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错嫡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支开

错嫡 第一百二十六章 支开

作者:乔云溪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4 06:19:14

 ()

“好你个小丫头片子,竟然敢骗我们!”江春咬牙切齿的说着,手下用力的捏着嫩滑的小脸蛋,晓寒的脸捏的鼓起来,眯着眼睛往江藜这边看去求饶。

江藜皱皱鼻子,也是一副生气的模样:“谁让你当初不告而别,还给我们下迷药的,活该!”

好不容易挣脱江春的魔爪,晓寒揉着疼的发红的脸,道:“护卫也是怕给两位姐姐惹麻烦,所以才偷偷的把我带走的。”

“那下迷药也是怕给我们惹麻烦?”江藜眉一挑,并不接受她这个说法。

扯扯她的衣袖,晓寒苦着脸道:“这事确实是我们错了。”

晓寒跟她弟弟两个人来给长宁伯请安,江藜她们才知道当初无意中救的那个小姑娘竟然是京城最近被谈论最多的人,一时怔愣住了。

戏台子唱起来了,晓寒找了过来,三人凑在一起说话,江藜看着周围伺候的丫鬟婆子,还有跟在晓寒左右寸步不离的两个丫鬟,心里暗暗留了心reads();外星大文豪。

“我还当你是做了富贵人家的小姐,瞧不起我们乡下来的人呢。走,带我去敲敲伯府小姐的闺房,说来我还没看过呢。”江藜拉起晓寒的手就要走。

江春一听来了兴趣:“快走快走,我也去看看。”

晓寒笑嘻嘻的跟着站起来,她身旁的两个丫鬟相互看了看,上前一步拦住她们道:“小小姐,今儿夫人待客,您是主人,也要在一旁帮着招呼客人才对。”

不等晓寒开口,江藜眉一挑。大声道:“难道你的意思我们不是来的客人了?原来长宁伯府下了帖子请来的人还不是客人,这我倒是好奇了,那我们算什么人?”

丫鬟不想江藜这样就闹起来了,顿时睁大眼睛愣在那里。

接收到江藜给使的眼神,江春大声喊道:“我是乡下来的野丫头,说话不中听,大家也莫见怪。”

长宁伯一听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刘氏更是早一步站起来想要阻止江春。却还是慢了一步。

“刚进京就听说了长宁伯府的大名,这一家真是背,风水不好。伯爷命运多舛。自幼失怙,好不容易挣了一副家产,娶了如花美眷,临到老了。呃,却还找不到人继承家产。我听了这事就同情伯爷一家。”江春目光看向长宁伯夫人,目光中带着同情。

长宁伯夫人一口血呕到了嘴边,差点儿没吐出来,看着江春的目光恨不得将她剥皮抽筋。她堂堂的伯府夫人。会需要这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野丫头的同情?

“春儿,不许胡说。”刘氏沉着脸喝道,心里忍不住后悔。今儿怎么会同意让这两人来,好好的宴会刚进门就跟旁人家的小姐起了嫌隙。现在又要找主人家的麻烦,她真当自个脸大了,也不看看这是哪里就这般不管不顾起来。

“我也同情伯爷一家。”江藜点点头,一副赞同的模样。

晓寒左看看右看看,想了想,认真道:“我也同情伯爷一家。”

长宁伯夫人眼里泛着嗜血的光芒看向她们三个,旁边的妈妈示意了一番,正要让人将她们拉走,就听得江藜又道:“好在伯爷年轻的时候风流,老了还给自个留了个后人,这后人留的,不光老伯爷心里高兴,就连夫人心里应该也是容易接受的,流落在外的儿子已经不在了,只有两个不满七岁的孩子,孩子接回来好好教养,到时候自然是孝敬自己的。”

江藜说着拍了拍晓寒的肩膀,道:“你跟你弟弟可要记得夫人的恩情,长大以后好好孝敬他们。”

晓寒睁大眼睛,张了张嘴正要说话,江藜一个眼神过去,她咽下到嘴边的话,乖乖应道:“我晓得的。”

这边的声音吸引了夫人小姐们的注意,就连戏台上热闹的打戏都没有人认真观看了。

“夫人,我们姐妹进京的路上遇到被歹人打伤的晓寒妹妹,当时妹妹被家里的护卫接走,我们也好久没看到她了,想找个地方跟妹妹聊聊,一叙别后之事,我觉着晓寒妹妹自个住的院子就不错,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去坐坐。”江藜望向长宁伯夫人,一副等着她回答的模样。

