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科幻 > 替嫁王妃 > 第一百章 大结局(2)

替嫁王妃 第一百章 大结局(2)

作者:丫左左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1-06-05 06:50:50

来到密室,南宫亦儿突然看见一个水晶钥匙放在一个琉璃制作的器皿里,原来她找了这么久的水晶钥匙居然在雪域国的皇宫密室中。

雪域皇指着那个水晶钥匙,娓娓道来它的历史。

原来这个水晶钥匙是雪域国的祖先留下来的至宝,相传只有雪域国的公主才能使用这把钥匙。因为在五百年前,雪域国第一个公主诞生,这位公主长大后的姿色是倾国倾城,雪域皇更是把她宠得无法无天了,她本来是要嫁给别国的王子做王后的,可是她爱上了一个不追求任何名利的书生。

当时的雪域皇知道后,居然偷偷把这名书生给杀了,公主知道后悲痛欲绝,在大婚那晚居然逃婚,士兵们跟着她追到了一处悬崖,自然知道这位公主是故意引他们过来的,其实早就想好了要为那名书生殉情。

公主站在悬崖璧山等着雪域皇过来,穿着那件大红新娘服,黑发随风飘扬,在这黑夜中,真是美得令人窒息!

当雪域皇赶来的时候,公主痛恨的看着他道:“父皇,你让我失去挚爱,我也要让你尝尝失去挚爱的痛苦,并且诅咒你这辈子别想再生女儿!”公主说完落下绝望的眼泪,然后纵身跳下悬崖。

雪域皇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就在这时,一股很大的风从悬崖处吹过来,更是阻止了所有人前进,连眼睛都睁不开,雪域皇只能撕心裂肺的喊着公主的名字,可是声音也被风声淹没了。

当一切恢复平静后,雪域皇跑到悬崖处,可是眼前的景象另他不可思议,那悬崖居然消失不见,眼前突然出现一座山,而且还有一扇大门。

就在这时,雪域皇突然看见脚下一个闪闪发亮的东西,拿起来一看,居然是把钥匙,旁边还有一些水,雪域皇知道,这些水是公主的泪水,于是的拿起钥匙悲伤的离开了这座山。

后来就有术士传言,只有雪域国的公主才能打开那扇门,而那位死去的公主的诅咒居然成真了,雪域国真的在这五百年没有生过一个公主,直到南宫亦儿的出现……

听完这个故事,南宫亦儿抹了一把眼泪道:“这只是个传说,父皇难道也相信?”

雪域皇笃定道:“我们历代的祖先也用这把钥匙试过,可是这水晶钥匙太大,根本对不上那扇大门的锁洞,后来有人说,也许雪域国公主的眼泪或是血液可以让这把钥匙改变,亦儿,不如我们试试?”

南宫亦儿心想,不如就再滴一滴血吧,于是把原来指尖的伤口又弄裂,把血滴在水晶钥匙上,血一到水晶钥匙上,突然发出刺眼的光芒,让他们两都睁不开眼睛,直到光芒消失,再看那把钥匙,居然神奇的变小了!

雪域皇心情大好道:“亦儿,没想到那个传说是真的。”

南宫亦儿也不可思议道:“果真如此,那么父皇赶紧带人去乌陀山挖宝藏吧!”

雪域皇宠溺道:“挖宝藏不急,如果传说是真的,那么那扇大门只能由雪域国公主亲自开启才行,就算别人得了钥匙,也无济于事!”

南宫亦儿瘪嘴道:“这么麻烦,不过我还真好奇那乌陀山到底埋了多少宝藏呢!”其实心里在窃喜,或许那就是她回去的路。

雪域皇心情不错道:“等你皇兄恢复几天,我们就上乌陀山。”

南宫亦儿点了一下头。

三天后的一个夜晚,雪倾城终于出现了,南宫亦儿刚好睡不着在外面,看见雪倾城道:“倾城,你憔悴了好多,还好吗?”

雪倾城一脚靠坐在回廊的栏杆上,举起手中的酒瓶大喝了一口道:“这三天我不知该如何面对你,今天才想通了一些。”

南宫亦儿欣慰道:“倾城,你能想通是最好的了。”

雪倾城自嘲道:“没想到我雪倾城也有今天,最爱的女子居然一瞬间变成了我同父异母的妹妹,这老天爷的玩笑开得是不是有点过了。”说完又喝了一口。

南宫亦儿夺过他手里的酒瓶道:“倾城,不要再喝了,你嘴里说没有关系,可是我知道你心里比谁都难受。”

雪倾城突然站起来,把南宫亦儿逼到一个柱子上,借着酒气,疯狂的说道:“亦儿,只要你愿意,我可以抛弃所有的伦理道德,包括我现在的荣华富贵,你可愿意成为我的妻?”

