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科幻 > 醉卧伊人怀 > 第156章 番外:大团圆(完)

醉卧伊人怀 第156章 番外:大团圆(完)

作者:眉间雪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1-06-05 06:27:12

她笑着回道:“和云妹妹一起。”

他想也没想,“不行。”

“为什么?”她蹙眉。

他幽幽看了她一眼,“老公吃醋了。”

她:“......”

韩云绮和凤灵夜亲密无间,毫无语言代沟的样子,不止是段君墨吃醋了,就连百里华卿也吃醋了。

这天夜里。

段君墨将凤灵夜包裹得十分严实,外面还披着一件披风,这才满意地任由她出了门。

韩云绮等在客栈门口,见她穿着这样,丝毫没有意外。

“许是寒气入体,泡一泡温泉也许还能好得快一些。”韩云绮说道。

凤灵夜点点头,其实她就是想出门散散心而已,整日关在屋子,没病也会关出病。

凤清兰也已经准备好了,凤灵夜前脚出来,她后脚就出了客房。

三人拿着准备好的衣裙,撑着油纸伞,有说有笑地出了客栈。

客栈后面,是一条蜿蜒的小路,不比一马平川的京都,这里坐落着很多青山,山不高,重峦叠嶂,放眼望去,烟雨蒙蒙,远山如黛。

现在天色已经渐渐暗沉了下来,三人打算先泡完温泉,再回客栈吃饭。

许是客栈为了方便客人前去,在小路上特地铺了鹅卵石,配着小路旁的小树林,显得清新雅静。

走了大约一炷香的时辰,三人很快看见了一座竹屋,竹屋有窗,窗口搭着纱帘,有人的时候就会放下来,此时四面都挽着。

一边泡着温泉,一边欣赏着青山绿水,十分惬意。

跟随的侍卫都自觉地退避到四面,守着竹屋,不让庞杂人靠近。

凤清兰和韩云绮放下纱帘,大家这才迫不及待地脱去外套,穿着准备好的小肚兜和小短裤,舒舒服服地躺了进去。

温泉不大,恰好够四五个人坐在里面。

池水是天然的活温泉,四周被客栈装修过,土泥路铺上了白色大理石,两边也放置了挂衣物的衣架。

竹屋四角还挂着油灯,就是为了客人晚上准备的。

在入水以前,凤灵夜就点燃了灯火。

温暖的油灯下,一切都显得那么朦朦胧胧的。

竹屋内,烟雾缭绕,宛若仙境。

竹屋外,烟雨蒙蒙,细雨如丝。

凤灵夜靠在池壁上,韩云绮学着她的手法为她按摩,“云妹妹,你这技术是越来越好了。”

“都是师傅教得好。”韩云绮勾唇,当看到她身上若隐若现的伤疤,眼眸微沉,“这些年,你也不好过吧?”

她却不以为意,“都是刀口舔血的日子,风里来雨里去,没受点挫折,又怎得这风雨后的彩虹。”

“你这歌词背得溜。”韩云绮打趣道。

她翻过身,看了韩云绮一眼,同样是小伤不断,“看来咱们彼此彼此。”

凤清兰看了一眼自己细皮嫩肉毫无伤口的身子,以前还挺羡慕她们都有一个把她们宠上天的夫君,现在她瞬间觉得自己太幸福了,能入钟离阎雪的府邸,是天大的幸运。

老天都是公平了,没有谁能平白无故的收获丰厚。

凤灵夜享受完,又为韩云绮按摩。

两个女人这般亲密,看得凤清兰都觉得暧昧,于是笑道:“你们还是在一起吧。”

两个女人同时看向她,“这不已经在一起了吗?”

“当我没说。”调戏人,反被调戏,她果然不是这两个女人的对手。

韩云绮靠在池壁上,眼眸飘向凤灵夜和凤清兰,唇角微勾,“什么时候也带我一起去明国和大理转转?”

