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玄幻 > 生世寻 > 第24章 朝堂告状

生世寻 第24章 朝堂告状

作者:星辰明玥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1-06-05 09:14:39

 其实白慕雨心里也七上八下的,也不知道他这个小妹说的计划是什么计划。

明明才到初秋,因为毫无征兆的寒气来袭,大家都早早的穿上了过冬的衣服。

而且越是靠近廉王府,就冷得更是厉害。

一阵寒气越来越近,大家都打着哆嗦。“好冷啊,怎么突然这么冷!”

王府的大门被打开,见独孤君寻抱着一个白衣女子出来,白府的人一眼就认出了是白慕雪。

烟萝哇的一声又哭了出来,最后晕厥过去,父子俩抱着烟萝。

白之沼眼中冒着熊熊烈火,白慕雨手指的骨节也握得嘎吱嘎吱的响。

旁人窃窃私语:“王妃这是怎么了?”

有人小声回应:“看样子应该是死了吧!小小年纪,可惜啊!”

“可不是嘛!”

“咦?王妃怎么舍得把头发剪了,以前可宝贝着呢!”

“谁知道呢!”

伴随着众人的议论,独孤君寻越走越近,围观的人群越退越远。

最后独孤君寻站在白家人面前,他们愣了片刻,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白慕雨接过夜辰月,眼泪吧嗒吧嗒的落下,真的是又恨又气又悲伤。

白之沼咆哮:“独孤君寻,老夫跟你没完!”

夜辰月靠近白慕雨身体的一只手,在他身上拽了拽。

他立刻会意,但还是很生气道:“爹!我们走!”

白之沼也知道现在还不是和独孤君寻争执的时候,抱着烟萝和一众手下走了。

人群也渐渐散去。

独孤君寻站在门口,他突然觉得心里空空的。

他想起她之前还反复受伤,早就要油尽灯枯了,如今又中了寒毒,而且刚才在云翠居探她的气息时就发现,她应该撑不过几日。

他自语:“这样接二连三受伤的人,真的是天命有福之人吗?明知自己时日无多,却还要执意离开,你到底在想什么!”

香揽苑,莫女醒来,她看了看自己的手,感受了下自己的身体。得意的笑了。

茜茜坐在床边打瞌睡,见床上的人有动静。

睡意立刻消失:“小姐您终于醒了,您感觉怎么样?”

莫女抬了抬手:“你还能从我身上感觉到寒气吗?”

茜茜摇头:“没有,一点都没有。”

“王爷呢?”

茜茜道:“王爷送那个女人出门了。”

莫女瞬间就有些不悦。

茜茜安慰:“放心吧小姐,王爷这也是最后一次了,不过送出去的......呵呵......”

“那个女人怎么样了?”

茜茜开心道:“已经死了!”

莫女眼中浮现一抹阴狠之色。她在心里暗道:“就你这点小伎俩,还敢跟我挣?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不可能。”

独孤君寻远远就见莫女满脸阴戾,之前秋影说莫女上门找麻烦,他根本就不信,也只当他是在维护白慕雪。

不过即使如此,他也不觉得莫女这样做有何不妥,毕竟是在这种强者为尊的世界。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感觉自己心里空了一块,有些喘不过气。

独孤君寻他悄无声息的来了,又悄无声息的走了。

他只知道现在心里很烦躁很乱。

回到卧房,他小心翼翼的取出盒子里面的画卷。

画中的黑衣女子仰望着天空,脸上没有任何情绪。

每次看到这幅画,他再烦躁的心情也会立刻安静下来。

他抚摸着她的侧脸:“你是不是很孤独!为何你只能存在我的梦里!为何我见到你就会很安心!我该去何处寻你!”

独孤君寻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飞快的画面,快到无法捕捉。

他不舒服的揉了揉眉心,突然想起夜辰月说写了休书在云翠居的床上,不知不觉中就来到云翠居门口。

这里依旧寒冷,只是没有之前夜辰月在时那么冷了。

他辗转来到覆盖着厚厚寒冰的床前,见上面果然有一张纸,字迹歪歪扭扭。

不看不知道,一看脸都气得铁青:“这个女人!”纸在他手中粉碎,纷纷落地。

纸上:独孤君寻,有妻白慕雪,因其成亲半年来,从不尽作为一个丈夫应尽的义务,故立此休书休之,此后各自婚嫁,永无争执。

恐后无凭,自愿立此文约为照。

立约人:白慕雪。

名字上面还盖了一个手印。

夜辰月不认识这个世界的文字,就更别提写了。

小香小凤都不识几个字,所以她这些字都是东拼西凑,凑出来的。

他打量着这个变得简素的房间,见墙上挂着一个灯笼,只是灯笼也结上了寒冰。

灯笼上的女子闭着双眼,发丝随意飘散在一侧。

旁边还写着四个他不认识的字。“这是......字?”

他运功化去灯笼上的冰,把灯笼取了下来。

仔细打量着那四个字,字如同行云流水,灵动潇洒。

再对比休书上的字,歪歪扭扭,简直是惨不忍睹,完全没办法比较。

“这是她一人所写?”

陌生的字,奇怪的举动,陌生冷漠的眼神,突然就会做饭,会做衣,还不怕血,懂包扎。

回首过往,独孤君寻怎么都无法相信一个人再怎么变化,也不可能突然间就改掉了自己所有的习性和能力。

要么是这个人有所隐瞒,要么就是前后根本就不是一个人。

想到这一点,独孤君寻一阵心悸:“如果真的是这样!那真的白慕雪去了何处?这世间有如此相像又截然不同的两人?”

皇宫朝堂,白之沼手持状书,跪在地上,老泪纵横:“陛下!您要为老臣做主啊!”

独孤皇帝见白之沼突然就苍老了许多,又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白相,你这是怎么了,快快起身道来。”

“谢陛下!”白之沼起身:“老臣要状告廉王。”

朝堂上一阵小轰动。“岳丈要告女婿?”

独孤皇帝看了眼默不作声的独孤君寻。

白之沼不但是独孤君寻的岳父,还是独孤皇帝的岳父,所以这层关系又乱又不好处理。

“把状书呈上来!”

小宫女接过白之沼手里的折子,传到独孤皇帝手中。

独孤皇帝看了一遍,大致写的是独孤君寻常常不问缘由就杖责白慕雪,禁足之类的,都是些家里长短。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