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仙侠 > > 第三十六章

谋 第三十六章

作者:烟尘客 分类:仙侠 更新时间:2021-06-03 13:53:23

一般人不会挑选酒馆打烊的时候去要酒,不会在妓院倒闭的时候去寻花,更不会在别人收拾的时候去叨扰。

一般做这种事的通常都是熟人,熟到了即便是忌讳也不避讳。可来的却是一个陌生人。

“收摊了,去别家去喝吧。”孔老八头也不抬的说道。

“相见即是有缘,老板又何必急在这一时一刻。”那人乐呵呵的说道,随手拾了一把长凳,坐了下来。

孔老八最大的优点就是听人劝,吃饱饭。而且人家的还有那么几分道理。他回过身来打量着眼前的这人。

此人一身书生装扮,头戴纶巾,面带笑容,似乎他天生就是这样的人。这样的人,你似乎没有拒绝的道理。

孔老八拿起一壶,放在他的面前,“喝吧,不要钱。”

“老板好气魄啊。”那书生笑着说道。

“一个穷卖茶的,哪来什么气魄?”

“没有气魄,又怎么会和棋魔在一块呢?”那书生笑着说道。

孔老八没有说话,警惕的看着面前那个一直笑容可掬的书生。

“别紧张,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孙怀玉,和无忌是老相识了。”

正午的阳光虽算不上毒辣,但若是站的久了,皮肤难免还会有些灼伤的感觉。虽是春季,却难免有一些初夏的痕迹。

“张丞相,你可知飞龙在天?“

“纪将军,你又可知亢龙有悔?“

“哦,愿闻其详。“

“满招损,谦受益,纪将军如此这般招摇,就不怕这飞龙堡只是昙花一现?“张何说道。

“招摇,恐怕只有有能力的人才能招摇起来吧。“纪如风说道。

“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难免阵前亡。“张何说道。

两人互相对视,本来温暖的阳光变得彻骨起来。冻得这树上的鸟儿也飞了起来,寻找温暖的地方。

“走吧,这盘棋也快结束了,不妨去看看,不知纪大将军意下如何?“张何说道。

一首歌终有曲终人散的时候,一杯酒终有一饮而尽的时候,一盘棋也终有下完的时候。

你曾说,尘缘太短,我却说,浮生过长。

挥毫间,朱砂染云霞,阑珊雨湿了桐花。

这故事,书说半场戏,也该到了讲完的时候。

“啪”欧阳无忌这一子落下,这场棋到了尽头。

两人都呼了一口气。

“这茶真好。”徐三斤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笑着说道。

“你还真的不太会下棋。”欧阳无忌淡淡地说道。

“你也体谅体谅师兄,这大热天的,我还得陪你要死要活的下棋,这比我打铁要难多了。”徐三斤手做蒲扇状,扇了起来。

“你知道这世上最痛苦的是什么么?“欧阳无忌问道。

“要跟一个不会下棋的人下一场不能输也不能赢得棋。“欧阳无忌笑了,他将这杯茶一饮而尽。

公孙无悔有些不认识了眼前的这人,这还是他见过的棋魔么?

佛与魔,本在一念之间。

也许欧阳无忌没有入魔,也许他入了魔,此刻却幡然醒悟,不只是一盘棋,还是一杯茶?

“若四大家族全力制压你纪大将军,纪大将军是否还会如此自信?“张何走到徐三斤和欧阳无忌面前,说道。

“有人会因为没有利益而触碰的两败俱伤么?”纪如风不屑的说道。

“但若是你的存在严重影响了他们的共同利益呢?”欧阳无忌淡淡的说道。

孔老八终于听完了。

孙怀玉也讲完了。故事是最不好讲的,平淡的叙述没人会听,含糊的去讲却把人绕在云里雾中,脾气坏的人也将不得,因为讲了得先把自己气个好歹出来。

孙怀玉无疑是一个好的说书人,孔老八也无疑是一个好的听众。

因此我们听到了温柔的声音似溪流一般缓缓流淌,把光阴追溯到以前,他初见欧阳无忌的,徐三斤时候,他们一起喝酒的时候,以及棋场的时候。

人这一生,究竟怎么做才算成功?

