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科幻 > 你是人间荒唐一场 > 番外

你是人间荒唐一场 番外

作者:旧月安好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1-06-05 06:14:39

 阴柏翰夺得金陵后的第三年,霍长凡便病逝在平陵。

他死前的前一天,外头正是大雪。

那时的霍长凡仅剩下一口气吊在喉间,他意识时而清醒,时而模糊。

坐在他床边的施欣兰一直在低声哭着,因为她已经预感到他寿命将至,而在恶劣的环境下,她除了哭泣,便再也没有其余办法。

破败的屋子内,只有一盏残灯,在屋外吹来的寒风中可怜颤抖着。

霍长凡听到妻子的哭声,他勉强睁开眼去看她,昏暗的屋子内,先入眼的,是妻子满头的白发。

短短三年,她从一届总统夫人,同他一起沦为了阶下囚,在这粗糙恶劣的环境下,他的妻子犹如一朵急速枯败的花朵。

霍长凡的心里除了愧疚还是愧疚,他握住了施欣兰放在他手边的手,躺在那发出一声沉闷的叹息声。

施欣兰在听到他的叹息声,立马停住哭泣看向他。

霍长凡难得口齿清晰对她说了句:“什么时辰了。”

施欣兰以为他要渴了,或者有什么需求,便立马说了声:“天还没亮呢。”她反握住他的手问:“要喝水对吗?”

霍长凡却对妻子摇了摇头:“不渴,只是梦见了父亲母亲而已。”

施欣兰听他如此说,却不再说话了。

外面风声撕裂的鸣叫着,霍长凡的目光从施欣兰脸上移开,目光在屋内寻找着,寻找了许久,他的视线最终落在那盏残灯上。

他眼里的光极其的微弱,如那盏残灯一般,随时面临着熄灭。

施欣兰见他盯着那盏灯发呆,便意识过来了,她立马从床边起身,走到桌边,迅速将桌上的灯罩罩在了那盏油灯上。

她站在灯旁,红着眼睛对霍长凡笑着说:“忘记罩灯罩了,瞧,还是你细心提醒了我。”

霍长凡听她如此说,却没有什么反应,目光依旧未从那盏灯上离开,神情还有些诡异。

就在这几秒内,那盏灯忽的竟然就灭了,屋内一瞬间一片漆黑,施欣兰吓了好大一跳,第一反应便是唤了声:“长凡!”

屋内没有人应答,施欣兰慌手慌脚的要去重新点燃那盏灯,可还没来得及有动作,她便听见霍长凡在她身后叹息了一声,接着,他虚弱的声音便在这黑夜里徐徐传来:“欣兰,没用的,不用点了。”

他声音里再也没有以前的洪亮,此时竟然全是疲惫与虚弱。

施欣兰隐隐从他言语中听出了些离别之意,她心里除了绝望还是绝望,她努力在这黑夜中抑制住自己的哭声,也没有再固执的去点燃那盏灯,而是站在黑暗里笑着说:“你若是嫌弃这灯光刺眼,我不点就是。”

她试探着伸出手,朝前方走着,打算回到霍长凡的床边,可还没走到时,霍长凡又说:“是我对不起他。”

霍长凡突然的这一句话,让施欣兰前行的动作停了下来。

他像是说给她听,又像是说给自己听。

过了一会儿,他又问:“那边来信了吗?”

施欣兰哽咽着说:“来了。”

霍长凡小声问:“说了什么。”

施欣兰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她沉默着,而霍长凡也不蠢,知道她的沉默意味着什么。

走到这一步,他是不可能再来见他了,他们这一世的兄弟情分,在他们决裂那天起,就已经走到了尽头。

不知为何,霍长凡竟然在这一刻放松了下来,他躺在床上笑着说:“也好,就算他来了,时至今日我们还能说什么呢,倒不如就此下去,也好过见面时双方难堪。”

施欣兰最终还是将房间内的灯再次点亮了,屋内恢复明亮后,霍长凡却有些疲惫了,他躺在那本来还想同施欣兰说话,可还是扛不住疲惫,在施欣兰的陪伴下,又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只是这一睡,到第二天,霍长凡便再也没有醒来过。

施欣兰扑在他冰冷的尸体上,嚎啕大哭着。

谢东接到这消息时,便立马往国外打了一通远洋电话。

虞泽在听到这消息时,正是国外的半夜两点,他站在沙发旁握着话筒许久都没动,当时间过去四秒,虞泽回了句:“我知道了。”

