。那天晚上,晓诗因为一些突发原因无法与李晴一同前往,于是便让李晴先去,自己晚点到。

晓诗忙完自己的事情,赶往同学生日会时,到了之后才知道,李晴根本就没来参加生日会。晓诗便拨打了李晴的电话,但都提示无法接听,她也打了李晴家里的座机,她父母也只是告诉她李晴还没有回家。因为那时候同学们玩得很开心,她也顾不得李晴了。等到第二天,她就收到了李晴去世的消息。

死亡原因是猝死。

原来李晴当天晚上并没有前来生日会,是跟一些江湖古惑仔出去happy了。法医还坚定出她当完喝了许多酒,抽了很多烟,还与不止一个人发生了性关系。死亡的直接原因,应该是吸食了毒品。

李晴是个小太妹已经众所周知,连她父母都已经无法制止。但是李晴死亡的信息还是让晓诗自责不已,她认为如果当时按约定时间与晓诗一同前往的话,或许就可以阻止这场悲剧的发生。晓诗每天都自我反省,搞得心不在焉的,还说去参加李晴的追悼会时,还见到李晴遗照怨恨她的神情。所以更加后悔莫及,精神也就越来越恍惚,直到自己病倒在床。

这一场大病持续了一个星期,医生都说无能为力,找不出病因来。她父母都急坏了,试过了很多办法,都差点丧失希望了。不过到最后一天时,晓诗忽然看到了李晴站在悬崖边向她招手。她见到李晴很开心,慢慢的走近李晴,向她道歉,祈求她的原谅。

忽然,李晴露出了狰狞的微笑,晓诗感到很害怕,问她怎么了。没想到,李晴一把捉住晓诗,将她推入了悬崖中。

晓诗坠入悬崖惊慌失措的喊叫,等到她醒过来时,自己已经坐在储物室里,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她那时候以为自己已经死了,所以很伤心。想去见自己的爸爸妈妈,但是离开储物室就会感觉到了针灸般的疼,只能等趁月光被乌云笼罩的时候,才可以走出储物室。

随后她偷偷转移到浴室,于是更伤心欲绝的事情发生了。

第二天,她不仅仅看到了自己的家人,还看到了自己在浴室里自由出入。那个时候她才发现,自己没有死,只是被人取代了。

说到这里,晓诗又低声抽泣起来。

狗刨听了晓诗的阐述,同仇敌忾,没想到还有这种事情。但是,晓诗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为什么懂得来找狗刨呢?狗刨于是问她,晓诗告诉狗刨,自己本来也不知道怎么办,看着自己的爸爸妈妈心里很难受,于是便继续躲回储物室里偷偷哭泣。后来,有一只黑猫跑进来,它看见晓诗就躲了起来,晓诗就发现这只黑猫原来能看见自己,于是很高兴,对小黑猫笑了笑。小黑猫看见晓诗没有敌意,慢慢靠近晓诗。慢慢的,晓诗和它就成为好朋友,晓诗还给它取了个特别土的名字一一小黑。

小黑每天都会来陪伴晓诗,晓诗就将自己的事情告诉小黑,小黑好像很有灵性,好像懂得自己在说什么一样。看着自己的手脚一天一天的变透明,晓诗知道自己终有一天会消失殆尽,想到这里就很想再抱一抱自己的爸爸妈妈。

直到有一天,小黑带了一块桃木板回来,想要送给晓诗。晓诗知道自己是魂魄,根本拿不到实物,但是见到小黑的一番好意,自己也于心不忍,便用手放在木板上,对小黑笑了笑,表示自己很喜欢这个礼物。

继而,神奇的事情发生了,晓诗的魂魄居然被木板吸了进去,魂魄附身在了桃木上。小黑猫就叼着附有自己魂魄的桃木板来到了这里。

说到这里,晓诗奇怪的问道:“对了,勾哥哥,你怎么能够看到我呢?”

于是狗刨就把自己被钦定为收魂官的事情经过添油加醋的跟晓诗说了一遍,晓诗听了之后拍手称赞,敬佩不已,对狗刨是刮目相看。

狗刨得意忘形片刻,又看了看笑容如此天真烂漫的妹子,谁又忍心让她这辈子就这样子消失殆尽、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呢?

狗刨一定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他坚定看着晓诗,信誓旦旦的道:“晓诗,勾哥哥答应你,一定会让帮我把本体取回来,赌上我身为收魂官的尊严,哪怕是堵上我的生命。”

听了这番话,晓诗热泪盈眶,控制不住地投入狗刨的怀抱,激动不已。此时晓诗心中的感激之情已经无法用言语表达。

狗刨轻轻地拍着晓诗背,享受的道:“没事,没事。有我呢,有我呢。”

他父亲在门边再一次惊呆了。

“儿子啊。”

“啊!”狗刨吓了一大跳。

晓诗不好意思的起来喊了句叔叔好,狗刨遂解释道:“我们俩没干什么。”

他爹更诧异了,问道:“这不就你一个人吗?”

嗨,这小子忘了他爹看不见魂魄,这下丢脸丟大了。

狗刨脑子这下转过来了,想:‘对啊,老爸他看不见晓诗的魂魄。’遂应和道:“是吗?哦,本来就我一个人,我有说有别人吗?”狗刨说话都开始语无伦次起来。

老爹亲切关心道:“儿子,咱用不用去看看啊,脑子没烧坏吧?”

