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逍遥小王妃 > 第二百九十九章 温言细语——话衷肠

逍遥小王妃 第二百九十九章 温言细语——话衷肠

作者:蓝姬晓妖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4 05:48:39

灵儿为了保全花蕊,私心里觉得还是送她出府为好,哪知她正与沐晨风商量这事,花蕊却一副神清气爽,娇羞模样的走了过来。

沐晨风扶着花蕊进了房间,又给她倒杯水,如此歇息了好一会,她方才缓过劲来。“原本以为自己是大好了,没想到仍虚弱的紧,多亏了沐大哥仔细照顾。”花蕊说着又娇喘吁吁,媚眼流波的看了看沐晨风。

沐晨风见得佳人如此娇弱,更显怜悯之心,忙道,“快别这样说,你大病初愈,还是赶紧的回房休息才好,有什么需要,打发了佣人来找我要,我晚些过去看你。”

花蕊挨着沐晨风坐着,将小手有意无意的伸到其大手上抚摸了一下,好似恋人一般的亲昵。沐晨风却在这时突然站起身来,轻声对灵儿道,“我看你也是累急了,你先歇着,我到外面看着又需要的地方进来叫你就是。“

灵儿只当这两个人有私情,忙点头示意自己没事,遂依着椅背佯装假寐。

这厢沐晨风将花蕊送到门外,刚走了几步却站住了脚,“小莲,你过来送花姑娘回房。”话说完,不由分说,转身走了。落下花蕊一人本还想再说些什么,只是见他走的匆忙,哪里还有说话的余地,直气的无可无不可的。偏倒霉的小莲站在旁边将这一切尽收眼底,正迟疑着如何是好。只听花蕊叫道,“还不快点过来扶我,难道让我自己走回房去吗?”把小莲吓得膝盖发软,一个踉跄,摔个正着。

“皇上在水榭等你,快点去吧。”沐晨风说的极轻,但是这话却犹如一记炸雷,炸的灵儿打了个激灵站起身来。“他是不是又要来抓我进宫?我已经跟他说的很清楚,为什么他非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强逼于我。”灵儿只觉得头疼欲裂,恨不得即刻凿地三尺。赶紧离了这个是非之地才好。

“不是,他这次不过是做为朋友前来看望于你,大概也会谈些关于白云观案子的事情,你大可不必太过担心。”

灵儿不可思议的看向沐晨风。只见他面色算不得难看,但是又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想了一想,便出了门往沐府的水榭处走去。

沐府是大周首屈一指的豪门大家,这水榭自又与别处不同。因为水榭中的水实为温泉。远远的看到衡庆帝站于水榭正中。正午的阳光将温泉蒸腾出的水汽照得格外明亮,如梦如幻。潺潺的流水叮咚做响,无比的悦耳动听,灵儿只这么站着,她但愿能这样站下去而不用破坏这份美好。

好似感受到了灵儿的到来,衡庆帝转过身来,静静的看着前方。

灵儿缓步走了过去,隔着一座石桥停了下来。这时已经可以清晰看到衡庆帝的样子,一身数年不变的蓝色衣袍。有人说蓝色代表了犹豫,不知这个如今的皇帝。昔日的王爷是否内心里一直有一个地方,那里无人可以到达,满满的都是哀伤?否则,他又怎么会坚持了这么多年的蓝色。

灵儿不上前,衡庆帝便走了过来,今日的他恢复了往日的云淡风轻,“竟是来了,不妨陪朕说说话,朕已是好久没有像今日这般轻松了,没想到沐家还有这样一块宝地。沐晨风可谓是深藏不露啊!”

