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何处繁华无笙歌 > 闯入男厕所

何处繁华无笙歌 闯入男厕所

作者:桃夭李艳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5 09:07:08

 白笙歌牵着干儿子南团团胖乎乎的小手走在街上,团团一会儿要吃汉堡,一会儿要喝奶茶,白笙歌实在忍不住了,说:“团团啊,你吃这么多,吃多了肚子疼,你妈会要了我的命的。”

团团睁着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看着白笙歌,说:“干妈,你不喜欢我了吗?”

白笙歌看着这个只有三岁就会卖萌的小盆友,只好妥协了。

白笙歌的干儿子南团团是她闺蜜南曦的儿子,南曦二十一岁怀的团团,团团的爸爸……在南曦怀孕时,消失了。

南曦说,团团的爸爸叫温淳少,长得很帅。但在白笙歌的心目中,管他帅不帅,再帅也是个渣男。

白笙歌带团团去了肯德基,点了一个全家桶,两杯红豆圆奶茶。不一会儿,团团便吃得满嘴流油,白笙歌不由得在心里感叹,团团这贪吃的性格,和他妈妈一样,基因真是强大!

吃完后,团团对白笙歌说:“干妈,我吃饱了。但是我可不可以再要一杯加冰的可乐?”

团团的眼睛很好看,是纯黑色的,湿漉漉的,睫毛也很长,更要命的是,他的鼻子还那么翘。这么一张精致的小脸看着她,白笙歌就答应了,早把南曦交代她不能让团团吃太多这一条给忘了。

团团才三岁,吃这么多东西,胃怎么受得了呢?果然,在团团吃了一个全家桶,喝了一杯红豆圆奶茶、一杯冰可乐后,肚子疼了起来。

团团捧着自己的肚子,精致的小脸皱成一团,对白笙歌说:“干妈,我肚子疼,想大便。好疼!”

一听团团这么说,白笙歌赶紧带团团去了厕所,对团团说:”团团,你自己去进去吧,来,这是纸,干妈在门口等你哦。”团团赶紧接过纸,进了厕所。

白笙歌在门口等了半个小时后,见团团还没不由得有点担心,心想,团团不会疼得昏过去了吧,不行,我得进去看看。这么想着,白笙歌连想都没想,直接进了男厕所。

结果……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有着黄金比例身材的美男子在……小便!!!

白笙歌很不争气地……流了鼻血!那位帅哥很淡定地提上了裤子,对白笙歌说:“勾住中指。”然后,拿着一张卫生纸,径直向白笙歌走来,把纸卷成长条,塞到白笙歌的鼻子里。

一会儿后,白笙歌的血是止了,但脸却爆红。

那位帅哥说:“顾何繁。”

“嗯?”白笙歌刚才走神了,不明白帅哥说的是什么。

“我叫顾何繁。”他又重复率一遍。

“哦,我叫白笙歌。”白笙歌反应过来了。

“干妈,这个帅叔叔是谁?”团团突然出现了.

“呃……内个……他,他,他是我朋友!”白笙歌只好撒了个谎。

顾何繁很配合,说:“对,我是她朋友。”

“但是,干妈,你为什么进了男厕所嘞?”团团又问。

“我怕你出事。对了,团团,你肚子还疼吗?“白笙歌担心地问。

“不疼了,已经好了。”团团摇摇头,对白笙歌露出了一排小白牙。

团团笑起来,白笙歌的心都被融化了。

白笙歌牵着干儿子南团团胖乎乎的小手走在街上,团团一会儿要吃汉堡,一会儿要喝奶茶,白笙歌实在忍不住了,说:“团团啊,你吃这么多,吃多了肚子疼,你妈会要了我的命的。”

团团睁着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看着白笙歌,说:“干妈,你不喜欢我了吗?”

白笙歌看着这个只有三岁就会卖萌的小盆友,只好妥协了。

白笙歌的干儿子南团团是她闺蜜南曦的儿子,南曦二十一岁怀的团团,团团的爸爸……在南曦怀孕时,消失了。

南曦说,团团的爸爸叫温淳少,长得很帅。但在白笙歌的心目中,管他帅不帅,再帅也是个渣男。

白笙歌带团团去了肯德基,点了一个全家桶,两杯红豆圆奶茶。不一会儿,团团便吃得满嘴流油,白笙歌不由得在心里感叹,团团这贪吃的性格,和他妈妈一样,基因真是强大!

