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科幻 > 果实帝国 > 【342】终

果实帝国 【342】终

作者:耕田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1-06-03 13:21:33

他还是为这种沉重的感觉而惊讶。

此后,就如同水波荡漾开来一样,远处的绿色光点发生了变化。它们变得非常不稳定,亮度时强时弱。而且从它们那里传来了引力的感觉。真是奇怪极了。

萧阳微微萧开了嘴。先前苏飞琪就对瑞娜说,让她用出自己攻击力最强大的绝招;结果瑞娜现在用出来这么一招。这到底是什么?

“呼。”瑞娜长舒了一口气,“准备完毕。全都都已经到达超新星爆炸前的状态了。”

“什么?”瑞娜的话没头没脑,萧阳没听明白。

“这些光点原本只是我身上的细胞。但是我用上了颛顼的超重力场,不,现在应该是远远在那之上的质量引力场吧。而且我让它们的物质组成发生了变化,如今每一个光点都变成了一颗恒星,平均体积是太阳的五倍以上。”瑞娜轻松的说道。

萧阳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光点变成了恒星?简直就像是说梦话一样。这真的太让人难以置信了。瑞娜怎么可能做得到这种事?!

“看到你这种不怎么相信的表情,真是让我不高兴。在这个疯狂的地狱里面没有任何事值得意外。”瑞娜嘟了一下嘴,“你知道这里现在就和历史之轮里面一样,天命拥有非凡的权威。绝对信任你的我,获得这种程度的加成又算得了什么?我只是改变了一下它们的物质组成,而且让它们的质量增加了十的很多次方倍而已。”

萧阳感觉得到那些光点在朝这边靠近。即使在这里也能感觉到它们那超过太阳的温度。听说它们是恒星的时候感觉真是荒谬无比,可是现在亲身体验到这种感觉,他却又觉得很真实。

此时瑞娜道:“等一会儿时机一到,我就会让这些恒星攻击元灵炎帝。这里的恒星超过一亿颗。呵,让一亿颗恒星一边进行超新星爆发一边撞向那个地狱元灵,一定会很漂亮吧。”

萧阳想象着恒星在自己的近距离发生超新星爆发的状况。结果他摇摇头放弃。这种情景实在是无法想象。以前倒是见过有人使出微缩型的超新星爆发,不过现在的情况显然不是那个时候能够比拟得了的吧。

“快看!!”瑞娜忽然大叫起来。

苏飞琪那边已经发生了状况。元灵炎帝的身体突然间被迅速窜动起来的黑白的雾气划分为无数小块。这是苏飞琪最擅长的空间分割。

而元灵炎帝却也在同时发力。伴随着他那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声,他的每一小块身体当中都冒出了冲天的火焰!那些能扭曲时空烧毁次元的火焰,瞬间便把苏飞琪所化身的雾气烧得一干二净!

“……失败了吗?”萧阳不甘心的说到这里,忽然间瞪大双眼,“嗯?”

银光闪现。同时那些冲天的烈焰忽然间收束了回去。黑白的混沌之雾重新出现!

苏飞琪做到了!元灵炎帝内部的时间正在逆流!这也就是苏飞琪所说的“那一招”,是她所说的斩杀元灵炎帝所必需的第一个条件!

“好了!该我了!”瑞娜说着便朝着那边冲了过去,刹那间出现在元灵炎帝和苏飞琪的雾气旁边。

只见瑞娜的双翼迅速振动,后方的那些光点也在同时消失。几乎与此同时,萧阳看见了此生最为震撼的场面。

就在瑞娜身旁出现的那巨大的灼热的星体……瑞娜的话一点也没有夸萧,那真的是恒星!仅仅一颗恒星,就把前方全部的视野都遮住了。仿佛是无穷的热度,从那恒星的表面上散发了出来!

接着那恒星就开始爆发。无数炽热的物质疯狂的喷发出来,远比核弹爆炸更强烈无数倍的能量如同井喷一样在虚空当中爆发。

第一颗恒星爆发的同时,新的恒星也开始爆发。肉眼只能辨识出远处的很少一部分超新星,总的超新星数量则无法计算。周围这无限的虚空,都像是全部陷入了超新星爆发的无尽汪洋之中。

同样处在这些超新星爆发洪流中的萧阳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瑞娜对这些超新星的控制相当完美,它们以粒子和高温形式喷发出来的全部能量都袭向分隔空间当中的元灵炎帝,而无论是萧阳还是苏飞琪都安然无恙。

接着,那些处于爆发当中的超新星开始了迅速的移动,然后碰撞在一起。

超新星群的碰撞,仿佛毁天灭地一般的威力。在那威力无穷的碰撞当中,被黑白之雾分隔开来出来的元灵炎帝迅速被吞没。

几乎就在元灵炎帝马上就要被那些超新星吞噬的瞬间,瑞娜的身旁出现了爆发的超新星。比起撞击元灵炎帝时更强大百倍以上的能量,一股脑的冲着瑞娜袭击而去!