南宫亦儿看着雪倾城的眼神,酒后吐真言,知道他说的是真的,可是她做不到,一个耳光突然扇在了雪倾城的脸上,南宫亦儿火冒三丈道:“皇兄,你醒醒!我南宫亦儿身上流的是跟你同样的血,这辈子都不可能做你的妻子!”说完转身离去。

雪倾城似乎被打醒了一半,看着南宫亦儿消失的方向,自言自语道:“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可是我还存在这最后一丝幻想,现在,我终于可以放下了,我的皇妹!”

在雪域国传出大皇子雪倾城要大婚的消息,在闲散城的傲天祁终于得到探子回报,新娘居然是南宫亦儿!一听到这个消息,傲天祁不顾右相和诸葛辰的反对,不眠不休的赶往雪域国……

南宫亦儿扇完雪倾城那巴掌,那晚也是没有睡好,第二天早上,居然看见她最不想见的人,南宫亦儿一见他扭头就走,雪倾城郁闷道:“站住!”

南宫亦儿顿住脚步,语气不善道:“不知皇兄有何事?”

雪倾城心情似乎调整了很多,摆出大哥的语气道:“见到皇兄也不行礼,你想造反啊!”

南宫亦儿无语道:“没事我就走了。”

雪倾城扮大哥的瞬间瓦解道:“皇妹,我知道错了,昨晚我是耍酒疯的,你不要往心里去,好吗?”

南宫亦儿不信道:“你骗得了别人,可骗不了我。”

雪倾城没辙道:“好吧,就算我昨晚讲的是真的,可是要能怎样,我这次是真的想清楚了,其实跟你做兄妹更合适,何况我们真的是兄妹,我绝对不会对你有非分之想了!我可以对天发誓……”

南宫亦儿脸色好转道:“我相信你不就行了,你们男人老是喜欢发誓,真让人头疼。”

雪倾城开心道:“那皇妹你是原谅我了吧,今天皇兄是想来告诉你一件事。”

南宫亦儿奇怪道:“什么事?”

雪倾城如实道:“傲天祁已经过了傲宇国边境,不日就会到雪域国了。”

南宫亦儿赌气道:“他不跟雪儿姑娘成亲,跑来这里干嘛!”

雪倾城也不点破道:“他到了再说吧!父皇说明天启程去乌陀山,今天你准备一下。”

南宫亦儿心不在焉道:“嗯,我知道了。”

雪倾城看着南宫亦儿的神态,知道她这会儿又在想傲天祁了,于是默默的退出了房间,心想,就算他们不是兄妹,恐怕他也替代不了傲天祁在她心里的位置吧!还是做这个皇兄舒服啊!其实多个妹妹感觉也不赖。

第二天,雪域皇带着大批军队前往乌陀山,等解开宝藏之谜,雪域皇就解除她与雪倾城的婚约,再公开南宫亦儿公主的身份,毕竟皇室血脉总不能外流,这认祖归宗是必然的。

只是多年来,很多人对乌陀山的宝藏虎视眈眈,又是知道雪域国有个公主,必定会大乱,所以这件事只有雪倾城,雪域皇和南宫亦儿知道。

来到乌陀山,南宫亦儿居然有股熟悉的感觉,似乎这个地方她曾经来过,雪倾城拉回她的思绪道:“皇妹,我会一直在你身旁的,前面就是那扇大门,我们过去吧!”

来到这扇大门前,南宫亦儿的心脏突然跳得很快,她怕自己真的一去不返,钥匙很精准的与锁洞对上了。

南宫亦儿突然转身对雪倾城说道:“皇兄,等会儿无论发生什么事,你和父皇都要勇敢的面对,好好保重!还有告诉傲天祁,其实我早就不恨他了,这些日子我都在想他,但是他做了那种事情就要对人家负责,我和他注定有缘无份!你一定要告诉他。”

雪倾城安慰道:“亦儿,没事的,只是开个门而已。”

南宫亦儿倔强道:“皇兄,你要答应我!”

雪倾城无奈道:“好,好,皇兄答应就是了!”

南宫亦儿忍住快要决堤的眼泪,突然用力转动大门,在心里默念,傲天祁,永别了!门一打开,雪倾城还没有看清是怎么回事,就看见南宫亦儿被一股大风卷进去了,门也在那一瞬间关上了,雪倾城反应过来,用内力和剑不停的砸向这扇门,口里焦急的喊道:“亦儿,你在里面吗?听到赶紧回话!”

而此时,傲天祁也赶过来了,看见这个场景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二话不说拎起雪倾城的衣领,暴怒道:“你对亦儿做了什么,怎么她一个人在里面!”