吃完后,团团对白笙歌说:“干妈,我吃饱了。但是我可不可以再要一杯加冰的可乐?”

团团的眼睛很好看,是纯黑色的,湿漉漉的,睫毛也很长,更要命的是,他的鼻子还那么翘。这么一张精致的小脸看着她,白笙歌就答应了,早把南曦交代她不能让团团吃太多这一条给忘了。

团团才三岁,吃这么多东西,胃怎么受得了呢?果然,在团团吃了一个全家桶,喝了一杯红豆圆奶茶、一杯冰可乐后,肚子疼了起来。

团团捧着自己的肚子,精致的小脸皱成一团,对白笙歌说:“干妈,我肚子疼,想大便。好疼!”

一听团团这么说,白笙歌赶紧带团团去了厕所,对团团说:”团团,你自己去进去吧,来,这是纸,干妈在门口等你哦。”团团赶紧接过纸,进了厕所。

白笙歌在门口等了半个小时后,见团团还没不由得有点担心,心想,团团不会疼得昏过去了吧,不行,我得进去看看。这么想着,白笙歌连想都没想,直接进了男厕所。

结果……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有着黄金比例身材的美男子在……小便!!!

白笙歌很不争气地……流了鼻血!那位帅哥很淡定地提上了裤子,对白笙歌说:“勾住中指。”然后,拿着一张卫生纸,径直向白笙歌走来,把纸卷成长条,塞到白笙歌的鼻子里。

一会儿后,白笙歌的血是止了,但脸却爆红。

那位帅哥说:“顾何繁。”

“嗯?”白笙歌刚才走神了,不明白帅哥说的是什么。

“我叫顾何繁。”他又重复率一遍。

“哦,我叫白笙歌。”白笙歌反应过来了。

”干妈,这个帅叔叔是谁?”团团突然出现了.

“呃……内个……他,他,他是我朋友!”白笙歌只好撒了个谎。

顾何繁很配合,说:“对,我是她朋友。”

“但是,干妈,你为什么进了男厕所嘞?”团团又问。

”我怕你出事。对了,团团,你肚子还疼吗?“白笙歌担心地问。

”不疼了,已经好了。“团团摇摇头,对白笙歌露出了一排小白牙。

团团笑起来,白笙歌的心都被融化了。

白笙歌牵着干儿子南团团胖乎乎的小手走在街上,团团一会儿要吃汉堡,一会儿要喝奶茶,白笙歌实在忍不住了,说:“团团啊,你吃这么多,吃多了肚子疼,你妈会要了我的命的。”

团团睁着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看着白笙歌,说:“干妈,你不喜欢我了吗?”

白笙歌看着这个只有三岁就会卖萌的小盆友,只好妥协了。

白笙歌的干儿子南团团是她闺蜜南曦的儿子,南曦二十一岁怀的团团,团团的爸爸……在南曦怀孕时,消失了。

南曦说,团团的爸爸叫温淳少,长得很帅。但在白笙歌的心目中,管他帅不帅,再帅也是个渣男。

白笙歌带团团去了肯德基,点了一个全家桶,两杯红豆圆奶茶。不一会儿,团团便吃得满嘴流油,白笙歌不由得在心里感叹,团团这贪吃的性格,和他妈妈一样,基因真是强大!

吃完后,团团对白笙歌说:“干妈,我吃饱了。但是我可不可以再要一杯加冰的可乐?”

团团的眼睛很好看,是纯黑色的,湿漉漉的,睫毛也很长,更要命的是,他的鼻子还那么翘。这么一张精致的小脸看着她,白笙歌就答应了,早把南曦交代她不能让团团吃太多这一条给忘了。

团团才三岁,吃这么多东西,胃怎么受得了呢?果然,在团团吃了一个全家桶,喝了一杯红豆圆奶茶、一杯冰可乐后,肚子疼了起来。

团团捧着自己的肚子,精致的小脸皱成一团,对白笙歌说:“干妈,我肚子疼,想大便。好疼!”

