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科幻 > 凰权贵胄 > 第083章 他爱她,她亦然(大结局)

凰权贵胄 第083章 他爱她,她亦然(大结局)

作者:跳跃的甜果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1-06-05 06:36:11

千千 . ,最快更新凰权贵胄最新章节!

项链空间内,一颗若隐若现的金色珠子在浮动,逸龙沉睡着,没再回她。

咔嚓!

项链碎了,在她白皙的掌心,四分五裂。

金色的珠子早已不知是否随着项链的破损而碎裂,颜玉清连最后的一点念想都没了。

藤蔓不知何时已悄然退去,蛰伏在一隅,一动不动。

子恒叹了口气,命人将从项链空间刚出来的三人移到了司药星君处。

天宫的天空再次变得晴空万里,颜玉清不知道自己最后是怎么出来的。她躺在摇椅上,对着天空发呆,一日又一日。

这种麻木的日子不知过了多久,一天,她发现,原先一情绪失控就会涌动的黑气,竟不知道在何时不再出现,她的身上隐隐有一层淡金色的光晕。

子恒在她周身踱来踱去,蹙眉沉思,这光晕,怎的如此熟悉?

是了,这是逸龙的气息。

颜玉清闻之此事,调出魂识周身一探查,发现在心脏里,一个金色的小人正盘腿端坐其中,呼吸吐纳。

“你是谁?”一个小男孩突然出现在心脏里,她并不觉得害怕,相反,感觉有些亲近。

那小男孩霍然睁眼,伸手一抓,“用着本帝的心脏,还来问我是谁?”

颜玉清的魂识被他一抓,也进到了心脏里。浓郁的仙气扑面而来,清甜之气熏的她直睁不开眼。

小金人嘴角一扬,拿开用手挡着眼睛的颜玉清,轻声道:“怎么,还不适应?这颗天帝之心你可是用了十几年了,竟还没养熟吗?真真是个无情无义的臭丫头。”

说着,刮了一下颜玉清的鼻子。

本来还消沉颓废、为离人所伤的颜玉清听到这话,整个人为之一震,瞪大眼睛,张着嘴巴半天说不出来话。仔细看来,那小金人的眉眼,还真和逸龙有几分相似。

她捏了捏小金人的脸,又点了点他鼻子,仍不敢相信:“你真是逸龙?你怎么变成金色的了?”

逸龙高傲的弹开她仍停留在他身上的爪子,得意道:“金身重塑听说过没?”

“你诈死?!”颜玉清差点要翻白眼了。

传闻听说天帝以前曾消失过一段时间,当时就是为着她的事,颜玉清自是知道。如今又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若是被众仙家知道原委,还不聚众把她给凌迟了。

可怜她一介凡人,还未修仙得道,竟生生将天界诸神逐一得罪了个干净。

扶额,叹气,尤悔不已。

逸龙把她脸上不停变幻的神色一览无余,轻笑着握拳在嘴角轻咳,“虽然你平常备懒,且悟性不高,但看在汝一心修仙,兼心善谦和的份上,就给你指条升仙的明路吧。”

颜玉清闻之,双眸灼灼发光,点头如捣蒜,看的逸龙莞尔。

从心脏出来后,颜玉清像变了个人一般,往日颓势一扫而空,终日神采奕奕,不是在栖梧宫画逸龙的画像,就是对着他的遗物冥想。

本来还怨着颜玉清的众仙,见她这般痴迷逸龙,也慢慢开始心中不忍,逐渐改变了对她态度。她这事迹,在整个天界都出名了。

出名不是因为她害了天帝,这事已被子恒给封锁了。她出名的原因,是因为她一介凡人,竟敢冒天下之大不违,倾心天帝还为其凝魂。生生用自己坚定无比的意志力,和强大的魂海,将逸龙的气息一点点聚在了自己身上,以已身蕴养。

诸仙感动不已。

其实颜玉清只是照着逸龙所说,每日给他画一幅画像,再对着他的东西望上两个时辰。她觉得这也着实算不上什么难事,当下就答应了。只是她不知道,这是逸龙怕她将自己忘掉,所以才想出的此等办法,又担心她不上心,这才编出了一套升仙的说辞。

他真正想要做的是向四界宣布,颜玉清是他的人,不管他是生是死。

他爱她,她亦然!

