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仙侠 > 青鸿乱 > 第一章 拘魂鬼

青鸿乱 第一章 拘魂鬼

作者:我才是丁一 分类:仙侠 更新时间:2021-06-03 18:35:05

readx;?(读者交流qq群:477523336,欢迎加入)

九月的秋,微凉的雨,总是带着悚然的韵味,黑云遮月,白雨跳珠,乱入了这个被人遗忘的冰冷角落。笔|趣|阁www。biquge。info??.?`

古城风来风散,伴着滂沱大雨和漫天漫地的疾风响雷,仿佛百鬼唳鸣,霎时间,狭小的空巷已是积水如天。

一行人在这古城深巷中穿梭来去,他们装束整齐,皆是黑衣黑,鬼面罩头,好似阴差般找寻着遗落人间的不归游魂。

说是阴差,却也绝不为过,他们仿佛能将黑暗引燃,又能令生命逝去,给本已晦暗的古城种下了最为阴森的种子。他们来自何方,欲去往何处?他们究竟在找寻着什么?找寻着什么人,抑或探寻着什么事?

面具后的男子鬼目缱绻,巡视着身周栉比屋舍,而后叫停了众人,窃语着:“传闻不可尽信,想不到阎摩罗王也会着了小人之道,害得咱们兄弟们白忙了一场!”

五代的江湖人士常以神鬼互喻,虽不能道法通神,但总有相似之处,而被喻者窃以为果报殊胜,并以此为耀,眼下于鬼卒前说话的男子,正是诸天教黑部的拘魂鬼。

相传拘魂鬼的相貌与生人无异,常常结伴而出,身上多藏有将死者的名册,只要轻唤将死者的姓名,灵魂就会脱体而出,如此便可缚住魂魄,将其拉往幽冥。

鬼面人深深颔,似乎对拘魂鬼的言论极为赞同,一人抱怨道:“大哥所言甚是,阎王的心思全放在了青冥剑上,势必以罗刹叛教为由,杀人夺剑!如今听到了些风吹草动,说是玉面罗刹携灵姝圣女在陈州出没,一时群雄毕至,皆是冲着青冥而来,也难怪阎王坐立难安。”

听到此处,众人纷纷议论起来,这突如其来的躁动,愈显得周遭的静默,似乎静默得逆来顺受,如同死尸般僵卧当场,任凭夜雨如鞭,狂风肆虐。

良久,忽有一人走出了人群,颤着声音道:“只因阎王对教主心存不满,对玉面罗刹更是恨之入骨,如此杯弓蛇影,受苦的还是咱们这些无名鬼卒……”他声音显得极其微弱,似乎欲言又止,其间总是夹杂着难以明说的战栗,诸天教的三宫五部中,只要是提到阎摩罗王翁湮灼,都是敢怨不敢言,仿佛阎王比教主更为可怕,令人谈之色变。??.?`

拘魂鬼无奈的摇,只是看着兄弟们凝望过来的双双血目,竟是直呼了阎王名讳,叹道:“教主行踪无定,教众便以娑竭龙王马是瞻,而翁湮灼统领光就居和泥卢都,乃是五大诸天护法中势力最大的一方,又岂会屈居人下?一边是阎王,一边是龙王,你我夹在中间,着实难办!”

这句话瞬间引起了共鸣,鬼面人面面相觑,而后又安静了许多,好似看到了极为可怕之物,又似想到了极为可怕之人。

众人攀谈之际,空中已是黯云低迷,暮色如漆,使得诸天鬼卒们沐浴在了黑暗的最深处,即便暗色无疆,却仍是遮掩不住一张张狰狞鬼面下,蕴藏的癫狂与焦虑。

一人按捺不住,提声喝道:“阎王的愤恨也是情有可原,区区一个追魂使凭什么能得到教主垂青,竟然令教主欣然送出了青冥宝剑,这个玉面罗刹,究竟何德何能?”

众人沉默了许久,仿佛乱葬岗上伫立的丰碑,忽有一个尖锐的声音从人群中飘了出来,声音极是难听,宛如野兽的嘶吼,但话语之中醋意甚浓,“凭什么?就凭他是教主爱徒,就凭他生了一副祸世的容貌,光是那一张俊脸,足矣害得鬼母子和月宫仙子枉自相思,对玉面罗刹念念不忘,你说追魂使何德何能?”

