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玄幻 > 客徒呓语 > 第一百一十五章 你不是唯一

客徒呓语 第一百一十五章 你不是唯一

作者:客徒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1-06-05 06:30:30

进入了城镇,不比野外宿营,行事总得更为谨慎些的;

凌晨,伸手不见五指的时间点上,宿振叫醒庄风,借来的公车到达;

随即庄风招呼覃理初洺,没有多言也没有临别娇情,一切都照着计划,覃理初洺领着人先行离开;

天色初明,庄风才让门廷叫起邹金凤和筱鱼;同样的没有更多的话语,直接就随着庄风上车起行;

这是庄风的习惯,有事做的时候总是沉默少言,邹金凤与筱鱼倒是习以为常,不过却也发现没有见着覃理和初洺,但却也并没有多问什么;

相比之前庞大的车队,在除开覃理和初洺之后,也就剩下庄风邹金凤筱鱼加着如影随行的徐卫杨霖五人而已,占用了一辆车,门廷与侍卫都是照着成规,各自用车联组;

有了公务车辆,庄风一行人也不用再去绕道偏僻线路,直接上国道快速,直奔庭州城而去;

无惊无险,傍晚时分庄风一行到达庭州;不过庄风并没有进城,停步于庭州西郊的九麓莲山;

庭水过庭州,江中有水陆洲,绵延十数里;东临庭州城,西望九麓莲山;

九麓莲山依水瞰城,收尽庭水,水陆洲风光与庭州城;到得寒秋时节,九麓莲山更是枫叶流丹,层林尽染,名列四大赏枫绝地之一;历来为文人墨客,富商巨贾,权贵官宦所喜;在九麓莲山上更是留下许多名胜古迹,也有别墅豪宅;

破开这些看得着的东西,在山脊背阴面却是一处公墓;在阳面的风光之下,也就炒炒成了所谓风水宝地,墓地价格还真应那句戏言:如今这世道,连个墓地都买不起,就是个死都不敢去想啊;

不敢死的,不想死的,都是逃不开的;死得起的和死不起的,也都是难逃一死,或许这也是如今这世道唯一公平公正的事;

庄风一行到达九麓莲山,已是傍晚时分;

九麓莲山的晚景还是颇有些景致的,集山水洲城于一体的格局,本就属于世所罕见,再有着这夏季酷热江水蒸腾而起,和着落日余晖,自有着那登山而远眺天丽玫色下,水陆洲凌袅袅碧波上,交映城市霓虹的瑰丽;

曾经的庄风在周健的陪伴下游览庭州风光,如今友人已去,独留下庄风;在行经九麓莲山的时候,庄风也只是随意的瞟了一眼,没有招呼杨霖停车,也没有与邹金凤和筱鱼去闲扯几句山水洲城的风情人文;

庄风一行人径直到达九麓莲山背阴面的麓山公墓,周健的葬礼就是安排在这里的;

车停稳,仉洛从外面将车门拉开,见着庄风,颇为平静的招呼道:“少主;”

庄风下车,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见着李庆和应嫒人等,不过也没表现出有什么异样,转而看着站在边上的左福亮,没有见着有多少的悲痛之色,或是左福亮活到这个年纪,已见惯了死亡,亦或是连周家的十年前那场家破人亡都经历过了,对于周健这久病缠身的情况,自是有着心理准备;也可能是左福亮将所谓的悲痛都藏纳于心,面色如常;

此时那因为所谓风水宝地而炒炒起来的颇具规模的殡仪馆外的空地上,停车位上已然是有序的停满了车辆,更有着看似密集却实则有序的,明显着葬服用的各色人等;看那架式,似乎有够资格出席今日葬礼的各式人物都已到达;

庄风抬腿靠近左福亮,轻声的说了一句:“都准备好了?”