好不容易打听到最近京城被人们聊的最多的几件事,其中有一个比较吸引人注意的,就把人给请了来,也好转移各位夫人小姐的注意力,没想到前面还照着自己预想的来的,后面却又将伯府给牵扯了进来,并且还是当众这样被提及的,长宁伯夫人的指甲都插进了手心里,却还咬着牙道:“有人陪晓寒说说话,自然是好的。”说着叮嘱晓寒:“你今儿是主人家,要拿出主人家的样子来,说话做事都要按照嬷嬷教导的来,切不可太过随意。”

晓寒来了伯府,就是在长宁伯夫人的手底下过活,她身边的丫鬟、婆子哪一个不是长宁伯夫人安排的,该教她什么,还不是长宁伯夫人说了算,长宁伯夫人这是在警告晓寒不要乱说话呢reads();七星自由记之侠客豪情。

得了允许,江春得意的瞥了眼刚刚阻拦她们的丫鬟,拉着晓寒的手,趾高气昂的走了。

妈妈递过来一杯茶,长宁伯夫人伸手去接,碰到了茶杯她才发现手抖的厉害,忙遮掩般的缩回了手。

许二小姐刚刚跟江藜闹了一出,成功的引起大家的注意,不少小姐都盯着江藜,想要看出她到底哪里好,竟然入了明王世子的眼。刚刚江藜这一番动作一出,不少人不屑的撇撇嘴,原来明王世子看中的就是这样粗俗不堪的人啊。

“在外面参加宴会竟然这样不管不顾的撒泼闹腾,非要进人家小姐的闺房里面,真是……粗俗,鄙陋!”有人忍不了,还是忍不住抱怨。

有人开了口其他人就跟着接上了话:“也不知道她那点儿好。明王世子竟然还为她出头。”

“我可听说,明王世子为了她还跟户部闹腾起来了,要重新丈量通州的土地呢。”

大家七嘴八舌,都将自个打听到的消息说了出来,想拉起众人的仇恨,一致对向江藜。

许二小姐听大家同仇敌忾的讨伐江藜,甚至有的已经说到要照顾机会好好的教训教训江藜。让她知道京城不是她这样的土包子能呆的地方。顿时笑了起来。

如果让她知道自己做的这般好,是否会更加看中自己呢?

许二小姐拿帕子掩了嘴笑,生怕旁人看出她的笑意来。

这边的动静江藜她们并不知晓。三人说笑着往晓寒住的院子里走,走到一般,在一个僻静的亭子里,江藜脚一顿。道:“你的院子太远了,我走不动了。就在这里歇歇,咱们说说话就好。”

江春古怪的看了她一眼,手往前指了指,疑惑道:“晓寒不是都说了她就住在全面院里吗。走两步就到了。”

江藜忍不住头疼,刚刚看着还挺机灵的,怎么一会儿就露原形了。

“屋子里闷。咱们就是过去了也坐不住,还不如就在这里歇歇。缓过来了再过去看看就行了。”江藜说着对紧紧跟在晓寒身旁的两个丫鬟道:“去拿壶茶水,端些点心来,我们在这里说说话。”

刚刚丫鬟就是阻拦了一下,就被江藜她们当众撒起泼来,硬逼着长宁伯夫人答应她们来小小姐的院子,现在眼看着快到了,她们竟然又不进去了,这丫鬟顿时脸色不好看起来。

“大厨房都在忙着晚宴的事,三位小姐要是想喝茶,不入就去小姐的院子里,等会儿我再去催催大厨房。”丫鬟板着脸说道。

“反正要去催,干嘛非要等一会儿催,现在就过去,我饿了也渴了。”江藜道。

江春不清楚江藜的目的,但也跟着帮腔:“让你去就去,怎么长宁伯府的丫鬟脸都比较大,客人跟小姐都指使不动是吧。要不要我们再回去,问问长宁伯夫人府里的规矩?”

丫鬟吃了一次亏,哪里敢再让她们回去,刚刚那些话说的还算是轻的,谁知道她们等会儿会不会真的说难听的话出来?

