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科幻 > 重生之嫡女多谋 > 第219章 美色误事?阡陌好想哭

重生之嫡女多谋 第219章 美色误事?阡陌好想哭

作者:汶滔滔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1-06-05 06:48:07

“云芝茶……”

宇文冥川端起来,研判的目光,淡金的茶汤却并不入口。

董阡陌绕到另一侧落座,没好气地问:“这茶有什么不妥吗?”

宇文冥川放下茶盏,道:“打从让妹妹的迷药放倒过,对你这里的东西不得不留神一二。”

神情怎么看都有几分委屈?

董阡陌笑,“世子不敢喝我的茶,倒敢拆了我的家。”

宇文冥川貌甚无辜,坦言,“轻易见你不着,急得很,于是我悬赏求得一计,手下人给出的主意。”

“哦?什么样的好主意?”

“董太师的同僚放消息给他,说他新得的大宛良驹其实是我的心头好。不出几日,你父亲就打算献马给我。于是我提出来府上试马,你父亲欣然应允。不料大宛马突然失控,奔进你的院子里。”

“不料?还是正如所料?”董阡陌挑挑眉。

“一切都是计划好的。”行,还算实诚。

“嗯,还顺便拆了风雨斋四面的围墙。”

“随我来的一干人不知缘故,还以为我真的试马出了事,于是狂奔追至。真是抱歉。”

“呵,不敢当。”董阡陌笑,“能把风雨斋踏成平地,来的人不少吧?”

“侍卫百余人,”想了想又补充,“都是骑兵。”

“一百人就把青砖踏为漫天的粉末,造成千军万马的声势,战力不容小觑呐。”

“过奖。”

“……”

她一点夸赞的口吻都欠奉,偏人家有本事当成恭维话来听,她还能说什么呢。

两人无言对坐片刻,彼此都没有回避对方眼神。

他的注视是静潭一点流光,深井一片月影,哪怕被余光扫过,都免不了产生一种窒息的错觉。

她的目光却是雨夜里的一盏琉璃宫灯,外面风大雨大,暖黄的灯火只管自己方寸之内的明明灭灭,余者不问。没有侵略,却也不容侵犯。

这一番对视较劲,她不算输,宇文冥川也没有赢。

董阡陌自取一杯茶轻啜,宇文冥川见她用过,才开始用他的那杯茶。看来真的对董阡陌的余威犹有余悸。

茶罢,董阡陌道,“世子没话说便罢,若有什么说的,还是在家中长辈来之前先讲明,万一引起误会就不好了。”

“误会?”宇文冥川纯然好奇的样子,“什么样的误会?”

该聪明,该通透的时候,他又变笨了。

“世子,”董阡陌循循善诱,“刚刚你自己不是说了,你才稍稍透露了喜欢我父的大宛马,他就来主动送给你。”

“哦。”

“所以说,对我的父亲而言,不论是一匹马,还是一个女儿,只要是入了世子法眼的物件,都可以当成随手送出的礼物。”口吻里是冷冷淡淡的嘲意,“因此你千万不可使他误会,你在我这里小坐是中意了风雨斋的什么人或物。”

“……”宇文冥川听得若有所思。大概,从来没有人在他面前把话说得如此直接,不留余地。

“这也难怪父亲,”董阡陌笑了,“谁让豫亲王府的银子太多。这世上对银子不动心的人只怕不多,谁不想跟世子交个好朋友呢。”

“……”

宇文冥川半闭着眼,长长的眼睫投映在晶莹如玉的侧颜上,仿佛美玉熔铸而成的人,让最花容月貌的女子都逊色下去。

他薄唇抿成一线,似乎正考虑着什么事。

即使静静坐在那里,他也是丰姿奇秀,予人一种高贵清华的感觉。

“世子?”

“唔。”

“世子大费周章寻我,说明你的来意吧。”

“你呢?”没头没脑的,宇文冥川反问道。

“啊?”董阡陌眨眼。

“你说这世上对银子不动心的人只怕不多,那你呢?”原来他问这个。

“我么,”董阡陌笑了笑,轻快道,“我当然和多数人一样,巴不得跟财势滔天的世子做个知心好朋友呢。”

“是这样么……”他的神情忽明忽暗。

“当然。”

“好,”宇文冥川点头,前一刻还疑惑着的眼神豁然开朗了,“妹妹的意思,我明白了。”

一笑之威,风华绝艳。

就算董阡陌并非不晓事的小姑娘,也因为这一抹笑意漏跳了心音。以至于,她都忘了打听,他到底明白什么了?还笑得这样开心?

********

真是美色误事!董阡陌突然好想哭!

