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闺香 > 138、就计(大结局)

闺香 138、就计(大结局)

作者:竹葳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5 06:06:58

贤妃落马,与其交好的淑妃却坐不住了,暗地里都在传说是贵妃害死了皇后嫁祸于贤妃。皇后是沈家嫡女,沈家自然不甘心,失了皇后的皇子就如雨中的浮萍,很难在后宫立足。

可偏偏沈家算中,准备送进宫的秀女是沈家旁族的,也是贺水镜喜欢的女子,二人已经私定终身,就等安定后择日完婚。

贺水镜是性情中人,自然先占后凑,拐带了女子消失了没了踪影,沈家努力寻找无果之下,记恨上了齐子吟。

认为是故意如此,好让贵妃可以成为正宫之主。

因此,纤云重点观察了沈家送来的几位乳母和产婆。

“云儿,要娘说,你现在身体不适,不该为此操劳,那些人推脱打发了就是了,全都接受了,等于是在家里按了钉子。”权氏十分不满小女儿的这次行为,觉得是十分不明智的举动,现在要做的是要保住肚子里的孩子才是,这是头一胎,权氏这个做娘的比纤云都激动还紧张,隔三差五地就来看望,这不,自从听说来了好多产婆和乳母,直接收拾包袱住进了来了。

有娘照应着,纤云正乐意,“要是真的是有人居心不良的话,那么我们打发掉这一波还会有一下次,不如放在明处,好好堤防,说不准还能顺藤摸瓜,揪出蛛丝马迹。”纤云挺着肚子拉了拉板着脸的权氏。

“你哦,真不把当回事,也要顾忌到肚子里的这个啊。”权氏撇撇嘴,扶着她,这个女儿都好,就是决定的事情,谁也说不动,我不说了多少遍了,找个理由把那些人打发走,生产的产婆和乳母她早就准备好了,根本不需要这些来路不明的人。

再说她的宝贝外孙子,能托付给底细不清楚的人照顾,越想越觉得生气,要是生下来后,那些人还在,岂不是真的要让她们来照顾。

权氏想着,头摇得跟碧浪鼓似的,“不行,你就听娘一句劝,都打发走了吧。”

纤云娘是担心她,但是此次明显是对方来势汹汹,而且有意为之,她岂能如此放过,危及到她和她关心的人的事情一概不能放过。

“娘,你也听说了沈家的事情吧,上次我进宫,看到沈家的姑娘最近和淑妃走的很近,没多久就传出来皇后的死是人为,明里暗里都指向贵妃,这其中哪有那么凑巧的事情,还处在子吟封侯的关键坎上,娘,你就我吧,我会的,不拿我的孩子开玩笑。”纤云说着就撒娇起来。

权氏无奈,只得勉强答应了,打心里还是不赞同,此事太过危险,你看看,偌大一个侯府,母女俩说个话,还需要寻个僻静隐蔽的地方,深怕被谁听了去。

“放心,沈家记恨着,肯定会有所行动的。”纤云保证再三,权氏才放过她,脸色才多了一丝笑意。

还吃安胎药的时辰了,郝妈妈来唤,权氏扶着纤云慢慢地回了正屋,药是齐子吟亲自熬得,只要得空,从不加以他人之手,这倒是让想乘机下药的人恨得牙痒痒,一般的毒齐子吟都能敲出来,前几次还会少量砒霜之类的,一个月下来,无人再敢下药。

下药的人一搜查就出来了,但是齐子吟不动声色,夜里出手,下药的人无缘无故就失了踪,知情的人自然心里害怕,没机会下手,她们还算安分。

“这药要喝到时候为止?”纤云每日都喝的好纠结,又辣又苦,难以下咽,即使有蜜饯盖住苦味,时日一长,问到那股味道就想吐。

“你身体有些虚弱,要是现在不调理好,到时候哪里力气生孩子,乖……把这喝了,一口气下去。”齐子吟哄小孩似的把药端到纤云嘴边,药味立马扑鼻而来,好冲!