一听团团这么说,白笙歌赶紧带团团去了厕所,对团团说:”团团,你自己去进去吧,来,这是纸,干妈在门口等你哦。”团团赶紧接过纸,进了厕所。

白笙歌在门口等了半个小时后,见团团还没不由得有点担心,心想,团团不会疼得昏过去了吧,不行,我得进去看看。这么想着,白笙歌连想都没想,直接进了男厕所。

结果……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有着黄金比例身材的美男子在……小便!!!

白笙歌很不争气地……流了鼻血!那位帅哥很淡定地提上了裤子,对白笙歌说:“勾住中指。”然后,拿着一张卫生纸,径直向白笙歌走来,把纸卷成长条,塞到白笙歌的鼻子里。

一会儿后,白笙歌的血是止了,但脸却爆红。

那位帅哥说:“顾何繁。”

“嗯?”白笙歌刚才走神了,不明白帅哥说的是什么。

“我叫顾何繁。”他又重复率一遍。

“哦,我叫白笙歌。”白笙歌反应过来了。

”干妈,这个帅叔叔是谁?”团团突然出现了.

“呃……内个……他,他,他是我朋友!”白笙歌只好撒了个谎。

顾何繁很配合,说:“对,我是她朋友。”

“但是,干妈,你为什么进了男厕所嘞?”团团又问。

”我怕你出事。对了,团团,你肚子还疼吗?“白笙歌担心地问。

”不疼了,已经好了。“团团摇摇头,对白笙歌露出了一排小白牙。

团团笑起来,白笙歌的心都被融化了。

白笙歌牵着干儿子南团团胖乎乎的小手走在街上,团团一会儿要吃汉堡,一会儿要喝奶茶,白笙歌实在忍不住了,说:“团团啊,你吃这么多,吃多了肚子疼,你妈会要了我的命的。”

团团睁着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看着白笙歌,说:“干妈,你不喜欢我了吗?”

白笙歌看着这个只有三岁就会卖萌的小盆友,只好妥协了。

白笙歌的干儿子南团团是她闺蜜南曦的儿子,南曦二十一岁怀的团团,团团的爸爸……在南曦怀孕时,消失了。

南曦说,团团的爸爸叫温淳少,长得很帅。但在白笙歌的心目中,管他帅不帅,再帅也是个渣男。

白笙歌带团团去了肯德基,点了一个全家桶,两杯红豆圆奶茶。不一会儿,团团便吃得满嘴流油,白笙歌不由得在心里感叹,团团这贪吃的性格,和他妈妈一样,基因真是强大!

吃完后,团团对白笙歌说:“干妈,我吃饱了。但是我可不可以再要一杯加冰的可乐?”

团团的眼睛很好看,是纯黑色的,湿漉漉的,睫毛也很长,更要命的是,他的鼻子还那么翘。这么一张精致的小脸看着她,白笙歌就答应了,早把南曦交代她不能让团团吃太多这一条给忘了。

团团才三岁,吃这么多东西,胃怎么受得了呢?果然,在团团吃了一个全家桶,喝了一杯红豆圆奶茶、一杯冰可乐后,肚子疼了起来。

团团捧着自己的肚子,精致的小脸皱成一团,对白笙歌说:“干妈,我肚子疼,想大便。好疼!”

一听团团这么说,白笙歌赶紧带团团去了厕所,对团团说:”团团,你自己去进去吧,来,这是纸,干妈在门口等你哦。”团团赶紧接过纸,进了厕所。

白笙歌在门口等了半个小时后,见团团还没不由得有点担心,心想,团团不会疼得昏过去了吧,不行,我得进去看看。这么想着,白笙歌连想都没想,直接进了男厕所。

结果……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有着黄金比例身材的美男子在……小便!!!

白笙歌很不争气地……流了鼻血!那位帅哥很淡定地提上了裤子,对白笙歌说:“勾住中指。”然后,拿着一张卫生纸,径直向白笙歌走来,把纸卷成长条,塞到白笙歌的鼻子里。

一会儿后,白笙歌的血是止了,但脸却爆红。

那位帅哥说:“顾何繁。”

“嗯?”白笙歌刚才走神了,不明白帅哥说的是什么。

“我叫顾何繁。”他又重复率一遍。

“哦,我叫白笙歌。”白笙歌反应过来了。

”干妈,这个帅叔叔是谁?”团团突然出现了.

