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科幻 > 富贵花开 > 284双喜临门

富贵花开 284双喜临门

作者:醉月吟风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1-06-05 06:43:41

……月光透过曼妙轻薄的落地帘幔,将窗边的柳影花形或浓或淡的铺在帘上,长长短短的扯在地上摇曳。

一缕笛音穿过如苏柳条的缝隙,悄悄拨动枝上沉睡的桃花,惹得几片花瓣轻盈飘落,翻舞如羽。笛音似稍来了风,鼓动窗前的帘幔轻摆,衬着月光,似水纹拨动。

笛音悠悠,纠缠着多情月光缭绕成烟,在屋子里缓缓漂浮。

这是什么曲子,竟如此撩人心弦?

她仿佛受到了牵引,轻飘飘的飞过闪着碎光的湖水,越过小巧的石桥,穿过几道月亮门,来到一个园子里。

园中四面绿树环合,中有石桌一个,旁边坐着一个白衣男子端坐在石桌旁。

青丝如水,光滑得连月光也无法在上面站稳,直顺着发丝滑落到他逶迤在地的白色外袍,仿佛为他镀了一层淡淡的玉辉。

此际正是丁香盛开的时节,团团簇簇的淡紫雪白在如烟夜色中流淌芬芳,那香气有一点点苦,一点点清,一点点忧伤,就像这笛音……

他仿佛感觉到了她的存在,却没有回头,只优雅从容的继续吹奏,一任月光在那支玉笛上跃动荧光。

良久,笛声渐止,他修长的手将玉笛放在石桌上,似是叹息般的说了句:“既然如此,就这样吧……”

这声音仿佛如此近的响在耳边,令她倏然惊醒,却只见夜色如雾,月华如水。

现在早已不是康靖三年,也非丁香绽放的时节,更不会有……笛音……

可是她为什么会如此真切的梦到那夜的情景,为什么会如此真切的听他说“既然如此,就这样吧……”

移至窗前,只稍一迟疑,便划开那落地帘幔。

湖水……石桥……回廊……垂花门……

一切同她当日所见别无二样,却不见了那个人,那个如谪仙般的男子。

搭在阳台栏杆上的指轻抚着两截断裂的玉笛,他的叹息犹在耳畔……

既然如此,就这样吧……

“从没有见过你穿嫁衣的模样……”

耳边忽然响起一声轻和细语。

她愕然回头,却只见一片空寂,空寂的尽头,是她的嫁衣。

轻轻走去,拂过那轻绡柔纱。

只是稍有迟疑,便摘下这亲手制作的云霞嫁衣,缓缓穿在身上。

泥金勾画的衣衫柔软贴身,勾勒玲珑曲线。臂自宛若花瓣状的袖口徐徐探出,如花蕊初绽。轻回手,只见轻纱飞扬,丝带漂浮。

薄罗慢展中,点着碎晶的丝裙层叠披拂,参差斜垂,无风自动,好似花飞蝶舞,星落九天。

再捡一条六寸宽的丝绡,纠缠扭织,于是,一只蝴蝶轻盈的停在腰上。

没有头饰,只青丝披落腰间。

她就这样静静的站在屋中,缓缓闭上眼睛。

仿佛有一阵极淡的甘甜之香缓缓飘来,将她拢入怀中,那冰凉的怀抱瞬间散去了刚刚忙碌的浮热。

良久,待她睁开眼睛,只见满室清光。

有泪漫上,轻轻叹一句:“对不起……”

————————————————————

康靖十年五月十五,天昊国礼部尚书府中双喜临门。

一喜,次女程雪曼嫁于广陵王为妃,轰动帝京。

原来这帝京最高深莫测的是温文儒雅含蓄内敛的礼部尚书,将个女儿拖到二十四岁,竟是打算钓个硕大的金龟婿。虽是三年前遭了劫,可是劫后逢生否极泰来啊,以后程府将更加风光无限。

可话说回来那广陵王是什么人物?先帝最宠爱的儿子,险些当了皇上,却不知什么原因自请为王,将皇位给了弟弟。时人甚少见到此人,但凡见者,皆言其风雅俊逸,如仙临凡。却不知为何多年没有娶妻,不少王孙贵族上赶着要把女儿嫁给他,都得不到任何回应,却不想,突然间的请了皇上赐婚,取的是礼部尚书的次女。

也算门当户对,只是这个女子是庶出……且听闻此女相貌平平,才艺也并不出众,更重要的是,她早已过了女子最美妙的年龄,今已二十四岁……真不明白广陵王是怎么想的,难道是美女见多了,想要换换口味?要么就是此女尚有别人所不知的好?

