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玄幻 > 佛魔轮回 > 命相搏

佛魔轮回 命相搏

作者:妖零零零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1-06-05 06:41:12

青山依旧在,飞雨暂停歇。

青山浓密,山川层叠,半山腰上的古寺矗立在风雨之中。山风依旧,山雨渐歇,古庙中风云骤起。

青衫少年靠在青色的庙墙上,嘴角微微咳出点点猩红,一旁的素衣青云眉头微皱,转身看向身后的魔僧。

背后的青衫少年轻轻咳嗽,猛地灌下一口烈酒,方才压下喉间的一口鲜血,微微摇头,叹息道:“这世上的最危险的事,莫过于当别人的保镖,脑袋绑在裤腰带一点不虚。”

看着眼前的少年青云,以及朱红寺门旁的魔僧,青衫少年突然发现,这个世界真的很冷、很寒、很痛。冷若冰霜,寒彻骨,痛彻心扉。

“你打不赢他的,还是走吧。”青衫少年无奈的说道,再次喝下一口烈酒,胸口仿佛一团火焰燃烧。

明明是个和尚,却有着寻常人都不曾有过的酒量,如此浓烈的烈酒,却是喝出了温润的性格。

“师父说过,有些债是不能欠的,欠了就极有可能还不上。”少年青云淡淡的说道。

但这只是师父的上半句话,下半句少年青云没有说,觉得彩头不好,不吉利,也不合适。

下一句是有些人是不能错过了,错过了便极有可能错过一辈子。

青衫少年浑然不觉,或许是因为酒的关系,青衫少年觉得身上的伤口在愈合,身上的疼痛在减弱,只是脑袋却是逐渐昏昏沉沉。

少年青云的酒葫芦乃是易锋所赠,下山时易锋曾说过,若是走散了,莫要忘了对方,做兄弟的血脉即便不同,骨子里的精髓却是相同的。

至于什么是骨子里的精髓,少年青云不知道。少年易锋也没有说清楚,青云只记得当时易锋拿出来这个紫色的酒葫芦。

葫芦是装酒的,但青云的不太一样;常年虚弱的身体,酒葫芦里装的是酒,也装的是药,或许还装的是命,是兄弟情。

既然酒给了青衫少年,那便是过了命的交情,用易锋的话说,那便是兄弟了。

青衫少年没有发觉,青云也没有说过,只不过二人却是真正的兄弟。

“我可以放你们离开,但要留下封印灵童。”面色慈祥的魔僧淡淡说道,手中微微抚摸着戒刀。

少年青云微微摇头,认真的说道:“我即便给了你,你也拿不走。”

如今封印灵童早已融入黑色的朴刀当中,即便作为朴刀的主人,亦是不知道如何分离二者。

魔僧似乎觉得少年青云在搪塞自己,继续开口劝道;“人最贵的东西是命,命没了什么都没了。你可要想清楚。”

