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甜园福地 > 万重阳的番外

甜园福地 万重阳的番外

作者:寂寞佛跳墙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5 04:21:56

 “子惠思我,褰裳涉溱。子不我思,岂无他人?狂童之狂也且!

子惠思我,褰裳涉洧。子不我思,岂无他士?狂童之狂也且!”

要是你还思念我,提起衣裳过溱河。要是你不思念我,难道就没人爱我?你真是个傻小子!

要是你还思念我,提起衣裳过浦河。要是你不思念我,难道就没人爱我?你真是个傻小子!

我从来不知道,当再次见到那个赠送过我这首诗女人,心里,会这般痛。

阿圆尴尬摸摸鼻子尖儿,俯身施礼:“多谢关心,只是,我这人愚钝很,又善于忘事儿,您,到底是哪一位?”

“你不认识我了?阿圆……”,那个时候我神情万分受伤,挥手让手下退了几步,怅然道:“阿圆,你不肯原谅我吗?当初,确实是我娘她逼得紧,我不得不前去登州府求学,知道你要成亲,我——专门赶回来过,咱们说好,私奔——可是我不敢了,阿圆,对不起,对不起……”。

可是阿圆那般利落打断了我话:“这位大人,前尘往事,民妇已经全部忘掉了,今日多谢您出手帮忙,得以援救我母子性命,请留下姓名,来日定当回报。”

沉默,我眼睛闭了一闭。

再睁开来,就是一番云淡风轻。

“夫人说得好,本官乃是朱阳人士,姓万名重阳,今科进士第二十八名,正要前往祁阳赴任县令,恰遇夫人有难,请务必容许重阳相送一程。”

“我要进京,会不会耽误了你公务?”阿圆声音柔和多了,很早以前那种从骨子里,就觉得亲近。可以信任感觉,回来了。

可是,终究,还是遭到了她一次又一次拒绝。即便是他男人一次又一次辜负她时候。

我打起了精神对她说:“我就知道,你一定能过得幸福。”

“是呢,我这人就是路边杂草,任凭怎么有人踩踏,照样越活越皮实!”阿圆就笑了。

“我其实一直很纠结,到底当初我决定,是不是正确,现,我不纠结了,谢谢你——皮实活着。还活着——”。

真,有时候,只要所爱那个人,还活着就好。

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

随着岁月流逝和冲刷,一个人对于初恋感觉,依然刻骨铭心,是古今相似。

禁受不住曾经喜欢过女人眼泪。自己大踏步走进夜色茫茫,为了她,刀山火海,闯一回又如何?

“我会等着你,这一次,不会辜负。你,要给我这个机会,等到你。”

阿圆杏核眼儿眨一下,再眨一下,一丛水雾。弥漫上眼帘,阿圆声音有些恍惚:“万重阳,现我,自此刻开始,把你当做好朋友,等着我安全汇合吧!”

有一种情意,叫做生死之交,是指生死边缘线上肯一直站你身边共患难朋友。

然后,我记忆里,就只剩下一个紫色形象,当阿圆步下楼来,缓缓走向餐桌旁我,一时之间,客栈里晨曦似乎骤然明亮了许多。

交领抹胸紫色袍服,剪裁简单又精致,袖口领口上些许点缀着立体花纹。一头乌黑发亮长发,额顶耸起一个弧度,曼妙固定脑后,被蓬松盘发遮住了结点,除了黑色发结,再没有任何装饰,整个人却立显高度,行动起来,性感而又典雅。

深邃立体眼眸用暗色做了熏染,没有过多色彩,杏核眼儿如同一汪深井,充满神秘感。特意加强眼线让着实疲倦眼睛看起来清澈透亮,饱满唇形透出一种珊瑚色润泽,添几分活力。浅浅腮红,大面积晕染颧骨至鼻翼部位,让阿圆整个人气色看起来非常好、非常健康。

谁来告诉我,为什么心中隐隐作痛,仿佛一个早就暗暗销蚀掉一个空洞,忽然之间被揭去了伪装,却原来,自己苦苦珍藏起来一个角落,只是一个深深伤口。

万重阳,从来就不是一个勇敢人。尤其是遇到齐阿圆时候,我胆子关键时刻越发小。

所以,那个叫齐阿圆女子,义无反顾走着自己路,我们成为好朋友,却再不能心心相印,做一对亲密——夫妻。

所以,留下一个叫万重阳男子,无数次后悔,无数次遗憾,无数次谴责自己。

客栈里早起客人们暗暗生叹时候,谁听到一个男子彻底心碎声音?

爱就是这样吗?对我来说,爱是退无可退成长,爱是无可挽回失去,爱是无人可替隐痛,爱是无人知晓忏悔,爱是无可名状忧伤,爱是无法回头面对。

失去东西,从来就不会回头,回头也不再是原来深情。

世界确实很大,大到满眼都有鲜艳花儿,你一定以为完全可以采到美丽一朵,可是为什么,心头总是怀念早盛开过那一抹微笑?