“这个世界美好的东西又岂止这么一处水榭,大到江河湖泊,名山大川,小到一草一木。飞禽走兽,美与丑,善与恶如何界定?还不是人的私心罢了。”灵儿侃侃而谈,“你今日觉得这里美景怡情,或许明天就厌烦它萎靡不振。依我看,倒不如有时就享受一刻。无时就把眼睛转向别处,大千世界,总有一处是可以替代或者让人更加倾心的地方。“

“哈哈哈!”一阵爽朗的笑声响起,衡庆帝几步走至灵儿近前,“你早就过来了,一直在那杵着不敢近前,是否就是在酝酿着如何驳斥朕?这些日子不见,没想到你人消瘦许多,但是见识倒是长了不少。不过你不必顾忌朕的想法,朕今日便是宁贻衡,你也只是姬灵儿,我们这般平等共处,倒是别有一番乐趣。”

灵儿将信将疑的看了看衡庆帝,搞不清楚这家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白云观那件案子问的如何?人证、物证皆有,那些妖道们再无翻案的可能,若论功行赏,我又该得个什么名头?”

衡庆帝唇边一丝宠溺,这才是她的灵儿啊!有多长时间没有见她伸着小手向自己讨赏了,今日再见仿若隔世。遂扯下自己腰带上的荷包,“这里面是他们放着留朕应急的银子,都赏你了,只是案子却没有想的那么顺利。”

灵儿结果荷包来仔细欣赏,这荷包一看就是个好玩意儿,做的相当的精致,正要打开来看看里面的东西,不妨衡庆帝突然冒出案子不顺利的话来,不由得暗暗吃惊。“这是为何?难不成那群妖道身后还有比你更大的人物撑腰?‘灵儿等着一双杏眼,吃惊的问道。她这话也是白说,心里自然是不相信的。谁人还能大过天子去,莫不是这其中又出现了甚不为人知的隐情?

衡庆帝原本含着笑意的唇角慢慢闭紧,虽看不出他是怒是喜,但是本身却有一番不怒自威的霸气。灵儿立在旁边,想问又不知道再说些什么好,只静静的等着其开口。

“是的,没有人能比朕还要尊贵,是以也没有人能做的了那起妖人的后台,现在他们好比瘟疫,人人避之而无不及,谁人又会替他们说话呢。”

这话说的灵儿愈加迷惑,但是她这几年什么复杂的局面没有见过,只想了一刻又道,“你不能不顾及京城之中那些皇亲贵族的脸面?”

衡庆帝微微低下头,“你猜对了,杀几个妖人有甚难处,不过是朕的一句话罢了。但是白云观与京城之中皇亲贵族几乎都有瓜葛,若是杀了他们,那么又置那些人的脸面于何处?朕登基时日不长,不能不考虑朝廷的这些中流砥柱。”

“唉,难怪你昔日并无心于帝位,看来这皇帝也不是好当的。难为你了。”

“朕没有杀了那些妖人,你不怪朕?”衡庆帝有些意外的看向灵儿。在他的印象里,这是个嫉恶如仇的女子,敢爱敢恨。可是今日她却能说出这般体贴的话来,不能不让他喜出望外。

“当然,这并不能怪你,你是皇上,自然以江山社稷为重。”灵儿转过身去。她不想看到对方眼中的火花。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害怕这种曾经希冀的温情。

衡庆帝看着灵儿转过去的身影,刚才满腔的热情与希望顷刻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又恢复了一副清冷模样,沉默良久,“你可以走了。”

灵儿心中一颤,在她来的时候,她是多么盼望这句话啊!“你可以走了”,如蒙大赦,自己可以转身溜之大吉。这不是自己希望的吗?可是当这句话被如此轻描淡写的说出来后,她却觉得心中一下子空空荡荡。良久方道,“你多保重。”缓步走下水榭,转过花丛再回头看时,身后的那人已是没了踪影。灵儿此刻自觉心痛难忍,情不自禁,两行泪水滚滚落下,划过嘴唇,落进口中,苦涩难当。

沐晨风闪身避开,见灵儿一路边走边哭。那压抑的抽泣声让他忍不住想上前安慰一下眼前的人儿。但是她果真需要这样的安慰吗?还是说这样的场面不正是自己期盼已久想要见到的情景。

待到回到沐夫人处,灵儿早擦干了眼泪一副无事人模样。这时沐晨风也从外面进来,灵儿便不悦道,“夫人病的这样。你如何能这般轻易走开,万一有个急事,奴才们又哪里拿得了主意。”其实,灵儿哪里会是责怪下人们照顾的不尽心。这沐府的家人都是家生子儿方才进得了后院,世代在沐家做奴才岂有不尽心尽力的道理。灵儿实则怕的是花蕊,至于花蕊敢不敢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再有行动她不敢想。她此刻既想沐雷查出来凶手,又恐他盛怒之下会要了花蕊的性命可谓是进退维谷,一时陷入两难境地。