当董太师三步并作两步地匆匆赶到,当宇文冥川从容让出上座,请董太师快坐的时候,董太师和董阡陌都是一脸迷惑的样子。

这里是董府耶,宇文冥川是客人耶,哪有客人反过来招呼主人的。再说以他的尊贵身份让座给太师,这礼节弄反了啊。

可是,当宇文冥川语不惊人死不休,张口就来了一句,

“太师的大宛良驹,本世子收下了,不过礼物成双才表示有诚意,形单影只就显得寒酸了——既然太师想同本世子交朋友,不如把您的女儿也一并送给我吧!”

话到一半的时候,董阡陌就有一种不妙的心悸感觉,但是已经来不及阻止。她只能很惊恐地盯着那好看的樱色唇瓣,该死的吐出了一个纯属胡闹,极其混账的要求。

不如。把您的女儿。也一并送给我吧。

他!什么意思!

形单影只的礼物、显得寒酸、所以他宇文冥川是想讨走她董阡陌,跟一匹蠢马凑成双双对对的礼物,来彰显体面?

她可以杀人吗?

可以亲手掐死那个人吗?

“这……”董太师惊愕,“世子不是在跟下官开玩笑吧?”

董太师看向四女儿,她的脸是黑气上涌的,一副刚刚被大宛马的后蹄子正面抽中脸颊的扭曲表情。她的肩头是不自觉颤动着的,十指关节几乎在咯吱作响。

宇文冥川也很惊愕,反问:“太师不愿意吗?早间在太师书房里相谈甚欢,本世子还以为这般小小索求,一旦开口是不会被回绝的。”

董太师一时无语,研判着宇文冥川的神色,奈何平湖无波,着实的猜不懂这位祖宗的意图。

这小祖宗是随便开口来索人,还是有点儿中意四丫头,纡尊降贵的开了口,还是……特别特别看中四丫头,打定主意就是要把人弄走?

到底是哪一种?

筹码不一样,谈起来各有区别,不过对大局而言都是有利无害的。

董太师压下心头的一点喜悦之意,带着为难说:“世子想要小女,是她几世修不到的福分,下官本来应该一口答应。只是她娘去世的早,家里人心疼都捧着她,老太太最疼的也是这个嫡出孙女……”

董阡陌的眉不自觉地皱来。

这老狐狸绕来绕去的,无非是想告诉宇文冥川,这女儿是嫡出,不能没名没分,牵马一样的牵走。

也就是董太师已经对此事动心了,要谈价钱几何,准备卖女儿了。

董阡陌听得出来,宇文冥川这等把生意场玩于股掌之间的人更不会听不明白。

他点头,叹息并惋惜的口吻,“太师的心意我明白了,养了十几年的嫡女,当然比养了几天的骏马金贵。诶对了太师,你家好像还有低一等的庶女?”

董阡陌眉心倏地一跳,又有一点儿想揍人了。

这欠扁的世子是把女子当成了马一样的牲口吗?还区分上等马,中等马,下等马。那他把她划入到哪一类里面?

董太师疑惑不已,敛下眉眼来掩饰。

刚刚还僵持在给不给四丫头,怎么又问到庶女,宇文冥川到底想要哪一个?庶出的三丫头,五丫头?

“父亲,其实是这样,”董阡陌终于逮到开口的时机,快速说道,“方才世子和女儿说,闻听京城新兴了一句歌谣,唱什么豫王府的黄金,天一阁的酬金,一品堂的诊金,太师府的千金。他就说要见上一见和王府黄金齐名的太师千金,我回拒说,家里姊妹属我最皮,其他姊妹都不敢见生人的。世子就跟我打赌说,他有办法能看遍董府未出阁的四名千金,而且还是在父亲您的应允之下,因此他才说了方才那些不经之谈……”

原来如此!

董阡陌言之凿凿,搭配着认真的表情,一下子让董太师相信了这番说辞。

怪不得世子语出惊人,原来只是打赌戏言。

“呵呵,”董太师当即拱手道,“世子如肯拨冗光降,今晚舍下正好备了酒宴。家里几个女孩子逗闷子摆弄琴弦,学了些许皮毛,望世子雅正一二。”

“呵呵,请世子赐教。”董阡陌附和。

另一位当事人宇文冥川,这一刻只是微微一笑,似乎不打算拆穿。目光向着扯谎少女投注而来,温润里带了点歉意。

宇文冥川是这样一个人,当他注视你时,你就会觉得自己是他手心里一只不会飞的黄莺雏鸟。只要身为主人的他指尖一点,就能让小黄莺得到飞翔的力量。

可当他不让你飞的时候,甚至连手指都不必动,你已然从云端跌落尘埃之间。

……奇怪,这是什么烂想法?董阡陌甩一甩头,不明白怎么会胡思乱想到这种地步。

“呵呵,小陌的姐妹,见一见也无妨。”

宇文冥川抬起漂亮的手,放在董阡陌头顶,温柔地轻拍两下,“我也想看看你住的家里有什么特别,把你变成这么有趣的姑娘。”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