“呃……内个……他,他,他是我朋友!”白笙歌只好撒了个谎。

顾何繁很配合,说:“对,我是她朋友。”

“但是,干妈,你为什么进了男厕所嘞?”团团又问。

”我怕你出事。对了,团团,你肚子还疼吗?“白笙歌担心地问。

”不疼了,已经好了。“团团摇摇头,对白笙歌露出了一排小白牙。

团团笑起来,白笙歌的心都被融化了。

白笙歌牵着干儿子南团团胖乎乎的小手走在街上,团团一会儿要吃汉堡,一会儿要喝奶茶,白笙歌实在忍不住了,说:“团团啊,你吃这么多,吃多了肚子疼,你妈会要了我的命的。”

团团睁着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看着白笙歌,说:“干妈,你不喜欢我了吗?”

白笙歌看着这个只有三岁就会卖萌的小盆友,只好妥协了。

白笙歌的干儿子南团团是她闺蜜南曦的儿子,南曦二十一岁怀的团团,团团的爸爸……在南曦怀孕时,消失了。

南曦说,团团的爸爸叫温淳少,长得很帅。但在白笙歌的心目中,管他帅不帅,再帅也是个渣男。

白笙歌带团团去了肯德基,点了一个全家桶,两杯红豆圆奶茶。不一会儿,团团便吃得满嘴流油,白笙歌不由得在心里感叹,团团这贪吃的性格,和他妈妈一样,基因真是强大!

吃完后,团团对白笙歌说:“干妈,我吃饱了。但是我可不可以再要一杯加冰的可乐?”

团团的眼睛很好看,是纯黑色的,湿漉漉的,睫毛也很长,更要命的是,他的鼻子还那么翘。这么一张精致的小脸看着她,白笙歌就答应了,早把南曦交代她不能让团团吃太多这一条给忘了。

团团才三岁,吃这么多东西,胃怎么受得了呢?果然,在团团吃了一个全家桶,喝了一杯红豆圆奶茶、一杯冰可乐后,肚子疼了起来。

团团捧着自己的肚子,精致的小脸皱成一团,对白笙歌说:“干妈,我肚子疼,想大便。好疼!”

一听团团这么说,白笙歌赶紧带团团去了厕所,对团团说:”团团,你自己去进去吧,来,这是纸,干妈在门口等你哦。”团团赶紧接过纸,进了厕所。

白笙歌在门口等了半个小时后,见团团还没不由得有点担心,心想,团团不会疼得昏过去了吧,不行,我得进去看看。这么想着,白笙歌连想都没想,直接进了男厕所。

结果……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有着黄金比例身材的美男子在……小便!!!

白笙歌很不争气地……流了鼻血!那位帅哥很淡定地提上了裤子,对白笙歌说:“勾住中指。”然后,拿着一张卫生纸,径直向白笙歌走来,把纸卷成长条,塞到白笙歌的鼻子里。

一会儿后,白笙歌的血是止了,但脸却爆红。

那位帅哥说:“顾何繁。”

“嗯?”白笙歌刚才走神了,不明白帅哥说的是什么。

“我叫顾何繁。”他又重复率一遍。

“哦,我叫白笙歌。”白笙歌反应过来了。

”干妈,这个帅叔叔是谁?”团团突然出现了.

“呃……内个……他,他,他是我朋友!”白笙歌只好撒了个谎。

顾何繁很配合,说:“对,我是她朋友。”

“但是,干妈,你为什么进了男厕所嘞?”团团又问。

”我怕你出事。对了,团团,你肚子还疼吗?“白笙歌担心地问。

”不疼了,已经好了。“团团摇摇头,对白笙歌露出了一排小白牙。

团团笑起来,白笙歌的心都被融化了。

“咳咳,笙歌,我就先走了。”被冷在一边的顾何繁,刷了刷自己的存在感。

“哦,好,何繁,你走吧。”白笙歌也装作雨顾何繁很熟的样子。

盒饭?神马鬼?顾何繁不由得满头黑线。

“那个,笙歌啊,你还要在男厕所待多久啊?”顾何繁加重了“男”字。

笙歌才反应过来自己还在男厕所里。看着眼前这个欠揍的男人,白笙歌在心里把顾何繁揍了一千遍。但还是笑着对顾何繁说“何繁,谢谢你提醒哈。”

次奥!又是盒饭!