不知道。人最欣慰的是一直有人记得你,相信你,相信你恰如曾经,从未改变。

许久,两人陷入了沉默。没有人愿意触碰昨日的伤,也没有人不感慨人生的世事无常。这世间,究竟会有说客与听者,于一隅安静的角落,静静的诉说,静静的倾听,不怕纷杂,不怕纷扰,只为一个故事。

“宵小之辈,又岂能与皓月争辉?”纪如风淡淡的说道。

“如果四大家族联手抵(di)制贸易往来,采取经济制裁,并大量收购这里的兵器,粮草。你可有良策?”欧阳无忌接着问道。

“你们真的以为就这样我就受控于你?“纪如风盯着欧阳无忌,慢慢地说道。

“那再加上这个呢?“张何的手中多了一道圣旨。

纪如风没有理他。

“纪如风,你想抗旨么?“张何喝道。

“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纪如风无所谓的说道。

唐峰莫名感到了一种摄人的压力,那种压力,那种危险感,他说什么也忘不了。他是一个敏感的人,一种能嗅到危险的人,所以他活到了现在,他想拔腿就跑,跑的远远地,跑出这飞龙堡。

“树上的朋友,待了这么长时间,不下来歇歇脚么?“纪如风扬声说道。

唐峰不由苦笑了一声,轻轻一跃,便跳了下来。“路过,路过”

“相请不如偶遇,既然这般,那就都留下来吧。”纪如风淡淡的说道。

“阁下真的以为留得住我么?”唐峰斜视着他说道。

“若加上老吴我和三千甲士呢?”这时一个人走了过来。“将军,我来的不晚吧。”老吴大大咧咧的说道。

纪如风没有说话。

“看来,我真的要在这里安家了。可惜出门前没找算命的算上一卦。“唐峰依然那样玩世不恭的样子。

“算什么?“徐三斤问道。

“桃花呗,一把年纪了,还没个相好的,带这个老拖累东奔西走的,容易么?“唐峰委屈的说道。

“白远怎么样了?“欧阳无忌问道。

“怎么样?老样子喽,酒鬼一个。“唐峰说道。

“也好,一醉解千愁。“欧阳无忌淡淡地说道。”纪城主,你是让我活着,还是大家都留在这里呢?“

“为什么背叛我?“纪如风说道。

“我只是一个下棋的人,谈不上忠心与否?你我相识多年,我只能劝你一句,就此收手,你还是你的纪大将军。“欧阳无忌淡淡地说道。

“收手?哼,若是没有我,天下还是他赵家的么?“纪如风自负地说道,”我只不过做了该做的事,我做皇帝,远比赵佶强得多。“

“是么?为了以及恩怨,不惜杀害国之栋梁,为了一己私利,不惜杀害亲如手足的兄弟。天下若是交给没有仁德的人,那才真的是病入膏肓。“欧阳无忌说道。

“是么?仁德?连自己的性命都保不住。连自己心爱的人都救不了。仁德,只不过是蝼蚁得以苟且偷生的借口,你来找我时,我以为你变了,没想到,你还是让我失望。“纪如风说道。

“你其实也算是一个不幸的人,你做的这些无非是在证明自己,可是,你不该把自己的不幸强加在别人身上,不该在证明自己的时候去伤害更多无辜的人。人生就好比这盘棋,没必要执着太深,更没必要赶尽杀绝。我知道你其实并不贪恋权力,地位,否则,你不会等到今天听我的说教,更不会在这里当了整整十年的大将军。”纪如风站起身,慢慢的说道。

“师弟,你果真没疯?”徐三斤满是欣喜的说道。

“倒是真想疯了,可是怕疯了,便记不得师妹了。”欧阳无忌淡淡地说道,话语里带着黯然的哀伤。

人生若无大喜和大悲,实在是庆幸的该喝上一杯;人生若沉浮不断,潮起潮落,三杯两盏淡酒,又怎敌他晚来风急。

一路红尘载酒行,我去赴一场只谈无为的局。

重描眉柳,不见当年故人游。

“欧阳无忌,我敬你是个人才,只要你再投靠我,我既往不咎。”纪如风拂袖说道。

“万钟则不辩礼义而受之,万钟于我何加焉?”欧阳无忌笑着说道。

“吴统领”

“在”

“赐酒。”

“还是七寸香么?”欧阳无忌说道。

纪如风没有说话,他看着眼前的这人,他曾经一度想把手中权力交由他,因为他有这个能力,可是,他却迟迟没这么做,他不值得信赖,他跟了自己近十年,他没有功劳,飞龙堡有今日之辉煌,他功不可没,有人不服他,每个人见了他都尊敬的叫他欧阳先生。纪如风以为这世上没有他不能用的人,可是他却没有真正的信任过他。他忘不了十年前欧阳无忌的眼神。

那种眼神,没有愤恨,没有杀意,有的只是哀伤,甚至可以说是平静的,平静的似一洠风浪无波的湖水,越是清澈,就越是让人胆战心惊。纪如风在想,这是一个怎样的人,一个人可以平静到这般。

