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网游之流光时代 > 剧情番外。生存的意义

网游之流光时代 剧情番外。生存的意义

作者:玖宸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4 02:50:23

房间内的烛火开始有些暗淡了起来。

苏维妮从成堆的书籍中抬起头,在昏暗的光线下头脑有些发昏。

她缓缓地站起身,小心翼翼地绕开地上铺满的各种书籍和草药,来到桌子的另一边,准备换上一支新的蜡烛。

不大的书房窗户半开,让从思考中醒来的苏维妮感觉到分外的阴冷。

她将双手护在摇曳的烛光之上,贪婪地汲取着那点久违的温暖。

侧过头,她看到艾丽娅放在门口的晚饭仍然原封不动地还在那里。

从前她还是人类的时候,是与她最亲最近的哥哥每日这样照料她。苏维妮的眼神有些迷离。

她是个怪物。看过的一遍的东西总能过目不忘,因此她不愿意浪费时光,她想要知道这世界上所有的东西。比如,如何医治好她哥哥的病。

当她的哥哥终于没能抵抗住病魔,永远的离开了她之后,她面对着哥哥冰冷的身体整整坐了一夜。一直坐到身体冷得感觉不到温度,僵硬得无法动弹。

她终于明白,哥哥走了。那是她唯一的亲人。而她,什么也做不了。

那时的她,绝望,心灰意冷,自嘲,自弃,一度找不到任何生存下去的意义。

没有人需要她,也没有人在乎她。

她流浪了很久很久,也曾经遇到过不少好心的人想要给她施舍。

尊严告诉她,她不应该就这样接受别人的施舍。书中说,人不分三六九等,每个人都是平等的,都应该得到相同的待遇。可是,命运却毫不留情地告诉她:你注定了要一生颠沛流离。

她不能像别人一样有个家。她的哥哥不能像其他健康的男孩子一样幸福和快乐。而已经流浪四方的她,不断接受着卑微的施舍,也终有一天会丢掉自己所有的尊严与内在,成为一具只为活下去而活下去的行尸走肉。

当她身穿着一身单薄破旧的棉衣歪倒在隆隆冬雪之中的时候,她是这么想的。

那时她的意识已经很模糊了,但是那之后发生的事情不管过去了多少年她都会记得。

一双黑色的皮靴缓慢地出现在视野之中。

她的身体已经被冻得麻木,就连抬头这个简单的动作都耗费了她几乎全部的力气。

是死神······来迎接她了吗?

来人一身黑色的长衣,夜色的披风在飞雪之中肆意飘扬。他的肤色晶莹而白皙,竟然令四周皑皑的白雪都黯然失色。墨色长眉,还有一双黑得深不见底的瞳孔。

来人面上没有任何表情,纤长瘦削的背影在白雪之中屹立如山。可他那一头黛色的长发随风飞舞,让苏维妮一时间竟分不清他的性别。

如果他真的是死神,前来带走自己的······

那么在人生的最后,她也应该以笑容来面对吧?尊严,不就是无所畏惧,坦然面对吗?

于是在卡森特的眼中,便是一个已经冻得肤色青紫,眼神迷离的瘦小女孩,毫无畏惧地直视着自己,嘴角绽放起无比灿烂的笑容。

“哎,不错嘛,竟然这样也能笑得出来。”跟在卡森特身后一身白衣,已经和雪融为一景的少年轻笑。

卡森特没有理他,只是定定地看着眼前那个微笑的女孩。没有哭泣,没有恐惧,没有挣扎。

“你曾经为了什么而活?”

苏维妮那时朦胧地听到,死神似乎这样问自己。

“我······我不知道······”她努力地想了想,发现并没有答案。或许她曾经为了证明自己而活,又或许她曾经为了哥哥而活,再到最后······为了食物,为了活下去而苟延残喘······

“活着······有什么意义呢······没有······没有······”她的意识正在渐渐抽离,但是她还是用尽全身的力气回答着死神。她其实想要痛苦,想要嘶吼,想要呐喊出命运对她的冷酷和残忍,想要控诉生命的毫无意义,人类的毫无价值。可是,不知是因为她完全没有了力气,还是因为人类站在命运面前时的弱小,胸腔中所有的悲哀与愤怒,只是化作生命消失前的几句呢喃。

这世上,有多少人如她一般,带着悲哀和不甘离开,却没有人知道,没有人看到,最终被掩埋在泥泞或是白雪之下,沉寂永久。

“那么,我给你意义。”

我给你意义······苏维妮将手放在胸膛之上,感受着那颗勃勃跳动的心脏。她的身体仍然有一半属于人类。她不像冥族血脉一样,感觉不到温度,也对光没有任何需求。她需要光,需要热,在冥族所有存在之中就像是一个怪胎。

但是,没有人对她有任何的不满和看法。

也是在她住进了黑暗之城才了解到,原来冥族跟她想象中冷酷无情的地域完全不同。所谓冥族,其实真正拥有冥族皇族血脉的也就只有卡森特一个人而已,而其他的冥族人大多血液不是很纯正,甚至有兽族人直接加入到冥族中来的。

冥族,也是黑暗,原来是一个真正包容万象的地方。

这里与其说是黑暗,遗弃之地,倒不如说是一块圣地。只有被抛弃,被背叛过的人,才会意识到诚实的可贵,灵魂的真善美。因此,在这个地方,每个人都有一段故事的地方,没有谎言,没有抛弃,也没有背叛。

