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科幻 > 驱魔人 > 第八篇 赌神 第四十章 完美结局

驱魔人 第八篇 赌神 第四十章 完美结局

作者:柳暗花溟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1-07-02 20:44:31

第四十章 完美结局

镜面一闪,两个人影同时跌倒在地,都捂着耳朵,显然是听得到小夏说话,她这样一大叫,把两个人都震到了。小夏连忙噤声,心生一计。

“洪好好,你这模样真是丑。”她小小声地说,感觉洪好好凶恶的向镜外瞪了一眼,而后扑了过来,显然不仅是听到了,还非常生气。眼前,洪好好的脸越来越大,但还没大到可以撑满这个镜面时,就又变小了,似乎是被人从后面拉了下去。

小夏知道那是阿百,定睛一看,果然又见镜子中两个小人儿又打了起来,只是洪好好气急败坏之下,打得乱了章法,阿百则不再躲得狼狈,有了机会选择方位。小夏只但愿阿百明白她的意思,离镜面近一点,好实行她们的计划。

原来阿百看情况对己方不利,再这样下去早晚会让洪好好一网打尽,又见到小夏的骨链有很强的符咒力,所以设计把洪好好引入镜子之中,在一个相对较小的空间和她周旋,然后想办法从镜子中先出来,在洪好好还没追出来时,用骨链将她封在里面。

这镜子是她生前所用,有少许的灵力,能够随她心意,所以她才设下这个陷阱。

“你除了美貌还有什么?男人除了爱你的容貌还爱你什么?”小夏继续说:“可惜你死了,你的肉身也跟着消失,司马南也死了,没人能教你怎样附在人身上而成为真正的人,所以你最得意的美貌已经没有了,不过是腐尸和骷髅而已,你再娇媚又怎么挡得住尸臭?”

“你找死!”一个细小如蚊的声音说,声音虽小,但直刺小夏的耳鼓。她忍住心里的不舒服,接着说下去:“你虽然尽力维持容貌,可是你使用你的灵力,容貌就会变的,不知你和人斗法时照过镜子没有?脸已经全黑了,隔着一百米远都看得见你脸上的皱纹。还有还有,你的眼眶没了,只有眼珠子在转,天哪,一个美人变成这样!哎呀,你的胸部塌下去了,你的腰在哪里?为什么牙齿全暴在嘴唇外面呢?”

小夏胡说八道,其实洪好好的幻形还一直维持得很好,当然随着她的力量用在他处,外貌上确实有一点变化,不过是脸色变黑,看来狰狞不少而已。可是洪好好太过在意自己的美貌,那是她生前死后最强烈的执念,因为无论是她所贪恋的人世还是她试图摆脱的阴间,那是她唯一的武器。她这个人从没有想过自立自强,从来没想过女性的人格独立,只在意她的容貌,只想着如何对男人保持着强大的吸引力,所以小夏的一番话句句都刺在她的心里。

她提醒自己不要上当,不要理会,可就是忍不住分神了,而阿百就趁这个时候慢慢扭转了两人的站位。开始时她们是平行站在镜子中的,现在两个身影渐渐重叠了,阿百是背对着镜子,而洪好好是面对着。阿百在向镜子的边缘靠近,洪好好却一边打,一边伸手摸自己的脸。

“阿百,到时候了。”小夏轻叫一声。

话间未落,阿百突然猛敲了一下腰间的小鼓,另一手比划了一个手印打向了洪好好,同时抽身向外。洪好好大惊,突然明白了阿百是要把她困在古镜之中,也明白了小夏一直扰她心神的目的,疾起直追。

阿百整个身子化为一缕纯白之光,纵身向镜外,可是她功力变弱了很多,又强行对抗了半天,力气早已不够,洪好好见机又快,所以那道白光出镜了一大半,偏偏被追上来的洪好好扯住了尾部。

小夏大惊,伸手去拉,可是她的手怎么能拉得住一道光芒。

“放上骨链,把我们全困在里面。”阿百感觉到洪好好已经疯狂,怕对小夏不利,大喊道,可小夏根本不听。她不能这么做,这么做不但葬送了阿百,阮瞻也没办法救了。如果真的治不服洪好好,她也会陪阿百一起死,不能自己逃离!

“小夏听话!”

