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玄幻 > 倾君一梦负韶华 > 六十一

倾君一梦负韶华 六十一

作者:曲懒懒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1-06-05 06:58:48

精神不再紧繃,手里的动作也不能停下来。于是,我没有半点迟疑的一根接着一根的把张临凡断掉的肋骨接好,动作一气呵成。

“腿的话,会更疼,你忍一忍吧!”

重新拿起剪刀剪开他左腿的裤管,放下之后,手中聚起比之前更多的气,望着他因为粉碎性骨折的左腿大感心疼。骨头碎成这样,若要不留下后遗症,那便需要重组,但这过程之痛苦,只怕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

“没事!”

张临凡见我迟迟不动手,便颤抖着开了口,刚才的疼此时在他的脸上,已经消失殆尽了。

点了点头,我重新打起了精神,跟着左手擎起那团汇聚已久的精气,“嗬!”的一声将气灌了上去。

只见他已经有些扭曲变形的小腿上赫然结起了一张闪着金色光芒的网状物,所有的经络就似有了生命一般,开始如藤蔓攀架一样,在他的整个小腿上游走着,就像电影特效里的生命摇篮的重组镜头一样,一点一点的缓缓修复着那条差一点就面目全非的腿。

随着张临凡脸色变得越来越苍白,他的左腿慢慢的恢复着,又过了几分钟,便如最初一般完好无损了。

把被子替他盖好之后,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从包里取出一支雕刻着诡异图案的瓮,把从黑龙身上取来的三样东西一股脑的倒了进去,跟着再次提起屠龙匕。

琴音戛然而止,我举着匕首的手也被苌菁仙君握住了腕子。

“有这些东西便可以了,你这还要放血做什么?”

这句话立即引来了张临凡的警惕,他拼命挣扎着坐了起来,似乎马上就要跳下床来了。

被握住的是左手,于是,我右手掐起一个定身诀随手一挥,就将他定住了身形。

“你给我躺下!”

说完之后,我完全不理他脸上的嗔怪表情,轻轻的把他已经坐直的身子放躺下去。

回过头来,用力的想要抽回自己的左手,但是,苌菁仙君握得死死的,眼神坚决没有一丝一毫的让步之意。

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我对他摇了摇头,道:“苌菁兄美意,我自是知晓,但,即便张临凡不是一般常人,却也不能乱吃仙药,若没有我的女娲之血,非但不能救他性命,怕是直接就把他吃死了,这些我想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可是......”

苌菁仙君仍然没有要放开我的意思,似乎还有些话要反驳,却在碰上我眼眶中的泪光时,没有说得出来,回头又看了看躺在床上还在奄奄一息的张临凡,终于还是放开了我的手,“那,我不管了!”

嘴上说是不管,但他却回到了鬼斧琴边,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双手一掬便又是淙淙的弹起了琴来,一曲《卿君心》弹得凄凄婉婉,一股有些哀伤的力量流淌在整个房间中。

心中暗道一声“谢谢”之后,我又再次把之前才合在一起的手腕切开,让血不停的流进那个瓮中。其实,伤上加伤,真的很疼!

估摸着差不多够量了,我从桌上抓过之前放在那里的碧色瓷瓶,装里面的药膏取出一点匀在伤口处。

手上还是沾了一些血的,只是现在却够不了这么多!随便甩了一下之后,我双手一挥便举出两道火墙,直接把瓮罐顶在了半空开始煎制。这火是不会烧了房间的,因为它是我女娲一族所传承下来的灵火,也可称为天光之火,正是先祖女娲神女用来炼制补天神石的火!

龙血夹杂着我的血液,照常理会是血腥气浓重到叫人待不下去,然而,现在房间里飘着的尽是奇妙又迷人的香气。

感觉药差不多可以了,我双手一收,道:“落!”瓮便稳稳当当的落在了地上,瓮口微微冒着些白烟。从包里取出那只闪着七彩流光的大贝壳,我连忙将药尽数倒了进去,动作非常快不是因为敏捷,而是因为我在体力完全耗光之前,完成这一系列的动作。

琴音又再一次停止,苌菁仙君闪身到了近前,伸手把贝壳碗接了过去,径自走到了张临凡的跟前,扶起他来口中念叨着:“这味道好像漫山遍野的花草气味!”

张临凡也对着碗口吸了吸鼻子,默默的说道:“我闻到一股松树的味道!”

“先喝了再说吧!”看着他们两个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一些没用的话,我有气无力的叹道,“你们也都知道我煎的是什么,龙角代表着**,龙须代表着贪婪,龙鳞代表着怒气,也就是所谓的‘贪嗔痴’,再加上我的女娲之血,倒是可以肯定,苌菁兄和临凡,都还真是心思单纯善良的人!”