这几个月来,容国也被三个女人转得差不多了。

现在又将目光放到了大理和明国。

“没问题。”凤灵夜哭笑不得,看来百里家的媳妇,是彻底被她拐走了。

出了温泉,穿好带上的衣服,怕被骂,凤灵夜老老实实地披上了披风,这才跟着她们一起回了客栈。

此时,饭菜已经准备得差不多。

三个男人坐在大厅的桌前等着,见她们回来,让随行的侍女将换洗的衣物拿下去,然后一起坐下来吃起了晚饭。

饭桌上,除了钟离阎雪,男人们的话都不多,大多都是女人们在说笑,聊的无非也是首饰和衣服的搭配。

吃过饭以后,各自就回了屋。

凤灵夜见雨已经停了,说想出去转转,段君墨也没有拦着,见她脸色还不错,就给她添了一件带兜帽的斗篷,然后一起出了客栈。

这里并不繁华,加上又下了雨,所以到处都湿漉漉的。

但屋内的烛火透过窗户,投射到水洼中,竟让人觉得很有意境。

在这样的陌生街巷里雨后散步,还是第一次。

“君墨,跟我过这种平淡的日子,你充实吗?”她的嗓音闷闷的,似乎也被这萧瑟的秋季染上了一丝消愁。

他的大手轻轻将她的小手整个握在了里面,“**上的充实,并不代表精神上的充实。日子虽然过得平淡,但却很满足快乐。”

这样的日子,是他从前从来没有想象过的。

是她带着他达到了另一个境界。

她唇角一扬,脑袋悄悄靠在他的胳膊上,“谢谢你,陪我度过余生。”

“应该是我感谢你,带我走出了泥潭。”他偏过脑袋,用脸颊蹭了蹭她的脑袋。

她甜甜一笑,走在这微凉的雨夜中,也觉得心里暖暖的。

凤灵夜的风寒好了以后,大家又去了几个著名的景点,这才慢悠悠地回了京都。

抵达京都以后,已经是初冬了。

百里华卿开始忙着处理这几个月落下的奏折,韩云绮又意外怀孕了,由于年纪已不小,这已经是第七胎了,加上接连怀孕,身子需要好好保养,所以一时半会儿是出不了远门。

少了韩云绮,凤灵夜也不想再出门,这接下来的一两年,也不怎么出京,跟着段君墨一起打理店铺以外,就专心教书。

凤灵夜不走,钟离阎雪也没有走的打算。

韶儿来了几道圣旨,都把这尊大佛请不回去。

只有凤清兰想念自己儿子了,一年总会抽空几次回大明看看,呆上一阵子。

这样的日子,虽然平淡单调,但就像段君墨说的,朝廷上的忙碌,也只是麻木的忙碌,并不会使人精神感到充足。

日复一日,他们开始慢慢变老,孩子们也一天天长大。

九年以后。

在容国京都的第一场雪下来以后,天地间白雪皑皑,整个世界,纯净而洁白。

在一棵压着积雪的松树下,站着两个年轻貌美的人。

少年穿着紫色棉袍,身子颀长,眉宇冷俊,面容轮廓分明,薄唇微抿。

女孩穿着粉色棉裙,外面披着一件白色斗篷,长得粉雕玉琢,双眸灵动,脸颊带着一抹淡淡的绯色,不知是害羞,还是被这冰天雪地冻的,小手指在袖中缠在一起,似乎有些紧张。

今年,冰瑶已经十六岁了。

这样的气氛,暧昧而让人紧张,冰瑶等了许久,终于怯怯地抬了抬眼,飞快地瞄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的少年,“景哥哥......你有什么事吗?”

“瑶儿,你以后不要叫我景哥哥了。”段景颜垂眸看着她。

她心中一咯噔,眼眶眼看就要红了,“为,为什么?”

景哥哥不喜欢她了吗?

段景颜对上她微红的眼,像伸手安抚她,又怕唐突,只好接下去说道:“你以后,叫我景颜如何?”

景颜?

她眸中闪过一丝诧异,水做的眸子灵动而潋滟。

这样的眼神,看得段景颜眸底微深,声音略哑,“其实,我就比你大五岁。”不老。

小姑娘似乎还没明白他的意思,乖巧地点头,“景......景颜,很年轻。”

段景颜被她这句话逗笑,压下笑意,靠近她一步,然后就像蜻蜓点水一般,轻轻地在她饱满光洁的额头上落下了一吻。

随后,俯下身,在她微红的耳畔旁轻语了一句:“长大以后,我就娶你,好吗?”