左福亮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庄风与左福亮也勉强算得上是老熟人,虽然事实上相处的时间却并不长久,加上这一次,拢拱都是在葬礼上同行;年前俩人一起去萍州参加采星苗的葬礼,今天却是参加他左福亮自家家主的葬礼;

没有更多的客套,庄风下车之后也没有去客套的介绍邹金凤筱鱼,以此邹金凤筱鱼等人也都只是沉默的跟在庄风身后,没有出声言语;

庄风虽然是没有介绍邹金凤筱鱼等人,左福亮却是有留意到邹金凤,面无表情的目光在邹金凤身上所有停留;

左福亮能留意到邹金凤,这实属正常;邹金凤曾经作为庄风的放在明面上的代言人,在这西南半壁,有谁不认识邹金凤其人;而且邹金凤那份凶名,放在西南五州,那也是能让夜啼小儿禁声的存在;

或许吧,左福亮留意邹金凤,是因为邹金凤消失多年之后,现在眼门儿前又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庄风的身边,让人有那么些好奇;只是如左福亮这般的年纪阅历,好奇之心早已是隐藏极深,没有多言语,甚至连多余的表情都欠奉,只是平静的领着庄风一行人走了侧门进入休息室;

庄风走进休息室,第一眼就看到了一身墨色礼服,胸口别着一支蓝色的九麓莲花的周况;

九麓莲,鹃荷的一种;周健最喜欢的花,也是周氏家族的标徽;

原本正安静坐在椅子上的周况见着庄风到来,随即站起身来,却只是沉默的看着庄风,并没有言语;

不知道是庄风自己的错觉,还是因为周况失去了父亲这位最后的亲人;在庄风看来,周况似乎一夜之间就长大成人了,全然不再是年前庄风见着的那个小男孩儿;

无论是那稚嫩脸庞上的沉默,还是身高已与庄风相差无几的身形;怎么看着也不再是年前那个母亲早逝,与父亲相依为命的孩子;

庄风想着,同时也走到了周况的身边;走近才发现,周况的眼睛肿胀,只是有上过妆;这也实属正常,如果一个十三岁的男孩失去了唯一的亲人都没有哭肿双眼的话,这也就不值得庄风让他周况活到现在;

看着周况那已上过妆遮掩的肿胀双眼,庄风堆出一个笑脸,说道:“妆上的不错;”

“叔;”周况听着庄风明显的玩笑话语,只是平静的发出一个声音;

庄风微点了下头,同时说道:“其实不上妆,效果还好一些;”

对此,周况不知道如何作答,只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动了动嘴角;

“既然妆都上好了,那就去位置上坐着吧,要不然就浪费了;”庄风自顾的正说着的时候,边上的邹金凤皱着眉,用脚尖踢了一下庄风;

庄风的话,着实有些过火;无论是对一个正处于丧父失亲的悲痛中的十三岁男孩,还是就一墙之隔正躺在棺里的周健,庄风都不应该有这些话从他的口中出说出来的;

不过庄风似乎没有感觉,跟那只是微有停顿的便又继续说道:“嗯,浪费是可耻的;”

庄风说完,周况看着庄风,跟那儿颇为认真的点了点头,似乎真诚的受教;

看着周况的模样,邹金凤的眉头锁得更紧,同时转过视线看了看边上的左福亮;

在邹金凤视线里的左福亮还是那幅没有表情的表情,似乎并不在意刚才庄风的玩笑言语,全然没有去介意在现在而今眼门儿前的场景里,庄风的玩笑是有多么的不合适;

除开庄风的自说自话,周况的聆听受教,左福亮的没有表情的表情,其他的人大都如邹金凤一样,都是皱紧了眉头;

庄风没有后知后觉,似乎没有察觉到气氛的变化;继续的说着:“左爷,都准备妥当了吧?”

“该到的人,都已经到达;”左福亮平静的说着;

庄风点了点头,出声道:“嗯,你带周况先出去,这就开始吧;”

“是;”

左福亮说完,看着周况,平静的说道:“走吧;”

随着左福亮的话,周况点了点头,便随着左福亮离开;

左福亮与周况离开,邹金凤跟着就是看着庄风,摆出一幅欲言又止的模样;

按着庄风的习惯,邹金凤换上这个表情的时候,那就是有话要说,不过是需要庄风先开口出声,以引起话语;

庄风没有如同平常那样的去引起话头来的寻问邹金凤,而是如同庄风对待陌人那样,当做没有看见;同时也随着左福亮与周况的后步,走到通往前堂的问口,不过并没有走出去,只是站在那里看着外堂的情形;

外堂上是殡仪馆通用制式灵堂布置,一口冰棺摆在正中,围着冰棺摆着相应的挽联花圈;有些区别的是没有挂遗像;