“你曾经抄录给我那首《褰裳》,我还保留着,阿圆,我不要再做傻小子了,我会祁阳县等你回去,过黄河,过溱河,过浦河,所有艰难险阻我都有决心渡过……”。

那一次,自己又犯了傻,突如其来热烈表白,把阿圆给惊了个里焦外嫩。

我知道,阿圆已经变了,那个梨树下任凭身上落满白色花瓣儿,无声落泪女子,那个对自己万般倾心,宁可私奔被世俗吞没宁可抛弃生命女子,消失了……

阿圆知不知道,我娶妻子,有那么一点点地方,跟她很相像?

母亲挑挑选选了这么多“儿媳妇”,我很累,终于。对着几张“美人画卷”一指:“就是她吧!”

因为,这名女子也是杏核眼儿,眼角儿微微上挑着,就像阿圆。曾经泪眼相望样子。

然后,我也有了孩子,妻子总是不明白,为什么别人都对儿子如获至宝,我却偏偏宠爱那个遗传了她杏核眼儿小女儿,起名字是“远儿”,我总是笑一笑,把母女两个都揽一揽怀里,我,其实很感激妻子。我不能解释。

我心底里牵念那个女人,距离我很远,很远,因为我一时懦弱,彻底失去了她身边陪伴机会。我只能用隐忍方式追悔莫及。

彼此擦肩而去,生命中如烟花般璀璨瞬美,真已悄然而逝。阿圆,珍重!重阳至此所寄托也只有这一句话。谁未珍惜?谁会犹悔?芸芸浮生千万里,缘起缘灭。

人到中年时加怀旧,常常拿出很早以前郡主府书案上偷来一首诗默念,阿圆会不会生气?

“谁会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当时只道是寻常……,阿圆,你也曾经有过热切怀念倍感遗憾人吗?那个幸运男子。是我吗?

当时繁花盛开梨树,梨树下低低饮泣女子啊,就是我万重阳永久心痛!为什么当时“只道是寻常”呢?

没有珍惜拥有美丽,却怎么能忘却得曾经情意?那“天愿作比翼鸟,地愿为连理枝”誓言。经不起少年人胆量和勇气考验,随着时光蹉跎,结束了“一种相思,两处闲愁”等待,两个人世界里没有了“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有只是那“天长地久有时,此恨绵绵无绝期。”

或许,人潮喧哗中我能将你暂时遗落,但每每一人清静时,你穿着紫色衣衫袅袅走来身影又不禁浮上心头,花谢花飞,落了人世沧桑,花枝头绽放是灿烂,凋零后阵阵余香,亦让人回味无穷。爱过了,错过了,泪过了,痛过了,只剩那淡淡余香,脉脉残念,深埋心底,追忆往昔那初见美丽。

多年后,每每想起,依然会有那一度思量,一阵心痛,梨花盛开时,我还是会做梦,想回到过去,回到那起初分离原点,把那段分离,抹开了去……

好,我留了祁阳县,就像胡县令一样,我也坚决拒绝离开这个地方,无论阿圆入了京城,做了太后,还是四处游历,因为,阿圆封地这里,阿圆乐这里,阿圆回忆,这里……

我知道,阿圆一直想要是什么,把这块土地守护好,把这块土地建设成每个人“甜园福地”,就是对她好心意。

《褰裳》,只能成为记忆里一曲凄婉歌,那个杏核眼儿、自信又倔强女子,生长成一个少年、一个男人,胸口上一颗朱砂痣,鲜红,伴随着心跳燃烧,再也不能人前展露。

只要,心脏还跳动,我记忆,就还鲜活……

ps:感谢lisaxhayn、褰裳、雪歌、丢失指环、苏丝娃娃、紫晶果子、星野梦美、jin77778、arqh、文静军粉红票,感谢褰裳和aadg和奇迹123打赏,感谢完本以后记得给《甜园福地》投完本满意率朋友们!

如无意外,寂寞会八月份开书,初步计划是空间文,朋友们,我们下本书,再见!

推荐朋友雨夕颜书《嫡姐》:

永宁侯府六小姐肤白貌美身材正,是白富美中战斗机。

可她却是庶女奋斗史里,体弱多病早死短命,被庶妹取而代之炮灰嫡姐。

身为炮灰她都低调到没有调调了,女主怎么还想秒杀她?

摔!姐妹间还能不能愉玩耍了?!

庶妹:好姐姐,好东西应该齐分享,男神姐夫是大家!

嫡姐轻启朱唇,缓缓吐字:哥!屋!恩!

——炮灰虽易,逆袭很难,且行且登位!

*********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