“我来喂你吧。”齐子吟摇摇头笑着吹了吹汤药。

纤云忙抢过药碗,她才不要了,努努嘴,看了汤药片刻,为了孩子妥协的忍着喝下去,真心好苦,他十分怀疑是不是齐子吟故意弄苦,明明是一样的安胎药,为她喝的越来越苦,而且她不喝的话,他不是一勺一勺的喂下去就是一口一口的喂,这样更苦,上一次纤云实在犯恶心,他就是如此,害的她整整吃掉一碗蜜饯,甜的腻歪死了,导致后来看到蜜饯就害怕。

“吃个甜枣吧。”蜜饯改成甜枣,甜味淡些,但是纤云还算能够吃下去。

齐子吟抿了抿嘴唇,略带点小失望,他都转备好了一大碗甜枣,可惜没有派上用场,冲着拧着脸的纤云乐呵呵地笑着,暗暗想着下次看来要再苦一点。

身体又重了,贵妃娘娘召见入宫,自从怀孕后纤云进宫的次数越来越少,但是一旦纤云不去,许是也推脱不去,今日是贵妃的生辰,不能不去。

贵妃怀念做姑娘时候吃的饺子,许氏就做了一些,一块带入宫中。

虽是贵妃生辰,刚经过一段乱世,需要喜庆的事情来热闹一下去去晦气,不过请的都是宫中的太太,纤云以身子不适为由,出现露个脸就离席了。

“主子,那些饺子里面被下了毒。”墨惜神色微微带着紧张,低声附耳。

许氏做的饺子是平常家吃的,自然是放入贵妃的寝殿中,上不了皇家宴席。

“仔细瞧清楚了吗?”不跳字。纤云悄悄回了屋,又让墨惜去瞧瞧,并让墨兰守着。

墨惜去而复返,很确信地点点头。

出门的时候仔细检查过,每个都检查过,没有问题才出发的,入了宫一直就没有外面的人接触,贵妃如今的手段,宫里人早早收拾的服帖,哪里出了问题。

晴画也在想同一个问题,突然想到一点姑娘,我们上车之前,奴婢去取披风的时候,食盒是搁在马车里的,那时候可有谁来过。”

纤云心中一紧,那时候她根本没注意到此事,娘一直在嘱咐拿些事宜要注意,哪些不能吃,而且她一直以为在晴画手里,晴画办事她一向放心,哪里知晓晴画中间有这段波折,这么说毒是那时候下的,千算万算,没想到会在是食物里下毒,难道他们的目标是我,毒死贵妃,栽赃与我,一石二鸟,好算计。

纤云先平静下来,前面的生辰宴还有一段才结束,仔细想想对策,直接告诉贵妃饺子不能吃,岂不是便宜了那下毒之人。潜伏多次,狐狸尾巴还是露出来了,只是手段还是一如既往,之前在她安胎药里下毒,现在下毒下在吃食里。

只是若是沈家做的话,总觉得过于牵强,确实让人疑惑。

想不通,纤云就扔在一边,先把当前的问题解决掉。

唤来晴画,仔细吩咐后去了贵妃那里,先通个气。

“刚才看到沈家的姑娘和公主在园子里,似乎要往这处,主子……”墨惜有些拿不住,万一沈家的姑娘和主子起了冲突伤到胎儿办,可是劝七奶奶避开,又眼不下这口气,没做坏事,为要躲着,躲着反而像似做了见不得人的事。

“去表姐那里看看,许久不见了。”纤云转身离开,墨兰松了口气。

纤云拉着一紧嫁为人妇的贺水欣小声嘀咕,初略地把大概的事情讲述了一遍,”这次定要帮我,关系到存亡的大事。”

“确定是沈家干的吗?”不跳字。贺水欣很惊讶,他们很少与沈家有来往,无仇无怨地突然来事。

纤云又把最近的风言风语说了大概总之,就是沈家了谣言,或者就是不,也想借此机会再次培养出来一个皇后,贵妃是他们的劲敌,宫中势力大地位稳,宫外还有族人撑腰,还是新晋的功臣侯爵……”

贺水欣忙打断我明白,你是想试探一下背后的人,只要将计就计,背后的人一定会跳出来,好邀功。”