鬼卒们听到了仙子名讳,霎时如鱼入海,纷纷开起了嫦素娥的玩笑,好似全天下的男子都渴望着能与嫦素娥双宿双栖,那人阴笑数声,连连解释道:“兄弟们大可放心,嫦素娥乃凌霄宫的一宫之主,号称天下第一美人,老子自是思慕日久,逞得口舌之快,却未敢有丝毫的不轨之行。月宫仙子不苟言笑,非为冷血,却是无情,恐怕倾慕者未能近身,已成了仙子的剑下之鬼,老子还嫌命短呢,怎会自取其辱?”

“月宫仙子断情绝念,但终是误入情网,饱尝了相思之苦,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便是玉面罗刹!”拘魂鬼悲从中来,话语之中已是把所有骂名悉数背负在了罗刹的身上,似乎月宫仙子在他心中便是那不食五谷、餐风饮露之人,又岂会为情所困,为爱所扰?

他为了舒缓情绪,不由得将鬼目洒向远方,“此城看似萧条,家家闭户不出,但万盏灯火亮若白昼,岂曰无人?”拘魂鬼伫立其间,铁面阴郁得极为可怕,接着道:“灵姝圣女临盆在即,罗刹定会找到一处安静的所在,吾料二人必藏它处!”

他阴笑数声,缓缓道:“青冥在手,玉面罗刹便是与天下为敌,或许不用你我出手,罗刹自会命陨于此!只是这般找法,注定徒劳无功,我见远处琴舍孤立,周遭颇为静谧,或可一探究竟……”

拘魂鬼话音未落,众人已是飘身远去,乍看下如鬼似魅,癫狂得全然不似人形。??.??`他们穿梁跳槛,如飞叶般在雨中盘旋,玄靴到处水落无痕,飞檐走壁亦是片瓦未惊,浑然一人尔。

只是巷尾的琴舍甚为空旷,破败得一览无余,拘魂鬼遍寻无果,竟也乱了阵脚。他将怒目眯成了一道剑痕,即便隔着血色狰狞的鬼头面具,仍然能够感受到源自心底的悲愤与怅惘。

他痛恨自己的无能,痛恨自己不能光明磊落的与罗刹决一死战,但只要得到了青冥宝剑,在阎王面前交了差事,至于用什么样的手段,还不都是一般?

“灵姝圣女有孕在身,对于玉面罗刹来说,实力已是大打折扣,若是此时杀不了二人,便是错过了最佳时机!”拘魂鬼心念及此,便握紧了袖中双拳,将鬼面昂向迷蒙夜空,静立良久。

脚下,早已溺死在积水中的青石板路一直延伸至视野的尽头,宛若通往奈何桥下的阴曹之路,充斥着死亡的气息。

可能由于雷雨的缘故,街巷廖无人烟,酒肆茶楼门楣上的红灯笼三三两两,正随着晚风摇曳,“咯吱……咯吱”,一声弱过一声,而后逐渐消融在风雨声中,不觉间已是为血腥的乱世平添了几许寂渺与萧凉。

风雨,总是无处不在,它滂沱直下,绵延不绝,使得红灯所及的区域沐浴在了“血色”之中。

但见一段婀娜剪影在这“血色”中若隐若现,单看衣着打扮,应是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子。此女身姿曼妙,正在冒雨前行,仿佛一汪清水,错入了地狱的深渊,而手中殷红纸伞却与这份阴郁相得益彰。

鬼面人纷纷停在女子身后,似乎察觉到她身上的某种异常,一双双狰狞血瞳立时注入了炙热与癫狂,宛若食不果腹的野兽,面对一只待宰的羔羊。

他们口中流涎,好似看着一餐美味,直欲生吞活剥了眼前这个妙龄女子。

女子全然未觉,她走得不急不徐,手中殷红纸伞并未打开,而是被她紧紧的抱在怀里,整个人就这样置身雨中,任凭耳旁呼呼风过,任凭身上水渍斑驳。

她好像一个落魄的幽魂,在天地混沌之时漫无目的的行走着,她为何有伞不用?为何孤身出没?又为何浑身湿透仍是走得闲庭信步?种种疑虑令众人兴奋不已,鬼卒们极度渴望,渴望着能掀开“面纱”,一睹真相芳容。

“那……那是人是鬼?”面具后的男子由于过度兴奋,开始颤抖起来,“如此佳人怎会出现在深夜空巷之中?此女行为诡异,举止无端,绝不会是普通百姓!”