冰瑶猛地睁大双眼,抬起红红的脸蛋,惊讶地看着他,张了张樱桃红唇,心跳如雷。

段景颜看着她,薄唇微勾,“可以不用立刻回我,我可以等你。”

说完,他揉了揉她的鬓发,错过她,就欲离开。

从容淡然的神情下,其实手心早已紧张得出了一片冷汗。

冰瑶意识到他要离开,心急地转过身,本来想说一句“好”,没想到脑子一热,脱口而出道:“我喜欢你!”

段景颜步伐一顿,眼里闪过一丝诧异,而后惊喜地回过头,快步走过去,激动得一把将少女抱入了怀中,“瑶儿。”

雪白的松树下,两个人儿脸色红红,羞涩而甜蜜。

不远处,一座院墙内,韩云绮和凤灵夜蹲着身子,挤在一条缝隙内,仔细而八卦地看着外面的情景。

百里华卿和段君墨就这么默然地站在身后,看着两个女人的姿势,纷纷不满地蹙起了眉头。

住在这家的主人,被侍卫以皇上有要事处理,需要借用院墙一用,给请到了一边。

“这小子,平时看起来挺闷得住的,没想到关键时刻,还挺果断的。”凤灵夜笑道。

韩云绮接着道:“到底是女孩子,臭丫头在私底下可横了,一到心爱的人面前,就软成了橡皮泥。”

“女孩子就要这样才可爱,冰瑶比臭小子好。”凤灵夜夸道。

韩云绮摇头,“我更喜欢景颜的表现,没想到长大了,不但继承了你们的美貌,性格还这么好。”

看了半天,凤灵夜这才好心好意地看向段君墨,“相公,你要过来看一眼吗?”

段君墨蹙眉,“景颜要是知道了,你怎么办?”

“所以拉着他爹做共犯啊。”她说得理所当然。

段君墨瞬间无语。

韩云绮一听,也觉得有道理,于是也跟着有样学样,拉着百里华卿跟着段君墨一起凑了过去。

两个大男人,就这样被迫蹲起了墙角。

雪白色的松树下,两个小儿女表白完心迹,压抑着心底的小雀跃,一起手牵着离开了。

段君墨和百里华卿终于解脱,异口同声道:“看完了。”

韩云绮和凤灵夜一怔,“这么快?”

然后就迫不及待地凑了过去,果然只看到了二人甜蜜蜜的背影,顿时一阵惋惜,“错过了精彩的结尾,也不知道亲了没有。”

二男揉了揉太阳穴,再次异口同声道:“没那么快。”

她们就恨不得人家马上入洞房。

段景颜和百里冰瑶的感情步入正轨,韩云绮和凤灵夜少了不少乐趣,冰瑶还好,偶尔会透露一两句进展,可段景颜嘴巴闭得比谁都紧,硬是半点可靠的信息都打听不到。

这之后,又过去了一个月。

没想到容国又来了一位贵客,只是来者很低调,并没有跟百里华卿传达信息,就秘密抵达了容国。

当百里华卿和韩云绮知道这件事以后,也没有大张旗鼓地带着朝臣去迎接,而是私底下邀约了他。

他却委婉拒绝了。

淮南寺。

段懿轩已经当上了寺院的主持,容颜平和淡然,盘坐在蒲团之上,为众位佛家子弟传教佛法。

整个大厅十分安静,在佛祖慈悲的注视下,庄严神圣。

没多久,一个小和尚静悄悄地走到他身边,生怕打扰到他,略微压低了声音,带着满满的崇敬,“妙净大师,大厅外有一世俗弟子找您。”

段懿轩缓缓睁开双眼,朝着众人微微颔首,然后起身走出了大厅。

只见大门外,那人身姿修长而笔直,负手而立,背对着他,在一棵白雪漫天飞舞的树下,气质出众尊贵,背影从容而淡雅。

似察觉到什么,他缓缓转过了身,对上一身袈裟的段懿轩,凤目淡淡一笑,竟然美过万千风景。

两父子就这么面对面遥遥地看着彼此,如同历经了千百年,依旧淡不去血浓于水的亲情。

段懿轩心中喟然轻叹,走到他身边,“你......”

