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玄幻 > 百鬼阴晴录 > 卷一(14)

百鬼阴晴录 卷一(14)

作者:孤谚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1-06-05 09:07:14

 沈祈雨是被人挠醒的。

那人搅了人的睡眠,却还好意思腆着脸笑。他手里捏着一小缕头发,在他脸上扫来扫去。“趁天还没亮,赶紧走罢。”

虽然人是刚醒来,但是眼里却清醒地很。沈则云生怕他恼怒,立刻给自己辩解:“再不醒,天亮了该怎么走。”说着起身下了地。

他不说话,也紧跟着下了地,穿好鞋子,将头发随手一拢,束了起来,还悠闲地斜看着一旁披衣散发的沈则云问:“你就这幅样子,是不准备送我?”他心情好像很好,尾调上扬着,虽然是问句,但心中好像已经有答案了。

“不能衣冠不整的送吗?我非要别人一看就知道我们两个之间发生了什么。”他说的轻佻。

“我一个人好走。”

“偷偷摸摸的?跟着我光明正大的出军营,沈将军的威严可不能折损一点。在敌军军营来去自如,沈将军估计是头一个。”

“让偷潜入自家军营里的敌方的人好生睡在自己床上,沈将军也是头一个。”

沈则云却严肃地摇了摇头:“这第一我可不敢当,还是得你来。难不成你忘了那天夜里谁同我示爱,并且还主动留我下来同床?”

沈祈雨哑口无言,等他什么时候不要脸了,也许能和他斗一斗。

沈则云说是要光明正大地带他出去,实际仍是极其猥琐地带着他躲着明岗暗哨,眼见就要出去了,他指着最关紧的地方说:“等会我上前引开他们的注意力,你自己一个人偷摸着出去。”

沈祈雨道了声谢,然后听见一声近乎呢喃的问句:“什么时候会再见?”

他不知道。他问:“你以后是不是不会再去扰我军了?”

“不会,”他说,不过又觉得说的不对,补充道,“不会亲自去了。那我能再去找你吗。”

“太危险了。”也不知道实在担心他还是担心自家军队,“约个日子。每逢月十五,老地方见。”

眼见有一队巡卫兵往这边走来,沈则云也不再多说话,急匆匆地迈出了一个看起来悠闲的步子,走出了阴影。得到了他的这样一个承诺就够了。

战火一直没有燃起来。

黎平二十三年秋,沈祈雨破例回了宫。

这三年来,沈祈雨早已经是边陲的儿子,是所有人同甘共苦的兄弟。每年只在过年的时候回黎都一趟。也不会待太久,过了正月十五就走。

他正是长个子的年纪,每年回去皇帝都会感叹一句:“岁月不饶人,青丝变白发,少年长成人啊。这一年一年的,变化也太多了。”

沈祈雨此刻驱着马,飞奔在官道上,心里也是想的这句话:“一年一年的,变化太大了。”明明自己走的时候还是一切照旧,南王在朝堂之余闲在家和妻子聊聊天,逗逗儿子。怎么现在接到的消息就是病危了?

他心急如焚,可还要在路上消耗时间。他情愿这是一场骗局,比如说是南王想他了,于是叫他回去;哪怕是过年时候说的给他找亲事也无所谓了。

终于,皇城一点点在他眼前铺开,变大。可上方却是被黑雾笼罩着。他直奔南王府,却发现皇上也在。

皇上衰老了许多,仿佛沈祈雨不是离开了大半年,而是半辈子似的。

沈祈雨声音已经是成年人的低沉,带着连日奔波的劳累,礼数也忘了,急急地问:“南王兄怎么样了。”

“他在屋内,你去看罢。”皇上本来是看完他准备回宫,却被沈祈雨的焦急感染了,又转身进去了。

床上的人双眼紧闭,唇色灰白,已经瘦得只剩个骨头架子了。若不是微微起伏的胸口,被惊吓过头的沈祈雨就要以为这是个死人了。

“皇上,南王兄他怎么了?明明……”

明明他离开的时候还是好好地,明明这还是个壮年人。

皇上摇了摇头:“初春时淋了一场寒雨,本身就病着,可他偏偏药也不吃,也不休息,生生扛着。也是半好不好地,他自己都不注意。直到春夏交替那时节,被风一吹,直接烧了起来。这一烧,就是烧到肺腑里去了。”他此时早已经没有了帝王的威严,双肩塌了下来,只是一个走投无路的父亲。

沈祈雨用手探上了他的额头,果真是烫。他心里一惊,按照皇上的话,这一烧已经烧了两个多月,人的肺腑也要烧干了,哪还有活的可能?