城市中的人们交易不需要任何笔头上的条款,因为彼此信任。城市中几乎没有什么灯。因为大多数冥族人夜视能力都很好,而那些没有继承到夜视能力的冥族,或者是其他族群的人,也会全然相信这里的任何一个人,从而根本不需要点灯。

这里有着与外界完全不同的世界观和价值观,但不管是什么人,曾经来自什么地方,在这里,都会与所有的生灵融在一起。

黑暗,是不会有隔阂的。

而黑暗神殿,冥神卡森特,是所有黑暗生物最高也是唯一的信仰。

苏维妮看不到此刻她自己脸上的表情。

不过如果弗雷纳斯这时正好进来的话,一定会发现现在她脸上的笑容,正如当年他们在雪地中遇到落难的她时一般无二。

唯一不同的是,她的眼神不在迷离,而是只有坚定。

黑暗,是她生存的全部意义。冥神,是她不变的信仰。

她不要在阳光之中卑微的挣扎,只想在黑暗之中安静地享受着只属于自己的一片栖身之所。

这是她生存的意义,也是冥族存在的价值。可是作为创造了这一切的卡森特,他又是为了什么呢?

就好像她曾经无数次追问过,当时为什么要救下自己,而他自己又到底想成就些什么。

每当她这样问的时候,他的脸上都会是一如既往的平淡。

“因为黑暗是永恒的。”

她曾经不懂。但她现在懂了。

他是黑暗,于是保护那些被伤害的生灵便仿佛成了他的义务。

原来,黑暗不是死亡的去处,而是治愈伤口的地方。在寂静之中,用时光来沉淀每个生灵灵魂中的杂质,完完整整地,归属于黑暗,走向没有极致的永恒。

于是,她还是操起了旧业,研究医学,研究药物,甚至炼金术。但是这一次她并不是为了为别人医治,也并非为了自己。

她要找到一种方法,也一定会找到一种方法,让所有已经逝去的,还有正在光明之中痛苦挣扎着的,都能够回归于黑暗的宁静与永恒之中。

她也并不是一个人在奋斗。

卡森特早就在做着比她的付出更加伟大千万倍的事情,而自己作为他的伙伴,作为一个已经被他认可了的人,怎么能够让他失望呢?

“主人,你怎么还不休息呢?”“吱呀-”地一声,木门被轻轻地推开了一条小缝,接着一个看起来只有十来岁的小女孩悄悄钻进了屋,一头金黄金黄的长卷发在脑侧两边各梳了个高高的马尾,连一双大眼也是金绿色的,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别提多可爱了。

“什么?竟然连晚饭也没有吃?”小女孩抬起头一脸哀怨地看着苏维妮,小小的嘴巴撅得高高的,“艾丽娅很认真地很久呢······但是主人从来都不按时吃饭,艾丽娅好伤心······”

“艾丽娅······”苏维妮最受不了艾丽娅委屈了,每次看到艾丽娅这样一副泫然欲泣、泪眼汪汪的样子,她都会不得不妥协。

“刚刚在研究一个项目,就忘记时间了······下次,下次一定会记得的······”

“主人已经说了很多个下次了!”艾丽娅才不会那么容易妥协,撇过头去衣服不愿意搭理苏维妮的样子,其实小眼睛却滴溜溜地转,显然余光在打量苏维妮的动作。

“唉,好吧。”苏维妮无奈地叹了口气,“明天带你去城里玩,行了吧?”

“好啊好啊!”艾丽娅兴奋地快跳起来了,但是才高兴了没一会儿,马上又蔫了下来,“不行,主人你今晚都没好好睡觉,明天怎么有精神带我去玩呢?”

“不会的,我明天上午多睡一会儿,下午就可以陪你了啊。”苏维妮不以为然的说道。她并不需要很多的睡眠,平时的时候她睡得也很少。

“不行不行,主人还有工作呢?要是一天都陪我,工作又要堆到晚上了······”

“没关系的,我可以去跟殿主请假的······”苏维妮才不想跟一个小孩子解释她的工作性质,艾丽娅也不可能听得懂。卡森特也根本不会像人类世界的老板一样每天来检查自己这个员工的进度的。

艾丽娅皱起眉,“那就更不行了!主人每天这么辛苦地熬夜工作,如果请假的话就体现不出你的辛苦了······而且怎么可以让主人请假去陪艾丽娅玩呢,如果被弗雷纳斯哥哥知道会说我不懂事的······”

苏维妮听得真是有些哭笑不得。

哥哥?弗雷纳斯可是纯度极高的冥族皇室,拥有永恒的生命的。自己刚认识他们那会弗雷纳斯就是那副样子了,到现在已经七八年了,他脸上连一根皱纹都没多出来。他也不过是闲来无事逗逗艾丽娅这个天真可爱的小妮子罢了,艾丽娅却当了真,什么事情都要和弗雷纳斯计较一下。

“那艾丽娅打算怎么办呢?”这小妮子也就那几种花样,跳不出捉迷藏、过家家、吃好吃的这个圈子去的。

果然,艾丽娅歪头想了想,最后两只小手一拍,“有啦!我来给主人做一顿丰盛的大餐吧!主人必须要全部吃完哦!”

苏维妮揉了揉有些突突直跳的太阳穴,低叹了一声。

她就知道会变成这样······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