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科幻 > 明月京却 > 第四十章:麟德殿(下)

明月京却 第四十章:麟德殿(下)

作者:看雪听云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2-01-29 18:30:49

最新网址:

再回到大殿时,殿内钟鼎壮美,黎女纤细,其腰如弱柳,动如扶风。崔琰与几位老臣颔首微笑后便兀自坐下了,完全没有顾及台阶上圣人冰冷的目光。

青纱羽衣下,是白色的腕子从上而下滑过丝竹、绕过琴弦,像是把琴师的声色从空中捕捉在手,然后轻轻揉捏,制成了一副灵动跳跃的绝美画面。忽左忽右,忽前忽后,偶有浅浅花草香气略过,竟也盖过满桌的美酒珍馐,再看那几位女子,亦都是天香国色之姿,好不令人神往。尉迟骥正看得如痴如醉,却见丝竹之声戛然而止,几位女子低眉垂首便轻轻走了。

尉迟骥痴痴地直目送到殿外,方回首却见圣人举杯。“世子看得心旷神怡,可是中意哪位女子?”

凉世子愣神片刻,摆摆手。“贵朝果然是知书达礼,文化源远流长。方才我是看她们舞蹈跳得精彩而已,让陛下笑话了。”

“这些个都是我国一等一的佳丽,说她们是天香国色也毫无一点夸张。你若钟意,大可随意挑选,孤保准遂了你的愿。”

尉迟骥恍然大悟。

“陛下。尉迟骥也知道大黎女子天香国色,才貌双绝。若是以前看见,必然要多欣赏欣赏。”说着,转身朝御知笑笑,又道,“但那日在使院放风筝,冥冥注定是要认识一位女子,形容娟秀可爱,兴致活泼、神采飞扬,与偀华神女颇有几分相似,使我久久难以忘怀。其他女子,即便再有姿色,也不及我神女万分之一。小臣斗胆,再次向神女祈求...”

说着,便撩起左半边的袍子作势要跪倒在地,忽听得外间几声大笑,原是崔琰从一旁进来,手里拿块帕子擦着衣裳,步态颠倒满脸红润,显然是有些醉了。

“哈哈哈,哎呦,世子这是怎么了,今日喝多了不成?”

崔玉霁惊醒,起步两下迈过世子跟前,伸手将他扶住。“世子,今日高兴多喝几杯也无妨。但是,要行大礼也得向陛下才是。我们诸人都是臣子臣工,可受不起啊。”

崔傅见他如此动作心中稍有疑虑,不自觉的撇了眼殿上那位,不想正与他眼神撞见,但见他面目含笑眼神轻蔑,心中怒火又起,一时间不知如何发作,只好举杯一饮而尽,而后将那铜爵随意丢在桌上,“当啷”一声,扯了句“胡闹!”便起身离宴了。

众人举目看着他离去,但包括崔玉霁在内也未有人上前阻拦。众人皆知,他们的仇怨是旁人解不开的。他甚至看都没有看父亲一眼,仍站在世子身旁与他玩笑。

殿上常皇后却站起身来,急忙喊他回来。见他不管不顾,又转身喊了安别。

“快去照顾下王叔,下人没个仔细,你且送他上了车轿再回。”

安别错愕,没想到她回如此安排,但仓促间不得要领,又觉得送长辈原是应该,便愣了片刻又赶紧去了。

常皇后吩咐完安别,心中刚安稳片刻,陡然又紧张起来,再往一旁瞧过去,果然看到那张熟悉的面上挂着的威严表情,心底似沉入冬季的荷花池底一般寒冷,禁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圣人...我”

“嗯,你”,圣人转头过去,伸手捻了颗葡萄,缓缓地撕着那层挂了霜的皮。一片、一片、一片,直到晶莹剔透,柔弱地捏在手里时还在微微颤抖,好似随时都会被他双指掐碎。

他把葡萄递过来,示意她张嘴,“皇后。嗯。”而她只好吞下,然后轻轻地点头谢恩,回过头时心里仍在祈祷,希望他未察觉到自己眼角因为过于害怕而快溢出的泪珠。

圣人也未再理会,仍旧剥弄着那盘葡萄。“世子落坐吧,今日新年暂不提这些个国事。”尉迟骥抱拳又要上言,也被他抬手拦住。“罢了,改日孤必令你满意便是。今日不提。”

尉迟骥却不在意,赶忙进来两步,见他坐在殿上面带笑脸,堪堪将自己一席话堵在肚子里无处发泄,只好又撤回身站在御知面前,正要开口时却见她道。

“世子别再说了。”御知眉头紧皱,显然有些不悦。“世子人中豪杰,天下女子大有合适人选。我一向胡闹惯了,尚无婚配念头。”

尉迟骥仍要辩解,她又道:“我已有意中人了。世子莫要执意如此。”

尉迟骥始料不及,愣了片刻方反应过来。他于红拂小院出入多时,她于何人欢喜又为何人忧虑,万事巨细皆放在心里每日盘算千遍万遍,纵使夜深入梦也总是梦见二人诸事。今日见她坚决,心中只有哀叹。再看殿上,诸臣子们已是议论纷纷嘈杂如东市坊间,更甚者交头接耳兼瞟来几眼,宛如夏日天里田埂上的农妇一般饶舌。

“胡闹!”

