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王妃反穿记 > 番外十二、金玉(二)(全文终)

王妃反穿记 番外十二、金玉(二)(全文终)

作者:千年书一桐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4 06:10:13

知道金玉的选择后,昨天下了飞机,金珠把金杨、金柳、金牛几个都喊去想园了,姐弟几个在一起吃了一顿团圆饭。

饭后,金玉宣布了自己的决定,并主动把自己身上的卡还给金珠了,那卡里有哥哥姐姐们这些年给她的零花钱和压岁钱,总数有一百五十万左右。

她当然知道这笔钱或许能救妈妈的命,可她更明白,她离开他们去照顾妈妈已经够伤哥哥姐姐们的心了,若再用这钱来给妈妈治病,哥哥姐姐们可能更不会原谅她了。

毕竟那些年妈妈对哥哥姐姐们还有对爸爸造成的伤害是无法弥补的,可就这样,哥哥姐姐们依旧不计前嫌收养了她,她报答不了哥哥姐姐们的恩情,可也不能往哥哥姐姐们心口插刀。

因此,她想凭自己的能力来为妈妈做点事情,能做到哪一步算哪一步,就当还了那份生育之恩。

这是她的责任,不是哥哥姐妹们的责任。

饶是如此,金杨、金柳和金牛听了她的话,当即便说了以后不认她这个妹妹。

金珠则告诉她,他们不拦着她来尽孝,这是人之常情,但是他们绝对不会伸手管这件事,不管是出钱还是出力,金玉都别指着他们。

“什么?决裂?那你以后怎么办?我怎么办?”孙小燕听了腿发软,抓住金玉的胳膊坐到了床上。

“金玉啊,那你身上就没有一点钱?这些年你那些哥哥姐姐们就没有给你一点零花钱什么的?”西凤不甘心地问了一句。

别的她不清楚,可她清楚在美国念书那不是一笔小花销,而金玉的几个哥哥姐姐,又是明星又是作家又是医生的,三个姐夫一个人开了一个大公司,随便谁从指缝里漏一点也不是小钱。

“给了,有一百五十多万,我昨天都还给大姐了,那是他们的钱,不是我的钱,他们把我养大,供我念书送我学画画,后来送我去美国念书,这些年已经花了二百万都不止了,我大学毕业了,可以自己去找工作养活自己,哥哥姐姐们不欠我,是我欠他们。”

金玉本来不想说钱的事情,可她又怕妈妈误会哥哥姐姐们苛待了她,想着还是交代一声。

“什么?一百五十万你都还回去了?你这个蠢娃,你真是蠢死了,你妈这么一个精明的人怎么养出一个你这么蠢的孩子,等你找工作挣钱,只怕没等你到挣钱,你妈就要死翘翘了。。。”西凤一生气,说话也没个忌讳。

再说她对孙小燕本就没几分真心,哪里还会去顾忌她,而她之所以忍了这半天,就是想看看金玉身上能不能有什么油水,赏她点辛苦费什么的,可这死丫头居然把钱还回去了!这岂不是她这些日子都白忙了?

“大嫂,少说几句吧。”孙小燕虽然也生气,可她还指着金玉来养她呢,所以她不敢冲金玉发脾气。

“好好,少说几句,你们母女两个是亲的,我是一个外人,这样吧,小燕,家里还有一堆的事情,既然金玉回来了,你身边也有人了,那我就买票回去了,没必要都在这守着,白瞎钱不说,家里的活也耽误了,还有,你也知道,我那几个孙子孙女还指着我回去伺候他们呢。”

西凤正好找不到借口回家呢,金玉来了,她倒是真可以走了,反正回去公婆面前也能交差了。

孙小燕自然明白西凤待她不过是面子情,可问题是金玉刚来,母女两个这么多年没见,她还把不准金玉到底是什么心思,因此这个时候她不能把西凤放走。

再说了,金玉都说了要去找工作,她找到工作以后不得上班挣钱啊,哪有时间来照顾她?

