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玄幻 > 同人文我和僵尸有个约会 > 第十五章

同人文我和僵尸有个约会 第十五章

作者:文坛晚辈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1-06-05 06:20:47

 百鬼夜行当晚。

鬼门关与阳间的缓冲地带。

押送鬼魂进行百鬼夜行的车队歪七扭八的停在路上,有的侧翻,有的撞在一起,好几个鬼差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总部总部,我们遭到攻击,需要紧急医疗援助!”

“我们伤亡惨重,这不是演习这不是演习。”

“队长,犯人跑了!不对,他们暴动了。”

“我的天啊,快放狼烟!”

此时的冥界香港分部内也是乱作一团。“快拉警报,万鬼暴动!”“所有鬼差注意,所有鬼差注意,黑色警报黑色警报!”黑无常来到冥界武器库跟前,开启了大门拿出了最强的武器蚩*杖。“你们听好,拿着蚩*杖亲自交给白无常大人,别出什么岔子。”

百鬼夜行12小时之前

在一间酒吧里,吴天在吧台一个人喝着闷酒,这段时间的郁闷挫败感随着圣君的一个巴掌彻底爆发出来。“每次都是差一点点就成功了,可还是功亏一篑,被将臣和王珍珍阻拦也就罢了,圣君怎么也来捣乱!”他叹了一口气,刚想接着喝却看到酒没了,“小兄弟,来杯啤酒。”这时候有人拿了一杯酒推到他面前,同时一个尖细的声音传来:“这不是旱魃的护法无天吗?怎么一个人在这喝闷酒啊?”吴天眉头一皱抬起头来,给他酒的这个人一身黑色西装,右手无名指上戴着一个雕刻着马字的黑色玉石戒指。眼前人的气息清楚的表明他不是人类“你谁啊?”那人笑了下:“冥界,马面。”说完,伸出右手等待着和吴天握手。吴天朝四周看了看,发现马面只是一个人来的。他眯起了眼睛:“你想干什么?抓我吗?你没有这个实力吧。”马面冷笑了下:“说起来真是悲哀,你每次抓王珍珍都是功亏一篑,上次在华山,眼看着到手的蚩*杖也飞了,最惨的是阻挡你的不是将臣就是你的圣君。唉”马面笑着摇了摇头,端起酒杯喝了起来。吴天恶狠狠地说到:“关你鸟事!”马面轻轻一笑:“不要说脏话嘛。如果我下面要说的是和你有关的呢?是这样。其实你们一进入这个世界,我们牛爷就知道了,只不过他老人家没有上报而已,你们圣君也做得不错,很低调。我们一直在暗中观察你们,牛爷喜欢这样。12小时之后就该百鬼夜行了,牛爷的意思是希望我们合作,让这次的百鬼夜行热热闹闹的。”吴天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我为什么要相信你?”马面转动了一下自己的戒指,说道:“你们只能选择相信我们,事实上,只有我们有实力有条件帮助你们,也只有我们两方合作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你想要的是那个小僵尸和蚩*杖。我们呢,要点别的东西。”“蚩*杖谁都想要,可是那东西在华山派,华山派刚刚遭到袭击不可能不加强警惕。更何况圣君盯着我呢。”“我知道啊,所以我以确保蚩*杖安全的名义从华山派那里拿了出来。东西就在冥府的武器库里。”“我怎么相信你?”“你好像也没法怀疑我吧?牛爷说了我们只是合作。破坏了合作,我们以后就没法相处了,你说对吧?”“相处?”“对啊,牛爷说了,香港交给你们老大打理,他是非常放心的。只要过了今天晚上香港就是你们的了。到时候你想办什么事儿的话给我说一声我把那一块的鬼差调开就行。怎么样,考虑一下?”吴天想了一会,点了点头:“好,我们怎么合作?”

百鬼夜行当天晚上,九龙区警局里,河粉张拉着况天佑来到一个档案室里:“天佑啊,帮我个忙行吗?你也知道我最近要升督察了。今天晚上是百鬼夜行,我可不想晚上接到一大堆的报警,不然……我和上边没法交代嘛。你也知道,兄弟们对这种事不行的,只有你家马小玲可以处理的,所以拜托你帮帮忙。”况天佑笑了下:“张sir放心吧,交给我就好了,我去给小玲说一声,本来她就打算跟进的。”

