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北顾青谣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最后一根稻草

北顾青谣 第一百四十二章 最后一根稻草

作者:鸥似雪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6-05 09:19:50

 “婉仪!你说实话,你说实话啊!是柯毅指使你的,你给我说实话!”柯钰此刻已经克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怒意,他愤怒的抬起一侧拐杖,向着婉仪砸过去。

就在拐杖即将落在婉仪身上时,被一道极大的力道抵住了,柯钰于失控中回过神,发现抵住他拐杖的,竟是季卿的胳膊。

季卿闷哼一声,半跪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胳膊,咬牙挺过这一阵剧痛,随即他扶住婉仪的双肩,将她扶起些,直视着她哭肿了的双眸,“婉仪?真的是你做的?”

季卿温和中掺着不可思议的声音在婉仪耳边响起,惹得她又是一阵剧烈的颤抖。

“婉仪,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你对大哥下的毒?”季卿改捧住婉仪的脸,他小心地替她擦干了泪水,急切的问道。

婉仪点头,身子颤抖的厉害,眸中尽是恐惧,此刻的她已经被全然被恐惧支配,只知道顺着他的意思点头。

季卿闻言,面上立刻浮现出懊悔与心痛,他小心翼翼的抚着她额头上的伤口,心疼的说道,“你怎么这么傻?为什么要为我做这些?婉仪,是我……是我害了你……是我害了大哥!”

“你承认了?父亲,他承认了,是他做的!就是他!是他指使婉仪给我下的毒!”柯钰连忙向父亲指证,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柯毅竟然不打自招,自己承认了!

“毅儿,这到底怎么回事?”柯之峰面上一僵,他的手紧握成拳,猛地打在桌上,怒而起身。

桌上茶杯倾翻,茶水四溅,桌案也裂开一条细缝。

“父亲。”季卿垂头,眸中蓄起泪水,他拉着婉仪并肩跪在了柯之峰脚下,连连叩首,悔恨道,“父亲,这都是孩儿的错,一切都由孩儿一力承担,求父亲放过婉仪。”

“你先说,到底怎么回事。”柯之峰的怒气未平,浑身上下散发的冷意袭人骨髓。

“父亲,婉仪是为了孩儿,才对大哥下毒的,是孩儿的错,没能及时察觉,阻拦婉仪,这才致使大哥中毒,险些铸成大错。”季卿额头触地,言辞恳切,“孩儿愿意受罚,什么刑罚孩儿都愿意承受,只求父亲放过婉仪。”

“你不知道这件事?”柯之峰眉间微蹙。

“孩儿不知,不然绝不会允许这等事情发生!”季卿连忙道。

“那就是这奴婢心肠歹毒,谋害主子!”柯之峰松了一口气,当即道,“来人,将这个贱婢拖下去,立斩无赦!”

“父亲!父亲,孩儿求您了!”季卿向着柯之峰的方向爬近了些,他就像抓住了一棵救命稻草似的死死地抓住了柯之峰裤脚,哀求道,“婉仪已经有了我的骨肉啊,父亲!”

“你说什么?”柯之峰的脑袋顿时一空,。

“婉仪已经有了孩儿的骨肉,求父亲放过她吧。”季卿紧抓着柯之峰的裤脚向上攀起,最后抱紧柯之峰的大腿,仰头恳求。

柯之峰不为所动,他伸手推开季卿,上前几步,俯下身擒住了婉仪的手腕,另一只手搭上了她的脉。

片刻之后,柯之峰面露惊色,这个侍女,竟真的已经有了一月的身孕!

“父亲,孩儿自幼流落民间,身边一个亲人都没有,孩儿只能乞讨才能有口饭吃,才能活下来。若是没有李员外收养孩儿,孩儿早就死在那场瘟疫里了。”季卿眸中绪起的泪水终于流下,他的声音微颤,不由得让人心软。

柯之峰面色不改,但眸子中却湿润了许多。

“孩儿经历了千辛万苦,才找到自己的亲人,才找到父亲与哥哥,孩儿只求能安安稳稳,能在父亲膝下尽孝,能辅佐大哥做些力所能及的小事。父亲器重,孩儿受宠若惊,但孩儿知道,大哥才是潇月城的继任城主,孩儿不敢有僭越之心。可孩儿又怕,怕大哥错以为孩儿心存不轨,怕大哥疏远孩儿,怕孩儿好不容易寻到的家因孩儿生出嫌隙,孩儿心中苦闷苦闷无处可解,只能讲与婉仪听,哪知婉仪竟会铸下如此大错!”季卿终是忍不住失声痛哭。

柯之峰面上终于有所动容,季卿这一番话,终是将他对自己这个流落民间幼子的愧疚全部引了出来,他蹲下身亲自将季卿扶起,眼角湿润,“孩子,这么多年,苦了你了。”