“我来看你了,父皇。”他眼眸含笑,纯粹而干净,不带一丝怨恨。

就是这么一句话,瞬间将万人敬仰的坐在云端之上的妙净大师,拉回了人间。

过了一会儿。

二人坐在饱经风霜的竹亭中。

一张小桌,两杯清茶,朴素简单。

“你母后,也来了?”段懿轩问。

知道他问的是贾茹。

段念颔首,“母后去找她了。”

贾茹和凤灵夜在深宫时,素来要好,眼下终于有机会相见,自然是第一时间就去找她了。

“你母后什么时候告诉你,我在这儿?”他又问。

段念唇角微勾,“去年。”

得知父皇还在世的消息,他立刻提前处理完朝廷里的政务,以微服出巡的借口就赶了过来。

“老臣们,都怎么样了?”他问。

段念一一回道:“都还健在,只是身体不如以前了,儿臣已经开始培养新人了。”

他微微颔首,似乎没有什么话再问的了。

段念看向他,带着一丝期待,“父皇,就没有要问儿臣的吗?”

“你......”他抬眸,犹豫了半响,“怪父皇吗?”

段念闻言,满足地笑了,然后摇了摇头。

原来,父皇还是在乎他的。

与此同时。

贾茹的马车也抵达了凤灵夜的府邸,在马车里等候着下人去通报。

凤灵夜怕冷,眼下还懒在软榻里,听着下人的通传,还有些迷惑,“姓贾的旧友?”

下人点头,“那位夫人是这样说的。”

她又问,“那她还说了什么吗?”

下人回想了一下,“听那口音,好像是从大理来的。”

凤灵夜脑海一亮,起身,“立刻将她请进来。”

最后又觉得不妥,直接下软榻就走了出去。

段君墨一看,连忙取下斗篷追了上去,半路才赶上为她披在了身上。

二人一起出现在大门前,恰好贾茹也从车上走了下来。

看到同样出现老态的二人,贾茹眼眶一红,扑在凤灵夜怀里,激动地哭泣了起来,“灵儿姐姐。”

凤灵夜同样眼角泛着泪光,开心地抚着她的后背,“大门冷,快进屋吧。”

“嗯。”贾茹重重点头。

进了屋,贾茹这才尴尬地擦去了眼泪,“见了你开心,你可别笑话我。”

“你别笑话我才是。”凤灵夜笑道。

丫鬟将热茶奉上,然后退了下去。

段君墨将空间留给二人,也暂时离开了房间。

“这些年,宫里斗争还激烈吗?”凤灵夜关切地问道。

贾茹笑了,仿佛看淡了一切,“还是老样子,新进宫的秀女,一个比一个厉害。不过我和权依柔都是老辈人,还算计不到我们头上。”

“那就好。”她微微颔首。

贾茹羡慕地摸了摸她的脸,“你这脸是怎么保养的,都四十多岁的人了,竟然连一条皱纹都没有。”

“细纹还是有的。”凤灵夜笑道,“年轻时闲着无聊,就会经常敷面膜。”

贾茹叹了一口气,“果然就像你曾经说过的,世上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

她想起什么,“对了,听说你生了一个儿子叫景颜,他现在在哪儿?”

“陪小女朋友去了。”凤灵夜一脸被抛弃的老母亲模样。

贾茹笑了,“容国皇上的宝贝大公主?”

“这你都知道了?”凤灵夜惊奇。

贾茹点了点头,“身在皇家,也就打听个消息最方便。”

凤灵夜了然。

二人长聊了一番,最后一起在院子里吃了午饭。

接着,凤灵夜万万没有想到,段念居然也来看她了。

曾经的奶娃娃,已经不仅仅是一位少年了,而是一位正值青春的男子,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容颜更是美得超过了他爹。

多亏这些年贾茹的保护,段念没有受到太大影响,健康成长至今,见了自己的父皇段懿轩,也没有任何怨念,就是看到凤灵夜,他也依旧保持着礼貌和从容,没有丝毫间隙。

凤灵夜看着他,就像看着一幅美丽的话,怎么看怎么赏心悦目。

段君墨在一旁有了醋意,于是问道:“念儿,有心上人了吗?”