如今这世道,所谓世家,在某些事情上其实挺有些悲哀的,总得是需要藏着;不过换个角度来想,如果不藏着的话,可能连这个殡仪馆制式的灵堂都没有;

要想活,就得藏着,既然藏着,就别想风光大葬;

有那么一个烂俗的说法:其实人都是靠藏着活下来的,从成精之初,就是一对狗-男女私藏掖着玩,玩高了之后再纳藏于内,再经十月温藏,这才有了个人;如果不是藏之于内,而是射在墙上,那也就没有后来了;

隐匿藏拙,只为了活着;犹如庄风在十年间自嘲的那样,活得像只蟑螂,可好歹还算活着;

庄风很多的时候就这样,看着一个物件场景,跟着思绪就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

看着为周健摆下的灵堂,却是莫名的有了笑容,弄得原本有话没有说出口而憋着一股气的邹金凤跟那儿更是锁紧眉头都两条变一横了都;

庄风没有去理会横眉冷眼的邹金凤,平静的看着灵堂里正唱着的大戏;

随着左福亮与周况出现,原本已守侯在灵堂里的人物些,都跟着自觉起身,将目光聚焦到左福亮和周况的身上,同时那是痛入心肺已无语声,偏却还算是齐整的嘶哑的声音:“少爷,左老;”

左福亮看着眼前站着的那些人物些,一个个的都是演技爆棚,跟那儿哭丧着脸,就像是家中至亲去世一般,悲恸异常;

如果说这些人物些对周健的逝世会有如脸上看着的那般悲恸,到达浸入心肺已无声的地步,那左福亮自是不会相信;不说其他,只一点就不会让左福亮会去有那怕丝毫的念头去相信这些人是真的因为周健的逝世而悲痛;

十年前周氏崩塌,如左福亮这般的周氏旧人,只存活下屈指可数的几人而已;而如今面前站着的这些,都是周健在这十年间新近招纳,或是侥幸活下来的周氏旧人的子弟辈;这样的人物些,十年的时间,那是还不足以温养出如此这般深厚的感情来;

之所以聚,不过利益而已;

即使如此,左福亮也得摆出同样悲恸的模样,说着言不由衷的话;或许连左福亮自己都不信的言语;

“你说,如果我死了,你们会不会也这样?”平静站在幕后看着灵堂里正上演着的曲目的庄风,有些突兀的说了一句;

邹金凤听着庄风这突然冒出的一句,跟那儿还颇为认真的想了想,这才说道:“是唱大戏,还是捅刀子?”

“那不是一件事的吗?”庄风随着的说着;

“那你还问?”邹金凤没好话的甩下一句;

庄风似全然没见着邹金凤的话没好话,跟那儿扯动了习惯性的扯动半边脸颊颤动不止的笑容,玩笑似的道:“如果我死的话,一定躲着你们;免得到时候看着你们唱大戏,忍不住笑场;那样的话,呃,场面就尴尬了;”

“那你什么时候死?”明显的玩笑话语,邹金凤自然是没有好话的;

“就这两年吧;”

“要不就跟着周健一起埋了呗?”

“该我们出场了;”庄风看了一眼电话上刚收到的简讯,结束无聊的玩笑;

“还真当是唱戏了?”邹金凤颇有些无奈的说着;

庄风也不多说什么,转过视线看了一眼门廷,随即门廷便似早有准备,跟上庄风的步伐,簇拥着庄风走到前堂;

随着庄风的出现,原本还与左福亮跟那儿挣表现的人物些,都将视线聚焦到了庄风的身上,而事实上在场的人物些能认识庄风的人是属于屈指可数的寥寥小猫两三只;

庄风并没有刻意的装妆扮出悲痛的模样,只是那不说话时的木无表情,就已让人觉着悲伤入髓;这是庄风在十年间大部分时间里的模样,总是让人觉着没有生气,阴冷得让人感到厌恶;

但是这要放在丧礼上面,那倒是有了那悲痛入髓的感觉,看上去也就不那么让人感到厌恶了的,相反还颇为融洽环景,要不怎么说只能人去适应环境呢,只要身处环境适合,那原本让人厌恶的阴冷死气,也会变得恰如其分;

这也正常,庄风的那让人厌恶的阴冷死气,本就是因为死人太多,悲伤过度而导致深陷其中而不能自拔,十年时间都无法放下所导致的积养而成;