凡此种种,令人费解,于是这日帝京简直是万人空巷,皆汇集到程府所在的玉翟街,真真是水泄不通,只等着有那么一股邪风将王妃的盖头吹落,看看程家二姑娘究竟是何方神圣竟能打动冷面冷心的广陵王……

当然,汇集到此还有另一个原因,就不能不提到程府的第二喜。

礼部尚书府与太尉府再次结亲,而成亲的那两个是……礼部尚书长女程雪嫣与太尉三子顾浩轩……你说这是什么事啊?这俩人可真够能折腾的。康靖元年,第一次成亲,三年后,以女方无有所出被休;康靖三年,男方以两颗紫天珠为聘再次获得佳人芳心,结果当夜不知是何原因,女方把男方给休了,而同年五月,男方拜请皇上赐婚,二人再结连理,可是两年后,再次休妻,据说女方不知所踪;然后便到了今天,顾三公子上门迎亲。

你说他们折腾什么呢?

一面是帝京传奇广陵王迎娶王妃,一面是顾程二人三离四合,还都出自程府,这帝京人能不激动吗?

吉时到,王妃的轿先出门。

众人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个包的严严实实烫金撒花的花轿,只等着出个什么意外好一睹王妃真颜,只可惜迎亲的护卫挡了个严严实实,闲人不得靠近,结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一队人马敲锣打鼓声势浩大的远去。

紧接着,第二顶花轿出门了。

虽气势不如王府娶亲,但特别热闹,一群丫头媳妇围着轿子又是撒花又是扔米粒、茶叶,还突然如天女散花般丢了一堆红包到人群。

“轰……”

人群大乱,待他们打破脑袋回过神之际,花轿早远远的去了。

————————————————————

喜烛成双,红帐低垂,又是个洞房花烛夜。

程雪嫣坐在床边,目光从摆在窗边那盆来自“忘忧谷”的稀世兰草上收回,落在喜气盈盈的龙凤花烛上,再移至镇守在蟠花烛台下的“三闲”小龟和黄蜡小龟……二者均抿着嘴一本正经的看着她……

不禁想笑,这是她的第几个洞房花烛了?每次都是那么与众不同。第一次,坐在这里的是真正的程雪嫣,据说那夜,新郎醉得不行,竟是歇在了书房;第二次,新郎很清醒,可正因为她变成了程雪嫣,于是……愤而休夫;第三次,迷迷糊糊的被夜蓉给算计了,也好在因为这个骗局,二人如胶似漆……

世间的事真是奇怪,兜兜转转,缘来仍是他……

“想什么呢?”

满眼喜色忽然一暗,又很快亮堂起来,穿着锦缎大红喜袍的他坐在身边,拂过垂在她耳际的碎晶流苏,轻轻揽她入怀,笑眼弯弯的看了她好一阵,在那粉腮上印上一吻:“你今天真美。”

她脸一红,将他推开。

“都老夫老妻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他倒厚颜的又将她搂过来,对着烛影出了会神。

烛光摇曳,无烟无尘,却晃过了七夕之夜的那朵淡墨昙花,晃过了山洞中相拥的温暖,晃过了熙湖边的倾心以对,晃过了朝堂上的生死与共,晃过了落难两载的甜蜜辛酸,晃过了三年寻觅的相思无际……

喜怒哀乐悲苦愁伤,一切竟恍若白驹过隙。若是早知今日,定不负从前,可谁又能预料明日之事?唯有的,是牵着她的手,一同看日出日落,一同赏秋去春来。或许还会有争执,还会有误会,但只要有她,有她,便是家,便是整个天地……

“想什么呢?”

耳边传来她的疑问,那小小的头正轻轻靠在他肩上,如雾鬓发飘着幽幽的熟悉的淡香,笼着那永不离身的紫天珠簪。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更紧的拥住了她,却忽然叹了一声:“有些事情好久不操练了,也不知行不行了……”

“刚刚在宴上,我可是听说你好久没有拿画笔了,你是想……”

他诡笑看她,唇凑到她耳边:“我已经有了三年的积蓄了……”

她一怔,顿时耳根火烫,推开他起身便要走,却被他扣住手腕一拽,直接倒在床上。

长指轻轻拂落紫天珠簪,逶迤鸳鸯锦被之上的青丝中又多了颗淡紫萦辉的宝珠……

“再添三世三生……”他低语。

红幔轻合,将想要偷窥的烛光半遮帘外……

帘内却传来低低絮语。

“早就想问你了,那些玩意你都是打哪学的?”

“不告诉你!”

“真不说?”

……

“不说是吧?”

……

“痛……”

“那我轻点……”

“不是这个……”

程雪嫣从身底摸出一物,对着朦胧的光线一瞧:“怎么有串钥匙?”

“我倒忘了告诉你了,娘说这是顾家的钥匙,从今日起,你就是顾家的当家主母了……”

“什么?”她惊叫,呼的起身。

“啊,痛痛……”

他一把将她按回去,脸随即凑了上来,酒窝转转:“既是当家主母,我这积蓄可就全交给你了……”

“啊,你这个……”

却是再吐不出一个字。

“啪”,喜烛爆出一朵烛花。

烛光抖了抖,一缕淡淡的烟缓缓的飘向窗外。

窗外,圆月当空。

————————————————————————————————

(全书完)

******

PS:稍后单开章罗嗦几句,在此衷心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谢谢!!!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