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科幻 > 瑞雪兆丰年 > 第四百二十八章 两世人生(大结局)

瑞雪兆丰年 第四百二十八章 两世人生(大结局)

作者:花期迟迟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1-06-05 06:42:31

第二日一早,真正的离别才开始,来时三架普通小马车,轻松又简单,回去时,一家三口都是公主郡王,哪里还能那般简单,一百御林军在前护卫,八匹马拉的凤辇居中,后面又是二百御林军护着一溜十八辆大马车,装忙了各种绸缎、首饰,贵重药材。

吴煜穿着绣了金龙的皇袍,身后是满朝文武百官,第一次以一个帝王的威严之势出现在赵家众人面前,看的人人都是怔愣不已。

有那没眼色的太监就要高声呵斥,被吴煜回身一个冷眼瞪回,立刻退后跪去了路旁。

吴煜低头整理好黄袍,当先对着瑞雪恭恭敬敬行了一礼,高声说道,“大长公主,一路平安!”伸手朝臣听得这话,连忙都是跪了下去,高声附和,“大长公主,一路平安!”

剑舞琴心,春花夏荷赶紧也跪了下去,只有瑞雪和妞妞抱了两个看新奇的孩子站在原地。

瑞雪上前扶了弟弟,“陛下不可如此。”

吴煜抬起头,眼里闪过诸多不舍,小声道,“姐,以后最多隔两年,一定要来看煜哥儿一次啊。”

瑞雪点头,也小声回道,“知道了,你若是微服私访,也记得要回家啊。”

姐弟俩都有很多话要说,但是当着众多朝臣,太监宫女,到底还是不便,只能在彼此眼里找寻那依旧没有改变的亲情。

有太监高喊,“吉时已到,大长公主凤驾启程!”尖细的声音,拖得极长,瑞雪拍拍弟弟的肩膀,转身带着孩子上了车。

吴煜眼见姐姐的车马出了皇城门,还是久久站立不愿回去,只觉这宫墙之内,突然就冷清很多…

城外走在官路上的凤辇里,瑞雪也在抹眼泪,低声骂着,“这臭小子,在家里开铺子娶媳妇有什么不好,非要跑回这里‘蹲监狱’!”

妞妞在一旁支着手臂,一脸懊恼沉思,冷不防出声问道,“姐,大美人是不是不喜欢我啊?他给你和怡然、孝儿都封了官儿,为什么我没有?”

瑞雪一愣,赶紧擦了眼泪,把妹妹揽到身边,问道,“这话是你自己想的啊,还是听人家说的?”

妞妞眨眨眼睛,应道,“是那些女儿带来的丫鬟说的,我听到了,我知道她们没安好心,我也没信,就是想想。”

瑞雪稍稍放了心,说道,“煜哥儿是为了你好,你如今都十三了,再有两年就该定亲了,若是你也有封号,求亲的人心思多了,所图也多,有害无益。”

妞妞本就心思粗,听得姐姐这话,立时就把这事扔到了脑后,瑞雪却是打定主意,以后不再来这皇宫了,人多,心思太多,真是杂乱。

这几日,彤城里可是开了锅的热水,沸腾了,人人简直就是奔走相告,毕竟当初他们对于赵吴两家之事,可是从都关注到尾,不说如同自家事一般清楚,也差不了多少,如今武都传来确切消息,那休了赵大公子的安国侯小姐,获封大长公主,儿女也有封号,可谓是一门荣耀。

如今衣锦还乡,马上就要路过彤城,府尹衙门已是准备好接驾之处了,人人都恨不得一日三趟跑到府衙跟前打听,公主要何时才能抵达,就盼着能看一看这位传奇女子是何模样,曹家寿宴上,同屋而坐的那些女子,更是成了炙手可热的人物,只家里好奇的长辈、妯娌小姑,就把她们问到精疲力竭,她们自然是感慨又羡慕。

而这城里要说唯一失望的人家,就是赵姓一族了,当初为了攀结权势,绑在了吴家身上,虽是牵涉不深,但是太子人马一倒台,他们就算立刻休了吴家女,也摆脱不了干系,这次是真的被下了大狱。

二老爷年岁太大,这一惊吓,还没望见监狱门口呢,就赶赴黄泉报道了,三老爷和五老爷喊了几句冤枉,被狱卒胖揍一顿,留了病根儿,日日佝偻个身子咳得随时要断气的模样。

待得赵丰年舍了大半家财,又把西青国的商路献上,赎买了众人出来时,除了四老爷分得牢房好,未曾消瘦多少,几乎人人都剩了半条命。

赵丰年在大牢门前就解了家主印交给了赵扬,言明当日即退出赵氏家族,赵氏以后荣辱兴衰都与他再无瓜葛,同样,他是富贵落魄,也与赵家无关。

当日,人人还觉庆幸,拦都未拦几句,毕竟赵家还剩了小半产业,赵丰年这大房长子一走,只要扔一个铺子给那半死不活的赵德,剩下就都是他们的了。

可惜,如今才知后悔,就算大长公主不同赵丰年复合,那两个孩子总是赵丰年的血脉啊,若是他还是家主,他们赵家岂不是比之先前还要兴盛?