萧阳心中一冷。真的……和苏飞琪先前说的完全一样。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元灵炎帝所拥有的最恐怖的力量并不是破坏时空,而是反馈。那大概是有如因果律的绝对制约一般的力量;凡是朝它发动的攻击,都会以许多倍率重新反馈到攻击者自己的身体上。大概先贤的反馈之力,也是从地狱元灵身上学来的吧。平常状态下,除非是与先贤或者其他的地狱元灵同等的力量,否则是不可能伤到它的。不过你的话还是有办法的。毕竟,如今在这历史之轮的规则之下,天命之力无与伦比啊。”

苏飞琪的声音仿佛还在耳边回响。萧阳猛的大吼一声,拖着巨大的天命兽神体之躯朝着那碰撞中最核心的地方冲了过去。

只一闪,萧阳那龙狼形态的天命兽神体已经抵达了元灵炎帝所在的地方。

“你吐出来的东西,全部给我吞回去!”萧阳话音一落,他的天命兽神体轰然爆裂。在那爆炸当中,无数条天命龙狼从天命兽神体当中飞射出来,天命之力笼罩在整个虚空之中!

毫无预兆的,整个虚空震颤了起来。在这“地狱”的虚空中,哪怕是影神噬和超新星群爆都不过如同大海里的小小波动而已;可是现在却像是连大海本身都被搅动了起来一般!

就在虚空的潮动之中,攻向瑞娜的超新星骤然消失。超新星群爆全部的威力,重新朝着元灵炎帝袭去!

这个势头仅持续了不到一秒,接着那群攻击元灵炎帝的超新星又开始渐次消失。萧阳见状不对,奋力大吼道:“他妈的全部给我压回去!连因果也给我逆转掉!”

超新星群爆仿佛听从了萧阳的命令一般,它们全部重新包住元灵炎帝,而且能量层次也再度提高!无尽的光芒将全部的虚空照亮,近乎无穷大的能量,开始粉碎再也无力抵抗的元灵炎帝的身体!

天命之力本来就是一种非常规的力量。被天命所决定的因果几乎不可能被更改。换言之,天命拥有扭转因果的力量!而正是因此,苏飞琪才会说有办法对付元灵炎帝。

先以时间逆流为基础,封掉元灵炎帝扭转时空进行逃脱的能力。然后,让瑞娜放出最强力的攻击。这次攻击一定会被元灵炎帝反馈回来,但只要萧阳将全部的天命之力都爆出来,就能扭转因果律,让元灵炎帝的反馈无效化!

萧阳此时只剩原本的人身还悬在虚空之中。他望着正在被粉碎的元灵炎帝。只要再过一小会儿……

“爹爹!”

虚空中忽然响起了这样的声音。

眼看就要将元灵炎帝毁灭的刺眼光芒,刹那间全部归于静寂!

几乎不成人形的元灵炎帝的身旁,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

“女娃?!”萧阳喊到这里就停了下来。

那不是女娃……不,不是!光是看那种气势,就知道她现在是怎样的存在……

“地狱……元灵……”萧阳的身旁,瑞娜替萧阳说出了那个绝望的名词。

第三个地狱元灵,以女娃之身出现。

萧阳呆呆的望着身旁的虚空。上亿颗超新星瞬间消失无踪,广袤的虚空中再度变得空无一物。刚才那无穷的能量完全感觉不到了,那震撼无比的场面简直就像只是做了一场梦,梦醒的时候就什么都没有了一样。

“切……”萧阳听到耳边响起瑞娜的声音。瑞娜已经飘到了萧阳身旁。她的骨翼已经碎得只剩下一两米宽,浑身上下再无半点力量残留的迹象。

“所有的力气全部都掏空了。”瑞娜道,“你怎么样?天命的力量……”

“……呵。天命之力也好,异能量也好,全部空空如也。”萧阳苦笑着望向前方,“不过就算是我们全部处于完美状态,也都一点用也没有吧。”

重新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女娃。身为地狱元灵,她与元灵黑梦和元灵炎帝刚出现的时候一样,次元维度达到十七,是这“地狱”当中最为超绝的存在之一。

即便是使用宙劫玉发动虚无连锁,人类的极限也不过是次元维度十五。相差两个次元维度,其力量差距以光年计都不为过。

无法抵御,无法抗拒。

除了祈祷自己死得不要太痛苦之外,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做得到的事了。

虚空中那黑白的雾气此时也早消散殆尽,重化人形的苏飞琪,身体已经淡得就像是快要化掉了一样。

“苏飞琪……你做得真好。”瑞娜瞟着苏飞琪,“她肯定是你带出来的吧。这下子一切都完了。”

“确实是我带出来的。真没想到她会在这个时候苏醒,而且她的体内竟然还睡着个地狱元灵。”苏飞琪挤出一丝笑容,“不过恐怕事情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糟糕。我去试一试吧。”

话音一落,苏飞琪已经出现在女娃的身旁。她昂起头望着女娃:“女娃妹妹……”

“苏……苏姐姐……”女娃的脸上露出了哀伤与恐惧的神色,“不要……不要伤害我爹……”

她这话一出口,萧阳和瑞娜两人都震惊无比。这个女娃还有自我意识!也就是说,她也与先前的黑梦一样能控制自己的身体。那样的话……

“呃?”一只巨大的火焰之手轰然从女娃的侧后面伸出。苏飞琪的身体刹那间被洞穿,在狂焰中燃烧殆尽。

“……苏飞琪!”萧阳惊叫失声,可是苏飞琪却已经听不见了。

“苏姐姐……苏姐姐!”女娃也惊诧无比,“怎么了?怎么了啊!苏姐姐……”

“她死了!都是你那个爹做的好事。他现在就像疯掉了一样。”瑞娜朝女娃喊道,“立刻带着他离开!否则对谁都不好!”