平时里让人看着就觉着厌恶,然而放在眼门前儿,那倒是挺符合场景的;

在场的人物些看着那悲伤阴冷的庄风,实际上大都是第一次见着庄风其人;不过,倒也是有猜测到庄风的身份;

这是如今世家一惯的习惯,尽管闻其名,实际上却极难见着本人的;不仅是庄风这样的世家子弟,放在缙国当政掌权的那帮恭党贵族里,或是所谓三-级以上官宦子弟,都不会将自己曝露在平民的视线里;

那些所谓招人妒忌或是招人恨,或是招人崇拜羡慕的,所谓官-二代,富-二代,其实都是些不入流的小官,顶大了也就四-级的官帽,或是暴发户似的小商人,尽管在平民眼中那些官-二代家的官帽已经足够大,那些暴发户似的小商人的家资也已是所谓富豪榜上的人物,拥有着大部分的平民几辈子也挣不来的天文数字般的钱钱;实际上要放在缙国这盘大局里边,还真就是些不入流的玩意儿;

那真正大权在握的高官,或是真正富可敌国的巨贾些,都不会蠢到将自己曝光到平民的视线里,更别说去做些招惹平民非议的屁事儿,更甭提去享受平民的那么点羡慕,以让自我的感觉为人上人,这个在当今的顶层建筑里边呆着的人物些,还真不需要在平民身上去找那点自尊享受;

一个个儿一家家儿的,那都是藏得越深越好;因为只有藏着,才能进退自如的操控一切;

一旦曝光,那就是架在火上烤;芝麻大点的事,都会让有心人给利用,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甚至是家破人亡;

特别是在现在而今眼门儿前的空前发达的资讯时代,那更是还得往幕后再多退去几步,将自己隐藏得更深些;这也是当今缙国所有真正有权有势有钱的那一帮子人所做的最为默契的一件事;而更让这帮子人藏得更深的是,平民几乎没有人再去关注时事,一位劳苦功高,利国利民的功勋老人的逝世,其关注度还不如一个戏子的指甲断裂来得高;

世风如此,缙国那一小帮子人倒是乐得平民如此无知;所谓愚民嘛,正是他们所想要的;如果没有了愚民,那还统治个屁;

同样的原因,在这灵堂里的人物些,虽然他们也是属于那二-八法则的那二分里的人物,却大都是第一次见着庄风其人,世道如此,而且庄风藏得比其他人更深;

尽管大都是第一次见着庄风,却也不难猜测到庄风的身份;

一则是邹金凤是名声在外,而邹金凤作为庄风放在明面上的代言人,那自是不能像庄风那样的藏着掖着;虽然不是什么小猫两三只就能随意的见着,但放在那一州一地有些富豪身家或是入了品流九级官员往上,亦或是县区道爷江湖人物,虽然不一定都与邹金凤打过交道,但却都可以说能够认识邹金凤;

至于邹金凤所代表的背后世家的存在,那得是四-级往上的官员,以及其他等同位置上的人物,才会有资格知道;

而放在现在而今眼门儿前有够身份出席周健葬礼的人物些,那也是当年的小怪现而今都是变了大怪;却也是在那小怪年代都是羡慕嫉妒各类情绪的仰望过邹金凤的;毕竟邹金凤那道四喜丸子,着实是太过出名;

除此之外,现在而今眼门儿前能站在这里的人物些,那自是周氏势力里的中坚力量;对关于周健病逝这件事,自然是有着左福亮这样的老前辈事先都有通过气儿的;

现在又看着邹金凤自而然的趋步于庄风身后半步位置,照着礼节成规来讲,能让邹金凤趋步于身后半步位置的人,除了邹金凤所属家族之主,也就是那么屈指可数几人而已;

有了如左福亮这般的老前辈事先通气儿,再有邹金凤后趋半步的簇拥,那么庄风的身份也就自然明确;

老话说百闻不如一见,这一见着庄风,在场的人物些难免有些失望,也不再会怎么去相信那老话说得纯属扯淡;

传闻中的庄风是属于长得挺漂亮的男人,而亲眼见着的庄风,却只能算得上看上去很普通的一个中年男人;