天听震怒,直将手边葡萄连带银花镶金的盘器扔下殿来。慌得殿上诸人跪伏在地,不敢多言。唯有尉迟骥仍然神伤,只痴痴的站着,两眼仍看着御知,目光内有万千话语凝噎。

“御知.我...”

“今日就到此为止吧。”御知说罢,又俯身对圣人道,“孩儿先告退了,阴日吉时再来给父王祝贺。”

御知说着话,面上却毫无半点节日喜色,全然摆出一副往日肆意妄为的架势。他知道,这是她一贯做派,但这些在外人看起来骄纵过分的行为对他来说却是甘之如饴。她的洒脱、大胆、勇敢、孑然独立,世间其他女子断然无法与她比较。哪怕是她转身离开的瞬间,那衣袖从自己身旁略过时的短暂触碰,也足够他在梦里回味千百个夜。他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被一个毫无前途的书生打败,不甘心身为王子竟当众受这样的屈辱!一个书生,一个世子,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他能给你的,我都能给!为什么不能是我!

“你若选他,日后必会后悔!”

御知头也不回道:“不劳世子费心。”说罢,便要拐过殿门。

“坐下!”

圣人震怒,直将手中酒樽扔将过来。

“天子儿女,如此不知礼数,口无遮拦!平日太骄纵你,国事家事也不知道轻重缓急!”

御知听见,扭身回来两步。“国是父王的,家也是父王说了算。但女儿的婚事只能我自己做主,旁人谁都不能左右”,然后瞥了一眼尉迟骥,继续道,“世子也好,书生也罢,于我来说喜欢才是最重要的。”

滚龙袖一挥,面前杯盘叮叮当当滚落满地。

“混账话!你看看你说的话,哪里有公主样子!”

“我本来也不喜欢做公主。”

“你...”圣人被她气得有些头疼。“滚出去!给我闭门思过!什么时候认错再许你出门!滚!”

崔玉霁上前劝解道:“御知,还不快与圣人认错!”

崔琰也道:“血浓于水,天下没有哪个父母不爱孩儿的,也没有哪个孩儿不念父母的。父王对你宠爱有加,你怎能辜负他一番疼爱。”说着,便瞥了眼殿侧陈伏,不再言语。

御知厌恶的看了他一眼,说罢后拂袖而去。

“血浓于水这般话从你嘴里说出来,只叫人觉得恶心。”

诸人惊诧,殿上又是一番嘈杂。李如山低头思虑片刻上前两步道:“圣人,公主纯真原属幸事。但结亲之事实乃安邦定国长久之策,万望三思。”

“叫人接着舞吧,今日暂不论此事。年后再议。”

“陛下”,尉迟骥抱拳跪倒,“公主既有心上人,小子也不再叨扰。两国结亲之事,只待我父王与陛下商议协定便是。过两日我便启程回去,届时再来感谢陛下。”

诸臣子见他如此,包括崔琰在内皆松了一口气。若他不再纠缠御知一人,这偌大朝堂更是有无数才貌双绝适龄女子可婚配与他。唯有一人心中忐忑。

“你再住几日。结亲之事,我想也没有那么急迫,十天半月就是正月十五,届时春暖花开,才方便行路。”

尉迟骥没有推辞,告礼便退了。

圣人起身作势要走,常皇后过来搀扶,却被他躲开。“我去休息会儿,这霓裳羽衣曲是孤特意命人为你新编的,你且品鉴一二。”说罢,示意程笃汝过来搀扶,走出两步又摆摆手,“阴日年祭不同往年,皇后记得提醒孤。”

常皇后躬身回告,见他步履蹒跚得走了方敢落座,再回忆起他彼时冷冽眼神,仍旧有些惊慌,再想起来安别,也不知道她怎地如此拖沓,去了半晌也未见回来。虽说是刻意支开她出去,这时节也过于久了。转身喊了侍女出去寻她,这才安心喝起了桌上的葡萄琼浆。

转至偏殿塌上,圣人却只脱了累赘的礼袍换了身简单衣裳,然后便拉着程笃汝手谈起来。几手刚过,程笃汝便心觉不妙,圣人今日棋意不定落子无方,显然是心不在焉。

“今日老臣未曾看懂,那凉世子已然松口,圣人为何不遂了他去?”

“西北有个盟友固然是好事。但若他们答应什么我就给什么,岂不是显得我怕了他。若不是吐蕃牵制了我的两万骑兵巡防北线,凉国,就像这棋子一样。”食指轻轻一拨,“轻而易举。”

“圣虑运筹帷幄,老臣不能及。只是今日公主这一闹,似乎是对圣人撒气,怨您打了那书生板子。”

圣人哼笑:“哼。她只知道怨我,哪知道我用心良苦。阴日傍晚你亲自去传旨,要她闭门反思一月,若是擅自出门,按忤逆处置!”

“啊?这...”。

圣人摆摆手:“我就是吓唬吓唬她。省的她再闹出其他花样。”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