他说完,便沉默的放下了手上的话筒,然后便转身朝着二楼走去,等到一间房门前,虞泽停在了门外,然后对门口候着的丫鬟说了句什么。

丫鬟在应答了一声后,便迅速进了门内,等到达卧室内的床边时,丫鬟朝着帐内低声唤了句:“先生。”

这句先生尤其的轻,不过账内的男人在听到丫鬟的声音时,便已经醒了,不过因为顾忌着怀中的人,所以没有发声。

那丫鬟没有走,而是依旧在床边候着。

帐内的男人将怀中的人轻轻放好后,便伸出手开了床头柜上的灯,熟睡的女人眼皮有些红肿,明显是哭过的。

帐内的男人手指略带怜惜的在她脸上轻轻抚摸了两下,这才从起身下了床。

丫鬟迅速从一旁拿了一件外套下来,披在了男人的身上。

他到达外头后,虞泽依旧候在门口。

这大半夜的,外头是大雨,雨声拍打着窗户,声音显得尤为吓人。

穆镜迟看向虞泽问:“国内的消息吗。”

虞泽低头小声回了句:“是。”过了一会儿,他又说:“先生,霍长凡、病逝了。”

对于这个消息,穆镜迟没有任何的意外,他听后,很平静很平静,他虽然平静,可却站在门口足足有一两分钟时间都未动。

许久,他才对虞泽说了四个字:“厚葬了吧。”

他说完,也没有再多停留,便又转身回了房。

外头开始狂风大作着,穆镜迟转身离去的背影,竟然有些孤寂。

之后穆镜迟派了人回了国内,去秘密处理了霍长凡的后事。

那几日,别墅里来来往往不少的医生,西医中医都有,小鱼儿到达穆镜迟的书房时,那些医生正在穆镜迟书房在交谈着什么,不过在小鱼儿进来后,医生也没有待多久,便从屋内退了出去。

小鱼儿等那些医生走后,便看向坐在书桌前的穆镜迟,他见他眉间隐隐约约藏着几分的忧愁,便小声询问:“父亲,您有烦心事吗?”

穆镜迟见小鱼儿如此问,他未说话,这时丫鬟走了进来,对穆镜迟说了句:“先生,夫人刚刚已经睡下了,不过睡下时,自己要求喝了药。”

穆镜迟听丫鬟如此说,眉头明显皱了起来,那丫鬟见他视线幽冷,便有些害怕的低下了头。

立在一旁的小鱼儿瞬间便明白了什么,他开口问丫鬟:“喝的什么药?”

那丫鬟有些怯懦,犹豫了几秒才说:“是治不孕不育的药。”

小鱼儿心里一片了然。

丫鬟离开后,穆镜迟才对小鱼儿说:“这几年,不知为何,她盼子心切,往家里请了一批又一批医生,整日让这些医生开些药喝,谁说都不听,谁劝都不行,前几天晚上,还同我哭闹了许久,安抚了许久,才肯罢休停歇。”穆镜迟说到这,望着小鱼儿叹了一口气说:“我询问了那些医生,那些医生都同我明确说,她的身子已经不再适合怀孕。”

小鱼儿询问:“不如让我同母亲去沟通沟通?将事实和她如实说呢?”

穆镜迟却摇头说:“这件事情我自然会要拿出个解决方法,你别同她说实情,我不想让她伤心。”

小鱼儿见父亲仍旧是愁眉不展,便没再往这边继续,而是开始同他汇报着别的。

到达下午时,丫鬟又进来了穆镜迟书房一趟,焦急的和他说,夫人又开始服药了。

穆镜迟一听,眉头一阴,什么话都没说,起身便朝外头走。

等到达卧室内后,果然见床上的人端着那碗黑漆漆的药,痛苦的往喉咙里灌。

穆镜迟走过去,直接钳住她的手,将那碗往地下砸了个粉碎。

屋内的丫鬟吓了好大一跳,立马往后退了好好几步,在那低头候着,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床上的人,却抬头委屈的看着他,一脸欲哭的模样。

穆镜迟气的很,在床边坐下,一把捏住她脸,拿着她手上的帕子,便往她唇上擦着,将那些药浆从她唇上擦掉。

他头也不回对丫鬟吩咐说:“谁再拿些这样的药进来,便自己去领板子。”

丫鬟们闷不做声。

可实际上,这话不过是对他面前的人说的。

果然他面前的人,听她如此说,便有些恼怒的将他手从脸上推开说:“药是我让她们煎的,你拿她们撒气做什么!”