命确实比较贵重,只是最贵重的对于每个人是不一样的。有的人为朋友可以两肋插刀,难道他们不知道命的珍贵?恰恰相反,他们了解性命的贵重,才将它献给了最贵重的侠义。

青云没有多想,只是觉得有些债是不能欠的,而且也不觉得自己会丢了性命。

青云再次摇了摇头,不再言语,手中多出一柄黑色的朴刀。

魔僧不再言语,躬身快速上前,戒刀带着一道微黄的光芒,仿若天上的雨滴,直劈了下来。

青云眼中微微绽放紫色光芒,魔僧一气呵成的动作仿佛缓慢至极,手腕微动,黑色的朴刀散发着淡淡的黑芒,举头横刀,躬身立马。

轰的一声,撞击产生的猛烈气息瞬间飞向四周,一道道烟尘四起。不远处的一块巨石上起初一道细小的裂痕瞬间蔓延,巨石一分为二,化作齑粉。

远处身着华丽道袍的道人神情微异,原本由于急于灭了眼前的鬼儒,营救柔弱的少年紧绷的神经,慢慢松弛了下来,缓慢的移动着身影,竟是挡住了鬼儒挪移的身影。

鬼儒看着远处的魔僧,微微皱眉,心中暗道一声废物,便欲抽身帮忙,只是眼前的道人似乎不再着急。不断躲闪鬼儒的攻击,却是不着急反击。

一时间鬼儒的额头慢慢浮起一层汗水,心中着急万分。

爆裂的气息惊醒了昏睡的青衫少年,看着少年青云不停的抵挡着变化莫测的戒刀,虽狼狈不堪,气息却是平稳,步伐更是丝毫不乱。

青衫少年微微惊讶,仔细观察后,却是得出了惊人的结论。看似柔弱的少年青云,身体的耐力,瞬间的爆发出的力量,配以无坚不摧的朴刀,堪称完美。

只是少年毕竟年轻,杀伐经验不足,修为更是与魔僧无法相比,砰地一声,少年青云落在了青衫少年的身旁。

“怎么样,滋味不怎么好受吧?”青衫少年饶有兴致的调侃道,似乎察觉到酒葫芦的特殊,再次喝了口酒。

少年青云摊到在地上,全身早已疼痛难忍,元气所剩无几,懒得搭理一旁的青衫少年,剧烈的喘息着,一双耳朵静静的听着对面的声音。

魔僧微微惊讶,手中的戒刀竟是布满缺口。虽说寺中的戒刀乃是木制,但为了修炼魔功,这把戒刀早已经过兽穴炼制,配以符文,足以削铁如泥,吹发可破。

魔僧的眼中慢慢露出贪婪的神色,好刀不该沉寂在如此平凡的少年手中。

魔僧再次冲了上来,弃了戒刀,伸手一招佛门无上大手印。一尊金色的手掌光芒,飞快的拍向地上的少年。

少年全身紧绷,右脚猛的踢起一块巨石,借力向后飞奔,快速起身,手中黑色光芒一闪,一道黑色的光芒继滚石后迎向金色的掌印。

轰的一声,先发而至的滚石瞬间化为齑粉,沸腾起漫天烟尘。一道黑色的刀芒,划破烟尘,狠狠的劈在手印之上。轰的一声,手印、刀芒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只是魔僧微微停顿稳住身形,少年青云再次被劲风带走,狠狠的撞在古寺的墙上。

“我劝你识相一点,交出朴刀,给你个痛快。”魔僧脸色狰狞的说道,右手放在背后,微微颤抖,一道狭长的刀痕印在其上,手掌中流出鲜红的血滴。

令魔僧奇怪的是,手段用尽,受伤的数掌血流不止,渐渐麻木失去知觉。

撞在寺庙墙上的少年青云再次吐了口血,眼神微微暗淡,看了眼墙壁旁的青衫少年,淡淡说道:“我们应该算易锋口中的兄弟了吧?”

靠墙的青衫少年脸色古怪,无奈说道:“勉强算吧。”

你都不确定我是不是你兄弟,却是以性命相搏,你是不是傻。

青衫少年如此想着,只是忽然发现,傻是傻了点,却傻得可爱,并不讨厌。

“那若是我死了,记得把我骨灰送回青山寺,就说玄空回来了。”眼神逐渐暗淡的青云突然散发出一道莫名的光亮,手中的黑色朴刀黑色图案缓缓流动。

快速起身、弓步、向前、拔刀,狭长的刀芒瞬间劈向远处的魔僧。

看着瞬间来至身前的刀芒,一股心悸的感觉凭空浮现,顾不得受伤的右手,魔僧的身后突然浮现一道黑色的身影,竟是有八只手臂。

八只手臂不断挥舞,最后融合出一道神奇的拳印,重重的击向飞来的刀芒。

轰的一声,一道巨大的气浪再次向着四周扩散。黑色的刀芒微微停留便是消失了踪影,神情的拳影布满裂痕,逐渐剥落,来至青云身前只剩一道虚影。

虚影狠狠的拍在青云的胸口,青云瞬间向后倒去,脑海中竟是浮现了诸多身影,这便是快死的感觉吗?

轰的一声,青云倒在地上,昏了过去,手中的黑色朴刀消失了踪影,全身满是伤痕,布满鲜血。

远处的魔僧右手再次出现一道血痕,微微皱眉,便欲包扎,只一碰触,手掌却是从裂痕出分离开来。

魔僧微惊,自己早已经过魔功锻体,即便刀枪也只能留下浅浅的伤痕,如今却是断了手掌。

“既然你累了,那我就继续来。”青衫少年缓缓起身,手中的白色玉剑微微闪烁光芒。

魔僧微微撕开身上的衣衫,简单的处理了伤口,全身煞气四溢的看着缓缓站立的青衫少年,嘴角微动的说道;“自作孽不可活。”

远处青衫少年面带笑容,笑的如夏花灿烂,只是少年的眼中青芒闪现,淡淡说道:“不知大师可愿成佛?”

佛门有大功德者,身死成佛。

破败的当铺之中,挂在门口的当字招牌瞬间化为齑粉。

商贾老人苦笑摇头,腰间的古朴钱币微微散发出一道金色光芒,身影并无丝毫变化。

背后的女子仿佛如临大敌,全身诡异的扭曲着,一团团红色的光芒从周身散发,不断抵御四散的气浪,不时发出沉闷的声响。最终红芒消失,女子闷哼一声,嘴角流出淡淡血红。

抱剑的男子眼神微亮,手中的宝剑不断闪烁光芒。男子身影不断闪烁变换,瞬息间,早已数刀劈下,剧烈的蓝色光芒闪烁,忽明忽暗。男子不停向后挪移,再次向前冲杀,眼神越发明亮,手中的宝剑剧烈震颤,不时发出丝丝欢快轻鸣。

仿佛微风消泯,男子的身影站定,眼神中的明亮消失,微微升起敬畏的神色。

邋遢道人仿佛刚刚醒来,微微摇头,再次灌下一口烈酒,颓然说道:“消息真实吗?”

商贾老人微微点头,并不开口。

邋遢道人缓缓起身,恭敬的对着商贾老人行礼,郑重说道:“多谢了,算我欠你们一个人情。那妖宗的要找的人,我已推算过,早则三五年,晚则三五十年必定出现。你那孙子与其有缘,还是让他去吧。”

说完邋遢老人向着当铺外走去,身影萧索。

商贾老人伫立望去,微微摇头。

世事无常,人心不古,世间有些事情当真说不清楚。正如现在的道家天宗,逍遥天地,却是隐藏着惊人阴谋。号称不胜的道人,从无败绩,如近竟是入局千年,尚不自知,胜负难料犹在其次,最怕的是心死。

对于世事心死,对于人情心死。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