“知……知道了。”神色黯然的女娃随手便将后方的元灵炎帝擒住。只听“啪啦”一声,女娃的前方出现一个大洞。她把无法再动弹的元灵炎帝推入大洞之中,自己也想要进去。

可就在这时,女娃突然露出了痛苦的神色,狂躁的大叫起来!

瑞娜冷冷的望着女娃:“说到底,果然还是没办法压制住地狱元灵的意志么……”

“好热……好多力量……受不了了……好痛苦!”女娃一边大喊着,一边随手乱挥。随着她双手的挥动,不知道多少次元都被打碎。

“快逃吧。”萧阳拉着瑞娜的手准备朝后方移动,但瑞娜却摆脱了他的手,用残余的骨翼飞速冲到女娃的身旁。

“瑞娜!快回来!你在干什么!”萧阳这时根本无力追上瑞娜,只能在后面大喊着瑞娜的名字。

瑞娜却不理会他,只望着女娃说道:“体内的力量多得像是要爆出来,这让你很痛苦吧。”

“……痛苦……好痛苦!”女娃抱着头说着,双手继续乱舞。就在瑞娜所在那块地方的前面,一个巨型的次元漩涡被打了出来,险些把瑞娜吸进去。瑞娜朝后面退了好一些距离,又道:“冷静下来!听我的,就能让你没那么痛苦了!”

“……怎么做?”女娃似乎是冷静了一些,手静止在空中没有动了。

“把你的力量传给我!”瑞娜朝着女娃伸出了左手。

女娃的体型此时本来也就是常人大小,只见她握住了瑞娜的左手,无限的能量朝着瑞娜的体内灌输过去。

几乎只在几秒钟内,瑞娜就涨红了脸,表情变得相当痛苦。萧阳一下子就明白了,这是由于女娃传过来的力量太多太猛的缘故。他鼓足身上全部力气,迅速来到瑞娜身边,抓住了她的右手:“我也来帮你承受!”

瑞娜起先并不愿意,但几乎将要把她的身体涨破的能量继续奔涌而来。她不得不效法女娃,将能量传入萧阳体内。

萧阳只觉得仿佛有高热的岩浆在朝着自己体内奔流,原本因为天命之力散尽而空空荡荡的身体内部,迅速被无法用语言形容的能量充满。这纯粹的地狱之力达到十七维度,它们绝不是那么甘甜的东西,它们从内部贪婪的侵蚀着萧阳的身体,渗入他的每一处骨髓,把他体内的每一寸空间都塞得满满的。

萧阳的身体就好像快要爆炸了一样,可是那种能量还在不停的朝着萧阳体内填充而来。要靠萧阳和瑞娜的身体来装下女娃那地狱元灵的能量,就如同要把汪洋大海的水装进小气球里一样。而现在,两个小气球里装的水都已经快要到极限了。再这样下去的话……

瑞娜奋力想要甩开萧阳的手:“快放手!不放的话,你马上就会爆体而亡!”

萧阳顽固的摇头:“不!我放手那你怎么办!”

“你管那么多!我可不想看到你在我面前爆炸!那样一点都不好!”瑞娜几乎是在吼叫了。

“我不会爆掉的!只是这种程度的能量,怎么可能让我爆掉!”萧阳同样还以吼声,“再说就算满了!难道我不会把它们放掉吗?看我的!月火光贯炮!”

萧阳话音一落,他朝向后方的右手便闪起了光芒。直径超过恒星的巨大光柱,刹那间从萧阳的右手掌心射了出来!由于萧阳体内奔涌的能量过于庞大,他放出这一招的时候甚至连咒语都不用念就已经完成了。

萧阳此生最为壮丽的月火光贯炮划破虚空,直射向无尽的远方。这一炮似乎粉碎了地狱中无数个世界,无数个次元,萧阳却也已经完全不在乎了。

这一发月火光贯炮不知道持续了多长时间。萧阳自己都因为太过于困倦,不知不觉当中竟然睡着了。

“萧阳,醒醒!”

瑞娜的声音把萧阳唤醒。萧阳这时才发现自己的月火光贯炮已经停了下来,体内的能量还是涨得厉害,却没有快要爆出来的感觉了。萧阳四下里一望,只见女娃也已经消失不见了。

“女娃走了。我们差不多放掉了她体内地狱之力的一半,那个时候她自己已经能够承受住剩余的地狱之力了。然后她就去找她爹去了。”瑞娜长舒了一口气,“所以我们,暂时算是保住性命了。”

萧阳望着一无所有的虚空。怎么也想不到,最后的一战竟然会以这样的结局收尾。

“那个女娃……虽然觉醒了地狱元灵的力量,最后却没有被它的意志所压倒啊。一直到后来她都只是承受不了那过于庞大的力量而已,并没有被地狱元灵的意志夺取自己的身体。”瑞娜道,“可尽管如此,她能够自己离开,也真的是我们走运了。”

“嗯。后来帮她放掉那过多的力量只是个小插曲。之前如果没有苏飞琪的牺牲,她也不会那么听你的话。”萧阳黯然望着虚空,“苏飞琪,我想……我亏欠你的,真的是太多了。”

“哟。能听到你说这句话还真是很愉快,队长先生。”

随着这个声音,虚空中黑白的雾气重新凝聚。苏飞琪再度现身。

“苏飞琪?”萧阳惊喜得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可别说出‘……你没死?’这种话啊。”苏飞琪微笑,“那样实在是太俗了。”

萧阳只觉得眼睛一热,说不出话来。苏飞琪还没有死。这真的是……太好了。

瑞娜却是一瞟苏飞琪:“果然如此。你这家伙,刚才放出来的是替身吧?”