“绝不!”小夏回答了一句,小心地用那条骨链去碰撞镜面,即想把洪好好击退,又不想伤到阿百。可洪好好在生死关头狡猾无比,一下缩在阿百的脚下,让小夏碰不到她。

眼见阿百被拖得越来越向下滑,大半道白光又重回到镜子中,小夏急得不知怎么办好。这个时候,这道白光中突然闪过一道发银的小光,一下弹到了镜面之中,打在洪好好的脸上。洪好好疼得尖叫一声,一手去捂脸,另一只手再也拉不住阿百。

“阿百快出来!”小夏叫。可阿百却突然窜了回去,扑到镜子最深处,小夏几乎都看不见的地方,把被洪好好打落的那小缕银光抢了过来。

不过是眨眼间,洪好好再度恢复了神智,想跳出镜子,却让小夏以骨链挡了回去。她反向去抓阿百,阿百如游鱼一样闪开,向镜面飞来。洪好好伸手就抓,这次阿百学了乖,化身的白光团在了一起,在洪好好的指尖上滑过,猛地冲出了镜面。

小夏忙不迭的把骨链安放在镜面上,稍晚了一点,洪好好的手已经伸出来了。小夏情急之下,一把拿过唯一剩下的那张特殊符咒,用力贴在那对已经枯萎成鬼爪的双手上!

洪好好长声惨叫,双手化为飞灰,小夏这才连忙把骨链安放好。尽管如此,镜子还是抖动不停,传出尖叫和敲击声。小夏慌得把刚才击退鬼手的符咒也贴在镜面上,同时把阿百画过古怪图形的小树叶也贴满了镜子背面,古镜才安静了下来。

“结束了吗?”她瞪着镜子,头也不回的问阿百,却听到阿百的呜咽之声。扭头一看,阿百手捧着那缕银光哭得肝肠寸断、撕心裂肺。

“怎么啦?”看到阿百的样子,小夏受惊不小。

“今天晚上,他救了我。他知道我,他有意识的。”阿百把银光放在面颊上反复摩梭,虽然没有泪,却让小夏看得心酸极了。那银光是司马南唯一留在这世界上的东西,刚才阿百被洪好好困住,确实是他突然出手救了阿百。而阿百为了他,不惜冒着被永远困在镜子中单独面对洪好好的风险,非要把他抢回来不可。

“他知道我,他知道我!原来他真的一直陪着我!”阿百悲伤又兴奋地对小夏说:“可是我今晚差点失去他,没有了他,我可怎么度过这些日子,吓死我了。我怎么办,我怎么办?”

“他不是还在你身边吗?不要怕。”小夏安慰着阿百,突然想起了阮瞻,眼泪也掉了下来,“所以,你一定要想办法把我的阿瞻救回来,否则我――”她说不下去了。

阿百激动了一阵,对那缕银光吻了又吻,然后重新别在自己的秀发上,看着落泪的小夏说:“因为阿南,我想出了一个办法,但不知道管不管用。无论如何,我们明天就走一趟,不,现在就走。但是我们要带上洪好好,这古镜只能困她几天,留着她,以后要伤害其他人的。”

小夏当然答应,也不想放过洪好好,于是阿百先托了个梦给村长,然后附在小夏的永生石上,连夜下山。

路途远,且难走,小夏几乎是马不停蹄地往回赶,没有车就用腿走,好不容易快到金石镇了,那镜子却困不住洪好好了。可能是求生的本能,也可能是司马南的残魂救阿百的刺激,她突破了镜子和符咒及巫符的围困,也出乎了阿百的预料,提前破镜而出。

正巧是午夜,她能力最强的时候,金石镇外的荒地上,镜子迸裂成好几块,洪好好对小夏和阿百起了必杀之心。其实她早就想灭了这两个女人,可从没有这一刻那么不顾后果,连同归于尽的心都有了。

阿百从永生石中脱身而出,可她因为一直苦思治疗阮瞻的良策而费尽心力,此刻能力微弱,而小夏,只剩下那一张护身符咒,还在镜子迸裂时飘到一边去了,根本拿不到。

“谁先死!”她吼着,声音都变了。

“阿百你走,快去救阮瞻。”小夏这时候也不隐瞒了,恨不得让阿百立即消失。还差一点点就要到铁头山了,她最心爱的人正浑身冰冷的躺在同样冰冷的山洞中,只差这一点,她就可以救他了。

