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红粉佳人 > 第631章 最后一战(下)

红粉佳人 第631章 最后一战(下)

作者:独孤求剩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5 09:20:44

 听见觉明大师那么一说,现场很多人全都惊呆了。

不仅是他们惊呆了,我自己也惊呆了。毕竟觉明大师所说的话令我实在太意外了,我一直以为我爷爷已经死了,却没想到觉明大师此时居然给我带来了这么一个天大的惊喜。

只是,难道我爷爷真的没死吗?

我回头四下看了看,武家沟的这栋孤零零的房子周围全是树林,可惜,我爷爷并没出现。

倒是觉明大师已经缓步来到了我们跟前,他走到我身边看了看我:“没想到短短几年你就有了如此造化,真是不简单啊!”

“师父……”我忍不住叫了觉明大师一声师父。尽管他早就说我不是他徒弟了,可他曾经救过我几次性命,如果不是他我早就死了。俗话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就算他不认我这个徒弟了,我也不能不认他这个师父,他永远是我心里最尊敬的师父。

令我值得高兴的是,觉明大师这次并没有反对我对他的称呼,只见他缓缓地点了点头,而后终于把目光放在了唐宗年身上:“唐宗年,你们唐家和武家的恩怨,也是时候彻底做个了断了。你们两家斗了这么多年,难道你们不累吗?你们不累,老衲都累了。”

“觉明老秃驴,看来,这次你是铁了心的要站在武家一方了?”唐宗年鄙夷一笑:“哼哼,既然这是你的选择,那老夫倒是不介意今日便送你一程让你去见佛祖。”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我本已心中有佛,想见佛祖我随时能见,就不劳唐施主费心了!”觉明大师说完双手合十对着唐宗年微微鞠躬:“唐施主,有什么本事就尽管使出来吧!”

“呵呵,武一鸣这老不死的还没来,莫非你觉得你一个人就能打得赢我!”唐宗年很鄙夷地看了看觉明大师。

但见觉明大师缓缓地看了一眼唐宗年身后,就在这时,唐宗年身后的树林里突然冲出一道黑影。与此同时,原本站在我身边的觉明大师也突然朝唐宗年冲了过去。

只见从唐宗年身后冲出来的那道黑影居然是一个黑衣蒙面人,他一冲到唐宗年身后,唐宗年便转身狠狠一拳朝那道黑影打了过去,难道黑影朝右侧一闪,就到了唐宗年身后。这一招,正是我们武家的五行梅花步。

不过就在那道黑影闪身来到唐宗年身后之时,唐宗年就像背后长了眼睛似的,看都没对身后看一眼,便一脚朝那道黑影踢了过去。与此同时,觉明大师也来到了唐宗年身边,他也一脚朝唐宗年踢了过去。

就这样,唐宗年以一人之力开始和觉明大师与那名黑影人大战起来。

至于我和唐如嫣与唐霞以及其他那些唐家人,在看见他们三个顶尖强者打了起来之后,我们纷纷朝后面退开了。

不为别的,只因我也看出来了,这三人的速度和力量即便是以我现在的实力,他们当中任何一人都是我无法抵挡的。

秦思静说的没错,现在的唐宗年,绝对不是我能匹敌的。其实我也早就有自知之明,所以我才选择唐宗年召集当今武林中人去秦家岛开武林大会的时候,才来这边救小妮儿和小文,结果令人没想到的时候,唐宗年居然是在故意用计引我来这边救人。

很明显,一旦我们知道他去参加武林大会了,那么,这边就没有什么人值得我们忌惮了,所以,我肯定会选择这个时机来这边救小妮儿和小文。

老狐狸的确是老狐狸,我明显落入了他的圈套。

要不是觉明大师有先见之明,今天我肯定会死在唐宗年手上。最悲哀的是,就算我死了,也不一定能把小妮儿和武文救走。

当然,也是觉明大师出现之后,我才意识到,唐宗年的目的似乎并不只是单单想引我过来救人,他的目的好像是觉明大师和我爷爷。

但见他们三大顶尖高手交手了足有一分多钟,一直没有分出胜负,可就在一分多钟过后,唐宗年突然冷喝了一声:“武一鸣,这么多年不见,难道你还是只有这么一点本事吗!”