人们都说欧阳无忌入了魔,彻头彻尾。没有人知道他下一步干什么?棋魔。只有纪如风知道,有那种眼神的人是不可能是一个魔鬼。

酒端了上来。如似以前,一样的幽香,一样的清澈,一样的碧绿诱人,一样的再去赌那个不死的传说。

欧阳无忌拿起来,一饮而尽。这杯酒十年前本该属于他,他曾不止一次在想,这就喝下去的滋味,是温润的还是刺喉的,喝完是否会很痛苦?他不想宋雯走时会很痛苦。

这杯酒经过他的喉咙,经过的他的胃,甚至流向他的全身,他感觉到很热,由内而外的热。

大家也都喝了下去,死前有杯酒喝总归不是一件坏事。

时间似乎凝固了,正午的阳光总是被往常照的充足,照的彻底,似要把一切黑暗,一切不平都要彻底的湮灭。

正午,也是鲤鱼跳龙门的好时候。

跳的过去,则变为龙,跳不过去,则摔成肉泥。

人也是一样。人这一生很少要赌几把,赌命运,赌前程,赌幸福。因为我们不知如何选择,只有赌。

欧阳无忌在等待着生命的消逝,或许自己脑中的灵魂会化作漫天的音符,跳动着弹奏这一首轻柔的旋律吧,让往生者安息入眠。

纪如风皱了皱眉。

他不该在这个时候皱眉。

因为-------一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一把快刀。

一把十年前就架在他头上的刀。

“吴统领。”纪如风只说了一声,便没有了下文。

拿刀的人就是吴老七,那个当年和他称兄道弟,生死之交的人。

人生不过二三知己,最痛之事莫过于最信任之人负了自己。要怪别人的时候首先过不了自己这一关。感情是最赌不得的游戏,赌输了,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这刀的滋味如何?“吴老七问道。

“不好受。“纪如风慢慢地说道。

“大哥的刀从不斩冤死的鬼,大哥的刀更不斩自己的兄弟。你放心,你走后,我下去陪你们,反正也是孤家寡人一个。“吴老七激动地说道。

究竟杀不杀得这人?破不破得这阵?记不记得这情?

“七哥且慢!“欧阳无忌喊道。

“怎么,你要杀了他?“吴老七皱着眉问道,他可怀疑这文弱书生是否能拿得起这把刀?

“放了他吧。“欧阳无忌淡淡的说道。

“放?放了他?“吴老七似乎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更不相信大家费力抓住的人,就这么放了?

“你杀了他,你就是第二个他。“

“可是我会死。“吴老七喊道。

“那又如何,你已经尝到了失去一个兄弟的滋味,难道你还想再失去一个兄弟么?“欧阳无忌说道。

“可是他杀了大哥。“吴老七咆哮道。

“兄弟杀兄弟者,能如何?必杀之?手起刀落,快意人生?他死了又怎样?你给王翰报了仇?可是你能报的过来么?活人不管,偏寻死路。把自己陷入不忠不义之境,这是你大哥愿意看到的么?“

吴老七的手微微颤抖。

“其实你大哥走的时候是笑着离去的,他以了无牵挂了,这是他选择的路,我们只能尊重他的选择。“

“大哥笑着离开的?大哥又怎么会舍得我们这帮弟兄?“吴老七哽咽的说道。

“其实,这么多年,他也并不好受。“欧阳无忌指了指纪如风。

“你放屁,他会不好受?“吴老七带着哭腔嚷道。

“你大哥的忌日,你看他在可曾笑过?这十年,他其实也是不好受的,论感情,他跟王翰的感情要比你们深。”

“不可能,不可能。”吴老七声嘶力竭的喊道。

“其实你刚才有很多破绽,他完全有机会反制于你,可是他却没这么做,他,并不似外表那么坚强。”欧阳无忌叹了一口气说道。

“想不到,最了解我的人竟是处心积虑置我于身败名裂地人,真是讽刺啊。”纪如风苦涩的说道。

“你也会时常再问,自己做这些究竟值不值得?”欧阳无忌平静地说道。

“也许,我们可以做朋友。”纪如风淡淡的说。

“动手吧,老七。”纪如风说道。

吴老七点头,一片刀光掠过。

纪如风笑了。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这把刀没有沾血。而是割断了他身上的战袍。

“从此,你我恩断义绝。”吴老七说过,扔下刀,头也不回的走了。

纪如风盯着那把刀,没有说话。

“这样做真的值得么?”欧阳无忌问道。

“这个世上本就没有卖后悔药的。何况,我从未后悔过。“纪如风蹲在地方,盯着这把刀,轻声呢喃道。

“保重。”欧阳无忌低声说道。然后转身离去,脚步决绝,未曾有一丝的犹豫。

这一天,他等了好久。

他没有辜负任何人对他的期望,他也没有伤害任何人。谁都想不到,一个瘦弱的背影要承受多少?

