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狐言乱语之狐仙儿 > 第二百一十九章 布阵

狐言乱语之狐仙儿 第二百一十九章 布阵

作者:百里霜天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3 20:49:43

“是,你是龙女----慕浅!”

琅琊哑着嗓子循循善诱:“你是螭吻的幼妹,你是稽尾山东天王宫唯一的公主!你是鳌江最宠爱的小女儿,你,是龙女慕浅!”

“龙女......慕浅!”

老太太喃喃低语着,徐徐的张开了手臂。

“我......怎地变成了这般模样?”她疑惑的打量着自己道。

怔忪片刻,老太太似是想起了什么,她苦笑一声,然后低低的叹了一句:“是了......是我自己......”边说边慢慢的垂眸,声音也渐渐低了下去,到最后几不可闻。

我狐疑的望着老太太,正自凝神细听,却见她倏地抬头,一双眼睛又恢复成初见时那副犀利而又淡漠的模样。

琅琊见状颇有些松了口气的模样,整个人都卸下劲儿来,软绵绵的倚在我身上。

“你没事吧?”我小心翼翼的问。

“能有什么事?”琅琊轻笑一声,镇定自若的道:“休息片刻就好了。”

“哦!”

我忙调整好跪坐的姿态,然后小心翼翼的撑着琅琊的肩膀,努力不去看他身上斑驳的血迹。

老太太见状踌躇片刻,颤巍巍的走到我跟前。

“承蒙尊上出手相助,这片云泥权做谢礼,还望尊上不弃。”老太太说着从怀里摸出一片薄薄的树叶一样的东西递到琅琊跟前。

我探头看了一眼,见老太太枯瘦的掌中静静躺着一片鸡卵大小的心形叶片,碧绿通透,看起来煞是喜人。

“这是什么?”

我好奇的伸手欲拿,却听琅琊淡淡的道:“不必了。”

我犹豫一瞬正待缩回手,那老太太却不由分说的将叶子塞到我手里,道:“拿着。”

“这......”

我为难的望着琅琊,却见他蹙了蹙眉,略有些不耐的对老太太说:“我既用了你的龙蜕,便不会食言。这片云泥,你且收回去吧。”

老太太却摇了摇头,望着琅琊道:“小狐狸已经催得尘缘尽开了花,如今子时将至,尊上若不尽快回复法力,只怕那花就要败了。”

琅琊闻言面色一冷。

老太太又幽幽的补了一句:“想来尊上也不愿做那无信之人!”

“我倒是有些后悔与鳌江做交易了。”琅琊沉默半晌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老太太却浑然不动,只稳稳当当的站着。

琅琊终是叹了口气,妥协道:“罢了,你且说罢,你想用这片云泥换什么?”

====================

月上中天。

我托着下巴坐在木府的墙头上,百无聊赖的看酒仙在院子里头忙碌。

琅琊最终还是用了那片云泥。

他将那片云泥用灵气裹了,然后慢慢的化了去。

琅琊说,云泥是龙族之王----鳌江的爪蜕,置于稽尾山东天王宫的屋脊上,由龙九子螭吻守护,历经三千载酷暑寒冬,经雪浸雨淋雷电日晒,渐渐风化成一斛细沙,再用龙三子嘲风的懒涎裹了,投入稽尾山下的无尽渊里,浮浮沉沉五千年,最终化为一捧碎金,经由龙五子狻猊淬炼,后锻成一棵半尺高的千叶树。此树栽到三十三重天的云絮上,由龙四子蒲牢守着,受尽千年日光,最终金灿灿的叶片悉数变得翠绿,再将这树放到七重天的风口上,任由如刃的风刀肆虐,吹落一树碧绿。

“所有被仞风吹落的树叶尽皆消散,到最后,成千的叶子只余三五片挂在枝头,这些残留的树叶,便是‘云泥’。----琅琊如是说。

琅琊还说,龙族的爪蜕本是疗伤的良药,而龙王的爪蜕更是其中的圣品,再经龙子经年累月的淬炼,由三十三天的仞风拣选,余下的云泥,便是能生死人肉白骨的奇物----但凡一片,哪怕是已经濒死的妖类,也能使其恢复如初。

我见琅琊的脸色果然好了许多,再不复那苍白孱弱的模样,便忍不住也想讨要一片,却被他拎着脖领子丢到了墙头。

说什么我净添乱,让我在墙头好好呆着......

“分明是脸不够大,弄不来第二片云泥了好不好!”

我悻悻的嘀咕着,却听耳边响起老太太一声嗤笑。

一扭头,就见老太太不知何时也颤巍巍的立在了墙头。

“这么高你怎么上来的?可要小心着些!”

我忙托着老太太的手臂要扶她坐下,却被她不动声色的甩开了。

“我慕浅还没老到要你扶的地步。”老太太略带着些恼意道。

“不让扶就算了。”

我皱皱鼻子,继续看酒仙在地上刨坑。

琅琊给了酒仙一百二十八颗木珠,要他对应天上的星宿,摆出一座摄魂阵来,酒仙便欢欢喜喜的用衣襟兜了珠子,然后拿着琅琊给的阵图吭吭哧的满院子刨坑,将珠子一颗颗的埋进坑里。

琅琊自己却站在廊下袖手旁观,偶尔说一句:偏了,往右两寸----酒仙就屁颠屁颠的舍了已经挖了一半的坑,再在坑的右边量两寸,然后欢欢喜喜的接着再刨。

真没骨气----刨个坑还那般欢喜!