那个黑衣人还是没有吭声,他只是专心致志地施展着自己梨花暴雨版的攻击。只可惜,似乎不管他如何施展自己的本事,唐宗年都能轻易化解。

或许是因为他施展的全是武家的功夫,而唐宗年对武家的功夫太了解了,因此,他都能轻易化解。

倒是觉明大师这边施展的功夫可能是唐宗年不太熟悉,因此每次觉明大师进攻的时候,唐宗年倒是显得还有些吃力。

与此同时,周围的那些围观的武家人和唐家人早就开始小声议论开了。

“哼,武一鸣和觉明大师这回死定了,只要他一死,爷爷就天下无敌了。”

“没错,他们两个一死,普天之下,就在也没人能打得过爷爷了……”

“你们说,那人真是武爷爷吗?”

“可不是吗,除了武爷爷,哪有人还能施展出如此娴熟的武家绝技。就连武强的无形梅花步也没他那么高的境界吧……”

“对,肯定是,除了武爷爷绝对没人能有那么厉害……”

……

唐家和武家围观的人都在议论纷纷,而我知道这是一个绝佳的救人机会。

只可惜,此时小妮儿和武文都在唐家人的包围之中,我一个人想杀进去,估计很难。

就在这时,唐家阵容之后突然传来两声惨叫。我定神一看,只见唐家众人身后突然杀出三名戴着鸭舌帽的女人。

这三人一冲进唐家人群之中,就好像狼入羊群一般开始大开杀戒。

唐家来的二十多人瞬间倒下了一半。

也是我盯着他们看了几秒钟之后,我才回过神来,这三人不是别人,正是武霜和叶紫,夜雅慧三人。“唰……”我后脚猛一蹬地,就像一支离弦之箭般冲了出去。

一冲进人群,我第一个就是冲向唐如嫣和唐霞,因为小妮儿和武文此时就在她们二人手上。

就在我快冲到她们跟前之时,唐如嫣突然一把掐着武文的脖子威胁我:“武强,你敢轻举妄动我就杀了他!”

“那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我回了一句话给唐如嫣,话音落下的时候,我已经连续施展两招梅花步来到了唐如嫣身后。

“啪……”一掌拍在唐如嫣后背之上,唐如嫣啊地一声惨叫,原本掐着武文脖子的她瞬间喷出一大口鲜血,缓缓地倒在了地上。与此同时,我一把抱住武文转身再次施展了一招梅花步,又来到了唐霞身边,唐霞握着一把匕首,居然想一刀杀了小妮儿。面对这丧心病狂的一幕,我一拳打在她持着匕首的右肩膀上,把她打得后退了两步,而后我抱着武文凌空一跃,在空中转身一脚踢在她脸上。

“唰……”唐霞被我踢得直接倒飞出去,落在三四米开外的地上。落地之后,她一声没吭,我知道,她承受不住我刚才那一脚。她,必死无疑。

在我武家卧底了那么久,把我武家搞得鸡犬不宁,她早就该死了。

我一点都没同情她,甚至看都没对她多看一眼,赶紧一手抱着小妮儿一手抱着武文退出了战圈。

这次来的目的就是冲着他们来的,我必须保证他们的安全。先把他们救走之后,回头再去查黄玉娇的下落不迟。

本来我是想抱着他们离开战圈后再伺机去帮叶紫和武霞,夜雅慧几人的。结果在我离开战圈之后再次朝她们看过去时,唐家剩下的十多人已经全部倒下了。

她们三人急忙朝我冲过来,一脸担忧地望着我。

“小强,你没事吧?”武霜最先开口问道。

“你没事吧!”叶紫也跟着问道。

“孩子交给我们,你快去帮帮觉明大师他们!”夜雅慧伸手接过我手里的武文。

叶紫也急忙把小妮儿从我怀里抱过去:“小妮儿,你没事吧?”

“爸爸,你怎么现在才来救我!”小妮儿没有回答叶紫的话,只是一脸害怕地对我说:“我都梦见好机会你变成奥特曼来救我了,可是你一直不来!”

“小妞儿,我还有事,你让这几个阿姨带你先走!她们会带你去找你妈妈的。”我说完又对武文看了一眼,武文还是和上一次见他那么淡定。他长大了很多,已经两三岁的他,就好像很懂事似的,他面无表情地望着我,缓缓地叫了一声:“爸,爸……”

“呵呵……”我差点感动地哭了,我伸手摸了摸他的小光头:“爸爸给你去找妈妈!”

