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仙侠 > 大夏将倾 > 第一卷 昨日重现 第十九章 谁去理解那舍去光辉默默付出的人

 山风吹拂眉梢,水雾浸湿了头发。似乎永远一如既往的水汽很重,终年不散。

山岩边坐着的人伸出手来,一道流光破开云雾落下。

那柄剑如同乖巧的孩子般稳稳落在手心。

“终究还是差了一些 ,你的剑心归根到底还是道家两组真言为根基,无法做到纯粹的剑道本我通明。”有人不知何时无声无息出现在那人身后,轻步落下,瞬息而至。

李荣收起那柄名为‘无华’之剑,忽然沉声道,“我一直不赞成我们李族再与跟王道之人牵扯,再如何隐世不出终究会与世为敌。”

身后李唯冠驻足而立,并没有望向他,眼眸停留在浓浓雾气背后,似乎能够透过雾气望向远处。他答非所问,幽幽开口道,“你二爷爷估计撑不过几年,父亲的意思是让你去接替你二爷。眼下你机缘之下突破炼神上境洗心,半只脚也踏入剑道之门。此行也许是个机会,炼化极痴道心。”

李荣怒道,“百年多以前那件事,别以为世人都没人得知我们李族在其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你们还要再次重蹈覆辙?虽然姜氏那人最后没能够带走天外天,莫不成真以为李族人依旧是从前那个李族?“

他当然知道他口中二爷爷是何许人也,那是爷爷李世良血亲二兄,李荣也得尊称其二爷爷。

但他更是知道些不为人知的辛秘 ,以及那个名为李世珍的爷爷在其中做了哪些令人心惊胆寒的事。

百年前颠覆了整个神夏修行界的第二次秩序事件,导致了修行界修行之人死伤大半。神夏地界势力也将发生翻天覆地的重组清洗,因此才有南北两大家族的崛起。

也许世上没几个人会知道那件事真正的内幕,但并不妨碍些人离真相不远的猜忌与忌惮。

李唯冠面无表情,如同阐述一个故事 ,“更因为如此 ,我们李族也必须要有能够掌控家族命运的力量,才能足够自保。我们休养生息得太久了,老辈再难以作支柱。 如今你二哥自绝前程遁世而出 ,年轻一辈唯有你与世珍脉李牧才能够当得起脊梁之才。”

顿了顿续道,“再而,你也得想想小安子。”

李唯冠此番话下来, 李荣有些怒气,嘴边泛着丝冷笑 ,”你们这是蛰伏得太久了,再如何收敛也遮不住野心。二哥到底是因为什么才离去,我不是瞎子,你们对得起小安子吗?“

这近乎厉喝的语气,李唯冠竟难得眼神有些暗淡,眼中闪过丝不忍之色。

李荣呵呵一声继而嘲讽,继续道,“我如何不知小安子本应能够平凡一生,安享一世,不会踏入这修行世道的浑水。只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老爹你们能够有着这般魄力与手段,果然是合乎你们的道性。” 话语隐隐有所指,他其实更想道出这切幕后似乎都有‘那个人’的影子。

他一直以来都有这个疑问与猜测,只是根本不愿意去想,也不愿意去回忆起些无比痛苦的, 比长剑穿过胸膛更要刺痛的回忆。

他不知为何忽然间脑海里想起在天外天里,那一刹那间小安子眼中蕴含着的那种与自己如出一辙的绝望,与无助。

恍惚间李荣觉得很荒谬,于是竟低声疹笑起来。笑这世间百态不过一层面纱轻掩,看透了即是空。

风中吹动云雾似乎刹那静止。

李唯冠面色一变。

一声剑鸣无中生有 ,世间无剑却有声。

山岩小丘草木化作齑粉,平地忽的矮上三分。

一声惊叹出自李唯冠口中而出 ,只听他由衷佩服道,“不愧是世间痴道占据情痴道的极痴之人,由情痴入道痴。”

这一日,世间再出一位剑道修士。

……

……

“路都是他自己早就已经选好了的。”小院中李世良浇着花,笑眯眯地说。

李唯冠苦笑着有些惋惜道,“当初借武当长松真人无畏无华,不过是为解开那小子痴相罢。如今倒是真言合一,走上的终归不过是道家的法剑道。”