“不……刚才我真的是死了。不这样的话,女娃也不可能那么听瑞娜的话乖乖离开。”苏飞琪摇头道,“不过在我死后,就像是当初面对元灵炎帝的时候一样,黑渊之刃为我逆流了时间,把我从死亡中重新拉了回来。”

瑞娜用冰冷的语调说道:“那还真是可惜啊。你想要用死亡来成为我们的记忆,这个企图算是彻底失败了。”

“呵呵。那倒也没有什么不好。”

苏飞琪话说到这里,萧阳突然打断了她:“苏飞琪!你可以用时间逆流来把大家救回来吗?”

“……对不起。”苏飞琪的神色变得沉重无比,“我做不到。要想以时间逆流方式救他们回来,首先需要像现在一样较为稳定的时空。因为这样才能找到可供恢复的时空点。先前和元灵炎帝的战斗当中,附近这大范围虚空里的时空都混乱无比。再加上你们后面那一炮轰得天翻地覆,我就更没办法找到能够复活大家的时空点了。”

话音刚落,虚空中闪起点点星辰。一扇硕大无比的门从虚空中被打开,从门里面走出来一个人来。

那是吉尔-瓦伦丁。这时的她与先前完全不同,浑身上下都有一股非常古怪的气质,简直就像是……曾经见过的那个“先贤”一样了。

“吉尔!”萧阳有些不敢相信的喊着吉尔的名字,“你这是……”

“……嗯。我已经是先贤了。”吉尔说道,“全靠了大家替我拖延时间,我总算是接收了地狱游戏里残存的所有世界。虽然有将近三分之一的世界都被你们轰掉了,不过剩下的倒是都已经和我连上了。”

“……呐。吉尔。”萧阳凝望着吉尔,低声道,“大家都死了。”

“……我知道。”吉尔的眼眶也湿润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如果不是我的话,也许大家都不会死……”

萧阳听到吉尔的话后却释然的出了一口气。原以为吉尔完全成为了和以前的“先贤”一样的怪物,但至少她现在还保有一颗人类般的心啊。

不过,还有件事是必须要和吉尔说的。

“吉尔。替我们把大家都复活吧。”萧阳说道,“虽然我知道你没办法把完整的他们还给我,但至少像是把燕子转生成若女时一样,让大家转生吧。”

“……转生也是需要完整的灵魂。可是他们却已经……”吉尔说到这里突然“啊”的一声叫了出来,“竟然会在你那里……那件东西!真的不敢想象……居然会遇上这样的事情……太……太好了。真的没有想到,竟然会……”

萧阳还在惊讶,瑞娜已经烦了:“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看着队长。他手里的东西……”吉尔仿佛快要流出泪水,“那是……地狱的珍宝,‘亡者之果’啊。”

萧阳愕然望着自己的手。右手掌中,一颗金色的四芒星正闪耀着淡淡的光芒。这是当初崔文人以平等王之身消亡的时候,赠送给萧阳的最后的礼物。

“你说这个叫做‘亡者之果’……”萧阳凝视着自己手中的金色光芒,“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那是地狱的珍宝,是在地狱虚空之中生成的物质。”吉尔的声音里依然带着快要哭出声来的音调,“它能够将身旁最无法割舍的死者的记忆,完整的保存在其中。”

苏飞琪接口道:“难道你想说,通过这个‘亡者之果’,你能把死去的大家都复活吗?”

“嗯嗯。有了亡者之果,我就能通过先贤的力量重造死者。只要是萧阳队长想要复活的人,我连记忆和人格都可以完美的重现,真正的让他们复活。”吉尔说道,“只是再需要一个地狱……”

“啊?”吉尔的神情突然变得沮丧起来,像是突然遭到了巨大的打击一般。

萧阳忙问道:“怎么了?还需要一件东西,现在没有吗?”

吉尔刚开始时有些犹豫,但最终却又重新恢复笑容:“没有。我记错了。现在就可以开始让他们复活。队长,把手伸出来吧。”

萧阳点点头,朝吉尔伸出了右手。吉尔闭上双眼握住了他的右手,萧阳道:“我想要复活的人是……”

“什么都不要说。亡者之果会告诉我,你想要复活谁。”吉尔说道。

在吉尔的身旁,一个金色的人形体迅速生成,飞快的化为彭飞的形状。萧阳惊喜的喊了出来:“彭飞!”

彭飞并没有马上回答萧阳的话。看他的样子,就像是睡着了一样。萧阳想要叫醒他,却被吉尔制止了。

吉尔解释道:“根据体质不同,他们复活以后都会有一段时间会沉睡的。但也不用担心,他们都会醒过来的。”

萧阳稍微点了点头,仔细的望向彭飞。毫无疑问这正是真正的他,不过他的体外好像包裹着一层金色的薄膜,看起来稍微有些异样。也许那是保护他身体的东西吧。

接着复活的是若女。第三个复活的人物大大出乎萧阳的意料之外,竟然是在沙漠里的时候和自己的父亲同归于尽的艾娜!