“小夏,你一个人顶不了多久,我逃不远。”阿百倒还冷静,自从知道司马南一直在她身边,并不是她自己的想像后,她觉得一切都够了。这一生,连带死去的这么多年,都值得了,现在她只想帮朋友。四下一看,伸手虚空一抓,已经把骨链拿到手里,递给小夏。

“毕竟有点道行,还算明智。”洪好好气极反笑,“那个已经没用了,上面的符咒力完全已被我化解,现在你们一起死吧!”她说着飞了起来,有如一只妖鸟。

“把骨链扔上去。”阿百突然说。

小夏闻言急忙把骨链抛上了半空,阿百一只手打向半空,另一只手硬接了洪好好一招。半空之中,骨链和阿百的手印撞在一起,竟然爆出了一朵耀目的火花!而阿百则被打得后退了很远,身影几乎散了。

“叫人来帮忙吗?有什么用!”洪好好冷哼一声,再度扑了过来。此时阿百还在后面很远的地方,荒地上只有小夏呆站着,完全无法抵挡洪好好的雷霆一击,只能闭目等死。

可就在这时,一条黑影从斜刺里穿了过来,就在洪好好扑到小夏的一瞬间,一柄锈剑却散发出了七色光芒,一下把洪好好震飞了,但她还没飞出多远,持剑之人又连施出好几张符咒。那些符咒飞上天空,幻化成丝丝缕缕的线,像一张网一下把洪好好捆了个结实,并在她的惨叫声中,把她越拘越小,直到成为网球大小,被包大同收在身上的布袋子里。

这符咒类似包大叔的天罗地网符,布袋也是包大叔常背的,显然包氏一脉有了传承。

“怎么了这是,几天前还好好的,现在怎么成了小花脸了?”包大同一转头看清小夏憔悴的模样,吓了一大跳。

看到了包大同,小夏就和看到亲人差不多,全身的力量都抽走了似的,一屁股坐在地上,手指着阿百的方向,“快去救阿百。”

她嗓音嘶哑得听不清楚,但包大同却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迅速向阿百奔去。他和阿百有过一面之缘,听说是个很好但又很惨的女人,此刻见她魂体不稳,连忙念起安神咒,化解了她身上的伤。

“阿百,你怎么知道包大同在这里?”小夏问道。

“我虽然法力尽毁,可是我这一派就是感觉敏锐,你不记得我最拿手的是预言吗?所以一到这附近就感觉到有正气盘绕。而你那个骨链虽然灵气耗尽,但却和你打的火术同源,所以我想要通知――这位朋友。我也是想拼一下,没想到他来得那么快。”

小夏这才想起,包大同应该在山上陪阮瞻的,怎么会在这里的。

“那是你的命中凶中带着大吉。”包大同回答小夏的疑问:“我本是守着你的心上人的,放心,他好得很,除了心脏还是不跳。可是万里这小子先醒了啊,而且像条活龙似的,一点事没有,我今天早上心不安,怕你出事,所以让他带着残裂幡守着山洞,我出来迎你。”

小夏明白了前因后果,再也呆不住,硬要连夜上山,包大同看她连走路都费力了,只好背着她。

“阿瞻心脏破碎的状况比较严重。”阿百皱眉,但见小夏就要惊吓而死的模样,连忙又说:“但也不是一点办法没有。你知道的,我的巫术中本来就含有救人的成分。在山里,我除了是雅禁,也是巫医,小夏你放心,我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的。”

“有办法吗?”万里问。他早就看到小夏的憔悴模样,很是心疼,可知道她最想要阮瞻复活,所以没有在这个时候去婆婆妈妈。如果阮瞻复活,还是让他去安慰小夏吧。毕竟是小夏为了他,差点丢了命。

“本来是没有办法的,但阿南给我了启示。这块永生石本来是问情之用,但对修行的人来说,当然也大有好处,当初阿南――”阿百叹了口气,绕过自己的悲伤,继续说:“石头本是无形的,是我把它石化了,送给了小夏,现在要再融它为无形,才能为阿瞻做为补心之用。”

“怎么融?”小夏急问。

“要用这块石头必须有真挚的爱意,一点不能撒谎,这点不用试验了,我相信你们彼此真心相爱。可是,要化了这像魂魄一样的灵石,必须也要魂魄才行。”阿百为难地说:“那必须用你的一魄才行。”

“没问题,拿去。”小夏想也不想,“你现在就拿去。”

“有什么后果吗?我是说小夏。”万里冷静地问。

“按理说她不会死,天生缺魂少魄的人不是没有。”包大同说:“可是那些人不是天生精神有问题,就是活不长,小夏,不会也这样吧!”