“是人如何,是鬼又能如何?在老子眼中,她由始至终都是一具尸体!”玄靴踏过积水,出“哗啦……哗啦”的细微声响,鬼卒们凭借风雨的庇佑与女子行得愈来愈近,近得几乎可以嗅到女子身上的段段体香。

他们极度嗜血,他们崇尚杀戮,似乎世间一切的未知与罪恶,都足以令其迸出最原始的杀伐之欲。拘魂鬼忽然变得异常冷静,他行到中途,立于人群之中,鬼面下血目如炬,他开始打量起眼前这个在风雨中行走的红衣女子。

借着血色烛光,可以清楚的看到女子足登一双骨白娟鞋,周边缝有赤色鸟绒,显得玲珑小巧,又带有野性的喧嚣,一身红色罗裙席地,本应是飘廖多姿,但此时已被雨水浸透,紧紧的裹在身上,随着女子步伐的移动微开微合。她整个人纤瘦若魂,好似剥了皮的未知生物,诡异得难以名状。

“小娘子,一个人走夜路,好不寂寞!”鬼卒们带着调侃的意味徐趋近前,企图借着晦暗天光看清女子容貌,只是风潇雨晦,挡住了女子苍白的侧脸,众人竟是无论如何也看不到女子脸部的轮廓。

这完全不符合常理,鬼卒们顿时汗毛倒竖,感到后脊阵阵麻,不禁下意识的打量起来,忽然现女子腰间束着粉白腰带,其上有各种诡异花纹密密麻麻的分布着,细看之下不由得惊出了一身冷汗,那些所谓的“花纹”,赫然便是源自地狱的图腾。

玉带上獠牙参差,鬼目猩红,各种似人非人的鬼物正在炼狱分食人肉,而四周景色竟是以残肢断体拼凑而成,每一座苍山皆是人骨,每一条红河尽是人血,究竟何人会将如此凶残的画面雕刻在玉带之上?她究竟来自何方,欲去往何处?氛围立时降到了冰点,众人不由得握紧了腰间佩剑,齐声喝道:“姑娘,请留步!”

女子仍然没有丝毫的回应,秋深雨凉,夜风如刀,她这般悄立雨中,不出半刻,足以掠去女子身上所有的体温。而她好似没有了知觉,仿佛生命只是为了行走,只是为了到达彼端。

深夜的空巷,莫名出现的红衣女子,孤身一人遇到了诸天鬼卒竟然避也不避,仍是头也不回头的悄然而行,难道是聋子、瞎子不成?鬼面人心中盘算着,而后厉声喝道:“姑娘,请留步!”

女子竟然真的停了下来,沉默的背影无声的诉说着这样或是那样的幽怨,似乎是在讲述着未曾经历的故事,凄凉、落寞和那种刺入肌骨的孤独。

拘魂鬼觉得胸中异常滞闷,是那种未曾体验过的压抑,而这些压抑绝非源于恐惧,他颤着声音道:“姑娘可有见过一男一女结伴而行,女的身怀六甲,装扮华贵,男的俊面如玉,有重剑傍身,请姑娘一定知无不言,此事关乎重大!”

“未曾见过……”女子声音凄厉,令闻者哀伤,不觉间已是愁肠百转,仿佛一曲追魂,在风雨声中迟迟不能退去。

忧伤袭来,令拘魂鬼如坠冰窟,他仿佛被女子身上散出的寒意所牵引,被那种幽怨所左右,他缓步走出人群,一字一顿的道:“此夜风急雨骤,不知姑娘为何有伞不用?”

长裙红的鲜明,净的透彻,与古城苍凉的氛围显得格格不入,女子仍是没有理会众人,越是这般,越是将自己身上蒙上了一层渗人的诡栗。

“姑娘绝口不提,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吗?”拘魂鬼推算着时日,并注视着女子的一举一动,心下暗道:“灵姝圣女的模样我并未见过,相传圣女容貌清丽,能御兽通灵,而此女年纪相仿,却未有身孕,难道鬼胎早已问世,就藏在了这把纸伞之中?”

他凝目女子手中的殷红纸伞,总觉得里面似有百鬼僵卧,仿佛伞内是另外一个世界,它红得阴郁,暗得鬼厉,宛若鲜血浸染,透着死亡的韵味,拘魂鬼成竹在胸,他阴测测的道:“这把纸伞精美异常,定是个稀罕物,既然姑娘喜欢雨夜信步,何不将纸伞借我一用?”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