萧阳想了想就明白了。记得罗如志死之前对自己说过,他的愿望就是让艾娜得到幸福。这多半也成为了自己的愿望了吧。

第四个复活的是罗如志。萧阳望着并排在一起的罗如志和艾娜,不由得欣慰的一笑。

第五个复活的是黑梦。虽然萧阳一眼就能认出他,可是他的身形却出乎意料的小,看上去就像是不到一岁的孩童一样。

“黑梦是由地狱元灵而诞生的奇异的人格。”吉尔解释道,“他自己的记忆就只有这样的长度,所以可以说这才是他真实的年龄。不过没关系的,他身为黑梦时的记忆依然保留着,所以他和你们认识的黑梦也没有任何不同。对了,接下来,是最后一个了。”

第六个出现在金光中的是崔文人。可是他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成形,就如同玻璃一般在空中碎掉了。

萧阳急问道:“吉尔,怎么回事?不是可以复活的吗?”

“……对不起。”吉尔一脸愧意,“他刚复活就醒了过来,然后就去他想去的世界了。这是他本人的选择。不过,他最后还让我转达一句话给你。”

“……什么……”

“嗯。我这就把他的留言放出来。”吉尔说道。

“‘说过永别的,又何须再见?我果然还是更适合在地狱。回现世去吧。那里才是你该留的地方!’”

崔文人的声音,在虚空中响了起来。尽管知道这是由吉尔录下来的声音,萧阳还是朝着虚空当中笑了笑:“呵呵。真不愧是你啊,崔文人。不过我也已经决定要和瑞娜一起留下来了,所以,说不定我们还有机会再见呢。”

话刚说完,萧阳觉得自己的胳膊上一痛。再看时,却见瑞娜猛的捏了自己一下。瑞娜瞪着他:“你在说什么鬼话?你当然要回现世去啊。”

“嗯?”萧阳奇道,“那你呢……”

“我?我当然也回去。”瑞娜白了萧阳一眼,“难道你还想抛弃我?你想得倒美!告诉你啊,再过一亿年也别想得逞!”

萧阳语塞:“可是……”

吉尔也惊讶不已:“瑞娜小姐,你不是说你要留下来帮我吗?你明明就是英雄的容器的啊……为了人类而留下来,这样也是……”

“麻烦死了。什么英雄的容器。我就是瑞娜,不是什么别的东西。谁也不能决定我的意志。”瑞娜冷声哼道,“至于我那会儿说过的话,你们还真的当真了啊?那明显是骗你们的啊。人类?管他们去死。那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一点也不贪婪,只要有萧阳就够了。”

无论是萧阳还是苏飞琪都说不出话来。吉尔愣了好一会儿才苦笑道:“呵呵。也好。地狱游戏里有我就够了,你们就都回去吧。”

“嗯。谢谢你,吉尔。”萧阳又紧紧的握了吉尔的手一下,“我们都不会忘记你的。你才是我们当中,付出了最大牺牲的人啊。”

“也许吧。不过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怨不得别人啊。”吉尔落寞的笑着,双手画出一个圆圈。那圆中传出巨大的吸力,萧阳,瑞娜,苏飞琪,还有那些刚被复活还在沉睡中的人,全都被圆圈吸了进去,消失在虚空当中。

“真的……对不起了啊。现世那边,现在大概已经……”吉尔低声说道。虽然他们已经听不见了,但是这句话还是要说出来的。

“走了啊。”一个女声在吉尔的耳旁响起。吉尔抬头望着她:“嗯。王汉仁。他们都走了。你到最后,也没有和他们说声再见啊。”

“有什么必要呢?反正我这副身躯,马上就要消亡了。”王汉仁淡淡的身形,像是风一吹就会散去的薄雾一般。

“可是,正是因为你牺牲了身为地狱十王的灵体,才让他们得以复活的啊。即使有亡者之果,也需要地狱十王的灵体才能重造记忆当中的死者。而那时你是仅存的地狱十王。如果你不牺牲的话,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复活的。”吉尔稍微有些不解,“可你付出了这么大的牺牲,到最后都不想让他们知道吗?”

“……我也想这样。可是,还是不行。就这样吧。这样也是,对于我来说最好的结局了吧。”王汉仁轻轻的笑着,消散在虚空之中。

吉尔若有所思的呼了一口气。她接着闭上了双眼。所有地狱世界与现世的连接,到现在已经全部切断了。

“我也该睡了。”吉尔轻轻的自言自语道,“就让地狱游戏,成为被遗忘的传说吧。”

这样说着话,最后的先贤吉尔-瓦伦丁,已经完全沉入了长眠之中。

-

现世。萧阳望着一片疮痍的大地。满天飞着的飞碟,远古的飞龙。地下的外星人,异形,诡异的神话生物。

这里有着地狱里所有的很多东西。可是,就连一个真正的人类,都已经看不见了。只有一些高楼大厦的残垣断壁,还说明这里曾经是自己所在的世界了。

毁灭的不仅只有地球上的一切。就连整个太阳系都已经破烂得不成样子了。

“我们耽误的时间,实在是太多了。”苏飞琪叹道,“虽然已经没有新的东西从地狱游戏里冲出来了,但我们的现世,到现在也完蛋了啊。”

“我们已经尽力了……”说话的人是曾经在彭飞队伍里的纪锦德。他的脸上充满了倦色,眼圈都全黑了,显然已经经历了非常辛苦的战斗。

除了纪锦德之外,水丹,黄琳也都在这里。此外还有好多萧阳他们不认识的人,他们都是从地狱游戏里生还回来的人。本来他们都隐藏着身份,在现世里过着自己的生活。可是当地狱游戏里的生物们袭来的时候,他们也只能选择战斗。

