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玄幻 > 渺渺仙途 > 正文 第五一章 著缨

渺渺仙途 正文 第五一章 著缨

作者:姑言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1-06-03 13:38:21

叶君生左手拿着穿着肉块的木枝,右手掐动法决,对地一指,口喝出声,凝。彦书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在梦中,整个世界仿佛都充满着冰块一般,无边的阴暗和寒冷。身子不住的不但渐至冷彻,并且丝毫也动弹不得。

若非有一股暖意,一直在他体内盘桓,对抗着寒冷。怕是整个人早以凉透,与冰块无异。

也不知过了多久,暖意直冲丹田,激发本身真元,流入四肢百骸。透出皮肤。空气中蕴含的灵气,随着全身毛孔进入,缓缓睁开了双眼。还没来得急如何,鼻中便闻到一股浓郁的肉香,他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唾沫。

深吸一口气,目光横扫而过,将周围情况尽收眼底。一看之下,苍白的脸上本想挤出一丝苦笑,奈何阵阵酸痛传来。

天穹漆黑,只有星光点点闪耀。眼前有一堆篝火,一少年人正在把肉块架在篝火来回烧烤,时不时加点调料调味。看旁边的黄色条纹状兽皮,应该是自己无意间干掉的那条老虎。

篝火熊熊燃烧,烤的肉块滋滋作响,油不停地滑落,滴到篝火上,一时间浓香四溢。

虽说夜里点一堆木火,烤几只动物,打打牙祭,坐坐夜宵,非常正常。但彦书强烈怀疑这少年人绝对是故意的。

身体不得动弹,是因为脖子以下全部被埋在土里,只留得一颗头颅在外。单单是这点也无妨,那个玄胎修真怕被活埋。关键是土壤里片刻不歇的传来道道阴寒,要不是将才服下的碧叶丸,指不定什么时候醒呢。

“醒了啊。”

少年人陶醉的闻了一下,狠狠的咬了一口,跟彦书打个招呼,语气随意,好似在问今天吃了什么一般。

“这厮绝对是故意的。”彦书在此肯定了这一点。口中说道:“阁下是何人?为什么救在下?想要在下做什么?”

“我什么时候救过你了?为什么不是我要杀你?等你醒来说不定是要虐杀。”

少年人语气陡然转变,阴寒中透出阵阵肃杀,与这秋季分外契合。

“若是虐杀,为何不先废去修为?这禁制只是静止我玄胎,却不曾阻止我伤势恢复。我藏的虽不敢说多严实,但要找出也非轻易。阁下轻而易举,想必是一路尾随。”

彦书扭扭脖子,对叶君生扯出一个笑容:“我要是没看错,这里应该还是我那藏身之地。连地点都没转移,阁下想必是非常肯定不会有人追来。至于暗中救我之人。”彦书笑而不语。

“很聪明嘛,那你在猜猜我是谁?要你干什么?”

“我不敢。”

“为什么?”

“我怕死。”

叶君生沉默了一会,忽然低声笑了起来。彦书也笑了起来。

“这么说,我死定了?”

叶君生收敛笑容,长身而起,走到彦书面前,蹲下身直接坐在地上。眯着眼看着彦书唯一露出的脑袋。

“也许。”

“我的命还能保住?”

“大概。”

彦书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能不打机锋嘛,命不由人的感觉不好受。特别是自己命的时候。”

“放了你,就变成我命不由人了。”

彦书又叹了口气,旋即说道:“换个话题把,你为什么要救我?别说是因为幻胎塑形。那东西你完全可以趁我昏迷时拿走。”

“你知道圣人老子为什么写《道德经》吗?”

“……不知道。”

“因为老子乐意。”

“你!”

雯时间,大地之上,乍现金光,五行轮转,土行大地,转为金属,凝如精金。

“转移注意力,伺机逃跑。受了这么重的伤,要是都让你跑了,我早就死了不知多少次。”

叶君生讥讽之色现于脸上,似是自语出声:

“我救你,凭你的智力,还想不清楚吗。对付一个重伤的人省力的多。”

“能帮我一个忙吗?作为报答,我告诉你存神果的下落。”

彦书还没等叶君生说明是否答应,续而说道:“帮我查清一件事,是谁用易胎幻形诱奸方大小姐方雨柔。

“我一直好奇,你不应该看不出那是一个圈套。”叶君生眉毛一挑,将彦书的折扇打开,看着上面的“木兰花·拟古决绝词柬友”和五采丝绳绑着的一缕黑发,说道:“现在我略微明白了点。著缨,明有系也。”

彦书见到折扇,面色一紧,连连挣扎,半晌颓然放弃,喃喃说道:“纵然青梅竹马、私定终身,也比不过这正魔之别。”接着看向叶君生:“放开禁制。”

叶君生右手并指成剑,轻点地面。然后扔出一个玉筒。

彦书玄胎一松,真元运转恢复少许。神识离体拖住玉筒,铭刻记忆。

叶君生收回玉筒并没查看,只是叹息一声:

“罢了,走好。”

话音落下,彦书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吟道:“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词毕,轻爆声响起,彦书闭目低头,气息顿消。

叶君生袖袍一拂,大地再次裂开,彦书倒下横卧其中。将折扇放入其手中。再埋了起来。

拿出一面镜子,对着自己一照,不过片刻,叶君生瞬间就变成了另一人。

先是身高,仿佛揠苗一般,募然拔高至九尺;继而是体型,本是清秀修长变得虎背熊腰;最后是面庞,现在看上去约莫三十余岁,满脸的络腮胡子,又硬又密。

“不错不错。连气息也与原先毫不相同。”

叶君生颇为欣喜的照着镜子说道,然后收了起来,旋即抽身退去。

------------

《礼记·曲礼上》:“女子许嫁,缨。”缨是五采丝绳,女子许嫁以后用它来束发。郑玄注:“著缨,明有系也。”就是说,缨是许嫁的标志,表示这一女子已经有了对象。这条束发丝绳,直到成婚的当夕,才由新郎解下,这就是《仪礼·士昏礼》所说的:“主人(婿)入室,亲脱妇之缨。”故缨始终是夫妻关系的信物。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