一身丧葬用礼服,胸口插着一支蓝色九麓莲,留着那齐肩的长发,脸庞是那悲痛入髓的阴冷,以致五官看上去也就极为的普通;普通的身架,普通的面目,普通的丧痛,更谈不上什么气质,实打实的属于丢人堆里就再也找不见的类型;或是用他们的所谓内行话来讲,那就是庄风属于无法激起部属效忠的主子的败家类型;

或许是因为久闻其名而不见其人,这乍一见有着那么些好奇,甚至连庄风那只长半边脸颊的络腮胡都有看得清清楚,虽然庄风是有将络腮胡给剃得干净;

除此之外,那还真是百闻不如一见,一见之下,让人再也不相见的大失所望;或许只有那只长半边脸的络腮胡算是庄风唯一与众不同的地方吧;

让人大失所望的庄风,如果不是有着邹金凤的那份凶名在外的支撑,或许在场的人物些就会毫不掩饰的流露出某些情绪;也好在有着邹金凤在场,虽然是庄风让人大失所望,却也都还是保持着那悲痛的面具,没有真情流露;

然而面具掩饰得再怎么深沉,在庄风的眼里也就如同没有面具一样,从在场的人物些的眼神里早已看得清清楚楚;

好在庄风在那十年间早已然习惯他人对他庄风流露厌恶的表情,也就不会在乎那些掩饰得极好的轻蔑不屑鄙夷厌恶嘲笑种种类情绪;

随着庄风的出现,左福亮便准备做礼节性的介绍;只是左福亮才动了动嘴皮子,还没有发出声音,便被庄风打断;

“本人庄风,从现在开始,就是你们的主子,你们的身家性命归本座所有;”

说完,本就是灵堂的地方,变得更加的寂静无声,甚至连呼吸声都显得有些嘲杂;

邹金凤仉洛等等这些庄风的自己人,原本就没有预先得知庄风会说什么;但是,照着规矩礼节,庄风是应该先要表示下哀悼,毕竟那冰棺里还躺着他庄风的兄弟,无论怎么样,好歹得先敬一柱不是;结果却是来得这么直接,让他们都失去了反应能力;

对左福亮来说,照着之前与庄风商定好的流程,应该是先礼节性的介绍庄风,以及庄风与周健之间的感情,同时庄风应该极为悲痛欲死而偏却无声,还得加上些清泪几行,具体多少泪眼由庄风自己决定;

然后就是对周况做出表示哀痛承诺等等事宜,什么与其父感情如何如何,什么定将周况视如已出之类的表演;当然,周况该怎么演,这个左福亮早就让周况练习过很多遍次了;

再再然后,左福亮再劝解些节哀在天有灵之类的,最后再宣读周健的遗嘱;最最后就是真正儿的为周健做葬礼;最最最后,葬礼结束,庄风接掌周健遗产,散场各回各家各找各吗;

现在而今眼门儿前,庄风直接将流程跳过,更忽视掉人情事故,悍然宣称在场的人物些都归属于他庄风所有;

在场的几乎所有的人都没有这样的心理准备,如此一来,整个场面顿时就显得寂静得可怕;

甚至是连原本被安排任务用来接话找茬的人,被庄风这么突然的自我,给弄得一时之间也没有反应过来,没有能够接上话茬;

没有人接话,庄风也没有继续说什么,只是转身,走到香案前,拈起香,燃上,却并没有行礼,只是随意的将香插在香炉里;

与此同时,周况向前几步,走到庄风的身后,似是极力压制悲痛或是愤怒,导致声音颤抖幅度极大,有些声嘶力竭:“连兄弟都能杀的人,还在这里假惺惺的燃香祭拜,庄风,还真的是很能装疯;”

本来冷寂的场面,因为周况的话语,变得更加的压抑;或是被周况那歇斯底里的模样给弄得郁郁了都;

没有人发出声音,庄风也似乎是没有察觉到异样,跟那儿随意的说道:“我就说吧,不上妆效果还要好一些的;像现在这样,上了妆,连眼眶的猩红都表现不出来,一点都没有悲痛压抑的愤怒;更像是昨晚没有睡好,早上跟这发起床气的小屁孩子;”

被庄风这么一说,周况原本好容易鼓起来的那点气力,也就彻底的失去了底气,显得颇为的无助,转移视线,可怜巴巴的看着左福亮;