段念闻言,点了点头。

“哦?”凤灵夜讶然,“是你的皇后吗?”

段念摇了摇头,“是在路途中遇见的一位姑娘。”

凤灵夜了然,可见又是一番波折恋爱了,于是转向贾茹,“你可要帮衬帮衬了。”

贾茹笑着点头,“一定会的。”

段念长大了,也继承了段氏家族的沉默寡言,聊了没几句,凤灵夜就带他们下去休息了。

夜里,百里华卿和韩云绮出了皇宫,一起在凤灵夜的府邸里,接见了段念,算是礼仪之邦。

这之后,段念也没有急着回京,而是选择暂住在了淮南寺,跟着他的父皇听了几天的经。

一直到大年三十,段懿轩才照着每年的习惯,受凤灵夜邀请,难得出了一次淮南寺,跟着他们一起过年。

朝中耳目众多,百里华卿为了不打扰他们父子相聚,也没有特地隆重邀请他们到皇宫参加年宴。

而是嘱托凤灵夜在自家府邸里举办了一场夜宴,中午参加完宫里的年宴,晚上就到了段府。

今年的段府尤其热闹。

不但有每年的老熟人,钟离一家和百里一家,今年又多了段懿轩一家。

这样零零总总算下来,也就是四家人,聚在了一起。

大人小孩,加起来虽然没有宫里的年宴人多,却十分热闹和融洽。

凤灵夜将位置设置得很巧妙,大家围着中央坐了一个圈。

在场的都是位高权重的人,也没人介怀谁高谁低。

这么多人,围坐在一起吃火锅,由于人多,所以接连放了七八个锅,都是鸳鸯锅,各种洗干净的菜品就放在盘子里。

外面下着雪,里面却暖融融的。

“过年果然还是吃火锅暖和。”钟离阎雪吸溜了一口粉条,也开始学会了吃辣。

凤清兰无语,急忙给他递了一杯鲜榨的果汁,“你不是要护肤吗,还是少吃点辣吧。”

韩云绮也喜欢吃辣,默默地看了一眼百里华卿,“都说爱屋及乌,你怎么就不吃辣呢?”

话刚说完,百里华卿就默默地夹了一筷子红汤锅里的羊肉,放进了嘴里。

韩云绮心里一甜,又心软了,又给他烫好清汤里的鱼肉,“你还是吃清汤吧。”

百里华卿抿唇一笑。

贾茹看向段念,用公筷给他添了一点他爱吃的菜,眼里满满都是慈母的爱意。

段懿轩看了,也默默地为段念添了一样贾茹添过的。

段念拿着筷子的手一颤,悄悄地垂下了眸,七尺男儿,竟然红了眼眶。

角落里,冷鸢看了一眼在宫姬月对面的红汤锅,“小月月,我要吃鸭血。”

宫姬月白了他一眼,但还是给他烫了几块鸭血。

另一边,段景颜和冰瑶坐在一起。

看着已经堆成小山的碗,冰瑶看着他,红着脸,弱弱地说了一句,“景颜,我够了。”

段景颜嘴角噙着笑,就像逗着小孩,“多吃点,才能快快长大。”

凤灵夜坐在段君墨身边,看着满满一屋子的朋友和小儿女,心坎甜蜜蜜的就像吃了蜂蜜。

“相公。”她轻轻地唤了一声。

“嗯?”他垂眸看向她。

“我好幸福。”她抬眸,对上他的眼。

“我也是,娘子。”他唇角一扬。

须臾。

夜空升起无数烟花,停至半空,突然如昙花般瞬间绽放,璀璨而绚丽。

他们站在院子里,看着美丽的烟火,所有人的脸庞都被照得暖洋洋的。

这样的团圆,才是真的团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