雪倾城挣脱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股风就这样把她卷进去了。”

雪倾城再回想一下刚刚南宫亦儿跟他讲话的场景,好像永远也不会回来似的,终于感觉不对劲道:“我想亦儿早就知道她进去可能就不会出来了,还托我给你带话。”

傲天祁神色复杂道:“她说什么?”

雪倾城如实道:“她说早就不恨你了,其实这段日子一直很想你,可是,最终与你有缘无分!”

傲天祁突然凝聚很大的内力,用力撞上那扇门,似在发泄他心中郁气,只要一想到南宫亦儿要在他的生命里消失,他感觉自己快要奔溃了,雪倾城劝道:“没用的,我试过了。”

傲天祁像是没有听见似的,不停的对着门猛砸,直到筋疲力尽……

而被卷进去的南宫亦儿悠悠转醒,睁眼一看,她居然在一个四周好像是播放电影的房间,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响起:“你醒了。”

南宫亦儿紧张道:“你是谁?我在哪里?”

那个声音道:“我是时空管理者,而你目前在一个时空隧道里,我知道你是二十一世纪魂穿过来的,你之所以在古代,是因为五百年前,你跳崖刚好卷进了我的时空之门,结果你就魂穿到了二十一世纪,所以你本来就属于这个古代。”

南宫亦儿算是听明白了一些,不过还是不解道:“既然我本来就属于古代,你为何还要把我卷进这时空隧道呢?让我继续在古代不就好了。”

时空管理者道:“因为你五百年前误入我的时空之门,导致我丢失了这个时代的时空钥匙,而能送来这个钥匙的人,只有你,雪域国的公主。”

南宫亦儿请求道:“钥匙你已经找回了,可以让我回到爷爷身边吗?他身边已经没有一个亲人了,我很想他。”

时空管理者突然道:“你看你前面的画面,就会明白了。”

南宫亦儿收起伤感的情绪,专心的看着眼前的画面,画面里居然闪现她的双亲,她母亲已经怀孕,父亲扶着她母亲在花园散步,场景很是温馨。

画面突然要转到了医院,她居然看见中年版的爷爷,那时他的头发还没有白,接着画面转到她母亲在分娩,而他父亲在门外焦急的等待,接着医生打开门,她母亲生了,但是画面出现的是一个男婴,这个男婴居然是她母亲生的?画面在这一刻停住。

时空管理者解释道:“你母亲原本生的是一个男孩,因为你的闯入,把原本属于那个男婴的位置抢走了,从而你降生了,但是你的到来是不合理的,因此造成你父母飞机失事的厄运,最终留下你爷爷孤老一身。”

南宫亦儿悲伤道:“原来这一切的后果都是我引起的,如果我的死可以换回我现代家人的生命,我愿意!你可以帮我吗?”

时空管理者笑道:“你放心吧,我让那个时空倒退到你还没有出生的时候,目的就是为了让你在哪个时空所有的一切都销声匿迹,而你哪里的亲人也都好好的活着。因为你是一个愿意为了所爱男子殉情,为了所爱亲人献出生命,这份诚心足以让我为你做这些,而我还送了你两件礼物,之后你就会明白了,雪域公主,永别了!”

南宫亦儿还想道别,突然又一股风把她卷走了,而在这时,休息好还想继续砸门的傲天祁,看见那门居然自己打开了,傲天祁见到第一个冲了进去!雪倾城和雪域皇随后,其它人在外面守着。

傲天祁眼里只找南宫亦儿的影子,终于在一块空地找到了她,傲天祁扶起她的头,担忧道:“亦儿,你醒醒,我是天祁啊!亦儿……”

南宫亦儿被耳边的声音吵得不行,不耐烦的醒过来,看见傲天祁的刹那,赌气的要推开他,傲天祁更加抱紧道:“亦儿,这辈子你别想再推开我了,一川已经告诉我所有事情了,雪儿她根本没有和我圆房过!”

南宫亦儿震惊道:“你说什么?”

傲天祁心情不错道:“那晚,雪儿在药膳里下了春药,我把她看成你,可能是药效太猛,在关键时刻,我就倒下来睡着了,而一川刚好在房顶,后来他还告诉我很多事,亦儿,对不起!我之前错怪你了,还有听见雪倾城说,你这段日子一直在想我,而他是你皇兄,我更加高兴坏了!幸好你没事。”

南宫亦儿憋了一眼不远处的雪倾城,而他假装没看见道:“父皇,我去那边看看!”

南宫亦儿假装还在生气道:“别以为你追到雪域国来,我就原谅你!还愣着干嘛,这地上冷得要死,还不抱我起来!”

傲天祁听话道:“遵命,娘子。”立刻给了她一个公主抱。

南宫亦儿不领情道:“别以为你抱了我一下我,我就会原谅你,还远着呢!”