族人们都是议论纷纷,唯一一个还能走动的四老爷沉默了半晌,终是发了火,一巴掌拍在桌上定了主意,“家主已是为赵家做到仁至义尽了,谁若是再去打他主意,就把他在族谱上除明,半文铜钱也分不着。”

赵扬也不是傻子,深知赵丰年只要还姓赵,哪怕他不再承认是赵家子弟,只要他们一族本分做生意,本分生存,绝不会有人敢欺上门来,相反,若是有人欺负他们,就是求救,赵丰年也绝对不会瞪眼看着。

于是,他也出声帮腔,有新家主和辈分最高长辈做主,赵家众人都老实了下来。

这一日瑞雪的凤辇,终是到了彤城外十里处,那带队护卫的统领很是恭敬的奉上一封信,言道是皇上亲笔。

瑞雪疑惑,拆开细读,转身看向两个扯着锦带玩耍的两个孩子,终是沉默,良久…

曹府尹带着一种官员,等候在城外,见得凤辇行来,高声喊道,“彤城府尹曹昂携众官及全城百姓恭迎大长公主进城。”

瑞雪温声说道,“众位大人请起,今日路过,叨扰了。”

曹昂哪里敢当叨扰俩字,赶忙客套几句,带了众官,纷纷骑马当先替凤辇开路,路旁百姓影影绰绰瞧得那凤辇里端坐的身影,金凤朝服加身,金冠玉帘垂面,都是激动不已,不知是谁先喊了一句,“大长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一人带头,人人应和,喊声一路跟进城中,不知是曹昂听女儿说起过当日那句戏言,居然带着凤辇绕了一条街,特意打赵家门前路过,赵家老少恭敬跪在门旁,低头高喊千岁,至于他们心里是什么滋味,就无人得知了。

凤辇上,瑞雪掀起纱帘,扫了一眼那一片半弯脊背,垂下眼眸,继续摆弄手上的镂金菱花嵌翡翠粒护甲,忍不住想起当日打出这道门时,心里的恼怒委屈,继而,慢慢呼出心底最后一丝怨气…

曹昂安排的住处,是一座修建得极雅致的府邸,据说是某个富商的别院,特意腾出来接驾之用。

一连赶了两日路,众人都是疲惫,曹昂极有眼色,简单说了几句话,就带着官员们退下了,那统领安排了一半兵卒护住府邸,然后轮换那一半人手去歇息,剑舞和琴心也抱了两个孩子小睡,妞妞跟姐姐歪缠了一会儿,得到不能去赵家捣乱的告诫后,也跑走了。

只剩了瑞雪一人慢慢在花园里闲走,几个伺候的小丫鬟,远远随着,被她也撵走了,她只想一个人静一静,想一想煜哥儿说得那些事,想一想那些是否被时光治愈的伤痕,是否应该原谅的人…

建这府邸的富商应该是个喜爱桂花的,整个花园足有四五亩大小,除了亭台楼阁,假山流水,居然又分出一半种满了桂花儿,此时只是夏初,按理桂花还有一月才能开放,但是这一处的桂树上,却是花枝累累,偶尔有风吹过,那细碎的小花朵,就飘飘洒洒落了下来,雪花一般美丽。

瑞雪难得撇了心事,打开帕子去捡了半包,然后依靠在一株最粗壮的树下坐了,琢磨着一会儿是熬些桂花粥,还是给妞妞蒸些桂花糕,这般沐浴着花香,正想得入神,突然觉得身旁好似有些暖意,待睁开眼睛一看,身旁不知何时居然坐了个人。

宝蓝衣袍,清俊眉眼,正是让她爱恨喜悲,全都尝遍的男子…

瑞雪冷了脸,想要喊人,想要怒骂,最后出口的话,却是,“离我远一些。”

赵丰年听得心爱女子语气淡淡扔出这么一句,眼里的浓情瞬间都画作了苦涩,往一旁挪了两尺远,极轻的叹了口气…

瑞雪仿似没有听到一般,重新闭上眼,依靠在树干上,两人尽皆无声,良久,瑞雪才道,“你怎么进来的?”

