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仙侠 > 蛆蝇尸海剑 > 十五 梦醒千秋古

蛆蝇尸海剑 十五 梦醒千秋古

作者:失落之节操君 分类:仙侠 更新时间:2021-06-04 09:28:10

寒来暑往,冬去春来,弹指间,又至一年春暖花开之际。

一发须如墨的道士在官道上缓步前行,途经路边一大宅,见此地风景秀丽、湖生菱花,绿柳成林,果然是一处好风水。他心道:“这便是近年来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暇玉山庄么?我那道观初开,与此相近,倒要进去打声招呼。”

他走到门前,轻轻拍门,护院见是一中年道长,面如冠玉,器宇不凡,油然生敬,问道:“不知道长来咱们府上,有何贵干?”

道士说道:“贫道张三丰,在离此西处十里的武当山上初建道观,驱鬼捉妖,治病救人,传功教武,特来知会一声。”

那护院立时进去回报,过不多时,庄主迎了出来,请三丰老道进去喝茶,说出一桩苦处,连连唉声叹气,原来他不久前养下一子,天生患病,喘不上气,喝奶极少,只怕竟会夭折。这位宋庄主老来得子,最是宝贝,说道悲苦时,当真泪如雨下。

张三丰道:“咱们毗邻相居,自当互助,且让老道进去瞧瞧。”

宋庄主心生指望,便将孩儿报出来让张三丰瞧,张三丰稍稍一探,便知是手太阴与足太阳经气血微乱,想必出生时憋尿受冷导致。他点头道:“宋庄主不必担忧,且让老道医治一番。”凝力在孩童肺俞穴上一点,真气到处,便是死者亦能起身,那孩童“哇”地一声,呕出一口血痰来,大口呼吸,大声哭喊。

宋庄主忙让奶妈喂奶,孩童肚饿,如狼一般,宋庄主大喜过望,领全家向张三丰跪拜。张三丰袖袍一翻,这数十人膝盖一热,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宋庄主也算得武林中一流好手,如此方知这张三丰道长武功绝顶,深藏不露,登时满心崇敬之意。

宋庄主道:“道长方外仙人,自不图钱财良田,但道观方成,或处处有所短缺。我这便让人采办诸般器具,送上山去,算是敬拜老君的薄礼。”

张三丰笑道:“贫道也不是来讹钱的,不过与你的这个儿子,倒是有缘。如庄主舍得,待此孩子八岁之后,我便前来,带他上山,传他武艺,令他强身健体如何?”

宋庄主喜出望外,知这等机缘千载难逢,这老道武功如此高强,只要蒙他指点一二,乃是家门中兴之兆,哪里有半分不愿?当即答应下来。张三丰道:“这孩子既然入门,便是我武当山第一弟子。”当即赐名远桥,寓意吉祥,前景光明。

张三丰辞了宋庄主,再往前行,来到繁华镇上,四处行善,播扬他武当之名。有人感念他恩情,请他喝茶,老道也不推辞,席间传授武道,微言大义,那东道获益匪浅,稍一运用,真气舒畅,更是钦佩。

便在这时,只见一对青年夫妇走上酒楼,男的精神秀气,女的美貌动人,张三丰登时认出这二人来,便是他同门苍鹰的两位徒儿赤蝇、文秋香。他瞧出香儿怀有身孕,微微点头,心道:“回去见了苍鹰,倒要告知他一声。但他最喜好打听,多半已知晓此事。”

他此时乔装打扮,染黑发须,那二人自也认不出他来。

只听香儿说道:“那明思奇重出江湖,这几年来风生水起,万兽堂声势不小,竟又要建立盟会,争夺武林盟主。蝇哥哥,咱们倒是免不了要与他龙争虎斗一番,助莫姐姐守住这盟主之位。”

赤蝇说道:“这等虚名妄事,何必闹得如此之大?这位明思奇前辈虽然大肆行事,但也算行侠仗义,为何突然闹这么一出来?”

香儿熟知江湖机密,又低声道:“还有人在他万兽堂中,见到一位女子,瞧她模样,竟是当年归燕然师叔的遗孀韩霏。”

赤蝇不知其中曲折,只是叹道:“莫非是这位韩霏改嫁于明思奇了?”

香儿笑道:“她嫁未嫁他,我却不知,只是韩霏姐姐机智聪明,有处事决断的大才,这明思奇有她辅佐,也难怪如此兴旺。”

赤蝇问道:“既然大伙儿沾亲带故,奉谁为盟主,自也无碍无祸了。”

香儿嗔道:“你不要当这天下第一么?如今千载难逢的机会放在眼前,你大可在群雄面前一显身手,夺下头魁,岂不美哉?”

赤蝇嗤笑一声,香儿火了,拧住他脸皮,喝道:“你又在心里笑我了,是不是?”