在马小玲家里,马小玲听到况天佑说的帮助警局处理百鬼夜行的事之后连连摇头:“不行不行,我去应付百鬼夜行那是我分内的事,可是警察局请我帮忙又不给钱。”况天佑路线看一下:“小玲,你刚好顺手帮忙嘛,河粉张和我关系不错的。”马小玲一撇嘴。“别跟我谈感情,跟我谈钱。”当然,这是和况天佑开玩笑。说完,和况天佑以及况复生离开了屋子去和求叔会和以应付今天晚上的百鬼夜行。

22:00

香港

冥界监狱香港局

由白无常挑选出来参加百鬼夜行的鬼魂在鬼差的注视下在监狱的院子里站好,几辆大巴车和数辆冥界警车一字排开。一个鬼差拿着一份名单向牛头报告:“报告大人,本次百鬼夜行挑选出来的鬼魂全部集合完毕!这是名单,请您过目。”牛头点了点头,低下头看了一下名单:“很好,今天是一年一次的百鬼夜行,之所以选中你们,是因为你们在这一年中表现不错我希望你们都能够珍惜这次机会,看看自己的亲人、后代,争取早日服刑期满,早日投胎。我就说这么多,准备出发吧。”“多谢牛头大人。”那名鬼差用手一挥,便让所有人都上了车。前面四辆冥界警车开道后面五辆压阵,中间是人犯所在的数辆大巴车,冥界监狱的九道大门依次打开,车队缓缓离开冥界监狱。牛头回到办公室,低头看着这份名单,冷笑了一下:“黑白无常,这回我看你们怎么收场,人是你们挑的,字是你们签的,哼哼哼。”随即他拨了一个电话:“你们可以行动了,动静越大越好。”

车队在暗夜中前进着,在后边负责压阵的警车里,一个鬼差对着他们的队长说到:“队长,跟你商量个事儿呗,等到了阳间之后,我想去看看我孙女。她考大学呢,不知道考上没有。”“行,可以,考大学嘛,是大事儿,可以去看看。按时回来就行。”

走在车队最前头的警车里,一个鬼差跟另外一个开车的鬼差说道:“喂,我的眼皮怎么老跳啊,不会出事吧?”那个开车的鬼差瞪了他一眼“你有皮吗?别逗了你要知道,我们……那是什么?”那个鬼差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一道黄色的光芒从左边向他们射过来,光芒笼罩了整辆车,车里的鬼差瞬间痛苦不堪惨叫连连。后面的几辆车躲闪不及撞了上去。车队顿时大乱。紧接着,一群穿着黑色衣服的蒙面人站了起来,越来越多的黄色光芒射向了警车。车队队长反应过来后立刻组织反击,他们下了车,以车辆为掩护,不停的向黄色光芒射来的方向开火反击。但是,黑衣人人数众多,鬼差明显不是对手,越来越多的鬼差在倒下,大巴上,一个鬼魂趁乱袭击了鬼差。随后打开了座位下的一个包,里面都是些火铳,虽然无法彻底消灭鬼差,但是仍会伤到他们,那个人冲着剩下的人大喊:“我是旱魃座下的护法白狼,是来帮助各位的离开着鬼地方的,现在,鬼差被我们牵制住了,你们,要么跑到阳间躲起来。要么和我一起和鬼差拼了。想想在监狱,鬼差是怎么对你们的?”之后,有的鬼魂选择了参加暴动,而有的选择了躲进阳间。

一个鬼差立刻跑到队长跟前,此时的队长正拿着对讲机狂喊着“总部总部,我们遭到攻击重复,伤亡惨重,快叫人支援我们!”

“队长,犯人跑了!我们怎么办?!不对,他们暴动了。”队长伸出头一看有的鬼魂已经和鬼差打作一团了。

“我的天啊,快放狼烟!放狼烟!”那个鬼差急忙打开腰间的一个盒子,里面立刻冒出了一股黑烟直冲云霄。

而在不远处的一个小山坡上,吴天正翘着二郎腿看着这一切。“总算有件顺利的事情了。放了狼烟之后,冥界警局必然动用最强大的武器蚩*杖来进行镇压。而到时候牛头就会把它给我。有了它,圣君一统三界的大业必然早日实现。”而正如他所料。牛头利用自己的身份成功的拿到了蚩*杖。牛头把蚩*杖交在吴天手里,吴天仔细的看了起来,只见蚩*杖长约1米,通体红色,权杖顶端是一个白色的玉石。“看起来也不过如此嘛。”吴天一脸不屑的说到,牛头没说什么转身离开了。“这可是当初蚩尤和炎黄决战用的兵器,这个家伙居然不识货。呵呵。”

