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弃妃再难逑 > 番外:爱是一场眼角眉梢的误会

弃妃再难逑 番外:爱是一场眼角眉梢的误会

作者:梦书房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3 16:55:23

 放眼整个矿山,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她这样的女子。她眉目如画,姿色天成,一顾倾城。在这个贫穷的山谷里,她不是天之骄女,却更胜天之骄女。

当她稍稍懂得人事,矿山那些黑汉子看她的目光里有了异样时,她就知道,矿山不会是她永远的归宿。

女子的一生,在家靠父,嫁了靠夫。她的父亲只是矿山一个小小的主薄,因受着贵人的恩惠,才在这里高人一等,所以靠着父亲变成凤凰,从这里飞出去,简直不可能。

那就只能靠夫。

她未来的夫君,会是个怎么样子的人呢?

哪个少年不怀梦?哪个少女不怀春?她常常在破旧的窗边,支起尖尖的下巴幻想着未来夫君的样子。梦想着他给她送来金色的彩衣,带她飞出这个穷乡僻岭去,远离这些黑乎乎的汉子,过上人上人的富贵生活。

到底富贵的生活是怎么样的,她的幻想只能到此为止,她自懂事起便没有出过矿山。

“素素,黑牛今早向为父提亲,想娶你为妻,你意下如何?”石老问她。

尽管作为一个父亲,跟女儿商量亲事,着实不合适。然而妻子早亡,女儿主意又大,石老便不得不征求女儿的意见。再说穷苦人家的孩子,自然没有朱门绣户那些规矩,只要两个孩子合得来,能在一起凑合着过日子就行。

她咬着唇不出声。

石老有些诧异,女儿明明很喜欢黑牛,常常给他送吃的喝的,待黑牛与其他男子不一样,他以为……难道女儿不愿意?

黑牛确实是整个矿山里最出色的男子,可黑牛不是她的归宿。

“阿爹,我还小,想要陪阿爹多几年,不急。”她说。

做父亲的叹了一口气,明白了女儿的意思,回绝了黑牛。

那个曾经满怀希冀的少年,从此看她的目光少了一抹阳光,多了一层灰暗。

老天爷仿佛听到她心中的祈祷,半年之后,她要等那个男子出现了。

她躲在珠帘后偷偷看他,高大的身材,刚毅的五官,剑眉星眸,气宇轩昂。那双霸气的眸子暗藏锋芒,傲视天下,仿佛整个天下放在他眼前也毫不在乎。那样的男子,她看一眼就知道他不属于矿山,也知道他是自己要等的人。

只是,为何他的眸子,仿佛压抑着巨大的仇恨和沉重的悲伤?那隐藏的很深的哀伤,却没有逃得过聪慧的她的双眼。她有一种想抚平他眉宇间的哀愁的冲动。

她从珠帘后款款走出来,娇声喊父亲:“阿爹!”

他随意抬淡漠的眼睛来看她一眼,那还满是哀伤和淡漠的眸子,在看到她的脸时,忽然发出灼灼的光芒,仿佛天边最绚烂的霞光,亮得她心跳如鼓。

他用那样深情的眸光看着她,那么专注,那么认真,又那么哀伤。那欲言又止的眸光中,仿佛有千言万语,却生生哽在喉咙,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她怔住了。

他看她,就象看一个多年的情人。

难道,她常常出现在他的梦中?以至于他对她一见钟情?

她对这个念头沾沾自喜,那两道灼灼眸光锁住了心,锁住了一个女子一生的归宿。

正如她所想,他待她确实不同。

他对她无微不至关怀,尽自己最大的能力保护她,不让她受一丁点伤害。她想要什么,他便会千方百计为她寻来,仿佛要弥补她以前所缺。她犯了错,他不管发多大的脾气,只要看上她一眼,所有的怒气就全消了。

她痴痴如醉,他眼里的情意,是那么的明显,尽管他从来没有对她说过那三个字。但那还需要表白吗?所有的人,都知道他待她情深意重。他那眼角眉梢流露出来的情意,不止她懂,他身边所有的人都懂,自此待她不一样。

她心中自然骄傲,这样的男子,也只有她这样的女子,可以陪伴在他身边,与他一起并肩看尽这个天下的风景。

直到有一天,她发觉他眼角眉梢的情意,不止是给她一人。她曾以为他征战金华,不过是想做天下霸主,却原来不是,他倾尽毕生,不过是想得到一个女子,那个金华的凤后。

他册封她为后,陆皇后。

这时,她才知道还有一个女人存在。顿时如遭五雷轰顶,她是皇后,那她算什么?

她从来不知道,原来他的心底深处,竟然隐藏着一个女子,还如此深。心中一阵慌乱,感觉自己所拥有的一切,都被那个叫陆曼的女子抢走了。

她恨透那个叫陆曼的女子,尽管她们从来谋面。

她一点不明白,那个蒲柳之姿的残花败柳般女人,为何得到他如此相待。

到了金华,她故意被敌国掳走,不过是想试探他对的情意。她知道自己任性,或许走错一步,代价就是自己的生命。可她管不了那么多,她急切地想印证,在他心中,究竟是她重要,还是那个姓陆的女人重要。

他冒死救回她,她就知道,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尽管他对她第一次发了如此大的火,她心中却甜得象化不开的密。

然而,她又错了。

他舍身救她,却不妨碍他不顾一切不计后果爱着那个女人。

她不甘心!

她不明白,那个女子有什么好,引得天下三个最出色的男子争相封她为后?

她原来还不信,那个女人的美貌和惊艳,不过是天下谣言,一个女人怎会有这么大的能耐?但凌锦找到她,她不得不信。

她几乎是毫不犹豫答应了凌锦的要求。凌锦要他的女人,她想要她的男人,两人不过是各取所需。

她太过急切想回到他的身边,所以明知这是他的底线,她也冒险触犯。

她的表白终于令他幡然醒悟,对她有了一丝防备,可依然宠爱她。因为她对他有救命之恩,他说过可以封她为公主,丹国贵族中的青年俊杰随她挑。可他知道吗?整个丹国的男子,她只想挑他一人?

那一夜的醉酒,其实不过是一场美人计,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但却成功让那个女子离去。

她心里暗暗得意,却料不到那个女子的离去,带走了他的心,也让她彻底失去了他的心。

她被软禁在宫中。他醉后几次来看她,看着她平坦的小腹,眼里的恨意是如此的浓烈和冰冷。

待太医宣布她假孕时,他重重舒了一口气,阴暗的唇角终于露出她走后的第一次笑容。

他离去了,从此她再也没有见过她。

他下旨,既然她喜欢在深宫中,那就在此锦衣玉食,终老一生。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她青春不复,容颜不再。她的世界除了深宫高高的墙,再也看一到其他。

原来他是这样惩罚她,让她一个人孤独终老,然后再在孤独中死去。

他果然狠。

还有什么比孤独更可怕的吗?

有时她想,如果当初以公主身分嫁给丹国贵族青年,她的命运是不是会改写?至少有人可以取暖,不用如此孤独……

如果当初跟着父亲回矿山,她一定会比现在过得开心……

又或者,她从来没有遇见他,顺从父亲的主意,嫁给矿山上那个阳光少年,是不是她……

临终前,她让人传话,她想见他最后一面。

可他始终没有来。

直到咽气的那一刻,她心里才愿相信,那份远去的爱,真是只是一场眼角眉梢的误会。(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