我百无聊赖的打个哈欠。

慕浅道:“你若觉得困了,就去陪着不归歇会儿,省得在这儿惹尊上分心。”

不归?

我愣了一瞬才明白她是在说云宝,顿时觉得气不打一处来----我打从心眼儿里讨厌‘不归’这个名字,十分讨厌!可这老太太偏偏还一口一个‘不归’,真真是气死我了!

我本欲发作,可望着老太太那暮态龙钟满是皱纹的脸,便又生生忍了下来,憋到最后,只闷闷的说:“才不是不归,是云宝!”

不知为何,一提及‘不归’,我便觉得,似乎真有什么东西要离我而去一般。

“我不喜欢‘不归’这个名字!”我恨恨的道。

“你凭什么不喜欢?”慕浅冷笑:“你是那小狐狸的什么人?”

我一愣,待明白过来,顿时觉得哑口无言。

是啊!我是云宝的什么人?

萍水相逢的过客罢了!云宝才不会理会我的心情!

又想起之前云宝扼着我的脖子,一副恨不得杀之而后快的模样,一时间觉得脊背发凉。

云宝他......究竟是怎么了?

他在幻境里究竟看到了什么?

为何一出幻境,他便对我横眉冷对?明明之前是只欢脱有趣的小狐,怎么一转眼就性情大变?

我蜷起身子,将下巴搁到膝头冥思苦想。

一片黛青色的云纹衣袂进入我的视线,我懵懵的抬头,就见琅琊不知何时站到了墙下。

“下来。”

他边说边张开双臂,做出了要接住我的动作。

我浑浑噩噩的“哦”了一声,扑通一声从墙头跳了下来。

直到落入琅琊坚实的臂弯里,我才后知后觉的回过神来。

我顿时觉得浑身不自在,正要从琅琊怀里挣脱出来,他却弯腰将我放到了地上,然后心无旁骛的捋捋我散乱的顶发,温声道:“等下站到我身后,小心受伤。”

“......哦!”

我乖乖的缩到琅琊身后,一时间觉得自己太过不堪----怎么最近总想些不着四六的东西!这竹妖心思单纯,不过是随手帮我一把,我竟能生出男女授受不亲的想法,真真是不正经!

以后万不可再如此龌龊了!

我暗暗告诫着自己,然后看琅琊施术。

琅琊说若想在茫茫人海中找到早已轮回转世的懿涵公主,必须先去幽冥府找到属于懿涵公主的尘缘尽,然后将尘缘尽置于摄魂阵中,以浮生若梦催其开花。花开的刹那,已转世的魂灵受其牵引会身不由己的奔赴摄魂阵,不死不休。

如今,尘缘尽已得,而我又误打误撞以一曲祭舞催其开了花,琅琊说,现在只需酒仙种好摄魂阵,他便能催动阵法召唤懿涵了。

我问琅琊催动摄魂阵是不是很耗费妖力,琅琊没有回答,却问我是不是真的想要帮酒仙一把。

我犹豫了一瞬点头。

说起来,酒仙与懿涵也是一对儿苦命的人罢了,彼此错过了对方,却又心怀眷恋。抛却之前的成见,如若有缘,我自是希望这两人能姻缘重续的。

琅琊见状温润一笑,道:你既喜欢,我便应了,不过是个摄魂阵罢了,与我而言,不在话下。

顿了顿又道:“你这般谨慎的一问再问,可是在......”

“在什么?”

见琅琊迟疑,我禁不住问。

琅琊却没再问下去,只若有所思的望着我,半晌后哑然一笑,然后便是满目肃然。

“小狐狸,退后。”

琅琊温声道。

我不知道这竹妖又在抽什么疯,总归看多了他的喜怒无常,便见惯不怪的退开两步,看他缓缓抬手。

一个个繁复朴拙的手印结出,随着手势凝聚成一丝丝流动的光带,然后,空阔的庭院里忽然骤起一阵风。

远处影壁上的梧桐树枝繁叶茂,宽阔的树叶低垂,巍然不动。

这风,似乎只在摄魂阵外盘桓。

我使劲儿的抱住头,却也挡不住三千烦恼丝被吹成一窝乱草,更有发梢乱飞,噼啪的打在脸上,生疼。

我怏怏的抱头蹲下,再看酒仙与慕浅老太太,也都是一副狼狈不堪的模样,顿时觉得心里平衡下来。

“快蹲下!”我冲着被风吹的东倒西歪的老太太摆摆手:“蹲下风会小很多!”

老太太没动,仍然苦苦的撑着,酒仙闻言却不顾形象的蹲了下来,学着我的模样抱头,然后满眼钦佩的望着琅琊道:“还是尊上厉害!”

唔,不过是法力强些罢了!

我虽撇嘴做不屑状,却也禁不住满心羡慕。

肆虐的风中,琅琊安之若素,修长的身姿挺拔如竹,黛青色的衣袂垂垂,纹丝不动,一双白皙修长的手上下翻飞,带着丝丝缕缕的流光,如玉般通透。

一棵棵幼嫩的青笋破土而出,然后见风就长,转瞬间生成一杆杆青碧的竹,无枝无叶。

光秃秃的竹竿排列成阵,应对天上的星宿,氤氲出点点星光。那星光凝聚在竹子梢头,如附草而居的萤火,渐渐聚结成一团拳头大的光球。

“是时候了!”

慕浅望着琅琊的背影喃呢道。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