南宫冷月从放满牛奶的浴缸里醒来。“皮肤又比之前好一些了。今晚的百鬼夜行一定很热闹吧?出去看热闹去。”说完他收拾好就出门了。

再说马小玲这边,众人来到了预定的地点,只见白无常和将臣已经在那里等待了,将臣坐在他的敞篷跑车里面喝着红酒,一副泰山崩于前而不动色的样子。众人准备好了一切,可是左等右等还是不见负责开道的冥界的警车。求叔困惑不已的那些罗盘反复摆弄:“不可能啊,是这里没错的,时间也对呀,可是为什么不见人呢。”白无常很肯定的告诉他,就是这个地方。但是白无常也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人出现就在这时候,他看到远处一股黑烟直冲天际。不由得大吃一惊:“出事了大家小心。”马小玲很困惑的看了一眼白无常说:“你怎么知道。”“那股黑烟是我们鬼差特有的狼烟,只会在最紧急的时刻放出。现在这个时候放出,就只能说明出现了最坏的情况:万鬼暴动。看来,泰山那边的增援很快就要过来了。”“万鬼暴动那是什么意思?”马小玲继续问道,白无常随即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马小玲“那监狱暴动你总该听说过吧?”马小玲这才恍然大悟。况天佑突然指着远处,“看,那是什么?”众人顺着况天佑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远处有一些黑影很快的由远而近。白无常迅速拿出了哭丧棒“小心,他们不是鬼差!”他的话刚说完,十几个鬼魂就已经到了跟前。马小玲看到这些鬼魂眼睛都是红颜色的,而身体已经不是处在和平状态的那种白色的。白无常二话不说,上去就打。倾刻间几个鬼魂就已经灰飞烟灭了。况天佑和马小林看到这个情况也立刻上去帮忙,求书连忙在众人的外围,用红色的线围成一个圆圈,这样子那些鬼魂就不会冲到外头去了。忙完这一圈,球叔跑到将臣的车跟前:“前面都打起来了,你还不上去帮忙吗?”将臣没有说话,而是指了指球叔的身后。球叔一回头,看见一个鬼魂正向他扑来,球叔连忙从兜里掏出一张符来贴在了那鬼魂身上。球叔刚开始还奇怪,为什么自己布的阵拦不住那些鬼魂,再仔细一看,他发现鬼魂越来越多,他的阵法早已被攻破。他赶忙上去帮忙,可他毕竟上了年纪,只一小会儿就体力不支了。况天佑回过头对着求叔喊道:“回到车那边去,这里有我们就可以了。”邱叔没有办法,只好回到车里和将臣在一块。幸好在此时从泰山来支援的鬼差及时赶到了,白无常甩出了几道符,贴到了马小玲,况天佑身上大喊道:“所有鬼差听令:消灭所有暴乱的鬼魂,不准伤害带标记的人。”众鬼差点头称是,于是众人和鬼差合力镇压暴乱。

这个时候,不远处的一个山顶上,南宫冷月半躺在沙滩椅上,看着眼前的一切。“果然很热闹,万鬼暴动,连泰山的鬼差都过来支援了,这动静可真大。”白狼跑了过来。“圣君,我回来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吴天拿到了蚩*杖。我们距离统一三界的理想又近了一步。”南宫冷月看着白狼,问他是怎么回事儿,白狼就把整个经过如实说了出来。南宫冷月点了点头。“好的!你们做的不错,我会奖赏你们的。至于蚩*杖嘛,我玩两天就会还给他们。”白狼答应了一声“好的……不是,你等会。”白狼又回忆了一下刚才的话差点被气的吐血。心里想“我们费了那么大就死了那么多人,嗷,合着您就是想,把那玩意玩两天再还回去是吧?耍我们??”南宫冷月瞪了他一眼。白狼这才想起来,南宫冷月完全可以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便吓得惊出了一身冷汗。“圣君,你看那是什么?”南宫冷月顺着白狼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一辆白色小轿车停在了不远处的地方。车门打开,王珍珍和况复生从车里面下来后向着马小玲他们跑去。“小不点儿跑过来干什么?这里多危险啊。”南宫冷月不禁担心起来。

马小玲转头看到王珍珍过来了,就对她说:“傻丫头你们来这干什么?呆在将老头身边,别乱跑,这里很危险。”“我担心你们啊。”“担心我们就过来帮忙,小屁孩,呆在那老头身边哪都别去。”“我也要帮你们”“不行,你的法力不够。别添乱。”况天佑在打倒一个鬼魂之后看着况复生“待在车里别出来,现在的情况我们可以应付。”况复生看到马小玲态度坚决,就只好扫兴的坐在将臣的车里。“老头,为什么你不上去帮忙?”况复生质问着将臣。将臣一脸无语的看着况复生。“因为现在的情况,你小玲阿姨和白无常他们可以控制的住,再加上泰山过来支援的鬼差已经到了,情况完全可以控制的,不需要我去,懂吗?再说了如果情况变的糟糕,我也会上去帮忙的。”说着,他从车里拿出了两杯饮料,递给了况复生和求叔。

