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玄幻 > 道衍无边 > 第二十一章 道不同

道衍无边 第二十一章 道不同

作者:冬瓜丸子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1-06-03 13:18:57

修炼无止境,若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时间永远不会因为某一种影响或者某一件大事而停留在一刻。

江畔烛火,微风半笺,华灯初上,惹得伊人成殇。日光灯下,他们默默对视!

烟云萦绕,若茫茫之神祉境,茶香道悟,心神空灵清明。

石桌旁,三人相邻而坐,于蒲团之上,茶香在此轻浮,云烟在此沉浮。

三人身后的墙壁上出现的那是一个大大的道字,道字包含一切万物,玄之又玄。

老者,青年,孩童,三个怪异的组合,盘膝于蒲团之上,双眼微闭,双手放在两膝之上,五心向天,几乎是同一种动作。

老者身上散发的是深邃简朴的气息,那是大道至简后一种自然的返璞归真,老者深邃如水,整个人如同一个普通人一般,但是那种淡静如水,波澜不惊,就算泰山崩于眼前也不惊的气质自然让人不由自主的臣服臣服。

大道在这降临,只见一条又一条的大道相互相融,从真实到虚幻,再从虚幻到真实,真真虚虚,隐隐约约,星河运转,天地大作!

这些大道简而又简,好似普通的符文,又好像一个普通的文字,图画,影像等等……让人一眼就可以看穿其中的玄机,可仔细看,其确实简单至繁,其中简单之中确实极其复杂,那是玄之又玄,深奥难懂。

若是有人强行去看的话,一定会深陷其中,甚者留下不可磨灭的道殇。

大道在推行,星河在衍化,这是一个道有七九的大道,虽独缺其一,却世间无道可敌。

老者的身后站着一个人,那个人仿佛屹立于九天之上,其身着一袭血红之衣,妖艳如血,好像有尸山血海在其脚下臣服,血红的战衣裂裂,几乎要滴出血来,那是敌人的鲜血染红了他曾经白色的战袍。那男子丰神硕玉,一道身影极其伟岸,一只大手镇压而下,手下那是神魔在惨叫哀鸣,仿佛有亿万生灵在其掌下毁灭。这是老者年轻之时的风采。

从男子体内延伸出大道符文,大道缠绕在其身,竟有三千之数,此时,三千大道极力结合,努力的组成一个整体,但是有一个无法逾越的沟壑在其中阻挡,三千大道怎么也无法相融,这是天地不允许,或者说是整个天地是不能也不可以让三千大道相融,因为天道已经断缺。

但是,万事都有相反的一面,这是老者自修的大道三千,而不是天道的三千,所以,三千大道还是可以相融的。

此时三千大道紧密相连,只差最后一丝的相融便可以成为一个完美的整体,到那时,老者自然可以向前踏出那最后一步,登临圣位,九天共尊。

这是老者的道,一种即使你天地没有,我也要修出来的道。这种道,修的是自身的三千,与其说这是老者的道,不如说这是老者的执念,成为圣人的执念,不登圣位,终为蝼蚁!

……

而老者左手边青年男子身上散发的是空静清明的气息,这种气息让人心神清明,如沐春风。那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感觉。

如同置身于一片奇异的音律世界,各种旋律萦绕在耳边,轻灵,欢快,悲伤,凄凉,柔情……心神在音律的世界沉浮,男子自然的有一种让人想靠近的亲切之光。可是仔细感受,那是生人勿近,高傲冷漠的冰冷之感。

男子好像处于虚幻之中,若已乘风归去,不可远观,也不可近玩。男子若处于一片异度时空,不在人世之间。

男子有着傲人的风骨,远看去,独立于九天之上,不坠红尘之中!

同样,男子身后也站着一个人,那个人站的笔直,挺直的腰杆仿佛如一把傲骨之笛。男子身着白衣一袭,若儒者之袍,有着正气忾忾。他的腰怀别着一把竹木之笛,竹笛古木斑斓,那是岁月的气息。

仿佛有着音律在其身边萦绕,有余音绕梁不绝。在音律中显现出一幅画面,一个清净空灵的男子只身面对十多个强敌,那些强敌每一个的气息都比男子强上多倍。他们之间的差距,就好像皓月和荧光的差距。可是在那种情况下,男子古波不惊,只一个人,一把竹笛,一曲悲音。音落,就好像生命的终结,树叶走向终点一般,那些强敌皆是在音落后陨落,烟消云散,没有泛起一点依涟。至今,那男子的身边还萦绕着那场悲曲还有那些强敌不甘的怒吼和挣扎……

大道符文在其身边萦绕,有一条大道独立于世,镇压大道三千,大道三千都不由的向着那个独立的大道臣服,心甘情愿的被之吸收相融。

那孤傲的大道孤独的屹立九天之上,其脚下踩着的是大道三千,大道三千只能任由那孤傲的大道吸收精华弃之糟粕。

这是男子的道,一种独特的道,那是吸收大道三千的精华融于一身的道,那是至强的道。男子虽然在神祉之境,却以此道可战天下至圣。

……

而孩童这边,孩童默默盘膝,身上散发的是时虚时幻的气息,隐隐约约,朦朦胧胧,真真假假……这种气息让人琢磨不定,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在其身旁影响。

大道在此蛰伏,天机在此不显,甚者连天道都不愿近其身,好像对着这个孩童有着本能上的畏惧之意。孩童好似不是这个世界之人一般,若风一吹,必然会散的!