阿百摇了摇头,“我不会让她那样的,在抽取她的魂魄时,我会用灵力保证她其它三魂六魄不乱,但是包大哥也要帮我。”

“他是晚辈,叫他包大同就行了。”万里说,“我做什么?”

“你能做什么,看着洞口,别让人打扰,我帮着控魂的时候是要灵魂出窍的。你的作用类似于那个一种嗅觉比较灵敏,个性比较忠实的一种动物。”

一边的小夏翻了翻白眼,但没有打断这不停吵嘴的两人。包大同失去了父亲,万里在鬼门关走了一趟,这样两人也许会轻松一些。

“要怎么抽,现在就来吧。”她挽起袖子。

“笨,你以为是抽血吗?老实坐着就行。可是阿百雅禁,小夏以后会有什么后遗症呢?”包大同问。

阿百叹了口气,“她的身体会变差,稍微有点不注意就会生病,而且特别容易招邪。除此外,我可以保证她的生命不会缩短,也不会有危害。要知道,我是拿她身体上代表活力和势力的魄来化开灵石。”

“就是个娇气包。”万里说,“让阿瞻小心看着她就是了,再说,她本来就容易招邪,多招几次也没关系,阿瞻那么厉害,谁还敢伤害他的老婆。”

“那还等什么,来吧!”小夏再一次伸出手。

小夏只感觉到冷和极度的疲劳,并没有身体中抽离了什么和疼痛的感觉。

万里守在洞口,包大同盘膝坐在她身边,但离体的魂魄却站在她背后,当阿百的手从小夏的头顶离开,小心翼翼地捧着那一团晶莹的红色圆球跪坐到阮瞻的身旁时,包大同立即按住小夏头顶,嘴里念了两句什么。

她从不知道魂魄是有颜色的,而且是圆球状,惊奇的了解到原来正是这些东西让她身而为人,有思想、有灵魂、有爱也有恨!

阿百左手拿着那块永生石,右手托着那一魄,默默念起古怪的咒语,然后把双掌合在一起。就听娇嫩白皙的双掌中发出哧哧的奇怪声响,似乎还有挣扎之力,阿百拼力把双掌合紧,念咒语的声音变大,就这样对抗一样地僵持了好久,直到阿百的身影模糊的近乎透明,好像就要散开时,她才打开手掌。

只见她的手掌中躺着一个淡粉红色的气泡,石头和小夏的一魄已经完全不见。阿百吁了口气,找到阮瞻心脏的位置,郑重又郑重的把气泡按在上面。

“来帮我一把。”她轻声说,好像说话都很困难。

包大同见小夏身体内魂魄已经稳定,连忙跑过去,学着阿百的模样,一手握着阮瞻的脉门,一手轻轻放在他的胸口,然后闭目低诵另一种咒语。

小夏知道这是最紧要的关头,虽然想凑到前面去,可终究还是忍住了,只在后面偷偷的看。就见早已经**上身的阮瞻的胸口处,那个气泡有生命一样的滚来滚去,一直在那道可怖的伤口上转,随着时间的加长越转越快,然后啪的一声碎裂了,像浇在干旱的泥土上的甘泉一样,迅速渗到阮瞻的身体内。

山洞里静极了,小夏紧张得屏住呼吸,生怕多出一口气就会破坏了整个治疗行动,眼看着阿百和包大同的魂体开始剧烈地抖动,仿佛非常吃力,连影子也渐渐变得透明,又过了半天,寂静的山洞中才终于听到了一丝浊重的呼吸!

小夏的眼泪夺眶而出,似乎连阮瞻的心跳也听到了,望着阿百和包大同如释重负的笑脸,听着万里兴奋地跑过来的脚步声,她幸福地昏倒了。丧失意识前,她想,终于!终于把他追了回来!