“这本来就是我亲自督建的别院,这园子叫桂园,专门为你而建,这些桂树是从城外挪回的,一共五百二十颗,我记得你说过,那意思是…”赵丰年先前还有些急切,后来就红了脸,一个男子终是羞于说出那样的情话,但是瑞雪听了半晌没有应声,他深吸了口气,终是说道,“我爱你,还爱两个孩子。”

瑞雪还是不愿睁开眼睛,表情依旧淡淡,“有那么爱吗,我记得没什么比你千金公子的骄傲更重要,我记得没什么比你的父亲族人重要?我记得你已是娶了新妻?我记得…”

“没有,我没有,”赵丰年往前凑了凑,千般后悔万般焦急,“我知道我对吴家妥协,伤了你的心,我知道我以前太过骄傲,忽视你的感受,这些错,我都认,我以后绝不会再犯。

我娶了吴湘云,我却从没动过她,连她三尺之内都没靠近过,我发誓。”

瑞雪皱眉睁眼,嘲讽一笑,“那新婚第二日,传遍全城的彻夜欢愉是假的?”

赵丰年重重点头,“就是假的,我让她嗅了合欢香,都是她一个人在叫喊,我在桌边坐了一夜,以后就再也没进过那间房。”

瑞雪更是怀疑,还想要问,却觉不好出口,自己不自觉的也红了脸。

赵丰年不着痕迹的又往前挪了挪,沉默半晌,说道,“雪,我爹…已经去世了。”语气淡淡,却还是难免掺杂了一丝怨怼,一丝遗憾…

“唔,”瑞雪轻轻应了一句,“我听说过了。”

“他是吴湘云害死的,我爹当日以死逼我娶她入门,没想到,最后却死在了她手里。有时候,我也想,这世上是不是有因果…”赵丰年叹气,“赵家家主的位置我也让出来了,以后再同赵家没有任何瓜葛了。”

“唔,”瑞雪还是不多言,赵丰年忍耐不住,终是问道,“我如今没有爹娘,没有家族牵制,我是一个人了,雪,原谅我好不好?我只剩下你们母子三人了,再不会为了任何人,任何事再抛下你们,我有素油生意的三成进项,我还找了几样好生意,我给儿子女儿赚聘礼嫁妆…”

“闭嘴!吵死了!”瑞雪瞪了眼睛,伸手接下几朵旋转而下的桂花,微微叹息,“你身上的毒解了?刀伤好了?”

赵丰年脸色有些尴尬,埋怨道,“我就知道那臭小子,一定要同你说这些,让你跟着悬心。”

“还能活多少年?若是不过十年八年,你就找个寺庙出家去修来世吧?”

赵丰年赶紧摇头,“没有,我只是功力折损一半,天冷有些不舒坦,一定能活几十年!我回来不是贪图驸马的封号,你若不信,我入赘陈家,孩子都跟你姓,再不行,我在作坊里做帮工,只要我有生之年,能日日看到你们母子,其余,别无所求…”

瑞雪垂眸,捡了个树枝在地上划动,淡淡道,“你若是能做到一件事,就收你进门…”

从地狱直升天堂,也就是这般狂喜了,赵丰年猛然抬头,几乎是大吼出声,“什么事,你说!”

“把家里的东园也改成这般模样,再做两个秋千给儿子女儿…”不等她说完,赵丰年已是一把将她紧紧搂在怀里,哽咽应声,“好,这次我挪九百九十九棵,一家人永远在一起,再也不分离…”

瑞雪轻轻伏在久违的肩头,感受颈后的衣衫渐渐被浸透,心中长长吐出一口气,说不出的滋味,好似有什么东西落了地,破了壳,只要慢慢等待,岁月浇灌,终会结出幸福的果实…

远处剑舞和琴心抱着刚刚睡醒的孝哥儿和怡然找了来,两个孩子见得别人抱着自己娘前,都是抱了小醋坛狂喝,扭着身子,奋力从剑舞琴心怀里挣扎出来,小手臂张着,迈着圆滚滚的小腿儿就跌跌撞撞跑了过来,“娘,娘!”

赵丰年身子一僵,胡乱抹了一把脸,放开妻子,扭头看去,那眼里的喜意与疼爱,仿似清泉一般满溢出来,身形一跃而起就跑了过去,一手抄起儿子,一手抱起女儿,统统放在肩头,在园子里飞奔起来。

两个孩子见得有人带她们玩起最爱的飞飞游戏,立时把夺娘之恨就扔到脑后去了,死死抓着爹爹的发髻,笑得小脸儿通红,父子三人的笑声,在园子里回荡,震得桂花又落了好多。

瑞雪伸手接了几瓣,扔进嘴里,一边慢慢咀嚼,一边仰头去看树叶缝隙里蔚蓝的天空,口中的桂花,甜香中带着微涩。

一如她,两世,三十二年的人生…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