在孩童身后没有任何光景,这证明了孩童的境界还没有达到那一步,现在孩童只是初学的阶段,只是初窥了修之路的一点奥秘而已,根本没有能力在身后衍化出道之化身,或者说是孩童不愿如此。

金色之光在孩童的眉心照射而出,隐约间,有海涛之声滚滚传来,一道真实的道路一下从孩童的眉心跳跃而出。

这是修之路,修之路贯穿苍穹,仿佛贯穿了万古,震慑了古今,有着苍茫之气在修之路震动,睥倪天地。

修之路之上,一个人,背负双手,背对众生,踏着奇异的步伐,以一种小心的态度,一步一步的向着修之路的尽头走去,一路跌跌撞撞,走走停停,默默感悟,独自沉浮。虽然路尽坎坷,但从不停步,不会回头。

那是命魂,此时命魂正在小心的向着远处走去,步伐极其沉稳,命魂小心的体会着修之路上的道与理,努力的感悟大道的至理。从简如繁,再从繁化简,一次次,一步步的去体会刻画符文直至明悟透彻。

命魂背负双手,不曾回头,真的一步一步走向尽头,如自己所说一般‘此后,不回头!’孩童身上散发出睥倪天地,我不愿臣服的气息。凌云之志表露,冲破云霄,裂开苍穹,战破遮眼的天,震惊天下!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比如说老者感受到青年男子的道受到启发,似乎有所明悟,竟然改变方法,暂时的改变了自己的方法,学着青年,却以不同方式感悟。老者放下陈规,以不同的方式。只见,大道不再吃力的彼此相融,而是相互的分离开来缠绕在老者身后的男子身上,篆刻在男子的生命印记里,这是道的化身。一条条大道置横,亘立虚空,滔天的威能震慑古今。从三千大道中剥离出其中的基础精华和一些糟粕之基,这些是大道的基本构造,一个个符文交相闪烁,又相互结合,形成完美的两个整体,一个极其真实,如皓月之光,这是大道的基础精华,另一个极其虚幻,如不存在一般,这是大道中的糟粕。两者完美存在,好像两个极端相反的两个终点,一精,一糟。

万物都有相反的两面,大道由基础精华和糟粕之基构成,两者缺一不可!糟粕之基就如同鸡肘,取之不易,弃之可惜。

两个完美的点独立存在,一实一虚,或者可以说是一阳,一阴。

仿佛是异极相吸的关系,两个点竟然不在老者的控制下就向着彼此靠近,虽然靠近的速度极慢,可还是一点一滴的相近。

一阴一阳,如同太极图一般在男子的身上刻画而出。此时,老者已经站在了至圣之境的最高之巅。他踏出了自身三千的道,等到太极图能够运转之时,或许老者可战圣人……

至于青年男子一直没有所变动,以一种执着的方式,坚持自己的路,不会变通。终有一天会走向巅峰!

而孩童则是在老者和青年男子的道之下小心的体会,以一种旁观者的态度,没有着重,没有感悟不曾沉迷。

孩童心怀敬畏之心,不喜不悲,仔细的感受着道法符文,以谨慎的态度,一步一步。

修之路就在前方,命魂镇压在上面,镇压了一方修路,镇压了大道三千。

命魂感悟着,看透了修之路的一点玄机,小心翼翼,如同窥视一般,窥见了修之路,于修之路之上踏步而行。

每一步落下,脚下都浮现玄机符文,玄机奥秘无比,一切皆不可用语言描述,皆在明悟之中。

大道臣服,道字一字玄之又玄,如众妙之门。

三人相邻盘膝而坐,默默修炼。

这三人正是老者任血盟,青年许悚,孩童姬风。

因为天道补缺,道补可足,三人皆是努力修炼,在修炼下,各自踏出一步。

任血盟已然屹立在至圣之巅,可战圣人(若这个世界有圣人的话!)再走一步便可登临圣位;许悚以神祉之境,一条道,踏三千大道于脚下,走出了一条特殊的道;而姬风则是踏入道修门槛,初次窥见了修之路的玄机,不由的沉浮。

三人在天道补缺下皆是有了很大的收获,遇到了再一次的升华或者说是机遇。

此后,大道三千,天道五十,大道四九,那盾去的一,可以抽摸,可以感悟,可以‘镇压’!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