说完我直接冲向了唐宗年他们三人的战圈,可就在我还没来得及冲进战圈之际,或许是因为唐宗年感觉到了我要加入围攻他的阵营了,因此他突然连续挥出几掌,一掌将黑衣人打得倒飞出去。并且倒飞出去的角度正是朝我飞过来的。

这下可把我着急坏了,我是接又不敢接,因为他飞过来的速度太快,稍有不慎我就会被他砸的身受重伤。可我不接也不行,我身后就有一棵大树,如果任由他直接撞在树上,非得命丧当场不可。

尽管我还没完全确定这就是我爷爷,可觉明大师都那么说了,他八成就是我爷爷,我怎么能见死不救。

心念及此,我赶紧跳起来在空中接住了他。

“嘭……”我只觉自己双手刚抱住他的时候,顿觉一股非常强悍的力量撞击在我胸口,紧接着,下一秒,我就那么抱着他直接撞在了身后的大树之上。

“嗵”地一声我抱着他落在地上,只觉体内一阵气血翻滚,就在一口鲜血即将涌出来之际,我强行忍住急忙咽下了那口鲜血。

如果那口鲜血一喷出去,我就会泄气,一旦泄气了,我今天可就再也没有什么战斗力了。而这,恰恰是会让我们所有人都陷入严重生命危急的结局。

也就在这时,我听见怀里的人传来一声娇哼:“呃……”

卧槽,不是我爷爷?

我当然能听出怀里的人发出的声音是个女人的声音,怎么可能是我爷爷。也就在这时,我感觉到自己的双手好像放在了不该放的位置,圆圆的,软软的,鼓鼓的……

我急忙松开双手,也就在这时,那个女人转过身对着我脸上就是狠狠一巴掌:“混蛋!”

听见她这么一骂,我瞬间傻眼了。

“表,表,表姐?”

没错,这声音不是别人的,正是我表姐许梦琪的。

许梦琪听见我那么一叫,她干脆一把撕开原本套在她头上的黑头套,而后冷冷地瞪了我一眼:“还不快去给你师傅帮忙!”

“喔……”我一脸茫然地点了点头,尽管此时我怎么都想不通许梦琪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一身能和唐宗年大战的好本事,可我已经来不及多想了,我赶紧爬起来强忍住身体的剧痛送上去帮助觉明大师一起对付唐宗年。

然而,也是和唐宗年交手之后我才意识到,唐宗年的本事远比我想象的还要恐怖很多。

我在他手里走了不到二十招,而且还是在觉明大师帮忙的情况下,便被他一掌拍中了我的胸口。

“嘭……”就在他拍中我胸口的瞬间,我只觉自己体内那股由寒气转化而来的气流瞬间汇聚在我胸口之处。

“啊……”我惨叫一声倒飞了出去,与此同时,唐宗年也没得到什么好处,他也被我体内的那股喷薄而出的气息反弹的倒飞出去。

就在他倒飞出去还没落地之时,觉明大师突然凌空跃起,狠狠一掌朝唐宗年后心打了过去。与此同时,原本正在不远处休息的许梦琪也闪电一般地冲出来,就在唐宗年后心挨了觉明大师一掌,被打得再次朝前飞出去时,朝他冲过去的许梦琪手中突然拔出一把软剑,一剑朝唐宗年当胸刺了过去。

令人没想到的是,唐宗年连续挨了这么两下,他身在空中居然还能伸出双掌,试图用双手去夹住许梦琪的软剑。

然而,就在许梦琪的软剑即将被唐宗年双手夹住之际,她的软剑突然挽出一片耀眼的剑花,似乎在那一瞬间,她一口气施展了一二十剑一样,而最后一剑,却依然还是落空了。

因为唐宗年此时已经落地了,他用肉眼难以看清的速度把许梦琪这一二十剑全都躲过去了。

或许外人都没看清许梦琪施展的这一二十剑是什么剑法,可我却看清了。

她刚才施展的其实就是我们五行梅花剑中最厉害的那一剑——斗转星移。

只是有些奇怪的是,她施展的斗转星移和我的斗转星移完全不一样。我是跪在地上施展斗转星移的,而她是站在地上施展斗转星移的。并且她并不是高速旋转而施展的这一招,只是用一种超级快的无形梅花步来配合施展出来的。

不得不说,这一招要比我的斗转星移高明了无数倍。只可惜,唐宗年太厉害了,还是被他躲过去了。

最要命的是,在他躲过去许梦琪的斗转星移之后,他以奇快的速度冲到觉明大师跟前,一口气施展了十多招,最终,觉明大师还是无法抵挡,被他一掌打得吐血倒飞出去。

“废物,愣着干嘛!还不过去帮忙!”许梦琪说完朝我一挥手,居然把她手里的软剑朝我丢了过来。

我接住软剑之后,马上持剑朝唐宗年冲了过去。

“哼哼……”打飞了觉明大师的唐宗年发出了一声冷笑:“觉明老秃驴都不是我的对手,就凭你们这两个小辈还想杀我!今天你们武家人一个都别想活,老夫今日要大开杀戒!”