萧阳他们回到现世以后,刚好看到一些从地狱生还的人在战斗,也就通过这些人联系上了水丹黄琳他们。

“努力是一个方面。可惜还是一点用都没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萧阳耳边响起,“这个腐朽的世界,终于还是如愿的挂掉了啊。”

萧阳回头一望,只见历史之轮里见过的红鸾出现在自己的身旁。瑞娜一见红鸾就狠狠的冲了过去,一对骨翼眼看就要朝她刺去。萧阳却制止了她:“算了。地狱游戏里的恩怨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还是想想我们现在怎么办吧。虽然要解决这些来自地狱游戏的生物并不困难,可我们的世界……”

话音未落,只听“嗤”的一声巨响,地面轰然炸裂。而这只是开始。不过一眨眼的时间内,整个地球竟然被一劈为二!而被一劈为二的不仅只有地球,连太阳也被劈成了不相等的两半。

“瑞娜?”萧阳完全愣住了,“你这是在……干什么啊?”

“我在斩断你们的犹豫。这个旧的世界已经没办法再要了,我只是加速了这个过程罢了。”瑞娜抖了抖自己的骨翼,轻哼着说道。

“混帐!臭女人!王八蛋!杀了你啊!”空中响起无数义愤填膺的声音。瑞娜劈开地球,显然是把他们都激怒了。只见许多人集合起来,想要对瑞娜发动攻击!

“谁敢动瑞娜!”萧阳大吼起来。如同月球一般巨大的龙狼从他身后升起,将当场所有人都镇住了。

“不错。”瑞娜笑了,“这样的表现,还算及格吧。”

“嘛。”萧阳望向瑞娜,“不过你到底打算做什么?”

“我说过,旧世界已经没用了。”瑞娜说着握住了萧阳的手,“所以,来创造新的世界吧。”

“新的世界?”萧阳还不明白瑞娜的意思时,从瑞娜的手中已经出现了一个微小的球体。那球体离开瑞娜的手,远远的朝着星空中飞去。

不久,那球体已经变化为一颗恒星。在那恒星的周围,无数行星也迅速生成。

“走吧。”瑞娜笑着指向那枚刚由两人的力量创造出来的恒星,“那里,就是我们新的太阳系了。它可是和原先的现世,几乎一模一样啊。嘛,当然现代文明是没有的。上去以后,好好建设一下吧。以这些地狱游戏里的精英的力量,要重新创造出现代文明,并不是太困难的事情。”

“……创造那个世界的力量来自于女娃最后给我们的力量。”萧阳还是觉得有些奇怪,“可是你怎么知道要如何创造一个太阳系啊?”

“你忘记了吗?从吉尔那里,我得到了一切必要的知识,包括如何创造一个星系。”瑞娜笑了起来,“这也就是我那时候非要和她抬杠的原因啊。”

萧阳苦笑。即使连现任的先贤,也还是被瑞娜所算计了啊。

“那么,就这样去新的世界吧。”瑞娜振动骨翼,拉着萧阳朝新创造出来的太阳系飞了过去。纪锦德化身运输机,将水丹,黄琳,还有那些还沉睡着的队友也一起带上,也跟着他们朝星空中飞去。

苏飞琪同样身化雾气窜上天空。望着破碎的太阳系离自己越来越远,苏飞琪轻声笑了笑。

但愿在新的世界里,再也不要和地狱游戏扯上什么关系了啊。

十年后。新太阳系“乐园”。第三行星,地球。

这里是一座边陲小城的医院。医院七楼特护病房门外的走廊上响起了人的脚步声。走廊的尽头,有人静静的走了过来。

她是若女。虽然身上的穿着和外面普通的女子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但她那绝世的美貌和气质还是能让人一眼就能看出她并非常人。

若女走到一间特护病房门外,敲响了病房的门。

门开了。打开门的人是萧阳。他身穿一套*,一脸风尘仆仆的样子。

“阳哥,你又来了啊。”若女望向萧阳,面带歉意的说道,“其实你不用总来看他的。”

“呵呵,我是放心不下啊。”萧阳笑了起来,“万一他醒过来的时候只有你在,你又说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岂不是会很郁闷啊。”

“……阳哥,我没有那么笨吧。”若女很有些不服气,“该知道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我怎么会说不清楚啊?”

“嘛……这个当然是开玩笑了。”萧阳说着望向病床,目光中有些失落,“唉……为什么,你到现在还没醒过来啊,彭飞?”

病床上躺着的人是彭飞。他的心跳和脉搏都非常正常,可就是一直都处在昏迷状态当中,没能醒过来。

“……是啊。从我醒过来开始算起也已经过去了九年了。”若女坐到了彭飞的床边,“鹏……要是你能睁开眼睛就好了啊。”

九年之前,若女醒了过来。从那以后,她一直在彭飞身旁守候着。

“真是难为你了。”萧阳叹着气,“不过也不用太担心。彭飞他,一定会醒过来的。”

“……嗯。”若女勉强的点了点头。

“叮叮!”萧阳腰间的手机响了起来。他一看手机屏幕,只见上面显示着“红鸾”两个字。

萧阳稍微有些不悦,但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嘿,萧老大。”红鸾在电话的那一头呼着气,“……呼,好辣……”

“什么?”