再说吴天这边,那到蚩*杖之后,他就开始大杀四方。那些普通的鬼差哪里是蚩*杖的对手,每一道白光闪过,就有一片鬼差灰飞烟灭。虽然鬼才对他已经基本上,形成了合围之势但忌惮于蚩*杖的威力,鬼差还是不敢靠近。由此,他对权杖非常自信。“向圣君展示蚩*杖的威力之后,我一定会得到圣君的重赏的。等等,那是……”他忽然看到了王珍珍就在不远处的地方正和几个鬼魂打作一团。“好啊真的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我正想去找你,却自投罗网。有了蚩*杖,我看你还能往哪里跑!”于是他向王珍珍跑了过去,顺便将途中遇到的鬼差打翻在地。他猛然跳到王珍珍身后,举起蚩*杖向她砸去。一个鬼差将另一个鬼魂打倒之后看到了这一幕,他立刻将手中的水火棍扔向吴天。同时,王珍珍觉察出了不对,她向后看了一眼就连忙躲闪。却不想刚躲开吴天的蚩*杖,却被鬼差扔过来的水火棍给不偏不倚的砸到头上了。那个鬼差见此情景一拍脑袋“坏了。”这冥界鬼差的水火棍,威力虽然比不上蚩*杖等上古神器,但是对付僵尸和普通人还是威力挺大的,被这东西打到,活人轻则重病缠身,三魂七魄十剩其三;而僵尸则魂飞魄散。可是没有办法了,已经打上了。马小玲看到王珍珍晕了过去,误以为是吴天干的,于是发了狂似的向吴天冲了过去。在一旁观战的将臣见到王珍珍倒下就也加入了战斗。马小玲边跑边掐手决:“灵兵斗者,皆阵列在前。诛邪!”一声高亢的龙吟响起,一条神龙张开大口飞向了吴天,吴天慌忙拿起蚩*杖抵挡,那权杖毕竟是上古神器自然挡住了神龙的一击,可是权杖也断成几段成了废品。而在远处沙滩椅上躺着的南宫冷月看到王珍珍被鬼差的水火棍打倒,顿时大怒:“竟敢伤到小不点!找死!还有吴天,居然敢偷袭小不点看我怎么收拾你。”说完,他也加入了战斗,白狼死活没有拉住,“大哥,你到底帮谁啊。”无奈,也只有重新加入战斗,瞬间整个场面一片混乱:将臣发现南宫冷月之后就追着南宫冷月,而马小玲他们和南宫冷月一起追着吴天打,因为他们这时候还不知道南宫冷月的真正身份,他们以为是冥界警局派来帮忙的。吴天追着那个打晕王珍珍的鬼差要让他向圣君说明情况。而那个鬼差则和其他鬼差追捕暴乱的鬼魂。

再说王珍珍挨了这一下之后就疼晕过去了。她恍惚间觉得自己在一间屋子里,屋子里面装修的很古典,没有一样现代化的物件。有一个女人端坐在一个铜镜跟前,两旁有侍女在伺候着她梳头,她那一头的黑发顺滑无比。梳妆打扮以后,侍女又伺候她更衣。之后她戴着十二旒冕冠,穿着黑色的冕服,进了轿子由一大群人前簇后拥的走向一座宫殿。下了轿子,又在侍女的搀扶下进入宫殿,那宫殿很高,她走了很久。进入殿内,她看到很多人对她毕恭毕敬的。她坐在了大殿里面的一个玉石做成的龙椅上。底下的人对她施礼跪拜“恭迎泰山府君大人!恭迎泰山府君大人!恭迎泰山府君大人!”底下站在最前面的四个人竟然是小时候电视剧里才能看到的黑白无常和牛头马面。那个女人点了点头。之后底下的人又说了什么,王珍珍就在离那个女人不远的地方,想去听但听不到。这时候,她看到眼前的这个泰山夫君大人悄悄的拿出了桌子下的一面铜镜整理起头发来了。从铜镜的倒影中,王珍珍发现这个泰山府君大人居然长的和自己一模一样!她又看到,下了朝之后,那个女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女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趴在书案上,拿出一张纸用毛笔写了起来:将臣吾爱,多日不见甚为想念不知你是否安好……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