到这个时候,邹金凤总算是反应过来之前庄风那不合时宜的话语从何而来了;

“我本打算你回了江州,这事就算了的;”左福亮不紧不慢的言语着;

“哪曾想到,我又回来了?是不?”庄风自然的接过话茬,停了一下,继续的说道:“不仅是回来了,居然还下派了人手来接手爷的地面,那这就是找死了,不死都不行;”

被庄风这么一呛声,左福亮并没有什么异样,也没有恼羞成怒,甚至都没有感到尴尬,平静的接着庄风的话茬道:“是的;”

“可我还是回来了;”庄风扯了扯嘴角,推起浅笑模样;

木无表情,阴冷死气,加个浅笑,其实挺惹人讨厌的,这个庄风自己也知道;因为庄风在十年间见过太多的厌恶,于是学着书上说的堆起微笑就能获得好感,实际上庄风只看到了更多的厌恶;

左福亮看着庄风那浅笑模样,到这个时候已然是不需要再压制什么了的,自然而然的也流露出了厌恶,却也还算平静的转移视线,看了看其他人,平静说道:“是啊,还是回来了;”

停了一下,左福亮又补了一句:“可是回来了又有什么用呢?”

“左爷,是吧;依着你的年纪,从很早以前就知道我是个没用的人;现在又来,也不嫌说得烦了,反正我是听烦了;不过现在我还是要说一句,你才没狗屁用,连个才十三岁的娃儿都不如;”

说着,庄风似乎有些动了怒气;

除开左福亮与庄风商定的流程,左福亮还有一份流程;与庄风商定的流程也差不多,或者说开头都一样,变数在宣读周健的遗嘱;然后有人站出来指摘庄风没有资格继承周健的遗产,这时候左福亮就跟着公正的为庄风说几句好听话,接着又有人指出周况的存在,进一步否定庄风的继承权,再然后周氏还活着一的几位老辈人物也会出来鬼扯些周健有子,庄风所谓的遗嘱分明就是伪造,摆明硬抢之类的;

到这时候,左福亮又会客观公正的说些周健生前最后一段时间里,只有庄风和年龄还小的周况给陪在身边之类的话;更一步的说明庄风是心怀叵测;最后由周况来一锤定音,指控庄风杀了周健;

接下来就是占据道德礼义高度,对庄风进行讨伐,最终当场宰了庄风;

计划很好,只是老话说的计划赶不上变化;或者说是左福亮没有预料到庄风会跳过流程,直接宣称在场的人物些都归属于他庄风所有;

面对变化,左福亮没有能够做出及时的反应,反到是周况跟那儿站出来,照着之前既定的流程,说出演练过很多遍次的话,当然有些紧张,话没有说得完整;

面对庄风的话语,左福亮看了看周况,此时的周况看上去已没有了之前的勇气,耷拉着脑袋,像是做错事,低着头没有敢看人;

左福亮用将揉了揉周况的头发,一幅慈祥模样,同时说着:“人老了嘛,反应迟钝,也没有了胆魄,行事也就谨慎小心些;比如有外人到来,也没敢向年轻时那么大胆,只能小心的招待,不敢怠慢;”

左福亮虽然是看着一幅慈祥模样,话语也颇为平静,但在庄风听来,却是别样的话语;

不过庄风也属于早在预估之中,特别是刚到的时候只看到仉洛一人在场,而没有见着应嫒等其他的人出现;这时候庄风就已然知道有了变故,不过在庄风看来也是属于正常的状况;

仉洛应媛几人不过只比庄风早那么三天出发,就这么三天的时候,想要仉洛应媛他们就能控制住局面,那着实太过强人所难;也太小瞧了周健的能力,也低估左福亮这些老辈人物;

“和你比起来,本人还年轻着呢;不过本人自己比较自己,还是有发现本人的年龄有长了些岁,有时候为赋新词,还得说些愁,嘘点老什么;对有些事,也不是你们以往的认知;”

庄风的话说得极为平静,左福亮听来却不那么平静;

左福亮确实将仉洛应媛这些庄风派过来的人给逮在手中,话里也是有那让庄风有那么些顾忌;

其他的人或许并不知道庄风在曾经疯狗的名号下隐藏了什么,但左福亮随着周健这么些年,而周健却是最为了解庄风的人之一,以此左福亮也就知道了庄风那隐藏的性情如何;