经过顾何繁一番“好心”的提醒后,白笙歌也好好“感谢”了“盒饭”。

“顾先生,我希望下次不会再见到你。今天这件事,我向你道歉,我们从此再无交集。也谢谢你今天帮我解围。”白笙歌搬出了自己当律师的那一套,公式化地说着,脸上面无表情。

“白小姐,你刚把人看光就拍拍屁股走了?你最起码得对我负责吧。”顾何繁模仿着白笙歌的语调对白笙歌说着。

白笙歌没想到顾何繁会这么说,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但作为一名律师还是有点基本素养的,马上恢复了原状。

“顾先生,我已经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如果你还要死缠烂打下去,那么,我们法庭见。”白笙歌霸气地留下这句话就带着团团走了。

顾何繁看着白笙歌的背影勾唇一笑,心想:这女人挺有趣的。

白笙歌带着团团回到南曦家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团团已经睡着了。

“南曦小仙女,求收留~”白笙歌向南曦撒娇。

“怎么了?”南曦问道。

“心情不好,今天遇到一帅哥。”白笙歌闷闷不乐地回答。

“那是好事啊,怎么了?”南曦很疑惑。

“重点是那人特别贱。”白笙歌咬牙切齿地说。

“嗯哼?怎么贱了,和我分享分享。”南曦很感兴趣地问道,眼睛里闪烁着八卦的光芒。

白笙歌把事情的前因后果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南曦。 南曦听了捧腹大笑,说:“还有人能把你怼成这样,我佩服他。哈哈哈哈~~”

等南曦笑完,白笙歌对南曦说:“你该给团团找个爸爸了。”

南曦说:“我……有温淳少的消息了。我今天见到他了。”

“蛤?你要原谅那个渣男吗?”白笙歌很震惊。

“不!我不会像以前那么软弱了。我不会原谅他的!”南曦坚定地说,“我等了他三年,他才回来,我绝不会轻易原谅他!”

“哇,这还是我认识的南曦小仙女吗?太帅了吧”白笙歌崇拜地说。

闺蜜之间总是有说不完的悄悄话,白笙歌和南曦好久没有一起谈天说地了,她俩从刚上床睡觉一直聊到了凌晨三点多。

白笙歌晚上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顾何繁一直和她说“白小姐”。

白笙歌带着团团回到南曦家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团团已经睡着了。

“南曦小仙女,求收留~”白笙歌向南曦撒娇。

“怎么了?”南曦问道。

“心情不好,今天遇到一帅哥。”白笙歌闷闷不乐地回答。

“那是好事啊,怎么了?”南曦很疑惑。

“重点是那人特别贱。”白笙歌咬牙切齿地说。

“嗯哼?怎么贱了,和我分享分享。”南曦很感兴趣地问道,眼睛里闪烁着八卦的光芒。

白笙歌把事情的前因后果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南曦。 南曦听了捧腹大笑,说:“还有人能把你怼成这样,我佩服他。哈哈哈哈~~”

等南曦笑完,白笙歌对南曦说:“你该给团团找个爸爸了。”

南曦说:“我……有温淳少的消息了。我今天见到他了。”

“蛤?你要原谅那个渣男吗?”白笙歌很震惊。

“不!我不会像以前那么软弱了。我不会原谅他的!”南曦坚定地说,“我等了他三年,他才回来,我绝不会轻易原谅他!”

“哇,这还是我认识的南曦小仙女吗?太帅了吧”白笙歌崇拜地说。

闺蜜之间总是有说不完的悄悄话,白笙歌和南曦好久没有一起谈天说地了,她俩从刚上床睡觉一直聊到了凌晨三点多。

白笙歌晚上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顾何繁一直和她说“白小姐”。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