傲天祁委屈道:“娘子,只要你不生气,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就在这时,雪倾城发出一声狼嚎:“我终于找到宝藏了!你们赶紧过来啊!”

南宫亦儿立马跳下傲天祁祁的怀抱,往雪倾城狼嚎的方向跑去,傲天祁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样子他家娘子爱钱的毛病真是一点没有改。

南宫亦儿看见眼前到处都是金银珠宝,简直晃花了她的眼睛,原来第一件礼物就是这个,那么第二件礼物呢?南宫亦儿突然灵光一闪,貌似她在现代所有的记忆都还在,原来这就是第二件礼物!

次日,雪域皇昭告天下,取消大皇子的大婚,封南宫亦儿为水晶公主,除了大赦天下,还开仓赈粮,水晶公主更是得到广大百姓的拥戴。

傲天祁在雪域国足足当了南宫亦儿一个月的使唤跟班,终于抱得美人归,就在他们出发去傲宇国的时候,雪倾城假装不情愿道:“为了让我皇妹以后过得好一点,我这次就勉为其难的借兵三十万给你!”

傲天祁感激道:“多谢皇兄!”

雪倾城矫正道:“我还不是你皇兄呢!不要叫得那么恶心,你这次平定内乱,可是要风风光光的娶我皇妹哦,而不是什么替嫁了!”

傲天祁笑道:“皇兄放心,我一定会八抬大轿,让亦儿堂堂正正嫁过去做我的正妃!”

雪倾城无语道:“都说不要叫那么早皇兄了,你这人就是不听,送到这里我得先回去了,我可不想继续被你恶心死!”说完策马离去。

南宫亦儿笑道:“你们也有今天!”

傲天祁也笑道:“我叫他皇兄真有那么恶心吗?”

南宫亦儿憋了他一眼道:“走了,我发现你最近越来越墨迹!”

傲天祁抓了一下头,心想,我怎么没感觉呢?

一个月后,太子一党连根拔起,皇后服毒自尽,太子也被乱箭射死,左相被斩首,太子妃上吊自尽,南宫府一家发配边疆,只有奶娘和雷管家出来了。

上官雪儿自知无颜面对傲天祁,主动请求她爹右相,愿意嫁给一个草原部落的首领为妻,永生不再踏入傲宇国!右相主动请缨,辞官回乡。

傲宇国皇的病被南宫亦儿治好,本想立傲天祁为太子,可是他要与南宫亦儿归隐的决心已定,那么只剩下最后的闲散王傲天宸了,不日被立为太子,已稳固朝纲。诸葛承被推荐为宰相,自此傲宇国开创只有一个相,废除左相和右相的先河。

一年后,南宫亦儿怀孕,诸葛辰和舞月成亲,小冬和秋风也修成正果,奶娘和雷管家也成亲了!从雪域国传来消息,宁侧妃封为正妃,也许雪倾城终于发现她的好了吧!

而君一川,自从南宫亦儿回到雪域国就没有看见过他,到现在也没有他的消息,只是某天,南宫亦儿在她桌子上发现一个纸条,上面写着:你欠我的那些人情,我只愿换你一生幸福!

虽然没有署名,但是南宫亦儿知道是君一川留的,她欠得最多的就是君一川了,没想到到他最后的愿望,居然还是让她过得好,说不感动是假的。南宫亦儿只愿他可以找到,他的命中天女!

而此时的君一川孑然一身,站在一处断崖,风舞动他的白衣,黑发略过他俊美的容颜,笛声是那么哀怨悠长!也许,他注定只为一个女人痴狂,但只能小心翼翼的埋藏在心里……

五年后,南宫亦儿的商业帝国已经横跨雪域国,傲宇国,水镜国,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富商了,她的第一胎是个儿子,第二胎是个女儿,这不,又怀上第三胎,此时在等待分娩。

而在门外焦急等待的傲天祁,还像初为人父一样在外面走来走去,而其余一个三岁的女娃和一个五岁的男娃在打赌,他们的妈咪这次到底是生男生女呢?

终于一声啼哭,产婆高兴道:“公子,是个男娃!恭喜啊!”

傲天祁顿时松了一口气的看着他第三个孩子,而此时南宫亦儿发誓,这是最后一胎了,因为她研制的避孕药已经成功了,她可不想当母猪,生个足球队出来!

女娃高兴道:“我就说是弟弟吧!嘿嘿,以后可有人可以欺负了。”

男娃满脸黑线的小声嘀咕:“貌似我这个哥哥也经常被你欺负。”

女娃生气道:“哥哥,你是不是又在讲我坏话!”

男娃怯怯道:“我哪里敢说你啊,你一到爸比前面告状,我就惨了!”

女娃奶生奶气的得意道:“算你识相!”

男娃无语中……

剧终。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