孙小燕可不想扯金玉的后腿,金玉是从美国回来的大学生,工资肯定比她们高多了,留她来照顾她多不合适,有西凤这样现成的劳力,不使白不使。

想明白这个道理后,孙小燕换了个笑脸,“大嫂,金玉还是一个黄花小姑娘呢,哪里懂得伺候人?还是让她尽早去找份工作吧,这样我们也有希望早点搬出这里去外面租个房子。”

想到租房,孙小燕看向了金玉,“金玉,你现在身上有多少钱?”

“就一千块钱,妈,你不是要我来伺候你,是我去找工作?”金玉好像有点听明白了妈妈和舅妈之间的对话。

舅妈的意思是让她留下来照顾妈妈,可妈妈的意思是想让她去挣钱。

没想到这么年过去了,妈妈都病成这样了,还是把钱看这么重!

“找工作着什么急?要我说,还是先看病吧,你手里不是还有个六七十万吗?应该也够了吧?”西凤对孙小燕的经济状况多少也了解些。

“你懂什么,做完这个手术,还得放化疗,这就是一个无底洞,还有,以后我肯定不能出来挣钱了,不得留一点钱防身?”

孙小燕倒没敢说养老,她这种病医生说了,五年存活率还是蛮高的。

因此,她得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因为她能依靠的也只有自己。

“防什么身,不是有金玉吗?”西凤翻了个白眼,她当然知道小姑子打的是什么算盘,可她也不傻。

“好了,你们别争了,妈,我还是留下来等你做完手术再去找工作吧。”金玉说道。

舅妈说的钱数跟大姐说的基本吻合,这说明她妈妈手里应该有这笔钱,既然这样,当然是先治病重要了。

“那你现在怎么办?住哪里?”孙小燕见金玉肯留下来伺候她,倒是也有一点感动,怎么说这也是她的第一个孩子,当年她对金玉还是有过几分真心的疼爱。

“妈,我当然跟你们住一起,我手里就一千块钱,也租不起房子,等你做完手术后,我去找工作再租房。”

“小燕啊,金玉既然留下来,我就回去了,你们母女两个也好好亲近亲近,家里还真有一堆的事情等着我呢,那几个小娃都没人管呢。”西凤忙说道。

见金玉肯留下来,孙小燕略一思忖便答应放她走,她大嫂现在是孙子孙女一堆的人,家里确实有大一摊事,再说她年纪也过六十了,既没什么文化也没什么见识,留下来委实帮不上多少忙。

罢了,还是先顾着自己的身子吧,有命挣也要有命花啊。

西凤见孙小燕点头,当即收拾行李去了火车站,金玉就就陪着孙小燕在这个地下旅馆住下来了。

有金玉在,孙小燕确实省了不少心,看病挂号缴费这些跑腿的事情都交给了她,而金玉跟医生沟通起来也比孙小燕容易多了。

一个月后,孙小燕的检查结果出来了,说她体内的癌细胞已经开始转移,医生并不建议手术治疗,安排了她直接做放化疗。

孙小燕知道这个结果后拉着医生追问她还有多长时间,医生没有直接回答她,只说看放化疗的效果。

由于放化疗不需要住院,孙小燕考验了金玉一个月,见她着实拿不出钱来,便自己掏钱在医院附近租了一套小房子,让金玉伺候她一日三餐,因为医生说了,放化疗之后身体损伤太大,要加强营养,那个地下室的小旅馆显然没有这个条件。

可惜,由于个人体质原因,孙小燕做了六个疗程的化疗之后便不得不中断了治疗,医生建议她吃点中药调理一下身子以后再做打算。

这种情况下,孙小燕便没有必要留在帝都,可巧这个时候也到了年底,金玉便陪着她回了乡下老家。

可能是预知到自己时日不多,孙小燕回上善老家之前让金玉陪着她去了一趟邻省的一个乡下小镇,目的自然是见见她的两个儿子。

虽说抛弃了他们多年,可毕竟也是她自己怀胎十月生出来的儿子,说一点不想念是不可能,只不过她天性自私,又吃不得一点苦,外加没有经济来源,因此那两个儿子也只好被她放弃了,就跟当年放弃金玉一样。

