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末日幸存者在晚清 > 第卅七回拍卖会(上)

末日幸存者在晚清 第卅七回拍卖会(上)

作者:西莫其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6-05 06:05:30

三藏中文欢迎您的光临,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三藏中文”即可速进入本站,本站永久无弹窗免费提供精品阅读和txt格式下载服务!

一张唱片上大约有五六首乐曲,全长在半个小时左右。在斯派罗更换唱片的当口,主人家的小姐,十八岁的黛安娜·雅各布森走了过来。小姑娘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斯派罗先生,你能告诉我刚才的那首乐曲叫什么名字吗?”

斯派罗拿起唱片的包装递给小姑娘,“第一首曲子叫《蓝色多瑙河》,据那些中国人说是一个不知名的奥地利音乐家的作品。这首乐曲的全称是‘美丽的蓝色的多瑙河旁圆舞曲’。曲名取自诗人卡尔·贝克一首诗的各段最后一行的重复句:你多愁善感,你年轻,美丽,温顺好心肠,犹如矿中的金子闪闪发光,真情就在那儿苏醒,在多瑙河旁,美丽的蓝色的多瑙河旁。香甜的鲜花吐芳,抚慰我心中的阴影和创伤,不毛的灌木丛中花儿依然开放,夜莺歌喉啭,在多瑙河旁,美丽的蓝色的多瑙河旁。”听着斯派罗如念诗一般的解说,雅各布森小姐的心思也随时浮想翩翩,这是一位多么优秀的音乐家才写得出来的作品呀,只有浪漫的人才能写出如此浪漫的乐曲,怀春少女开始想象这位“传说”中的作曲家的样子。“斯派罗先生,你知道这位作曲家是哪国人吗?”

“那些中国人说你是奥地利人。”斯派罗知道的都是吴复告诉他的。管委会在听取了广泛的意见之后,做出了一个决定,就是除管委会批准,任何幸存者都不能冒名文学艺术作品的作者。如果任由幸存者盗用他人的作品的话,也许会出现大量李鬼撞车的情况,已经出现过好几个文青盗用太祖诗词在土著读书人面前卖弄的了,好在十九世纪中叶已经没有多少诗词可以盗用了,不然幸存者中还不知道要出现多少七步能诗的才子。至于外国人的作品,也严禁盗用,如果因为需要向外展示之些作品,一概以作者姓名不可考作答。如这首《蓝色多瑙河》随着唱片传播出去,在斯派罗问起作者时,吴复生就告诉对方这是一个奥地利的年轻作曲家的作品,光复军中的某人去欧洲出差时遇到他,听过他的演奏之后觉得不错,就把这首曲子买下来了,现在作者本人已经找不到了。这样做主要是因为,如果说这是中国人写根本没人会相信,幸存者中会西洋画的还有几个,会作曲的却一个都没有,这种随时会被人揭破的谎话实在是没有说的必要。再说约翰·施特劳斯现在才三十多岁,说是个年轻人也不为过,而《蓝色多瑙河》还要等九年才会写出来,就算以后暴露了西方人也不能指责光复军说谎。

“不知道以后能不能见到这位作曲家?!”雅各布森小姐憧憬道。

有了留声机的加入,这个宴会双精彩了几分。约翰·施特劳斯一系列的作品,《维也纳森林的故事圆舞曲》、《享受生活圆舞曲》、《柠檬树花开的地方圆舞曲》、《艺术家的生活圆舞曲》、《南国的玫瑰圆舞曲》、《春之声圆舞曲》都提前面世了。这些乐曲都是他十年左右以后的作品,《春之声圆舞曲》与更是写于1883年,也就不会暴露这些乐曲的来历,象写于1858年《闲聊波尔卡》、《火花波尔卡》等曲子就没有被吴复生卖出来。一系列的名曲让宾客们享受了一场听觉盛宴,以及宴会结束了好几天还被人津津乐道,这股热潮一直持续到杰克·斯派罗船长的拍卖会召开。

在全城居民的热切盼望中,在等了五天以后,拍卖会终于召开了。为了把这次拍卖会办的更成功,斯派罗向总督借用了市政厅的大会议厅,本来他是没有那么大的面子的,最后还是送出一只价值一百多银元的上海牌机械表,才由总督发话,把会议厅租借给了他。在雅各布森家的宴会结束之后,新加坡城里的上等人都有收到了斯派罗的请柬,到了日子,受到请柬的人大部分都来。大家都是冲着留声机来的,如果没有在宴会上的商品展示,拍卖会所受到的关注也不会这么高。

下午一点二十分,距离拍卖会开始还有十分钟,收到请柬的宾客差不多就来齐了。因为来的人的人实在太多了,把整个会议厅都坐满了,相熟的人互相打听着消息,想知道更多内情。总督和两位领事是大人物,当然不用和普通客人挤在一起,他们有专门的VIP席位。这里处于会议厅的前方,不仅够宽敞,还有主人专门为他们准备的饮料和水果。