没人知道。有些人,注定活着便是来这个世上不停的还债。

徐三斤喊道:“师弟。”大步的追赶过去。

“纪城主,小贼我告辞了。哈哈哈哈哈哈“唐峰笑着大摇大摆的走出去,他抬头看了看天,难得的好天气,今日的春风格外的和煦。

“这是圣旨,“张何把他放在了桌子上,”你好好看看吧。”

纪如风站起身,拿起圣旨,上面写道:“纪大将军忠君爱国,数十年来镇守边疆,其忠心天地可鉴,其功不可没,特封为护国公,赏黄金万两…..”纪如风看到这里,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从没有人听他这么笑过,笑的疯狂,笑的自在,笑的心酸,笑的让人想哭。他笑,他笑欧阳无忌,他笑王翰,他更笑的是他自己。

据说,从那以后,人们再也没见过他。传言有人说他在飞龙湖投了湖,有人说他用王翰的刀自我了断,也有人说他没死,只不过隐姓埋名了,更有人说他是跟欧阳无忌走了…..这是后话。

众人出了飞龙堡,却看见孙怀玉和孔老八站在城外,孔老八沏了好多碗茶。众人喝起了茶。

“各位安好啊!”孙怀玉笑吟吟的说道。

“孙怀玉?你怎么来了,青青呢?”徐三斤忙着问道。

“放心,你媳妇好着呢,再说,我不来谁请你们喝茶啊。”孙怀玉笑着说道。

“回来么?我推荐你做尚书。”张何看着孙怀玉诚恳地说道,年少时总是争强好胜,长大了方觉遗憾。

“不了,我本是卧龙岗上散淡的人…”孙怀玉卖弄起了戏腔。

“行了,行了。”徐三斤摆摆手道,“穷教书的都这样。”

“那也比天天跪搓衣板的铁匠好得多啊。”孙怀玉毫不犹豫的揭了他的老底。

“哈哈哈哈哈,”众人大笑起来。

“无忌贤弟,你准备以后干什么?“孙怀玉神色一收,正色道。

欧阳无忌笑笑没有回答。

“要不跟我走吧,我亏欠你的太多。“徐三斤说道。

“老八,你这茶还是不要卖了。“欧阳无忌对孔老八说道。

“凉皮的手艺早就忘了,凑合喝吧。“孔老八没好气的说道。

“要不,你跟我走,你不想见见你师傅么?“一直不开口的唐峰忽然说道。

欧阳无忌伸手看了看自己的手掌,无论是多么光滑的手都会有几条纠缠纷杂的线。蓦然,他笑了。

“八哥。”欧阳无忌说道,“后会无期。”

人们只能看见渐行渐远的欧阳无忌,直到街角的拐弯处,不见。

真的是再也不见了。

好一个得意的春。

京城。

西郊十里。桃花开得依旧如昨。

只不过那里多了几个人。

“五姑娘,来看王将军啊”。一个年老的人说道。

“是啊,忠叔。”一个面容姣好的盘着发髻说道。

“王将军走了几年了?”忠叔问道。

“十年。”

“过得真快啊,一晃十年躲过去了。”忠叔感叹道。

“是啊,十年都过去了。”五娘低声说道。

这时,他们的目光停留在前方。

一个头发须白的人。

他是白远。

他坐在那里,身体斜靠在墓碑上,左手拿着一块木头,右手拿着一把刻刀。“左手边有一个酒葫芦。

他坐在那里一边刻,一边细细的说着:“知道你一个人寂寞,没办法,我这个糟老头子还没死,不过也快了,到时候也就能去陪你了。”

“你说你喜欢桃花,我就在这个时候来了,你看,我还用桃花给你编了一个花环,你带上一定美极了。”

他喝了一口,“这不是酒啊,这是水,你说了你不喜欢酒,更闻不得酒气,为这事你我没少吵架,现在,我听你的了,你看,这是水。“

“你总说我刻你刻的不像,我不服气,因为你是我这一生忘不了的人,我早已将你刻在我的心上。“

…….

两人站在这里,默默的看着他,五娘的眼里噙满了泪水。

岁月无端的慨叹消改着俗世偶遇,诀别时多想再去牵手去挽住,藏在心底是万千想念我怎割断?

放低头来这生这世多少辱骂与颂词,我亦无心听世上几多的讽刺,曾用心守望用心想念,会是哪一个名字?

管他前路荆棘崎岖,管他是否有名无实,此生爱过,便无悔矣。

白远就这样从早上坐到了晚上,也坐在这里慢慢的睡去,看着他熟睡的脸庞,那般安详,像是熟睡的婴孩。

等到他醒来已是第二天早上,他揉揉惺忪的睡眼,刚要站起身来,却发现身上披着一个蓝色的长袍,左手边放着一杯温热的茶。

这茶,白远笑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