只是沈祈雨还抱着一点希望问:“太医怎么说?”

皇上又摇了摇头。

沈祈雨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到皇宫里的,也不知道现在这黑夜是几时的黑夜。他奔波一路,一天水米未尽,又伤心伤到了顶,昏过去总比也把自己熬死了强。

他扶着作痛的头,走到了桌子旁边。

桌子上摆了一碟精美的点心,水壶里也已经灌满了茶。他心神极其恍惚,但也还记得用手试一下温度,才猛灌了起来。

也许是身体所需要的水已经满足,他脸上划过两行清泪,砸在桌布上,很快不见。他在这无边的黑黑暗里生出了一种恐惧。就像那一年,他才九岁,相依为命的父亲葬身于一场暴乱。十年过去了,他还是害怕离开。

只是,祸不单行。

南王病危的消息不仅沈祈雨知道了,两国的人也都听到了。也是,只要有心,有什么事探听不到。

沈祈雨回京后的第二个月,江国竟派使者出使黎国,为江国皇帝求亲。

黎国皇室里正儿八经的血脉不过是南王黎麟和今十六岁的雨韵公主,再加上三岁半的晏清小儿这三人。

求的是谁的亲,那只能是雨韵公主。

端的是什么目的,不言而喻。

使者上殿的那日,沈祈雨正守在南王的榻前。他一日里醒的时间越来越短,饭也吃不下多少。都说他撑不了几天了。

自沈祈雨回来后,他几乎是成了皇上的支柱。沈祈雨受的打击很大,但更多的是伤心。可皇上却是被打击到一蹶不振,精神颓靡。于是沈祈雨就也没有时间再逃避现实。

从前南王肩上的重任一下子全落在他的肩上,孝顺父母,为君分忧,他想着这曾是南王做的,自己也应当做好,慢慢倒也习惯了。只是少了一样,没有了兄友弟恭。

他守在兄长的榻前,似乎在重温以前的场景。一名青年与一个少年,而不是少年长大了,青年却躺在床上等着死亡的那天来临。

他倒是也不担心朝堂上的情形。黎国不怕江国,所以黎国君主不会受他们威胁而答应他们。雨韵永远是黎国的公主而不是什么别的人。

所以当他回到听到皇上一口回绝了求亲使团时一点也不意外。令他意外的是,皇上回绝的理由竟然是已经将公主许给了沈祈雨。

“皇上,您可知君无戏言。您当着百官的面说出这句话,可是真的要我娶雨韵。”沈祈雨十分震惊。

“是。”

“我们是兄妹。”

“是什么样的兄妹?不同父不同母的兄妹。”

沈祈雨跪在皇上面前:“我们自小一起长大,情深似海,似海情深也都是亲情。”

“朕同你就没没有亲情了吗?你不知道吗,朕老了。你南王兄不日就……膝下只有三岁小儿一个,你让我忍心将黎国社稷交在韵儿手里吗?只有你了。”

是啊,只有他了。只是他本身待在皇宫就名不正言不顺,如果不是公主的夫婿,即使明白这责任是自己该担的,又能怎么样呢。

他想着公主也只是将他当成哥哥,曾经可爱任性的妹妹能不能接受呢。

皇上说:“你不必担心这个,比起江国皇帝的后宫,这结果也好。”

“也不一定只有这两条路。”他一方面顾忌兄妹之情,另一边,实在是自己心里有一个人。这个人是用了他最大的勇气,打破各种框架,才能相拥入怀的人。

“您身体这么好,侄儿也会慢慢长大。今时臣是您的臣子,来日,是宴清的臣子。定会护得黎国海晏河清。”

仿佛是专为打他的脸似的,皇上重重的咳嗽了两声。

他回到后宫,先去找了公主。颜妃他不用去看,肯定是和皇上一条心的。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