当会议厅内的座钟敲响两下时,主持拍卖的拍卖师起了进来,刚才还在聊天的客人立刻安静了下来。拍卖师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美国人,微秃着头,眼镜镜片后的一对小眼睛闪烁着精明的光芒。他从事这一行已经有十多年了,见过的奇珍异宝也不在少数,不过还是被今天的拍卖品震惊了。深吸了一口气,他告诫自己和平时一样就行了,在门口稍站了一下,然后步走了进去。当他站在台上时,台下的人都用热切的眼光看着他,接着有人鼓起掌来。拍卖师没想到自己这么“受欢迎”,只得微微一笑,“女士们,先生们,我已经感受到了你们的热情,这让我受宠若惊。在这个闷热的下午,大家会聚一堂,当然是为了来自中国的新奇商品,而不是为了我这个半老头,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拍卖师的自嘲让大家开怀大笑,“即使这样,我还是要说,我很容幸,十分感谢斯派罗先生给我这样一个机会。当然,大家也需要感谢斯派罗先生,如三藏中文欢迎您的光临,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三藏中文”即可速进入本站,本站永久无弹窗免费提供精品阅读和txt格式下载服务!果没有他,大家今天也没办法见到这批新奇的商品。大家可以想象一下,今天很多拍卖品对西方世界来说是第一件,它的意义非同寻常,而做为它们的经手人,也许我的名字能被写进历史书。”

在又一阵掌声之后,拍卖师才继续说道:“好了,我想大家已经等得不耐烦了,那么就让我们来看看今天的第一件拍卖品,”在他的话音中,一个男性仆役捧着一个托盘起了进来,托盘上放着一个书本大小的盒子,盒子表面包裹着一层天鹅绒。仆役把盒子放在拍卖师范面前的桌子上,拍卖师在大家的注视下打开了盒子,里面放着一只男式腕表,为了让后面的人看得清楚,拍卖师把盒子端在手里。去参加了海关关长的宴会的人当然自己这是什么,一些没时间或者没资格去的人则需要旁边的人为他解释。拍卖师一边端着盒子向下面的人展示,一边介绍道:“第一件商品是中国产上海牌带日历腕表。这种中国人称之为腕表的新式表,是指戴在手腕上、用以计时/显示时间的仪器。腕表通常是利用皮革、像胶、不锈钢等材料,制成表带,将显示时间的‘表头’束在手腕上。这种佩带方式更方便,你只需要抬一下手就可以看到时间;也更安全,我相信小偷没办法把腕表从你的手腕上偷走。而且中国人的表更小巧精致,走时更准确,相信昨天的赌局大家都知道了,霍夫曼先生用五十英镑求证了这一点。所以说,这绝对是一件值得你拥有的商品。”那名商人和斯派罗打的赌在昨天揭晓了,当腕表被从保险柜里拿出来的时候,指针还在坚持不懈的转着圈,而且与海关大楼上的那台大钟校对误差也只有三秒。霍夫曼很干脆的认输了,现在他也坐在台下,听了拍卖师的话,很多人都把目光投向他,而他也只能报以苦笑。

等所有的人都看过这块表之后,拍卖师把盒子放在面前的高台上,然后敲了敲小木槌,“今天的拍卖会就从这块上海牌带日历腕表。底价三十八镑,每次叫价两镑。”他的话间刚落,就有人迫不及待的举起了手。

“三十八镑,三十八镑,”拍卖师用手指着台下第一个举手的人,“有没有人超大型过三十八镑的,哦!四十镑。”很,第二个出价的人就出现了,接着是第三个、第四个……“五十镑,霍夫曼先生出价五十镑,还有没有人高过五十镑的?……五十镑一次……两次……三次,成交!”随着拍卖师的木槌敲在桌子上,第一件商品以五十镑的价格卖了出去,而且买主正是刚才打赌输了五十镑的霍夫曼,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想把面子找回来。这件商品只比底价高出十二镑,以拍卖的角度来看并不成功,只能算比流拍强。不过斯派罗的心里却乐开了花,这只腕表的进价只有二百四十块银圆,差不多也就二十镑左右,就是以底价出售他已经赚了,何况又多了十二镑。

这次成交算是开了一个不错的头,接不来的十几块腕表都以比底价高出十多镑的价格成交了,直到两块恒动腕表的出现才带来了一个小**。不用上发条是个不错的嘘头,刺激了大家的购买欲,底价是七十五镑和八十八镑的两块表,最后以一百六十镑和二百四十镑成交,更是让斯派罗心花怒放。

其实在原本的历史上,第一只腕表是于1868年由百达丽翡制造给匈牙利的Kosco z伯爵夫人的。但这种形式的钟表,在当时并不流行。手表的普及化要推迟至二十世纪初。在1904年,经营珠宝的法国商人路易斯·弗朗索瓦·卡地亚接到飞行员好友亚伯托·桑托斯·杜蒙的投诉:当驾驶飞机时要把怀表达从口袋里拿出来十分困难,希望他协助解决这个问题,以便在飞行途中也能看到时间。因此卡地亚便想出了用皮带及扣,将怀表绑在手上的方法,以解决好友的难题。而这种绑在手上的怀表,就是现今的腕表。

而斯派罗的腕表能以这样的高价卖出去,更多的是靠的表的外观漂亮,形式多样,走时准确这些优点吸引了顾客,所以才能几十镑这样的“高价”卖出去,这个价格起码比杯表高出一截。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