我是闻不出任何味道的,这千年的经历,看罢了世间百态,似乎心也变得麻木了。

喂张临凡把药服下之后,苌菁仙君才想说些什么,却一回头的工夫直接扔下了贝壳碗,身影一闪便冲到了我的面前,一把把我搂进了怀里。

“多谢,苌菁兄!”

已是完全没有力气了,软在他怀里,望着从他眼倒映出来的自己,一张脸惨白如纸,两片嘴唇连半点血色都没有了。

恍恍惚惚中,我来到了一片树林之中,坐在一株高大的松树上,望着远方艳红如血的太阳,思考着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树下传来阵阵“啸啸”声,应是有人把剑舞得虎虎生风猎猎作响。低头向下望去,竟是一个翩翩少年,身着紫蓝长袍,头系琉金冠,正把手中一柄细长的流淌着温暖气息的长剑舞得行云流水,煞是好看!

这个少年,不正是初遇时的宿阳,那我,现在是在梦里么?

纵身跳下树来,我缓缓落在他的身边,望着那张熟悉却有些稚气未脱的脸,眼眶便胀胀的疼了起来,眼泪也像止不住的断线珠子,成串成串的淌了下来。

“宿阳!”

轻轻的唤了他一句,这么多年,纵是做梦,至少能再见到他,便是此生大幸了。然,他却并没有回应,继续挥舞着手中的束阳剑,挽出一个又一个好看剑花。

对啊,许是这本就是一场梦,他又怎的会看见自己呢?

回望着青山绿水,回忆着草长莺飞,岁月仿佛不是一天一天而过,而更像是撕扯日历一般,一篇一篇一页一页,无论你认真阅读与否,它终是过去了,且再也回来不来了。

多想一直停留在梦里,哪怕只是这样日日里陪着年少的他一起练剑修仙,哪怕是他压根也看不到我,全都无所谓,至少,我是陪在他身边的,我可以日日里都见得到他。相思何苦,熬制成汤,既饮下去,便再无解药可医,只得生生世世受这思恋之痛,往往复复!

......

“小姐,小姐,你可好些了么?”

是琳儿的声音,听上去焦急中又满带了哭腔。是谁惹了她这般伤心,若是让我知道,定要教训一下他的!

这琴音如此熟悉,干净清澈又神秘异常,乍一听来,曲调平缓温和有一种安抚人心的力量,细细品味却能不难发现,其中还有夹杂着局促不安,有些地方甚至弹错了音,有些可爱又有些可笑。

努力的睁开了眼睛,迎面见到的便是琳儿一张哭花了的小脸,那眼泪一滴滴的掉了下来,胡乱的砸在我的被子上,留下了一个又一个干了又湿湿了又干的痕印。

“琳儿啊!”迅速坐起身来,我淘气的扯了扯一侧的嘴角,浅浅的笑道,“哎呦我的妈呀,你可不要把鼻涕都掉在我的脸上了!”说完之后,还顺便露出一脸的嫌弃表情。

没有如我所想那般,她会跳起来跟我一边吵吵一边掐闹着。

琳儿先是一愣,跟着一双嘴角下撇,慢慢咧开了双唇,跟着就是哇的一声大哭了出来,并扑坐在床上,狠狠的抱住了我,一个劲儿的猛哭了起来。

“傻丫头,我这不是没事么,哭成这样莫不是盼我早点归西不成?”

打趣的拍扫着她疲弱的脊背,我的语调略带了些调侃。

“把这个喝了,琳儿可是准备好几天的!”

张临凡手中托着一只细瓷花碗走了出来,神采奕奕气色也非常好,眼神跟琳儿一样,透着一丝焦虑又透着一丝关切,隐隐中仿佛还有些愧疚。

接过那只碗,还未喝就闻到了那沁人心脾的香气,于是,我一扬头整只大碗便很快见了底。

苌菁仙君也不再弹琴,坐到我床边,鬼斧琴在手中一转,就化成了一把流淌黑气的梳子,轻轻的拢上了我的青丝。

“睡了这些日子,你可梦到了什么?”

用眼睛扫了一眼张临凡,才想开口,却猛然发现苌菁仙君持梳子的手上遍布伤痕,指尖处竟是有些血肉模糊之后结出的痂,仔细一看不仅如此,有些旧痂本应愈合却又添了新的,还有一些正在微微的渗出血来。

“苌菁兄,你这手是怎么了?”

我这话一出口,他便想急急的把手收回去,然而,我一把钳住他的手腕,握着的却不是他略显冰冷的皮肤,而是一层厚实的纱布,翻腕一看上面竟也渗着斑斑点点,刺眼生痛的鲜红!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