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 番外二: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番外二:

作者:一半浮生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5 08:57:15

 电话那边的顾世安松了一口气儿,伸手揉了揉眉心,哄了小家伙几句,让他将电话给陈效。

这正是小家伙求之不得的,一张胖乎乎的小脸上得意了起来。将手机给了陈效。

以他以往的经验,他老爹必定会挨上一顿骂然后妥协的。但今天却好像有点儿不一样。他老爹虽是和以往一样没骨气,但挂了电话,却好像并没有下车的打算。阴测测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直接就发动了车子。

小家伙的年纪虽还是小,但却是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个道理的。伸手将嘴捂住不再吭声,任由着他老爹将他送回老宅。

毕竟嘛,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日子还长着呢,走着瞧。哼哼,看谁笑到最后。

顾世安这一天忙得是半点儿也未停歇过。待到忙完手上的工作看时间已经是七点多了。想起中午小家伙的那通电话,她有些担心,边收拾了东西往外走边给陈效打电话。

这时候陈效也不知道在干什么,竟然一直都没有接电话。

顾世安的心里有些疑惑,又拨了一遍。

这次和上次是一样的,仍然是无人接听。

顾世安伸手揉了揉发胀的眉心,出了公司赶紧的打了车往家里赶。

以往她每次加班回家,窗户里都会透出灯光。但今天却是黑漆漆的一片。也不知道陈效和小家伙去哪儿了。

顾世安的心里有些疑惑。原本是想打电话的,想起之前的电话陈效也没有接按捺住没有打。打算先回去看看再说。

大抵是因为加了班的缘故,今天的人格外的少。电梯楼道都是冷冷清清的。顾世安到了家门口,原本是要敲门的。想起刚才窗户里没有灯光,又掏出了钥匙来。

打开门,屋子里果然是漆黑的一片。

借着手机微弱的光,她并没有立即开灯。脚有些痛,她从鞋柜里拿出了拖鞋来,弯身换上。

就那么会儿的时间,再直起身来,客厅亮起了暖色的烛光。陈效站在不远处,唇角微微的勾起,深情款款的看着她。

顾世安一向是无法抵御他的美色的,脸色再烛光里微微的发红。绞尽脑汁的想着今天是什么日子。

她将结婚纪念日情人节生日一一的排除后仍是没有任何头绪,不由得讷讷的问道:“今天什么节日?”

她最近工作太忙,留在家里的时间是少的。边说着边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子。

她这样儿多少是有些煞风景的,陈效哼笑了一声,将椅子拉开来,说道:“不是什么节日就不能烛光晚餐了?”

得,他是大爷,自然是他说什么自然就是什么。

顾世安识趣的走到餐桌前坐下,几次三番想问起顾顾来都被陈效给打断。

这顿饭吃得浪漫至极,顾世安自然不是陈效的对手,脑子昏昏糊糊的就被陈效给带到了床上。留下一桌子摇曳的烛光。

陈效的手段一向是了得的,顾世安到了最后甚至不记得有没有做防护措施。

晚上折腾的狠了,顾世安第二天闹钟响了两遍之后顾世安才爬了起来。阿姨没有过来,陈效难得的动手做了一桌子丰盛的晚餐。

联想昨晚的烛光晚餐来,顾世安生出了几分的毛骨悚然来。不知道陈效是不是又有什么坏主意。

但一直到吃过早餐去公司,陈效都未有任何的行动。顾世安总算是松了口气。哪里想到,陈总的心思深沉得哪里是她这种凡夫俗子能看得出来的。

顾世安怀孕了。在月事推迟了一个星期后,她忐忑的买来了试纸。待到看到试纸上两条红色的线条时,她不由得咬紧了牙关。

反常即为妖。美色害人矣。那天晚上她竟然完全没有察觉到陈效所打的小九九。

愁眉苦脸的看着试纸好几分钟,顾世安这才拿起了手机给常尛打电话。她这份工作原本就来之不易,现在恐怕要泡汤了。

常尛和陈效显然是一条战线上的,安慰顾世安现在有宝宝了千万别胡思乱想。并约她出去购物散心。

陈效无疑是头疼顾顾那个小魔王的,从知道顾世安怀孕起就窃笑着笃定说着一胎一定是个女儿。每日早晚的必修课成了将脸贴在顾世安的肚子上,一遍又一遍的叫女儿。引得顾顾好奇不已。问顾世安爸爸怎么知道肚子里怎么是妹妹儿不是弟弟。

对此陈效的回答是,老子的种老子还不知道是儿是女?