庄风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重感情;一如十年前庄风的妻子遇袭身亡,冲冠一怒,导致了十年前那明面上看着的鲸吞西南的事件;

仅为了一个女人,庄风居然就跟那儿尽起家族底蕴,公然与西南其他几家开战;全然不顾及官方的反应,更不计后果的连军方都忽视掉;

如果仅此也就罢了,那也只会让人觉着庄氏家底厚实,甚至还会起到威慑作用,让官方军方都不敢乱动,而且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官方军方对庄风的行为都选择了保持沉默;

有此一节,庄氏抢占先手,也以此而拥有着极大的优势;甚至是当年的左福亮尽管身处敌对状态,却也觉着庄风能够成功;或者说当时的其他几家也都有着这样的感觉,认知为干不过庄风;

局面如此大好,然而庄风却又突然间莫名消失,导致大好局面转瞬崩塌;

当年的左福亮并不明白庄风身上发生了什么,更是不明白庄氏内部发生了怎样的变故,也理解不了在缙都不惜撕破太平面具而动用军队镇压之前,庄风自己收手消失;要知道,当年军方做出反应,那可是在收到庄风失踪的风闻之后;

先手优势大局,莫名其妙的被庄风自己破了局;没有人知道为什么;

后来随着周健,左福亮才算明白;

不是庄风占着先手的大好局面而收手,仅仅是在那场争夺之中,庄风失去了多位亲人,导致庄风无法承受感情上的打击,然后选择了逃避;

左福亮在得知这样的内情之后,原本还挺敬佩庄风玩那么大一局,得知实情之后便是打心底瞧不上庄风了的;

身为一家之主,占着鲸吞西南半壁的大好局面,却仅仅是因为承受不了感情上的打击,居然逃避掉,落得个人已亡,家也破的结局;

如今这世道,庄风的行为,放在平民世界,或许可以说是一个好人,可既然生在这个世界里边,那庄风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家主,是属于应该宰了吃肉的货;

为世家之主,或是为上位者,眼中应该是只有利益的;在争夺天下大势,或是为自一家之利益,那人命是最不重要的消耗,无论亲疏;翻开那煌煌史书,自古成大事者,有谁在乎父母妻儿的性命?更何论什么兄弟友情之类的,那更无所谓的;

左福亮了解当年事,也就抓着了庄风的弱点;

以庄风的性情,仉洛应媛这些人虽然比不上庄风的那些兄弟,但却是在十年之后所剩不多的家人;以此,左福亮认定只要将仉洛应媛这些人捏在手里,那么他的计划就成功了一半,甚至还有多的;

现在,左福亮以应媛等人做筹码,而庄风的话里居然是透露着不再乎的意思,这让左福亮有些那么些拿不准;

人都是会变的,人生本就没有几个十年;十年的时间跨度,庄风有了变化,倒也实属情理之中;

左福亮转瞬也就明白过来这个道理;

明白之后,左福转头看了看周况,同时说道:“那么他呢?义兄的托孤的孩子;也不在乎?”

庄风随着左福亮的话,转移视线看着周况,堆起还算真心的笑容,出声道:“开心说希望以后能有个儿子在逢年过节的时候给他在墓碑前洒两杯竹酒,这点小事,我自然会满足的;”

听着庄风这话,左福亮心底稍有了些底气;

“但是,不一定非得是周况;”

说话最烦的就是但是,左福亮稍有松下的那么点气,听到庄风的那句但是,差点忍不住就直接动手捶庄风一顿了都;

没有等着左福亮有着动作反应,周况抬起头,眉头紧凑,恶恨恨的盯着庄风;

不仅是周况有了反应,几乎在同一时间,邹金凤往前走了一步,同样的眉头紧凑,瞪着庄风;

邹金凤突然向前一步,引起的连锁反应就是,仉洛门廷等庄风的侍卫们都下意的将手放在了武器上;

庄风的侍卫有了反应,在场的其他人物些也都是下意识的将手放在了武器上;

也有那么两个看着年纪比左福亮还要长一些的人物都是下意的跨出人堆,将手中的范围通话器举到嘴边,似乎只需要左福亮最后给句话,那么在这间灵堂外面候着的人就会收到进攻的指令;

场面顿时就有了剑拔弩张的味道;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