赤蝇惨叫道:“我错了,我错了,娘子武功天下第一,娘子吃人不吐骨头,我哪敢对娘子不敬?”

香儿嗔道:“你心里想些什么?给我从实招来,不然今晚回去,要你明早起不了床。”

两人交谈时声音轻微,却哪里瞒得过张三丰?他听到此处,默默一笑,暗想:“这两人皆没大人模样,都是跟苍鹰学的。”

赤蝇说道:“照我看哪,如今世道不平,名声来得越早,情形越是风光,便越易招来祸事。不如明哲保身,细水长流,以图今后之兴。”

张三丰心中叫好,想道:“这孩子年纪不大,但有这般见识武功,将来天下第一之名,非他莫属。”观他身手,殊为了得,再过十年,恐怕便有一场蜕变,到了那时,凡世之中,或无人能与他相抗。

香儿忽然将声音压得极低,说道:“你知道么?莫忧姐姐将小王子寄养在一书香门第之家了。”

赤蝇“啊”地一声,说道:“她可是绝了那念头?倒也不易。如此也好,咱们上次起兵抗元,闹得妖魔乱世,只怕时候未到。她如此处置,倒也算得解脱。”

香儿叹了口气,说道:“鞑子气数未尽,咱们静观其变吧。”沉默半晌,又道:“莫忧姐姐还收留了那位灵花妃苏临仙呢,此事也万分隐秘,你不可传于外人知道。”

张三丰知那灵花妃乃是灵花化身,尔后失了妖力,化作凡人,但武功未失。而莫忧与她本出同源,不知为何,居然与她相安无事,想必是生出亲情,不忍她流落在外受苦罢了。他转念一想,眉头一皱,想道:“那莫忧乃无性之人,生来体净,算作天人,可男可女。若她恋上女子,便会再回复男儿身。那苏临仙与她天生吸引,难不成....”

想到此处,头皮发麻,暗骂道:“都是这苍鹰生性猥·琐,满口胡言,害的我也满脑污秽。可恨,可恨,老道可得去冥池那儿洗洗脑子了。”

他向那东道告辞,经过赤蝇桌前时,赤蝇朝他微笑,眨了眨眼,香儿奇道:“蝇哥哥,你做什么鬼脸?”张三丰心中惊叹:“原来他早认出我来,杀生尸海剑,果然名不虚传。”也还以一笑,倏然远去。

他游逛半天,正要回武当山扫地抹灰,忽听血寒传音说道:“如有空闲,回冥池一聚。”

张三丰与苍鹰、归燕、血寒许久不见,心中怀念,当即启程,赶往冰雪神潭,行了一天,来到昆仑山下,遥遥见到山下霜原中有一男一女缓步而行。那男子乃是苍鹰,少女则是李书秀,她持流星剑十数年,等若时光停滞,如今仍极为年轻,两人言行亲密,相敬如宾。

张三丰心中大乐,暗想:“原来他尘心不死,与凡人女子没·羞没·臊。”定睛一瞧,又觉失望,瞧出李书秀仍是处子之身,苍鹰并未碰她。张三丰心中琢磨:“如此也不是办法,怎生设个局,让他与这女子洞·房花烛,也算不辜负这女子一番苦心?”

他盘算一番,知道艰难,也就罢了,瞧这李书秀喜滋滋的模样,早已心满意足。这小两口自己也不在乎,张三丰又何必多事?他不再多想,抢先一步,踏入仙境。

苍鹰自也见到张三丰,心下雀跃,柔声对李书秀道:“离此往南二十里,有一忘归镇,你可去那儿住下,明晚我便来找你。”

李书秀点头道:“哥哥小心,莫要惹是生非。”

苍鹰哈哈笑道:“老子也就嘴上功夫厉害,打是打不起来的。”李书秀便牵马去了。

苍鹰整装束腰,大步而行,不多时便步入幻境,来到冰雪神潭前头,见归燕、三峰早在等候。这地方一贯冰冷寂寞,令人只觉破败,如今见了这两人,却显得太过生机勃勃了。

三峰说道:“苍鹰,你来的太晚了,可要好好罚上一罚。”

苍鹰怒道:“你比我早到半步,有何夸口可言?”

三峰笑道:“老道我后发先至,难道不能夸口么?你与那姑娘亲吻作别,途中耽搁,怨得了我?”

苍鹰脸上一红,说道:“老子品行端庄,怎会与她亲嘴儿?我与归燕交情好,归燕,咱俩来亲个嘴。”

归燕说道:“与我无关,滚一边去。”

苍鹰不依,说归燕忘恩负义,狼心狗肺,要与归燕打闹,正吵得天昏地暗,却听一个悦耳女声说道:“诸位稍安勿躁。”

三兄弟一齐回身,向血寒拜道:“门主。”见血寒托着一人,盘膝而坐,苍鹰一见,喜上眉梢,喊道:“这是灰炎?你怎地将他救出来的?”

