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科幻 > 校草把我弄丢了 > 番外之九:何筱影篇

校草把我弄丢了 番外之九:何筱影篇

作者:玉蕈秋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1-06-05 06:31:34

爱上他的第一年

我以前从来都不相信一见钟情,我一直都觉得爱上一个人一定是要经历许多许多,直到我第一次遇见林至。

那应该是冬日的某个午后,琴室的老师带着我去市里的音乐厅观摩一场青少年钢琴大赛。

因为当天堵车,我们到达现场时比赛已经结束,获奖的选手在台下接受各大电视台的采访。

老师将一束鲜花递给我,然后指着站在最中间身穿白色西装的男生道:“筱影,等会你帮我把这束花送给他。”

我点头,捧着花和老师一起慢慢朝他走过去。

我知道那个穿白色西装的男生是老师曾经的得意门生,老师经常在我们面前提起他,可我从来没见过他。

但我知道他叫林至,与我同校,是高二的学长。

“林至,恭喜你。”老师在人群外祝贺他。

林至见到老师,拨开围着的人群走了过来,“老师,您来了。”

“拿了一等奖,保送音大就没问题了。”老师指着我,“本想带着学生来学习学习,但没想到路上堵车没赶上。”

林至的眼睛顺着老师所指的方向朝我看来,与我盯着他的眼神撞在了一起,我慌乱地举起鲜花,“学长,恭喜您成为音大保送生。”

林至接过鲜花,俯下身轻轻拍了拍我的脑袋,对着我温和地微笑,“小学妹,好好弹琴,我会在音大等你。”

以前老师在我们面前提起林至的时候,我总是会不住地幻想他的模样,我想他一定浪漫如诗,轻扬如歌,温润如玉,斑驳如花,洁净如水,皎洁如月……

可这一刻,我却找不到更好词来形容他。

我想起某个傍晚,我和同班女生一起走在校道上,路过操场时,她忽然拉着我要去球场边观摩她暗恋的学长打篮球。

“你才初一,就学人家早恋。”我笑着打趣她。

“筱影,你相信一见钟情吗?”她怔怔地看着球场上某个飞奔的身影。

我摇头,“不相信,哪有这么快就产生的爱情。”

第一次见到林至时,我并不认为自己对他一见钟情了,可是后来,当我回想起我们的初遇时,我想我爱上他,也只不过是一个眼神的瞬间。

爱上他的第二年

爱上他的第二年,我在校园里四处寻找他,生怕一眨眼便错过了他的身影,于是我成为了他的影子。

林至高三了,因为保送生还要看文化课成绩,他便经常去学校图书馆自习。

通过悄悄观察,我发现林至每周一三五会去图书馆自习到十点左右。

于是我向琴室的老师调整了学琴时间,一到一三五傍晚放学,便急急忙忙收拾书包去图书馆。

林至最喜欢坐的位置是四楼最角落靠窗单人桌,他每次学习两个小时后,便会去旁边的书架上找几本琴谱,然后边听歌边翻阅。

我曾经无数次假装路过,故意在经过他的座位时放慢脚步,但我不敢去看他,好像只要看他一眼,便会被全世界发现我心底的秘密。

从图书馆出来后,我便跟在林至后面,始终保持着一个人的距离。有时候他走得慢些,而我走得快些,我们的距离便会缩短,橘黄色的路灯下,我们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有时候我的影子被驱赶到他的旁边,仿佛我和他并肩走在一起。

但他没有怀疑过身后有人“跟踪”他,所以他从来都没有回过头。

何筱影的影,就是林至的影子吧。

爱上他的第六年

在时间的缝隙里,我只做两件事,一件是变优秀,另一件是爱你。

我终于高三了,这些年来我一直牢记着我与林至第一次见面时他对我说的话,我甚至把这句话写在便签纸上,贴在书桌前,每日警醒自己一定要变得和他一样优秀。

我每天不懈怠地练琴,终于获得了音大保送资格赛的参赛名额。

某天傍晚,我和陆离两人在琴室练琴,忽然有人敲了敲门。

“我可以进来吗?”

林至披着一身的霞光走了进来,唇边是温和的微笑,眼底流转着璀璨的晶芒。

我从没想过他会突然出现在我面前,于是我只看他,静默地看着他,却不敢靠近,也不敢和他说话,害怕破坏此刻的美好。

林至终于注意到我,他含笑问我:“你是今年参加音大保送的学生?”