纤云点头,此事不是沈家就是与贤妃要好之人作为。宫中有权势的妃嫔不多,与贤妃交好的就一个淑妃地位还行,要是此事与她有关,她定会出现挑事。

不然只要纤云和贵妃一口否认,只还会知晓贵妃是吃了何物中毒。

所以一定会有鉴证人。

“我到时候会去的,只是不让沈姑娘露脸,这个有点难办。”但是一出现,来捉拿的人肯定不会说实话。

“这正是难办的地方,这样吧,我思来想去,还是就设在贵妃的寝殿附近的院子里,你和端品公主通个气,让她带着沈姑娘,看准了时机,应该没问题。”纤云皱眉,想想有没有其他漏掉的地方。

贺水心长叹一声都快做母亲的人,还如此不得安生,你的日子我看着都累。”

纤云无奈地笑了笑,她也不愿意如此,不愿意整日堤防着那个,警惕着这个,还要算计着各种事情。

二人分别后,纤云回到寝殿,看到贵妃愁眉苦脸地看着桌上两盘子饺子,一盘子有毒,令一盘是特地寻来无毒的饺子,仔细看来还是有区别的。

“此事确定了吗?”不跳字。以为没了贤妃娘娘,她终于可以松口气了,多年的绷着的神情也松懈下来,想不来又发生这事,“在宫中,要说得罪谁,只怕只有淑妃娘娘了,她与贤妃娘娘较好,莫非是她?”

纤云把心中的想法说了一遍,然后把两盘饺子混在一起,做上标记,让贵妃记住。

“待会儿就知晓了,贵妃娘娘,可惜这毒药墨惜暂时也没看出是,这些边角是圆的饺子是无毒的,娘娘待会千万不能吃了。”不然可以装的更像,刚才墨惜拿小鸟做了实验,折腾了好一会的功夫才晕厥,看来是不会立马死的毒药。

贵妃娘娘点头,纤云又补充了一些细节,话还没说完,淑妃娘娘就到了,贵妃娘娘和纤云对视一眼,收敛心神。

果然是她背地里面使坏。

纤云起身行礼,淑妃阴阴地笑了笑,摆摆手示意坐下,看到神情有些疲倦地贵妃娘娘,暗暗期待,眼中的精光一闪而过,但是纤云却看得清明。

纤云好奇淑妃时候发作,难道是看到贵妃吐血身亡才动手吗,在想要不要让墨惜准备一下类似的药。

“这饺子看着不,不像宫中御膳房的出品,难不成是这位侯爷亲自带来的?”淑妃心中急得不行,面上却表现出一派轻松。

贵妃点点头,小口吃了一个,也邀请淑妃一块吃,淑妃连连摆手摇头,反应特别大,贵妃不由地多看了一眼,微带疑惑,淑妃忙讪讪地打圆场我刚吃饱,实在吃不下了。”

好吧,找的借口还算行,刚才毕竟是在生辰宴上。

“我是来给送生辰礼物的,刚才人太多没赶上,一路追到这儿。”说着屋外的丫鬟抱上来几匹艳红色的锦缎。

“这是我刚刚得到的,你别看样式不起眼,做衣服穿得特别舒服,别嫌弃。”淑妃娘娘笑吟吟地把锦缎递。

贵妃娘娘觉得有些头晕,刚站起来就晕了,泛着白眼,表情狰狞扭曲,身份恐怖,连纤云也被吓到了,莫不是真的中了毒,急的看向墨惜,墨惜投一个安心的眼神。

“大胆,居然敢谋害贵妃娘娘,来人给我拿下!”淑妃得瑟的大声喊道。

纤云哪里肯依贵妃娘娘只是身体不适,按说应该晴御医才对”,“晴画赶紧去请御医。”

“我对药理有些精通,这分明是中毒的迹象,赶紧来人拿下,即使不是中毒,也是你这恶妇害的。”淑妃好蛮不讲理,就是要拿下纤云。

纤云挺着肚子,身体很不利索,又估计到孩子,安静地随来人押着跪在冰凉地地上。

“淑妃娘娘,自问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陷害我,贵妃娘娘有不测,我能得到好处,说句不好听的,最得利的莫淑妃娘娘你。”纤云大声叫嚣道,眼神瞥向墨兰,墨兰冲他的点点,纤云说的更加大声起劲。

端品公主领着沈姑娘,刚走到门口,就被里面的声音吓到,继而二人躲在门外没有进去。

“哈哈……你倒是蛮聪明的,可恨贤妃娘娘和二姑娘居然一直没看清楚你的真面目,才惨死在你们手上,就算我得利有样?现在事情已成事实,你即使再狡辩也无济于事。”看了一眼,已经奄奄一息的贵妃,心中非常解气。