反正是连个丫鬟跟着,其中一个对另一个点了点,这才满心怨恨的慢悠悠往大厨房去了。

这个丫鬟走了,另一个丫鬟就好对付了,江藜道:“这石凳有点儿冷,我姐姐最近不舒坦,不能碰凉,你回去院里拿个垫子过来。”

江春正大大咧咧的坐在凳子上,桌子下的脚被江藜踢了踢,忙站起身,一副愁苦的模样,道:“快去拿垫子来。”

丫鬟都是得了长宁伯夫人的吩咐,要寸步不离的跟着晓寒的,刚刚已经走了一个丫鬟,她现在要是也走了,晓寒身边不是就没人了吗?丫鬟一时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离开reads();择夫。

“虽说入夏了,这里还是有凉气的,小姐们不如进屋里去坐坐。”丫鬟笑着劝道。

“客人想坐哪里还要听丫鬟的吩咐啊,这规矩好,我得去好好问问长宁伯夫人。”江春说着摆出一副要回戏台那边的样子。

丫鬟被吓住,咬了咬唇,道:“小姐在这里稍坐一会儿,我去去就来。”

晓寒乖巧的应了,丫鬟跺了跺脚,这才三步两回头的往院里去。

江藜她们静静的坐着,等人进了院门看不到了,三人忙起身,江藜边小跑边问道:“府里有没有什么比较隐蔽的地方,咱们去说说话,等晚上宴会开始了再回来。”

“我知道,假山后面有个洞,那里隐蔽,除非爬到假山上,不然一般都发现不了。丫鬟们就是找过去也得一会儿时间。”晓寒来了伯府一段时间,对伯府还是有一定了解的。

三人刚走没一会儿,丫鬟匆匆拿了垫子出门远远就看到亭子里没人了,顿时心下一慌,忙招呼院里的人出来帮忙找。

夫人要求她们寸步不离的跟着小小姐,今儿要是她们跟丢了,肯定是要被重罚的,丫鬟急的就要哭了。今儿府里宴客,下人们都被调去帮忙了,就是院里也没几人,大家都出来帮忙找,力量也是有限的。

等去厨房拿点心的丫鬟回来一听,忍不住骂道:“真是个祸星,半点儿不省事。”说完把点心盒子塞到另一个丫鬟手里,骂骂咧咧的往戏台这边走,找了机会把这事跟夫人身边的妈妈说了。

长宁伯夫人见到来回话的是晓寒身旁服侍的丫鬟,就知道应该是出了事情,一问才知道晓寒在江藜她们的帮助下竟然将两个丫鬟调开了,现在更是不知道躲在哪里,心里就恨的不成。她当初就说,要带回来就带一个就成,孤立无援才好控制,现在两个带回来有什么用,一个在外面长大的丫头,以后还要记在她儿子名下不成?

长宁伯夫人不想将事情闹大,吩咐管事妈妈让人下去悄悄的找人,自个若无其事的看戏。

自从江藜她们跟着长宁伯府家的小姐走了以后,刘氏一刻都不放心,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见到管事妈妈去找长宁伯夫人回话,她心顿时提了起来,生怕长宁伯夫人会说江藜闹出事来,好在最后什么都没说。

这样的宴会,真是不能来了,就是没病也要给她吓出病来。

还有江藜这个祸害,是真的不能留了,不然她苦心经营多年的名声,努力多年才打开的局面,就要功亏一篑,说不得还会牵连江芷、江巍然他们的名声来。

她一定要想办法把江藜、江春送走。

这边假山下的洞里,晓寒紧紧抓着江藜的手,哭的涕泗横流,“她们不让我见弟弟,不让我跟小丫鬟说话,连大声说笑都不成。上回好不容易去给伯爷请安的时候碰到弟弟,我让他一定要在这次宴会上将两位姐姐请来,我要当面向你们道谢。上次走的匆忙,多有得罪了。”

懂事的孩子总是惹人疼的,晓寒年纪小小就经历了家破人亡,被人追杀的日子,好不容易成了伯府的小姐,日子却比之前还要艰难,心里已经有这么多苦了,竟然还记得她们当初的相助,也是个客人疼的孩子。

“你弟弟跟你可还亲近?”江藜问道,晓寒跟她弟弟是龙凤胎,自小一起长大,本来感情应该很是深厚,但是再身后也经不起旁人挑拨,再加上年纪不大,以后养歪了怎么办?(未完待续)

ps:感谢晴空森林亲的月票

()

(九头鸟书院)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