“嗯,是的。”我低下头,并不是因为害羞,而是不想让林至看见我眼里的失落。

他不记得我了,自然也不会记得多年前对一个女生许下过的约定。

然后,他便与陆离的小同学蓁蓁在走廊上聊天。我心不在焉地弹着琴,眼角的余光却不时地关注着窗外亲昵谈话的两个人。

我突然很羡慕蓁蓁,羡慕她可以在林至面前如此落落大方。

第二天傍晚我在陆离家楼下又见到了林至。他好像刚和蓁蓁吃完饭,送她回家。

与我们擦身而过前,他向我们打招呼,并告知我们他明天就要回音大去了。

“小学妹,好好弹琴,”我满心期待地等着他说后半句,可是,“我看好你。”

“谢谢,林至学长。”

我和他挥手,心里默默补了一句话:“我们音大见。”

爱上他的第十年

十年是什么概念。陈奕迅的《十年》里唱到:“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我们还是一样,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只是那种温柔,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

一年前,我如愿保送到了音大,却在毕业典礼当天得知他要回扬帆任教。命运仿佛跟我开了一个极大的玩笑,我一路追逐着他,以为马上就要追上了,却发现我们站在交叉线的两端,越走越远。

来音大钢琴系两年了,虽然林至已经毕业两年了,但关于他的传奇依旧在校园里流传。

这两年里,我去过他所在的琴室,抚摸着他曾弹过的钢琴,坐在他曾经的位置上,闭上眼,想着他的琴声,他的微笑,他的模样,以及他说再见的样子。

“怎么了?”某天晚自习回来,便看到坐在电脑前流泪的舍友,我放下书包走了过去。

“傍晚放学看到喜欢的男生和一个高个子的女生走在一起,挺亲密的。”一舍友在旁边轻声向我解释。

“很喜欢他,可是他喜欢高个子,大眼睛的女生,我都不是。”舍友重重合上了笔记本电脑,抹了抹眼泪,却掉得更凶了,难过的哭腔,像是气球的爆炸声,痛到心里。我忙上前安慰,另一舍友轻抚她的肩膀。

“是暗恋,他哪里知道。”舍友重新打开电脑,这次眼泪没有落下。我向她微微一笑,转身整理书桌。

是啊!暗恋呢,怎么会知道。

不知是谁说的,如果想念一个人,可以偷偷地告诉月神,只要将右手轻轻地放在心上,站在月光能沐浴到的地方,真诚地对着月神表达自己的思念,那么不管那个人身在何方,只要他看到月亮,就能感受到你的思念。

那么在每个有月亮的夜晚,你是否听到,我想念你的声音。

爱上他的第十四年

我二十八岁了,我爱了林至十四年,正好是我生命的一半。我想现在我应该停止去爱他了,然后在往后的漫长时间里试着忘记他。

这些年里,我再也没见过林至。可我总是想尽办法从各个渠道了解他的近况,并且利用自己的人脉关系为他搜集了许多珍贵的琴谱,让蓁蓁以她的名义转交给林至。

研二上学期,我以交流生的身份去了一次英国皇家音乐学院,在那里的图书馆里见到了许多稀罕的琴谱,只可惜这些书不能外借,我便用了整整一周的课余时间,到图书馆手抄琴谱。访学期间我的专业水平得到了学院的认可,他们对我发出了继续深造的邀请,我毫不犹豫地回绝了。当你心里有一个人时,你注定飞不远,林至便是那根牵绊着我的绳索。

林至要结婚的消息是我偶然得知,我记得那天我和导师正坐在去往海城访学的动车上,刷朋友圈时林至结婚的消息便这么毫无预兆地跳了出来。看着照片上林至喜欢的女孩在他旁边笑靥如花,那一瞬间,我听到了十四年来小心翼翼守护着的爱情之花凋落的声音。

犹豫再三,我还是去参加了林至的婚礼,我想去看看他幸福的样子。

这是我幻想过无数次的婚礼,我对蓁蓁说:“如果那年他毕业时我能勇敢地告诉他我喜欢他,会不会今天站在上面受众人祝福的就是我们了。”

只可惜,人生没有如果。

最后我将当年在国外手抄的琴谱交给蓁蓁,让她帮我转交给林至,算作送他的结婚礼物。

在离开前,我最后一次深深地看了那个我喜欢了十多年的男生,我知道我往后漫长的岁月里,再也不会遇见像他这样的人了。而他也永远不会知道,有个女孩默默爱了他那么多年。

人生若只如初见,非常短暂,而你,只要遇见过就好。

(全书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