李世良没好气瞥了一眼都快赶得上与自己一样老态的儿子,打趣道,“也总比你半吊子好得多了,怎么羡慕嫉妒?瞧你那出息,自己崽子有此成就,要我我早不乐开花了。”

说完一副‘我自己儿子怎么就没个出息’的样子。

难得李唯冠老脸一红,尴尬无比。

却见李世良浇花动作一顿,水滴洒落压弯了花枝而不自觉,他忽然道,“只是可惜了李荣这孩子。”

这突如其来的莫名之言,李唯冠却是听出老爷子其意所指,眼中也生出一丝黯然。老爷子说的不是利用李安父亲的情份,让李荣去接替爷,为李族将来铺路而牺牲了李荣。

而是那段不愿被人揭起的陈年旧事,那段又没人能记得当初李族那个绝世天才,也没人记起那个被毁了道心堕落至今极痴之境的可怜人。

“他答应了族里的安排,只不过他有个条件。”李唯冠叹了口气, 还是如此说道。

继续举起小浇壶的李世良似乎早已知晓,也并没有在意。不过微微一笑,笑道,“儿孙自有儿孙福,他要做就随他去吧”

说完似乎心不在焉地轻轻放下小浇壶,长吁一气,有些垂老之相。似乎这个撑起李族延续了几个甲子的老人早已筋疲力尽,不复当初气魄。曾经那早已迈入这个修行界能够达到的巅峰,本应该能够不被时光风沙侵蚀的他,更是仅仅百年多的时间里一场变动导致急速的衰者,腐朽。甚至境界一再跌落 ,难以维持一族核心。

一切不过是为了李族能够延续,束缚于方寸之地,不再闪耀着光辉。而外界又有几个会记得他曾经的名字,那个曾经最有可能突破这片天地的枷锁的李世良呢。

就如同那些消失在芸芸众生的普通凡人一般,最终黯然无色,成为一捧黄土。

甚至也无法逃脱修行者三魂七魄不入轮回的宿命,不会存在任何转世可能,湮灭得毫无痕迹。

这非是李族如此,而是所有当代苟且在‘普天之下’偷生的古仙道修行者们吧?

精于世故的李世良幽深眸子似乎眼瞧出李唯冠的出神 ,不屑地打击道,“你要再不窥得种火境,我怕你会比我先入棺材。”

李唯冠忍不住一怔,脸都有些黑 ,欲要辩解。

却见老爷子李世良抛出一个小瓷瓶,一滞之下接过仔细一看,不由得大跌眼镜。嘴角竟然有些抽搐,心中不住腹诽这大概也只有那个老头,才能够让这抠门的老爷子从那铁裤兜里掏出点好东西了吧。

果不其然,只听李世良说,“替我转告白老鬼 ,让他好好养伤,顺便告诉他‘你已经老了,连个刚踏入种火境的晚辈都收拾不了了'。”

说完,见到李唯冠脸色古怪的微搐 ,他不免面露讥笑道,“那姜氏旧人可曾被他留下?”接着李世良又道,“那相较之下谁又伤得更重?“

李唯冠哭笑不得,心道:您老两位天天怄气拌嘴,相互攀比大半辈子有意思吗。

谁人都心知肚明白猿多当年重伤跌境厉害,多年来也未能痊愈,境遇也不见得会比他李世良要好上多少。老爷子只是嘴里寻着一些打击老伙伴的理由罢了,恐怕更多的却是忧心吧?

不然也不会舍得这瓶贯视若珍宝的疗伤丹药了,能够道出这种友谊之奇妙,让人不胜唏嘘感慨。

李唯冠忽然记起一事,有些沉重的问道,“小安子他情况如何了?“

只是李世良神色有些不大自然,叹了口气又似乎神色古怪的摇头道,“死倒是死不了,但是能不能稳固武道之路,得看造化。不是所有人都能够与他那般不合常理一样的怪胎,没有灵脉还依然能够踏入修行路,看来多半是他那一缕先天紫气支撑。不然我也不会疯到给他一指灵光灌顶。 真是够胡闹的。”

说完,不免笑了笑,似乎颇为得意。

李唯冠也放下心来,会心一笑。

……

……

PS:终究写不出李老剑神于大雪坪一声剑来的气势啊…悲惨!

就没有人发个言评论评论?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