好在孩子们的父亲还算稍稍有点良知,供两个儿子念完高中后便把他们一个个带出去打工了。

因此,孙小燕这一趟并没有看到两个儿子,只是从邻居们的嘴里得知了他们的近况,因为孩子们的爷爷奶奶没让她进门。

金玉拿着好容易打听来的电话号码打了过去,对方一听孙小燕得了绝症便把电话挂了,后来再打便直接拉黑了。

从邻省回来后,孙小燕的身体状况明显差了好多,在杨大山祭日那天,孙小燕让金玉陪着她去祭拜了一下杨大山,在杨大山的墓前,她哭得晕厥了过去。

醒来后,孙小燕向金玉提了两个要求,说是想在杨家寨的老房度过自己的最后时光,且她死后想葬在杨大山身边。

这两个条件金玉哪个也做不到。

其一,杨家寨的老房已经不在了,金杨结婚后的那个夏天,金牛果真出钱在老房的地基上把房子重新翻盖扩建了,里面的装修都是按照个人的喜好设计的,也就是说每间屋子早就按人头分配完了,钥匙虽然放在了杨大壮家,可金玉没法张口跟哥哥姐姐们说,说了他们也不会同意借的。

其二,孙小燕不仅在婚内出轨替别人生了两个儿子,而且杨大山死后她又改嫁他人,不要说金珠几个不答应把她葬在杨大山身边,就连寨子里的人也不答应,说是怕坏了寨子里的名声。

可问题是,孙小燕是一个离婚再嫁的女人,娘家那边也不肯接纳她。农村这边讲究很多的,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嫁出去的女儿回娘家过年本来都不太允许,哪里还允许死在娘家以及葬在娘家?

因此,知道她的病没有医治的希望了,西凤勉强让她在乡下老家过了个春节,元宵节刚过,西凤便把这对母女赶了出去。

孙父孙母虽然疼女儿,可这件事他们也没办法说和,族规在这摆着呢。

折腾了一圈,金玉陪着孙小燕又回到了县城租房,安顿下来后,孙父孙母也过来了,他们不能把女儿接回去送终,但是可以出来陪女儿过完最后的这段日子。

半年后,金玉在医院送走了孙小燕,不顾老人们的反对,把她的遗体送去火化了,最后抱着一个小坛子去了海边。

从海边回来,金玉去了帝都,不过她没有去见金珠他们,而是给金珠写了封信,信里夹了一张银行卡,卡里是孙小燕留给她的二十万,说是母女一场最后的情分。

这笔钱金玉没想要,她寄给了金珠,说是父亲当年留下来的财产,早该给三位姐姐和哥哥们,虽迟了二十年,可也是他们该得的。

把这封信寄出去之后,金玉直接去了机场,登上了飞往巴黎的飞机。

后记:

一年后,巴黎的一家老旧的公寓门前,来了一对衣着考究、温文尔雅的三十多岁华裔夫妻。

因为是一个阴雨天,男的打着伞,紧紧地搂着身边的女子,整把伞全都倾斜到了女子的头上,自己的半边身子都湿了,却还一个劲地问对方冷不冷。

“阿想,你说金玉会跟我们回去吗?”金珠的声音里有着隐隐的担忧。

“宝宝,会的,金玉是一个善良懂事的孩子,正因为她理解你们当年的痛,所以当初做出那个决定之后才会净身出户,事情完结后又把那笔钱寄给你们,也是因为她想替她妈妈赎罪。”

金珠听了摇摇头,“如果她真的懂事她就该知道我们会担心她,就该去美国去找Thomson,而不是一个人跑到巴黎来,她是生我们气了,不想让我们找到她。”

说话间,两人进了公寓的大门,黎想收伞的时候金珠这才发现他半边身子都湿了。

“阿想,都怪我,非要大雨天赶来。”

“宝宝,我身子好,没关系,我们先去找人吧。”黎想拥着金珠走向了门房的管理员。

对方是一位五十多岁胖胖的法国女人,说一口流利的法语,黎想和金珠鸡同鸭讲地比划了半天,对方把他们领到了顶楼的一间阁楼。

金玉没在,金珠和黎想也进不去屋,只好在门口等着。

好在宿管员给金玉打了个电话,半个小时后,一身湿透的金玉冲到了顶楼,站在楼梯口,却怯步了。

金珠走过去,向她伸出了手,“金玉,大姐来接你回家。”(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