血寒说道:“蚩尤魄灭之后,我得了夜啼之妖力,施展法术,破了神农树海障壁,虽耗费精力,但总算有所成效。”

苍鹰心想:“咱们上司显了本事,眼下不拍马·屁,枉自为人,今后吃不了兜着走。”正想开口,三峰却抢着道:“门主武功高强,人所不及。”

苍鹰怒道:“门主知人所不知,破解千年迷局,功盖当世,旷古仅有。”

三峰急道:“门主功盖千秋,一统江湖。创世捏人,补天平地。”

两人天花乱坠的一通吹嘘,血寒皱眉道:“你们可是耍弄我么?”

那两人如遭雷击,大惊失色,忙道:“不敢,不敢。”灰溜溜的退在一旁。

血寒将灰炎头颅斩下,抛入冰雪神潭,苍鹰想起与灰炎昔日交情,说道:“便由我来照看他好了。”

血寒摇头道:“此世之外,另有异世,我猜想那太乙乃是一具化身,在此世死去,在异世醒来,可见世道凶险,说不准又有邪魔恶神降临。咱们还需找到一人,凑足六人之数。十二人太多,五人太少。世间有一女子得了阿青之魂,武功已有端倪。”

归燕面色发愁,问道:“可是那李若兰么?”

血寒道:“正是这位姑娘,她如今与女儿居于西方一国,生活安逸,但她长生不老,终有一日能有所开悟。”

苍鹰拍归燕然肩膀,说道:“小弟不必担心,你二人本是老相好了。今后破镜重圆,我定来讨一杯喜酒....”

归燕道:“快些滚了。”

苍鹰大怒,要将归燕推入池水,血寒喝道:“圣水之畔,岂容胡闹?归燕,罚你留在此处,照顾灰炎。苍鹰,你随我来。”

归燕有些委屈,但只得无奈领命。苍鹰能稍稍探知仙人心思,见血寒神色肃穆,心底冷漠,背脊发寒,暗想:“门主当真发火了?这....这可如何是好?”

他战战兢兢,忐忑不安,随血寒走过山脉,来到一孤高雪封之地,见山上有一高塔,想必乃血寒居所。

两人走入塔中,抖去风雪,血寒当即说道:“苍鹰,你是魔神之魂,又杀我山海门人,屡次冒犯,如今又犯门规,我再不罚你,天理难容。”

苍鹰心中有愧,惶恐不安,说道:“门主说的是。我苍鹰知错了。”

血寒缓缓说道:“我自来少约束山海门人行径,但对你而言,却又不同。俗语言‘勿以恶小而纵之’,今日你虽犯小错,但我当重罚,以儆效尤,你可有不服么?”

苍鹰被训得晕头转向,惨道:“老娘,孩儿知错了。”

若眼前之人是昔日的雪冰寒,非被苍鹰逗乐不可,但血寒面不改色,说道:“我要你答允我一事,无论如何艰险,你终须办到,这便是今日之罚,你可否照办?”

苍鹰心知血寒赏罚严明,最重侠义正道,料来也不是故意刁难,低头道:“门主说什么,我照做就是,无论多大难题,我都绝无反悔。”

血寒微微颔首,说道:“那这就来吧。”

她领苍鹰走上楼梯,来到一间屋子,推开门,只见一张大床,锦被绣帷,香气四溢,床上躺着一人,用被罩住,露出香肩,想必是衣衫除尽,只留肚兜,当真娇·嫩·欲·滴,美不胜收,她望着苍鹰,眼神娇羞,神态无辜,却说不出话来。苍鹰吃了一惊,认出那女子正是李书秀。他急道:“这...这....”

血寒道:“我这就要你兑现誓言,这李书秀与你情投意合,正是鸳鸯佳偶,我便要你即刻与她成双成对,破了童子之身,速速养下娃娃来。”

苍鹰目瞪口呆,头脑发懵,偶然间望向身边门主,见她眸光满是笑意,神色调皮,令人如沐春风,不正是昔日调皮古怪的模样么?

血寒一推苍鹰,内力到处,苍鹰跌在床头,血寒哈哈一笑,就此离去,只留下苍鹰与李书秀大眼瞪小眼,各觉无奈好笑。

良久,苍鹰握住李书秀小手,她似触电般一颤,但终究不动,任由苍鹰抱住,解开她的穴道。她遍体生热,依在苍鹰怀里,又怕又爱,又羞又急,当真没一刻安宁。

——

全书完

感谢各位读者一年来的支持,各位的打赏订阅推荐评论是我写作的动力(当然也阻止我再写一出悲剧),如果觉得这书还过得去,敬请关注拙作《万鬼万仙》。(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