眼皮沉重极了,可因为惦记着阮瞻的伤势,小夏还是勉力睁开了双眼。眼前,一个男人的脸在逐渐放大,用力眨了两下眼睛,竟然发现眼前人正是她的心中人。

怎么了?他怎么会在这儿?他受伤很重,失血过多,是不可能这么快就生龙活虎的?难道还是没有救回他,现在,现在他在和她上演人鬼情未了吗?

想说话,可是嗓子一阵干裂的疼,没有说出来,又酝酿了半天,才说出一个字:“你――”

“是我。”温柔的男人声音在小夏耳边回荡,“你救回我了,我是活人,你试试。”他俯下头吻她,让她感觉到他嘴唇的温热和湿润,“并不是我恢复得快,是你躺了快一个星期了。一直睡个不停,差点吓死我。”

是吗?也难怪,她为了救他,差不多一个星期没怎么合过眼。

“你保证你――”

“我保证我彻底好了。”听她的声音嘶哑,说起话来分外艰难,阮瞻没等她问,就回答道:“明白明白,这次算我欠了你的,会一辈子慢慢还你,放心,不会赖皮的。”他开了句玩笑,强压下心疼之感。

他恢复意识后才了解到自己死而复生的全部经历,对父亲临死前的救赎、对包大叔的牺牲、对朋友们不离不弃的忠诚、对小夏拼命救他的行为,他的心里充满了复杂的感情,连自己也分不清那是什么感觉。大恩不言谢,他只是暗自发誓,要对得起死去的人,要同样忠诚于朋友,要爱小夏一生一世,甚至来生来世。

但当他醒过来的时候,小夏却失去了意识,在阿百一再保证她不会死去,只是因为心力交瘁和失去一魄而需要昏睡几天时,他才稍稍放下了心。看着她憔悴万分的睡颜,看着她嘴上都是因焦急而生的火泡,干裂出血,看着她浑身的伤痕,他的心都揪起来了。

那块灵石有着无比的奇效,三天后他就完全恢复了,并且灵力也增强了不少。这时,他亲自把洪好好炼制成了魂晶,送给了阿百做修炼之用。阿百不能久留,所以没等小夏醒过来,就被包大同送了回去,他和万里则带着仍然不醒的小夏回到了家,一直坐在床边看着他,不吃也不睡,直到她醒来。

小夏伸出手,阮瞻笑了一下,温柔的抱她起身,感觉她的小手在他身上又摸又捏,直到确定他是真的人,不是幻影,才激动落泪。

阮瞻任她哭,等她哭够了又细心地喂她吃饭喝水。他知道她目前说话费力,本不想多谈,可是小夏是急性子,就算嘶哑着嗓子也说个不停。

她几乎要失去他,现在还恍如梦中,必须藉由这种方式来证明她不是在梦中。

“你知道吗?我这人天生会做生意。”她的声音听来像个老头儿,可她根本不在意,“我用很小的代价得到了世界上最贵重的东西。”

“哦?是什么?”阮瞻哄着她说话。

“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郎,没听过吗?”小夏得意洋洋,“我用一块没用的石头和一个魂魄,换来你一辈子的忠贞不渝,不是赚翻了吗?现在你的心上有我的魂魄,你永远都不会变心了。”怕阮瞻因为拿走了自己的一魄而内疚,小夏不着痕迹的宽慰他。

“可是你的身体不会像以前那么健康了。”阮瞻想到这个就心疼。

“像个娇气包一样,才能让你心疼啊,算来我还是赚。”小夏满不在乎地说,但马上又愁眉苦脸起来,“不过我这个样子,像个花脸似的,恐怕要一阵子了。我的色素沉着特别慢,这些蚊子咬的印子要几个月才能下去。你现在最好离开,我不应该给你看我的丑样子的。”

“是有点丑。”阮瞻说,看小夏气急败坏的样子,连忙伸手抚抚她的脸,“但你知道一个男人真正爱一个女人会是什么样吗?不是制造浪漫、不是甜言蜜语、不是帮她做很多事、甚至不是为她去死,而是在那个女人最丑的时候还想要拥抱她,吻她,就像我现在这样。”他说着就去吻她,缠绵悱恻、柔情蜜意。

“我不要你为我死,我要你活着,好好爱我。”小夏嘴唇对着阮瞻的嘴唇说。

这是离心脏最近的距离,听说这样说出的话,会让她的话一直刻在他的心里。

...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