“哦没什么,我说刚才吃的烧烤好辣。”

“没事就别给我打电话!”萧阳生气得想要挂掉电话,但红鸾接下来马上说道,“别忙着挂,我还有正事。”

“那就说。”

“……那个,乐园议会又有人辞职了。威廉,卡尔,王英昂三个人。”

萧阳漠然道:“关我什么事。他们爱辞就辞吧。反正这个世界也不需要这么多凌驾于人类之上的家伙来管理。”

“不要这么说啊。如果没有新世界议会的话,这个世界根本不会发展到现在的水平。虽然是你和瑞娜创建了乐园星系,可是后来努力建设这颗新地球的可是我们乐园议会啊。没有我们这些地狱游戏生还者的力量,现在地球上还全是些单细胞生物呢。我们在十年之内从零做起,将地球发展到与当初毁灭的地球几乎完全一样呢。”红鸾道,“再说,你和瑞娜两人还是议会的‘终身议长’呢。”

“……这是事实。老实说我也很喜欢你们重新建设出来的这个世界。可是这和我也没什么关系吧?至于那个议长头衔,只不过是你们强制安在我们头上的而已。我们对决议没有发言权,也不想和你们有什么瓜葛。”萧阳说道。

“别这么说嘛,亲爱的议长先生。”红鸾在电话的那一头嗲了一下,“你既然现在都还保留着和我,还有代理议长的联系,说明你也不是完全和我们断情绝义了啊。”

“要不是黄琳和纪锦德两个人被你们忽悠进了议会,我才懒得和你们保持联系。”萧阳哼道,“至于苏飞琪那个家伙。她到底是想要搞什么?明明都已经说了要回去过平静的生活,这两年却又出尔反尔了。议长代理?以她十五维层级的力量压制全场,那是**独裁吧?”

“那个……我倒是很欣赏代理议长。前几年,议会的决策都很混乱。代理议长上台以后,一切都向好的方面发展。至少议会本身已经步入了正轨,重树权威,当初和我们一起建设新世界的生还者们也都受到约束,不再打扰普通人类的平静生活。”

“乐园议会这个机构就不应该存在。”萧阳说道,“什么新人类需要得到指导?如同神一般君临乐园,这就是你们所做的事。人类需要的是自己前进,而不是被你们这些伪神所约束。而且权力的集中就带来腐朽,你们只会加速乐园的灭亡罢了。”

“也不能这么说。我们至少隐藏于世界的最深处,普通人根本没机会窥测到我们的存在。至于腐朽……有了你,瑞娜,代理议长,还有若女这四个十五维的存在,乐园议会不可能走向错误的方向。”红鸾说道。

“……这个谁知道啊。”萧阳换了个语气,“好了,我不想说什么乐园议会了。没有别的事的话,我就挂了。”

“……还有件事。你以前的伙伴水丹递交了加入乐园议会的申请。目前正在审议当中。”

“这和我也没什么关系。虽然有些意外,不过既然这是他们的选择,我也不便多说什么。还有别的吗?”

“你家旁边有个凤星酒店,我们晚上去那里吧。我已经订好房间了。”

“啊?”萧阳萧大嘴,“我说……你在说什么?”

“我觉得现在很没劲,所以找你玩下。一晚上而已。”红鸾轻笑,“满足一下我好了。”

“滚蛋吧。”萧阳苦笑道,“瑞娜会先杀了你,然后再吃了我的。”

“不至于吧。稍微偷一下腥而已……”

“你是没办法明白的。再说了,除了瑞娜以外,我对别的女人也没什么兴趣。你还比不上瑞娜万分之一呢,红鸾。”

“真过分。嘛。玩笑就开到这里为止。”红鸾收回笑声,“该说的也说完了,我也该开始工作了啊。”

“工作?”萧阳奇道,“议会里的事情吗?”

“当然不是。议会里面的事怎么能称之为工作。”红鸾微笑,“是我自己在人间的工作。打字员啊。”

“……无法想象。你竟然会去从事这种程度的工作……”

“呵呵。有什么可奇怪的?你认识的纪锦德还去种田去了。那么威武的大叔,现在却要在田里劳作呢。”红鸾道,“对于永生的我们来说,不找点事情做是不行的啊。再说你自己,不是也当回警察了吗?”

“呵呵。也是。这样平静的生活,反而对我们这些经历了的地狱的人来说,反而是最幸福的啊。”

“……呐,萧阳。”红鸾忽然叫起了萧阳的名字,“你说。我们有没有可能,再度重返地狱游戏呢?”

“已经关闭了吧。新任的先贤吉尔-瓦伦丁这样做了。所以地狱游戏理应永远关闭了才对。应该是没有任何办法再进去了。”

“……真是可惜啊。唉,说得也太久了。那么,我就挂了。有空再联系吧。”

说罢,不等萧阳回话,红鸾已经挂断了电话。

继红鸾的电话之后,萧阳的手机又一次乱响起来。这一次打电话过来的是瑞娜。

“你到底要在外面闲逛多久啊。想死的话就自己说出口好不好?”瑞娜埋怨道。

“我在彭飞这边呢。等会儿再回去。”

“谁等你啊,混蛋。”电话那头似乎能听得见瑞娜的骨翼在抖动的声音,“玉青又欺负地永了。地永气得出走了,现在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我一管教玉青,这丫头就给我使性子。她只听你的,你赶紧给我回来收拾她。地永我会去找的。”

“玉青?又来了?虽然是双胞胎,但她好歹是个姐姐,应该多谦让一点弟弟啊。”

“爸爸!”电话那头传来了女儿萧玉青的声音,“妈妈她欺负我!你得给我主持公道!”