这几天她为了吃药的事情,脾气暴躁的很,也不想面对他,正要从床上爬下来,便被那穆镜迟从后面一把拽住,他阴沉着脸问:“还没闹够是吗?”

陆清野想要睁开,可挣扎了两下她发现自己挣扎不开,便大声朝他吼着说:“我哪里闹!我不过是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你就这么不许,不想要吗?!”

她这句话吼出来后,连她自己都愣了,因为她看到了穆镜迟铁青的脸。

这几个月里,她为了孩子的事情没少跟他吵,平时他都是由着他来的,可平时她也没今天这么嚣张过,她知道,她刚才的话有些过分了。

陆清野自然是怕他生气的,她吼完后,望着他铁青的脸色有些不知所措,不知所措后,她态度软了下来,试图用手拉了拉他衣袖小声说:“我错了。”

穆镜迟望着她那张认错的脸,他直接将衣袖从她手心内抽了出来,然后从她床边起身说:“你何错之有。”

他说完这句话,转身便板着脸朝外走。

可是他还没走出门口,后头便传来她的哭声,很惨的哭声,她哭着问:“你就这么不喜欢我怀你的孩子吗?”

她泪眼模糊的质问他。

这几年,她极力的想生出一个属于他的孩子,所以她每天一碗药一碗药往下灌,她以为他会开心,可谁知道,他不仅不开心,还经常为了这种事情斥责她。

她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还是说他压根就不想让她替他生孩子。

终于,今天她忍不住了,把心里的委屈和怨全都哭了出来。

穆镜迟在听到她的哭声后,便转过身看向她,陆清野哭到停不下来,眼睛肿得跟个核桃似的。

穆镜迟知道她是误会了,她以为他是不想要他们的孩子,可实际在孩子这件事上,与其让她吃尽各种苦头去求一个孩子,那他宁愿是不要的。

穆镜迟望着哭得像个孩子的她,心里除了无奈还是无奈,他轻叹了一口气,还是又折身朝她走了去,他将她从床上抱了起来,然后抬起她的脸,替她擦着脸上眼泪问:“就这么想要一个孩子?”

陆清野点头,满脸眼泪的用力点头。

穆镜迟脸上哪里还有怒气,眼里只有怜惜,他慢条斯理的说:“可是跟孩子相比,我更希望的是,我的妻子身体健康,开心快乐。”

穆镜迟见她瞧着他,继续低声说:“有一个属于我们的孩子固然是好,我也问过那些医生了,他们虽然说有一线希望,可这种希望,却需要用你的健康去交换,你认为我会开心吗?”

陆清野也冷静了不少,她抽搭着问:“可、可是你不遗憾吗?”

这个问题一出来,穆镜迟沉默了,遗憾,他当然是遗憾的,那是他和她的孩子啊,怎会不遗憾,可这种遗憾同她的健康相比,太不值一提了。

陆清野见他不回答,忽然扑在他怀中又呜呜咽咽的大哭了出来,穆镜迟被她这样的举动惹竟然有些想笑。

他见她哭得这么伤心,便真的就笑了出来。

当她哭得不可自已时,穆镜迟这才略显严肃捏住她下巴,将她脸从怀中抬了出来,低眸凝着她:“我从不贪心,你明白吗?”

陆清野不明白,略有些愣的看向他。

他说:“拥有你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便不想再奢求更多,现在的一切,我已经觉得很好很好,你理解我的心情吗,我也会有害怕的事情,在这件事情上,我不想再往前贪一寸,所以别再让我担惊受怕,好吗?”

他请求着她。

陆清野见他如此,竟然有些不知自己应该说什么。

隔了一会儿,她反应过来,又在他怀中痛哭了出来。

穆镜迟抱着她,没有再多说话。

他知道,在这件事情上,她的执念更深。

可是这一切,他真的已经觉得很好很好,他希望她明白,这段时间里,他对她的斥责,都是变相的心疼而已。

他害怕失去她,甚至害怕至极。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