“快走,你们不是他的对手!”落地后的觉明大师仿佛用最后一口气大叫了这么一声,而后便吐血倒地。

“唰唰唰……”就在这时,许梦琪不知从哪里又拔出一把软剑,但见手持软剑挽出一片耀眼的剑花,而后再次朝唐宗年冲了过去,只是在她冲过去的时候,她给我试了一个眼神,虽然我没看懂她这个眼神是什么意思,可我却从她再次施展斗转星移看出来了她的意图。

她是想让我配合她一起施展斗转星移。

看见许梦琪已经用一片剑网封住了唐宗年的所有去路,这一刻,就好像唐宗年完全被他的剑网给团团包围了。

我知道,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许梦琪的斗转星移是攻的唐宗年上三路,而我的斗转星移正好可以去攻击他的下三路。

心念及此,我连续施展了两招梅花步来到了唐宗年身后,而后我口中发出了一声惊天怒喝:“斗转星移!”

“哈哈哈,你们以为两个人一起施展斗转星移我就破不了吗!”唐宗年一声大笑,在他大笑声响起的瞬间,我已经跪在地上开始高速旋转起来。此时的我和当年第一次施展斗转星移之时早已经不是同一个当次,这一次,我只用了不到三四秒钟的时间就把五行梅花剑最后一招,十八招汇聚为一招的斗转星移全部施展完了。

这一切,其实还多亏了沐青衣教我的双剑合璧。

她师父传给他的剑法最高境界是一招九式,她现在的境界已经练到一招七式。当初我配合她一起对付林老怪的时候,虽然我只需要施展她施展不出来的剩下两式,可我却也练到了一招六式。

我套用她教我的诀窍,用她师父传给他的独门剑法诀窍来施展斗转星移。将斗转星移的十八式剑招用她教我的一招六式施展出来,将速度提高了数倍不止。

而当我的斗转星移施展完毕之时,原本先我一步施展斗转星移的许梦琪,才刚刚施展完毕。

定神一看,我的最后一剑是落在唐宗年腹部的。

许梦琪最后一剑是落在唐宗年后心的。

我的一剑直接穿透了唐宗年的腹部,我的剑从腹部刺进去,尖尖穿过他的身体,还有半尺长的剑直接从后背穿了出去。

许梦琪的剑却只刚好从他后背插进唐宗年的后心窝,估计入肉只有两寸左右。不过这也足以致命了。

值得一提的是,此时的唐宗年已经少了一条腿。因为我的其中一剑直接把他的左腿从小腿中部砍断了。

要不是我和许梦琪正好一前一后,两把剑都插在他身上,他估计早就倒地不起了。

只见他满嘴鲜血,一脸不甘地望着半跪在他跟前的我:“你,你这是什么剑法,为何如此之快!”

“呵呵,你刚才不是说了吗,这就是斗转星移啊!”

“不,不可能,她施展的才是斗转星移!”唐宗年回头看了一眼他身后的许梦琪。

“呵呵……”我微微一笑:“对了,忘了告诉你,这招斗转星移是我自己改进过的!”

“你,你,你……”唐宗年一连说了三声“你”,终于脖子一歪,咽下了最后一口气,而后缓缓地朝地上倒去。

倒在地上的时候,他的脸上依然是一脸的不甘。

静。

这一刻,现场是那么的安静,所有人都在呆呆地望着我。

就连许梦琪也是如此。

之前都还在骂我废物的她,此时看我的眼神明显充满了赞赏之意,甚至说是激情四射。

而我自己却也在呆呆地望着她,以前弱不禁风的她,为何会突然有了这么一身可以和唐宗年一决高下的本事。

“你刚才这招斗转星移是如何练出来的?”许梦琪拔出自己的软剑来到我跟前将我扶起来。

只可惜,她刚把我扶起来,我又再次瘫软在地。

我之前被她撞了一下,又被唐宗年拍了一掌,加上刚才施展斗转星移的时候几乎使出了浑身的力气,因此,我感觉到自己现在已经虚脱了,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你怎么了?你没事吧!”许梦琪丢下软剑站在我身后双手拦腰抱住我,将我从地上抱起来。

可惜我现在真的没有一丝力气了,她虽然把我从地上抱起来了,可我却根本站不稳,只能任由她那么抱着我。

此时我能感觉到的是,她的胸口紧贴着我的后背,这感觉倒是挺舒服的。

就在这时,许梦琪对着不远处围观的武家人大叫了一声:“都愣着干嘛,他是为了救你们才搞成这样的,还不快过来帮忙把他送去医院!”