“贤妃娘娘陷害多位皇子,此事是圣上明察,与我无关,家中的祖母只是个受害者,你莫要胡说扭曲事实,要我说,害死贤妃娘娘的应该是你才对,贤妃娘娘不懂药理,哪里会有那么多的毒药,你善于药理,肯定是你嫁祸于贤妃娘娘的。”纤云刚才突然冒出这么一个想法,故意豁出去说,这样才让淑妃纤云在拼死狡辩。

站在门外的沈姑娘全身一怔,家中的事情她虽的不多,但是偶然间听到父亲提过,想把她送进宫,让她在适当的时候可以利用淑妃,表面上较好,但是不能真心相交。她清楚的情急当时爹说到淑妃娘娘时的眼神,狠毒阴寒。这么说爹爹是知晓淑妃娘娘的事情,也皇后娘娘的死与贵妃娘娘无关。

即使如此,沈家也不可能再出一位皇后,看现在圣上对义勇侯的态度就知晓,虽是功臣去只得一个好听的名称,贵妃娘娘也深居简出,不理会宫中的那些是是非非,外戚干政是皇族大忌,可惜爹爹他就是看的不明白,不行,见了两位娘娘,她更加不想入宫,再想到圣上对沈家的态度,她必须把这一切好好和爹说清楚。

转身就走,端品公主轻声询问几句,二人就悄悄离开了。

圣上和御医也即使赶到,怒气冲冲吼道你给我跪下,好好交代你都做了好事?”

淑妃纳闷,刚想开口,圣上一瞪眼,御医忙跪下来禀告回禀圣上,这些毒药确实和宫中几位皇子中的毒十分相似,但是其中混杂了好几种其他的药,臣一时半会不能确定。”

淑妃娘娘瞪圆了眼瞅着桌上放着的好几瓶毒药,些药她已经扔掉了,还会出现,贤妃被抓的那天,她就处理掉了。

“不解释是吧,那就直接押下去吧。”圣上不耐烦地挥挥手,毫不理会哭叫连连的淑妃。

“义勇侯赶紧起来,此事做的不。”此事义勇侯先禀告了他,他才能寻得机会处理了淑妃,虽然早早知晓贤妃的药是来源于淑妃,可惜淑妃在贤妃被抓后,就处理掉了,根本没有证据,他一直没法下手,今日正好寻得机会。

御医开了几幅要给贵妃娘娘调理身子,刚才制造那种惨象的药虽然没有毒性,却伤身子。

两个月后,沈府的姑娘失了踪,整个沈府都在寻找。

“那位失踪的姑娘就是当日在门外和端品公主在一起的,沈家想送女子进宫的心思一直没断,听说从旁族里面挑选出来三四个出众的姑娘,打算在今年选秀的时候送入宫中。”贺水欣叹了口气道。

纤云也心有愧疚,沈姑娘若是有不测,她确实有要担当些责任。

“别想那么多了,总之,现在日子算是太平了,还是把的小日子过过好吧。”贺水欣把纤云拉,抱了抱,刚准备摸摸她的肚子,纤云就叫唤出来。

“啊……好痛”,肚子传来剧烈的疼痛。

“不好,是要生了。”郝妈妈年纪大有经验,忙扶着纤云躺下,唤来产婆。

前面湖边钓鱼的葛天行和齐子吟闻声赶,被权是铁面的关在门外,里面叫声一声高一声低,外面候着的人的心就七上八下的。

“放心,肯定是个大胖小子。”葛天行是人,想了想实在不安慰,就拍了怕的肩膀。

才不管是还是女儿,我要完完全全的云儿,死小子,要是再不出来,我军法处置。

————完————

原本设定有婚后的生活的,但是觉得还是写到这里比较好,到这里此文算是结束了,谢谢大家的支持,虎摸~~~

————————————————————————

某娃:我摊上个爹,我还没出来就要打我,好害怕,我还是不出去了……

某爹:称我好的时候,赶紧出来!(黑着脸)

某娃:娘,你看爹……

某娘:(无力中)……你赶紧出来吧,谁军阀军法处置你,我就家法伺候他。

某爹:……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