“他是不是又为难你了?”沐晨风见灵儿一副神不守舍模样,忍不住关心的问道。

灵儿手下一顿,刚拧干的热毛巾又掉进了水盆里,水花溅到衣裙上。她愣怔一刻,轻轻叹息,“他没有为难于我,而且以后也不会再为难我,从此各自天涯各自安好。”她低头说完这些,复又故作轻松抬起头来向沐晨风笑道,“若非夫人病中,你我真该好好喝上几杯,庆祝我重获新生。”

沐晨风见灵儿好似已经放开,也觉心中轻松许多。

灵儿又替沐夫人检查一番,只觉病情渐渐平稳,悬着的心便也放了下来。

方这时前面跟沐雷的一位小厮匆匆跑了进来,看神情煞是紧张。灵儿心中一阵乱跳,“难道是凶手已然找到?”正胡乱猜测,那小厮冲沐晨风和灵儿行了个礼站直身子道,“老爷请姑娘现在到前院一趟,说是有要事相商。”灵儿还未说话了,沐晨风已是着急问道,“老爷可说是为了何事?”

小厮练练摇头,“奴才只管传话,其余一概不知。”

沐晨风还想再问,转念想想自己父亲的性格,怕也是实在问不出什么东西来。

“我去了便知,或许伯父只想问问伯母的病情也未可知。”灵儿见沐晨风着急模样,挤出一丝笑意来安慰他道。

灵儿跟着小厮往前院走去,一路上心里七上八下,不知等待自己的又是何种情形。待到得前院的花厅处,只闻得里面传来一阵阵男子的谈笑生,心中不由得纳罕,沐雷怎会有这般的兴致?待一脚踏进花厅,不由得呆立在原地,却见白大山领着白云天端坐于厅内,沐雷正陪着喝茶说话,怪道如此热闹。

“我这外甥女最是个聪明刁钻的主,这点倒是随了我那舍妹,怎么,你这丫头竟是连舅舅也不认得了,还不快点过来给舅舅见礼?”白大山说的随和,虽然摆着长辈的架子,但是面上口中却不见一丝一毫长辈的言辞令色。

灵儿便也顺水推舟,几步走到近前,微微行了个蹲身礼,便站起身来笑道,“舅舅几时来的京城,灵儿倒是不知道,实在是失礼。”

白大山又是一阵‘哈哈’大笑,指着灵儿道,“最会说瞎话,罢了,你不去见我,我这个做舅舅的不怪罪,但是我不能不来寻你,你外祖可想你想的紧呢。”

沐雷不由得在一旁赞道,“侯爷不知你这外甥女可是位奇女子,她的一手医术竟是连当今太医院的李子夫也比不了,老夫的贱内若不是蒙二小姐妙手回春,不知现在又是何种情景了?!”这话沐雷说的极为恳切,既是赞赏又是感恩,也算是给白大山一个响亮的恭维。

白大山自是又甚觉得意,捋着下巴上的美髯点头道,“灵儿大才,若再经仔细调教,他日前途不可估量。”

灵儿被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称赞搞得莫名其妙,这是闹得哪般,难道把自己喊过来就是为了听他们夸奖自己?遂皮笑肉不笑的自谦道,“我不过是多读了几本医书,哪里当的起沐伯父、舅舅这般谬赞,实在是惭愧的很。”

白大山端起水杯,轻轻啜了口茶水,又道,“我与沐老爷都不是那等浮夸之人,竟是夸你,你自然当得起。不过你总是这般的在沐府上打扰也不是个办法。”

灵儿听这话只觉心头一颤,难道是宁贻衡找舅舅来做说客,要劝自己继续回皇宫?可是依他今日表现,应该不能啊?不等白大山再说,灵儿忙道,“我自是有家的,今日在此原是沐夫人旧疾复发,我又熟悉她的病症,故而呆了几日,只等夫人大好了,便即刻回去。‘(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