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答案交给明天 > 第九章 心病

答案交给明天 第九章 心病

作者:林又又鱼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5 08:58:32

 乔恒坐在N2酒吧的吧台,把杯里的酒一饮而尽,吧台小弟很识趣地帮他加了一杯。乔恒摇晃着酒杯,望着杯中卷入漩涡的自己,“徐乔恒,你凭什么认为一个多月的感情可以战胜20多年的感情?”他用立航曾经的话在心里责问自己。想起刚才雪霏侧着头看严立航的眼神,充满他从未感受过的柔情,即使是在那么远的距离,即使隔着车窗,也让他妒火中烧。徐乔恒,你真的以为自己可以翻云覆雨?你真的以为自己是情圣,天下没有你搞不定的女人?你真的以为你爱的人也一定要爱你?笑话!他们才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即使时光倒流20年她也不屑看你一眼。你对她来说只是萍水相逢、逢场作戏的陌生人,你的表白、你的殷勤、你的吻只是填补了她一时的空虚,你还以为她的心里有你的一席之地?其实你只是严立航的替身而已!

乔恒的自信前所未有被砸得粉碎,自尊在那一刻卑微得像尘土。他举起酒杯准备再一饮而尽的时候,被一只白皙娇嫩的手挡了下来,一阵刺鼻的香水味随之飘近,乔恒没有抬头,女人把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上,另一只手拿着酒杯和他还举在空中的酒杯碰了一下,“不请我喝一杯吗?”,女人妖娆地说,顺势在他的耳边轻吹了一口气。乔恒把女人搭在肩上的手拿开,起身放下酒杯对吧台小弟抛下一句“记账”就抓起台面的手机和钥匙向门外走去。女人望着乔恒的背影微扬了一下嘴角,满不在乎地扭着纤腰淹没在灯光四射的舞池里。

送走立航,雪霏站在浴室望着镜子中的自己,用热毛巾敷过的双眼已经消肿,但还有点刺痛。“把悲伤的时间缩到最短!”这是立航临走时对她说的话。明天!明天一定要好起来!她命令自己。

“叮咚,”一声清脆的门铃声把她吓了一跳。她走出客厅,向沙发扫了一眼,立航并没有落下外套。

“你的外套没有……”她打开门,门外站着的却是几日不见的乔恒,一股酒气扑面而来。

“怎么,看到我很失望吗?”乔恒悻悻地说,他绕过雪霏毫不客气地走进屋子。

“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雪霏关上门站在原地,一点也没有要请他坐下的意思。

乔恒不语,默默地环视了屋子一圈,大概是两房两厅,装修得简雅文艺,靠近阳台竖着一个大画架,但他现在没有心思去细究房子的布置。

乔恒侧坐在沙发靠背上,正好和雪霏平视。

“你喝酒了?”雪霏问。

“嗯。”

“喝酒还开车?”

“哈,”乔恒突然笑了起来,“如果我觉得你这个问题是在关心我是不是很可笑?或者我之前说的做的对你来说都是一个笑话。”

“你醉了。”

“醉了也好,有些话要醉了才说得出口。”

“你想说什么?”

乔恒低着头,过了好一会儿才说:“我想说我认输了,一个多月的感情果然敌不过20多年的感情,只有严立航才能让你笑得那么开心,那么灿烂。”

雪霏惊讶地望着他,“你……你怎么知道?”

“我都看到了,刚才在湖边。”

天!她和立航在嬉笑打闹,她扑倒在立航的怀里……不!不是你看到的那样,她有急着要解释的冲动。可是……这不正是她想要的结果吗?她咬紧嘴唇。

“你爱我吗?”乔恒注视着她,“哪怕只是一点点。”

雪霏用力攥着手,指甲深深地嵌入掌心,她却感觉不到痛。

许久没有听到雪霏的回答,乔恒落寞地说:“我知道了,看来是我一厢情愿。那天你说给你点时间,是不是因为严立航不在身边你才犹豫的?其实在樱花林你只是把我当成了他。”

雪霏的心一阵撕心裂肺的痛,所有的血液都聚向心脏沸腾,感觉快要晕倒,她把身体紧紧贴着大门。

雪霏的沉默让乔恒肯定了自己的答案,“好,即使做严立航的替身我也认了,现在告诉我你手上还有几个像我这样的替身?我排在第几号?!”乔恒提高了声音。

“你……什么意思?”雪霏全身颤颤发抖,直冒冷汗。

“星期一?星期二?星期三?还是周末?告诉我哪一天轮到我陪你!”乔恒站起来逼近了雪霏,他的眼神变得锐利,像头被激怒的野兽。

雪霏不可置信地望着他,所有误解和屈辱都化作眼泪夺眶而出,“徐乔恒,你……你……”雪霏的腿一软支撑不住倒了下去,乔恒连忙伸手扶住了她,当碰触到雪霏冰冷的双手乔恒的酒意完全清醒了,“雪霏……雪霏……”乔恒摸了摸她的鼻息,“你坚持一下,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

“不……不……”雪霏用尽了全力,声音却依然微弱,“药……药……在床头……”