这办法确实奏效。

子恒怏在仙霞殿有些时日了,有些事他看得出来,只是不想面对。叹了口气,仰头望天,他觉得心好痛,但他只能忍着。

和一个已死之人去争,他还真做不到。更何况,那人是为了救颜玉清,他也争不赢。

饶是不甘,他又能做些什么,他只恨自己在十几年前的大围剿中,没有出一份力,而是冷眼旁观。

自嘲一笑,现世报来的如此猛烈,快到他措手不及。

逸龙嘴角上扬,淡定的在心脏内修炼,重铸金身的他终于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天帝。他再也不怕被人偷袭,魂魄撕裂。当年被迫亲手将心爱之人封印,是他毕生之痛。而今魂去来兮,那些暗算他们的人,他定会将其揪出,丢入九幽地狱,灭成齑粉。

多年后。

“清儿”,逸龙隐在暗处轻唤。

颜玉清执笔的手微微一颤,画卷里那俊秀潇洒的脸上滴了点墨,一个黑色大痦子落在了画中人高挺如峭的鼻子上。

“噗呲”,颜玉清随手将画笔一丢,笑得花枝乱颤,惊起案牍旁厚厚一沓画纸,散落一地。

那画上的男子或看书品茗,或花下抚琴,或垂首吟诗,或江上泛舟,形态各异,却皆是同一面容。

许是练得多了,那眉眼间的神情,竟有几分真人的气韵。

逸龙身形渐渐显现,懒散的倚在窗边,遮住了晌午斜入进来的部分日光。他半边脸隐在暗处,看不清神色,声音却比刚刚更波动了一些。

“清儿”

深邃的眼中,一抹温柔漾在眼底,轻轻浅浅,带着似水笑意。他伫在原地,张开怀抱,邪肆道:“还不过来。”

那声音,威压虽有,却狠厉不足。

颜玉清歪着脑袋淘气的想逗逗他,托腮讶然问:“阁下是何许人也?”

话刚说完,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瞬间将其笼罩,她直接被这力道拖到了逸龙对面,脸贴着脸,鼻尖碰着鼻尖,温热缱绻的气息将二人的耳朵熏的红红的。

颜玉清垂下眼眸,晶莹的水光在卷翘的睫毛上闪着迷人的光芒。逸龙轻抬她的下巴,贴在她耳边轻声道:“这是害羞了?”

某人大翻白眼,用无声反抗他的调笑。

天帝重生归来,佛光普照四海。颜玉清的银珠师傅在浓郁的仙气中,终于禁制解封,一袭银发垂地,正笑盈盈的看着她。而他身边,站着的正是颜玉清的爹娘。可是现在的他们,容貌虽和以前一般无二,气质上却相差了许多。

以前他们在轩辕国,虽说也是皇亲国戚,华贵雍容无以比拟,可断断是没有现在这般,姿容缥缈,仙气迫人。

一时间,颜玉清呆了。

她看了看逸龙,又望了望爹娘,脑海中不由自主冒出了一句话: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复又猛的拍了拍自己的头,什么鸡犬,有这么比喻自己爹娘的吗?

她心中啐了自己一口,却见她娘身着一套水红色长裙款款而来,“清儿,见到天帝也不叫人,这么多年,越发是没了规矩。”

说着,轻咳一声,余光瞟了眼逸龙。

却见天帝并无愠色,一副极尽宠溺的表情看着颜玉清,看得颜母都不好意思了,她朝颜典是了个颜色,“我和你爹还要去植树造林,你们先聊。”

说着,拉走一脸懵,弄不清状况的颜典朝外走去,留下两个鹣鲽情深的背影。

“我要回去继续作画了”,颜玉清大了个哈气,转身朝栖梧宫走去。

逸龙赶紧拉住她离去的衣袖,轻声道:“先别画了,许久不见,你就不想我?”

清如幽潭的眼眸盛满了道不尽的委屈,他就那么可怜兮兮的看着颜玉清,一瞬不瞬。

颜玉清没心没肺的拍了拍他肩膀,“你都重塑金身了,我也不能太过备懒不是。且让我再坚持坚持,多做几副画,升个小仙童什么的,也不枉费那么多年的持之以恒。”

说着,飞速的抬眼一扫逸龙后,垂首不语,嘴角狡黠一笑,准备拂开拉着衣袖的手。

逸龙此时真的急了,那么多年未见,相思之苦不得解。如今刚一见面,她又要去作什么劳什子画,都是自己挖的坑,活该把自己埋了。

他握了握拳,言语十分恳切,“你已诚心修炼那么多年,是时候成仙了。”

“噢?”她黛眉上扬,美目流转间尽显潋滟,“那我,便欣然受着了。”

……

梦一场,爱一场,就算为空亦想追。

恨别离,伤多情,尤知自损亦无悔。

深爱,方能圆满。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