“父亲,孩儿能找到亲人,已经是上天赐福,孩儿不敢也不会有其他的想法。这辈子,能让孩儿在父亲膝下尽孝就够了,至于婉仪,求父亲,成全孩儿吧。”季卿道。

“罢了,随你吧。”柯之峰心中愧疚占据主导,点头答应了季卿的请求。

“多谢父亲,多谢父亲!”季卿闻言,瞬间激动地又跪了下去,他拉着婉仪,连连向柯之峰叩首以表达感激。

“父亲!他下毒谋害我,意图置我于死地啊!”柯钰难以接受柯之峰的决定,他大声咆哮以表示自己的不满。

“够了,你不是没事了么,以后小心些。”柯之峰声音微冷。

“……父亲?”柯钰不可思议的看着柯之峰,心底瞬间被寒意灌满。

这就是他的父亲,生养他的父亲吗?

同样都是亲生孩子,就是因为自己残废了,他的心就可以这般偏颇,偏颇的连他险些丢了性命都可以算了么?

“回去吧,为父累了,要休息了。”柯之峰摆了摆手,这场闹剧便以此结局落下了帷幕。

德正殿外,柯钰被侍女扶上轮椅。

若说他之前的死心尚有余火,那么这一次,他就真的是心如死灰,余烬不存。

“大哥,这毒不好驱,你回去多休养休养,潇月城的事务,我责无旁贷。”季卿揽着婉仪自殿内出来,停留在柯钰身前。

此刻婉仪方从恐惧中挣脱,面上苍白毫无血色,她看着曾经的主子,悔恨的落泪。

“呦,怎么又哭了?”季卿唇角沁着浅笑,叫婉仪心里发怵,他抬手擦去她的泪,温热的手掌却生生叫婉仪寒毛倒立,“走,跟我回去,我好好疼你。”

说完,季卿向着柯钰投来一束嘲讽的微笑,随即揽着婉仪离开。

回到东暖阁时,已是晌午,太阳光直射下来,正是暖意袭人,可柯钰却始终觉得心里发寒。

于园中晒了许久的太阳,依旧没能将身上的寒意驱逐分毫。

“少城主,宫外有人给您送来一个盒子,说是您定的。”侍者自宫外来,手中捧了一个木盒子。

“我没有定做什么,你打开看看。”柯钰了一眼盒子,再无兴致。

那侍者应了一声,于柯钰面前打开了盒子,一条精致的假肢躺于锦帛之上,另有一封写着“少城主亲启”的信件附于其中。

柯钰的眸光被盒子里那条精致的假肢吸引,他拿起附带的信件,去了蜡封,从中拿出两页宣纸来。

其中一张上面写着时间地点,而另一张上面的字迹,却叫柯钰眉间皱起了一个疙瘩。

“小小心意,不成敬意,望与少主相聚一叙。”

柯钰的眸光向最下游移,那处的落款撞进柯钰的眼帘,平白将他眉间的疙瘩又添上了一道纵纹。

“沈江离亲笔。”

沈江离,首富沈家的现任家主。

柯钰将那信连着信封于掌中攥成了一团,他的目光转向盒子中的假肢,面上颜色难辨。

“少城主,可要试一试这条假肢?”侍者问道。

像这样的假肢,这两年少城主也接触过不少,但从没有一条符合心意的,到最后少城主干脆连看都不看,直接命人扔了。

今日送来的这一条,光看卖相的确是比以往送来的都要精致得多,只是不知戴在腿上,是否合适。

“好。”柯钰破天荒的说道。

侍者难得见少城主松口,生怕他反悔似的,赶忙放下了盒子,细心地为他装上假肢,随后搀扶着他起身,尝试能否走路。

这条假肢戴上很是舒适,柯钰离了侍者的搀扶也能自己走上几步,残腿的断面处虽依旧疼得厉害,但他却能忍得。

“这一条还算好用,留下吧。”柯钰冷嘶一声,强忍着疼痛说道。

“是。”侍者欣喜,也赶忙向柯钰道喜,“恭喜少城主,终于寻到一条合适的假肢,只要稍加练习,少主便可以如愿,自由行走,不再困于轮椅拐杖!”

柯钰面无喜色,挥手命侍者退下,一个人在园中的草地上练习用假肢走路。

独自行走的感觉已经有许久未能体会了,柯钰缓慢的挪动残腿,时不时地扶着园中树木歇息片刻。

清风沁着凉意拂过脸颊,带走心中些许憋闷,柯钰的心情稍有好转。

沈江离,沈家的家主,为何要笼络他这样一个废人?

难道他的目的与柳无痕相同,想要帮助自己于城中站稳脚跟,之后再为他所支持的朔楚做事?

无他,无非就是让他背叛潇月城,背叛父亲。

想到这里,柯钰的心陡然生出一阵刺痛,他又想起了今日父亲对他的冷漠疏离和对柯毅无下限的偏宠。

这般天壤之别的对待,只因为他废了一条腿,在父亲眼中便成为了无能的废人!

既然如此,我就叫你看看,废人,是不是真的无能!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