乔恒抱着她冲进有灯光的房间,慢慢让雪霏躺平后,他开始手忙脚乱地翻动床头柜上的药格,原来每个药格都放着相同的几粒药丸。

雪霏终于缓了过来,但脸上依然毫无血色,乔恒相信自己的脸色也好不了多少。

“好点了吗?”乔恒伏在床边,一边用毛巾帮她擦拭额上的汗珠。

雪霏点了点头,眩晕让她不敢睁开眼睛,她蹙紧双眉,嘴唇一张一翕,“立航,帮我叫立航……”

“好好,我现在打给他。”乔恒第一次对立航毫无醋意,第一次如此顺从,只要雪霏好好的。

“立航20分钟就到。”乔恒折回到床边。

望着躺在床上虚弱苍白的雪霏,乔恒的心比刀剐还难受,他都对她做了些什么?!一个小时前她还是被严立航呵护着的幸福小女人,笑得那么兴高采烈,而他,像一个魔鬼,用尖酸刻薄的话把她推向了地狱。立航在电话里骂得对,他就是一个“混蛋”!一个自私的“混蛋”!自负得莫名其妙,以为全世界只有他的爱情值得被成全。当立航得知雪霏晕倒的时候,一阵急刹车和急速调转车头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谁说只有他徐乔恒对雪霏的爱才最真最切?

“雪霏,对不起,”乔恒懊恼地说,“我刚才失去理智了,那些话你不要放在心上。”

雪霏已经平静了许多,她想说她并没有怪他,真的,“我没事了,你回去吧。”

“嗯,等立航来了我就走,你先睡一下好吗?”

她是该好好睡一觉了,明天开始让悲伤都结束吧。在药力的作用下,雪霏的眉头慢慢松开,她真的累了,睡得很沉很沉……

立航冲了两杯咖啡坐到沙发,把一杯放到乔恒的面前。

“雪霏是什么病?”乔恒问。

“心病,”立航言简意赅,“或者你先听听雪霏的故事,”立航呷了口咖啡缓缓地说,“我和雪霏是从小认识,但并不是外界传闻的那样。在大学时期雪霏曾有过一段恋情,她男朋友叫陆淮之,比她大两届,外表看就是一个有学识、有修养、忠厚老实的男人,虽然我不认为他是雪霏的理想选择,但那时他对雪霏确实一心一意。陆淮之毕业后在外企工作了一年就辞职自己开了家贸易公司,经营得不错,在雪霏毕业一年后事业有成的陆淮之向她求婚。他们的感情一直无风无浪,最后步入婚姻殿堂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可是就在他们举行婚礼的前一天一个女人哭哭啼啼找到了雪霏,她怀了陆淮之的孩子,面对雪霏的质问陆淮之没有否认,还保证会让那个女人把孩子打掉。雪霏无法接受,更无法忍辱负重地把自己嫁出去,所以在陆淮之赶到她家之前,她已经通知父母取消婚礼,然后消失了一整天。晚上8点多我接到她的电话,她问我可不可以到B大陪陪她,那是她的母校,也是她和陆淮之爱情开始的地方。我们在足球场边坐了一个通宵,她开玩笑说以前比起担心陆淮之出轨她更担心自己移情别恋,没想到这么狗血的剧情居然发生在自己的身上。第二天本来是她的大喜日子,她却一早在民政局打电话通知陆淮之过去办理离婚手续,讽刺的是一个星期前他们才在同一个地方领了结婚证。陆淮之很快赶过去,当然他不同意签字,发了很多誓,作了很多保证,但雪霏已经下定决心非离不可,最后终于在民政局下班前结束了这段一个星期的婚姻。无论雪霏当时的内心是否像她的外表看起来那么平静,但她的确很快恢复了状态,努力地工作、抽最多的时间陪父母、画她喜欢的油画,这场风波就这样翻了页。如果说这是命运安排的一个考验,我想她已经顺利通过了。然而命运好像并不愿意放过她,一年后她的父母在旅行途中因为雪崩去世,这个打击彻底把她摧垮了。我是两个星期后才知道这件事的,当我赶到B市的时候她已经被送进了医院,她不吃不喝不说话,其实是用这种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当时她不仅身体极度虚弱,心理也出现很大问题,她把父母的死归咎在自己身上,归咎在她一年前取消了婚礼,医生说这叫应激障碍,导致她时常会头晕、失眠、做噩梦。我认识S市一个很有名的心理医生,所以极力劝她来S市,顺便让她暂时离开那个伤心地,最后半逼半骗终于把她接了过来,经过一年的治疗她基本康复了,又能开始工作,开始画画,但是没人保证她的病不会复发。”

“这几年雪霏的病复发过吗?”

“基本没有。”

“也就是说,今晚是因为我她才旧病复发的。”

立航本来打算单刀直入让乔恒知难而退,现在看到乔恒一副懊悔的表情让他接下来想说的话变得吞吞吐吐,“嗯……其实雪霏是需要一个能让她有安全感的人……”

“这个人就是你……”

立航凝视着乔恒,心里掂量着他的话里有几分嘲讽。

“你别误会,”乔恒看穿他的心思,“我不是在调侃你,事实上也只有你能给她安全感,能让她一直幸福下去。我很抱歉……今晚又让她经历了一次痛苦。你放心,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我不会再纠缠她,从现在开始我只会把她当成工作的拍档。”乔恒站起来望了房间的方向一眼,“以后请好好照顾她。”

望着乔恒消失在大门外,立航依然呆坐着,除了乔恒这么轻易就弃械投降让他感到意外,他的心里还有种莫名的惆怅。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