“没有,没有。爸,你进来干什么啊。”(转移目标法)

“这不是给你弄了点宵夜那?你现在长身体呢,不能饿到,也不能熬夜啊。”

狗刨看了看他爹手里的面条,立马上去接过来,边把老爸往外拱边说:“爸,谢谢啊,晚了,你早点睡吧,啊。”

他老爹叮嘱道:“吃完早点睡啊,别熬夜啊。”

“知道了,爸。”

送出了他爹,他立马把门锁上,这下安心了。

他爹在门外擦着眼泪,想着:‘孩子,苦了你了,没想到你已经到这地步了,老爸我一定会好好补偿你的。’

狗刨看了看晓诗,问道:“饿不饿?”

“饿。”

把面条递上去,说:“来,给你吃吧。”

晓诗怎么可能能吃这玩意,便看了看,难为情的笑了笑。狗刨拍了下脑门骂道:“我怎么这么傻,你等会。”

狗刨找来一个木盒,用仙笔写上晓诗的姓名,再用手将仙气输入木盒之内。

晓诗疑惑的问道:“勾哥哥,你在做什么。”

“待会你就知道了。”

“急急如律令,魂魄聚集令,立即执行。”双指向晓诗一指,晓诗一声尖叫后,魂魄被吸附进盒子里,锁定在木盒之内。

狗刨这小子,什么都学不会,乱七八糟又不实用的东西学得倒挺快。

被锁在木盒的晓诗惶恐的道:“勾哥哥,这是哪,这是哪啊。”

狗刨安慰道:“别怕,我在这呢。”

晓诗看了看体积变大数百倍的狗刨,怒道:“你把我锁在盒子里干嘛。”

“别嚷嚷了,等会你就知道了。”

狗刨将晓诗放在柜台上,从乾坤袋掏出新买的香炉放在晓诗面前,点上一支高香,道:“你如今为灵体,也只能通过香火供奉了,不然迟早饿死你这家伙,你就安心在里面休养吧。”

高香旋绕在晓诗四周,晓诗吸收了香火的供奉,苍白的脸终于恢复了些许血色,狗刨看着也安心多了。

今夜,狗刨和晓诗无所不谈,晓诗还将她与李晴的故事告诉狗刨,大致内容是:晓诗和李晴是从初中开始就是好朋友,上下学基本上都是结伴而行。后来,两人开始进入青春期时段,慢慢的,她就感觉到李晴对她越来越有敌意。那种敌意可能是嫉妒与不满引升而来的,她清楚的记得高一那年,两个人成绩都很优秀,便一同考入了市一级高中。听到这里狗刨只是投以敬佩的目光,但是还好,自己怎么着也是市五级高中的,嗨,脸皮厚没办法。

接着晓诗就开始发育,从那开始她就感觉李晴什么事情都在跟她较劲,而且什么都不愿意服输。晓诗的皮肤天生比较白嫩,但是李晴皮肤有点偏黑,其实,李晴偏黑的皮肤看起来也很好看。可是俗话与网络语言害死人,说什么一白遮百丑,一黑就剩呕,什么白富美,女**丝,这些话都深深刺痛着李晴,于是李晴便开始梳妆打扮、保养皮肤,每个月花一笔钱买面膜,还每天浓妆艳抹,让自己的脸看起来白白净净,可是,近看那些厚厚的粉底,更是让人难以接受。晓诗也劝过她这样子一点儿也不好,她黑黑的真的很漂亮,可是,不仅没达到劝阻李晴的效果,而且还被她冷言攻击,说这是她的羡慕嫉妒恨,晓诗无可奈何,也只能随她去了。

后来,晓诗的胸脯开始发育,而且发育得很好,李晴忽然就被超越了,心里更是愤愤不平,可是那也不是自己想的啊。狗刨听到这,邪恶的想:‘这不是你想的,是我们想的。’

李晴为了超过晓诗,所以开始了自己丰胸之旅,吃木瓜、喝牛奶,但是这玩意哪有说长就长啊,然后听见别人说胸被男人揉揉就大了,她居然真跑去交了个男朋友。说到这,晓诗没有说下去,可能后边的内容,太过难以开口,只是一个人闷不作声。

气氛忽然有些沉闷,可是狗刨要怎么安慰晓诗呢?这些女人之间的争斗根本就超乎了男人的认知度,就算呕心沥血说了一大堆安慰的话,最后也只是换来一句:你不是我(女人)你不会懂。

男人还真的就是不懂为何你们女人这么麻烦。

算了,安慰没用,就把这一页掀过去就行。于是狗刨就把他的捉鬼经历加上西游记情节一起跟晓诗说一遍,女人,哪懂得谁是谁非啊,说得自己多成熟,事实上还不是一个没脑子的生物被男人骗。

晓诗听狗刨说得天花乱坠,一直保持那惊叹不已的表情,嘴巴都没机会合上,狗刨也很开心,毕竟有人可以聆听自己的故事,至少不会觉得太寂寞孤单。

看着晓诗那天真灿烂的脸,狗刨又一次暗下发誓,一定会将晓诗的本体抢回来,哪怕赌上生命。这份觉悟,仅仅只是一个正义的人身上那颗惩恶除奸的心在躁动。

清晨,晓诗在睡梦中醒来,一支供奉着自己的高香已经快要燃烧殆尽,而狗刨已经不见了踪影,他去哪了呢?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