顾世安头疼不已,他这样子,简直就是想女儿像疯魔了。

因为笃定顾世安的肚子是女儿,而女儿一向比儿子娇气。所以陈效在得知顾世安怀孕后便不停的往顾世安公司跑。每次鸡汤鸽子汤排骨汤轮流着给顾世安补。见她起个身都要伸手扶住她。对于她工作上的琐事儿,更恨不得以身代劳。

他嘴上虽是不说,但这行动么,完全就是在逼着顾世安辞职。

顾世安的脸皮到底还是不如他的厚,在同事们的起哄声里不到两个星期便交接了手头的工作辞了职。

正好如了陈效所愿。顾世安郁闷不已。

秦唐的忌日是在寒冷的冬日。以往每到这一天,顾世安都会请上一日的假去墓地。而今年情况特殊。陈效请了阿姨将她看的紧。上山的路滑,顾世安原本以为今年是不能去了的。谁知道早上起来吃了早餐,陈效的司机就过来了,说是陈总吩咐他送她去墓地。东西都已准备好。

顾世安怔了会儿,原本是想给陈效打电话的,但终究还是没有打。应了声好,回屋换了衣服。

不知道是陈效叮嘱过还是怎么的,阿姨倒是没有唠叨,而是将她裹得厚厚实实的,这才送了她出门。

车子开到外边儿,顾世安才发现下雪了。天空中飘起了细细的雪花儿,打落在车窗上立即便融化掉。

顾世安有些怔怔的,侧头就那么看着阴沉沉的车窗外。

上山的路经过处理,倒并不滑。地面是是湿漉漉的,走起来仍是有些费力。顾世安虽是走得不算晚,但到地儿时仍是有人去过了。墓前放着一束百合。应该是秦老太太来过了。

顾世安将带来的鲜花以及水果放在墓前,便站了起来,看着墓碑上秦唐那张仍旧年轻的脸。

大抵是因为飘着雪的缘故,他的眉眼间更显得清冷。他一向很少笑,墓碑上的照片也只是略微的勾了勾嘴角。

顾世安怔怔的看着,鼻子间酸涩不已。过了许久才平复下来,絮絮叨叨的和他说着这一年发生的事儿。

她这一呆就是半个早上。直到天上的风雪下得大了起来,她这才下了山。

虽是穿得厚实,但身体已有些冰凉。司机担心她感冒,上了车就讲阿姨放在保温盒里的姜汤倒了出来,让她喝了驱寒。

顾世安有些恹恹的,喝了之后便闭上眼睛靠在椅子上假寐。

司机知道她的心情不好,一路上默默的开着车。

车子快开进小区时,前边儿的司机突然急刹了车。

顾世安差点儿撞在了椅背上。

司机完全没有想到前边儿会有人冲出来,连连的说着抱歉。马上就要下车去拉开那扑过来的人。

只是来人的动作比他更快了些,冲过来拉开了后边儿的车门。

顾苏整个人落魄而狼狈,半身扑进了车里,尖利着声音哀求道:“堂姐堂姐,求求你,让陈总放过我们……”

她的一双眼睛浮肿,面色憔悴,就跟一女鬼似的。

顾世安被她这样子吓了一大跳,脑子里是懵的,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就这会儿的时间,司机已经拽住了顾苏,边将她拉离顾世安,边恼怒的骂道:“你是嫌命太长了?走走,哪里来的疯子。”

他这是想讲事情就这么搪塞过去。但顾苏好不容易有接近顾世安的机会,哪里会就那么轻易的罢休。但她是清楚陈效的身边的人都不待见他们一家人的。并不敢威胁,只是边挣扎着边朝着车里大喊:“堂姐,堂姐,我求求你了,求求你救救我们……”

她并不像以往以往戾气横生,而是难得的软弱。

顾世安知道司机是知情的,下了车来,问道:“怎么回事?”

司机支支吾吾的半天说不出话来,顾世安也没再逼他,拿出了手机来给陈效打电话。

陈效在电话那边倒是淡定得很,说了句外边儿冷,让她先回家他马上回来,这才挂了电话。

事实上,顾世安到最后也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处理的。她才刚回到家没多久陈效就赶了回来。不知道和顾苏说了什么,最后顾苏千恩万谢的走了。

顾世安去问他事情的原委时被他含糊着带了过去。让她好好养胎,别胡思乱想的。

顾世安郁闷不已,某天去找常尛时说了起来。常尛侧头看了看冰天雪地中街道两边的常青树,倒了一杯白开水给顾世安,重新坐了下来,这才说道:“黎冉出国了。”

黎冉的事儿顾世安自然是有所耳闻的,但并未去怎么关注过。听到这话不由得微微的愣了愣。

她当然知道,常尛不会无缘无故的提起。不由得看向了她。

常尛的脸上是平平静静的一片,说道:“你在山上被顾苏兄妹指使人绑架的那一次,她才是真正的主谋。”

这就是说,黎冉的‘出国’,和顾世安所想的出国是不一样的。

常尛提了起来,不用想也知道这事儿是和陈效有关的。

顾世安沉默了下来。

其实,黎冉背后耍的那些心眼儿又岂止是这一件。

顾世安没有想到的是,事情都过了那么久了,陈效竟然还去查了。她的心里一时滋味杂陈。

但这事儿,最后她也没有问过陈效。就跟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时间过得很快,顾世安在夏末的时候生下了一个女儿。这次小家伙的降生顾世安并未受多大的罪。比起生顾顾时精神好了许多。

陈效更是得意的念叨女儿就是知道心疼人。他明显是偏爱女儿许多。只要在家,小家伙一定都是在他怀里的。

小家伙一直没有取名字。顾世安绞尽脑汁的查了许久的字典未找到合适的。相反陈效像是一点儿也不急。

到了上户口的某一天,突然抱着小家伙对顾世安说,小家伙叫念唐。

他说时语气是轻描淡写的。顾世安怔了好会儿,眼前一片朦胧。

(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