瑞娜暴怒:“……你说什么!找扁么,这不是!”

“……哇哇……”玉青的哭声传来。

“……看来你真不适合教孩子。”萧阳扶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唉,我马上回来。”

说着萧阳就挂了电话。

“真是……幸福的烦恼啊。”一旁的若女笑了起来。

“让你看笑话了。”萧阳朝若女道,“那我就先回去了。彭飞就拜托你了。如果他醒过来的话,马上和我联系。”

若女点点头:“嗯。”

萧阳到了楼下,跨上一辆老旧的单车,朝着自家的方向骑去。

刚到马路上要过人行横道,结果正好是红灯,萧阳只能等着。结果一辆单轮车从旁边飞快的朝着萧阳冲来。萧阳吓了一大跳,正欲躲闪时,却见那单轮车猛的蹦了起来,在自己头上来了个后空翻,然后才落在地上!

骑着单轮车的是个一身黑色夹克的少年,他头上戴着运动头盔,脸上戴着墨镜,看不清他的模样。

从萧阳头上跳过去以后,他又开始在行人中间乱穿乱蹦,动作之流畅让人叹为观止,引得旁边的行人惊呼不已。

萧阳眉头一皱:“给我停下来,艾娜!”

“啊?”少年吃惊无比,“你怎么知道……啊,露馅了。”

“算了吧。艾娜,你装成什么样子也瞒不过我。除了你,还有谁有这么变态的驾驶技术。”萧阳没好气的说道,“快给我取下那傻头盔和墨镜吧,那像什么样子。”

“切……”艾娜最后还是乖乖的把头盔和墨镜都取了下来。稚嫩而充满活力的少女的脸,出现在萧阳的面前。她那漂亮的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的,古怪极了。

“真是的。”萧阳敲了敲自己的头,“你罗哥哥呢。怎么不管着你,让你在外面乱来。看看你什么样子啊!”

“头发的事就别管我了啦。至于老罗啊?他忙着研究飞机模型,没空管我。说是我做什么都好,全是我的自由。”艾娜撅着嘴,“哦,对了,违法犯罪的事情好像不行。真是可惜啊。”

“……你在可惜个什么啊!”萧阳吼了起来,“违法犯罪的事情当然不行了!”

“知道了!萧叔!那我就闪啦!”少女艾娜调皮的吐了下舌头,然后踏着单轮车飞速消失在萧阳的视野之外。

萧阳苦笑。时间真的是很可怕的东西。那个单纯的小姑娘艾娜,怎么就变成了这么个活泼得过了头的不良少女啊?

-

历史之轮。

不,应该说前历史之轮的世界吧。

萧瑟的战场上,身上布甲已经破烂不堪的李白。他的身旁,已经不剩下半个战友。而在他的前方,无数兵士正朝着他猛的冲锋过来。

李白淡然微笑,举剑大喊道:“项王哟!”

“孤王在。”前方阵中一声暴喝,一匹乌骓宝马冲出阵中,飞速抵达李白身前。

“李白服输。”李白说着并未放下手中长剑,只道,“请项王留李白一命。”

“呵呵。李先生到了现在才认输,不觉得太晚了吗?”项羽笑道,“不过,你居然会投降,也真是出乎孤王的意料之外。为什么?”

“自从这个世界和地狱失去联系之后,天命的力量影响力越来越小。我的天命,也没办法随时保住我的性命了。”李白无奈的说道,“不投降的话,也许我真的会死在乱军之中了。”

“哦?不过李先生难道不想杀身成仁,成就自身的高洁名声吗?”

“比起那名声……我更想要回归山林,重新拿起写诗作画的毛笔啊。”李白笑了,“要是死掉的话,不就什么都做不到了吗?”

“呵呵……”项羽从马上跳了下来,“也是啊。其实孤王现在也觉得征战都没有意思,也想要归隐了。毫无对手,缺乏抵抗的征服,也实在没有什么意思。兵士!来,给李先生上酒!”

“项王要和我这个匹夫对饮吗?”

“酒前只有酒友,没有什么大王匹夫。”项羽拿起盛满烈酒的巨爵,“先生,来,干这一杯!”

李白也接过巨爵。他问道:“为何干杯?”

“为我们不再为地狱约束的自由。”

“好吧,为自由。”

两杯烈酒,同时下肚。

-

乐园星系。新地球。萧阳的家。

萧阳的卧室当中。床上。

“总算是把玉青安抚好了。地永也找回来了。”瑞娜在一旁嘟哝着,“可是真是麻烦哪。养小孩……”

“呵。这就是生活哪。瑞娜。”萧阳笑了起来,“至少比在地狱游戏里面拼死拼活要好得多了吧。”

“嘛。也是啊。”阿娅说着靠到了萧阳的身旁,闭上了双眼,“这已经是,我们所拥有的最大的幸福了啊。”

“嗯。”

“叮叮!”萧阳的手机响了起来。萧阳一看手机屏幕上的名字,立刻按下接听按钮。

“……阳哥……”

“欢迎回来。彭飞。”萧阳笑了起来。

(全文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