许梦琪说完把我朝地上一放,赶紧朝觉明大师所在的位置走去。

之后发生了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因为我很快就双眼一黑晕了过去。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后的事情了。

当时我正在东山第一人民医院里面,我醒来的时候是被周围几个女人的嬉笑声吵醒的。

睁眼一看,苏雨菡和薛美艳,叶紫,武霜,黄玉娇,萧灵,小妮儿,武文全都在我的VIP病房里。

也不知道她们在说些什么,好像是在说什么有谁在和她们争什么东西,她们要给他好看之类的。然后几人好像商量出一个什么阴谋诡计了,都在嘻嘻哈哈地捧腹大笑。

至于我身边,却一个人都没有。倒是正在一旁和武文玩耍的小妮儿率先看见我睁开眼了,她急忙跑过来:“爸爸,爸爸,你醒了……”

众女一听,急忙从不远处的沙发上站起来一起朝我冲了过来。

我抬头看了看围在病床边的众女,每个人都很美,而且各有各的美,我甚至有种到了仙女大会的感觉。

“我还活着?”我一脸茫然地问了一句。

“难不成你以为我们都死了?”苏雨菡翻了翻白眼。

“你们还别说,这小子的病可真够硬的,这样都死不了!”叶紫一撇嘴,那样子就好像巴不得我死似的。

“行了行了,你们好说点吉利的!”薛美艳横了苏雨菡和叶紫一眼,这才对我说:“小武,你终于醒了,你都昏睡一个星期了,我们还真担心你一直这样,变成植物人了呢!”

“呵呵……”我有些鄙夷地笑了笑:“美姐,你就别骗我了,我是被你们的笑声惊醒的,你们都那么开心,像是在担心我吗?”

“哈哈哈……”薛美艳这回也笑了。几个女的也全都跟着笑了起来,就连萧灵和武霜也在笑。

我没心情看她们笑,“我表姐呢,我师父呢?”“放心吧,她们都没事!”

“他们在哪里?”我问。

“我说你到底实在关心你表姐呢,还是在关心觉明大师呢?”叶紫冷声问道。

我无言以对,其实我都关心。因为我很好奇许梦琪为什么会有那么一身本事,也很在意我爷爷现在到底怎么了,他还在吗?

而这些问题都只有见到觉明大师和我表姐许梦琪才能明白。

“行了,你们就别难为他了!”薛美艳永远都是那个帮我说话的人:“小武,你现在身体怎么样了,还行吗?你师父已经等你几天了,他说等你醒了,就让你赶紧去见见他,他有事和你说!”

“我这就去,他在哪儿?”我急忙问道。

“在武氏新城!”薛美艳道:“你让武霜送你去吧!武霜,你去送送小武!”

“好的,美姐!”武霜很恭敬地点了点头。

我也搞不懂,为什么这些女人一个个的都对薛美艳那么毕恭毕敬的。

只见武霜说完那话之后,便过来扶我下床,本来她是想抓我胳膊的,可她一伸手的时候,微微一愣,又把手收回去了。

我知道她是又怕叶紫和苏雨菡吃醋,才临时改变主意。

紧接着,我自己下床换掉病号服后,便跟着武霜出去了。临出门的时候,我和黄玉娇用眼神交流了一下,其实也就是对视了一眼,时间不足一秒钟。

尽管只是那么淡淡地对视一眼,我和她却都彼此明白了各自的心里想法。

有苏雨菡在,黄玉娇永远都是尴尬的,甚至还可以说是自卑的。毕竟她一个当姑姑的,貌似挖了自己外甥女的墙角,这事换做谁都说不过去。

我们离开病房的时候,苏雨菡和薛美艳,叶紫,萧灵,黄玉娇几人也带着小妮儿和武文走了。

萧灵以前被我介绍给薛美艳,让她给小妮儿当过家教,所以她和薛美艳很熟,薛美艳也很喜欢萧灵的乖巧。

本来,以前在学校的时候的确暗恋过她,可现在,用她和我身边的任何一个女人相比,她明显逊色太多了。

说句难听一点的话,那时候在学校是她看不起我,而现在,她根本没有一点值得我多看一眼的资本。

再加上我现在根本就没有任何心思去想别的事情,因此,今天这一次见面,我是真的连正眼都没瞧过她一眼。

跟着武霜出了医院之后,我才发现武霜现在开的居然是一辆黄色的法拉利跑车。

“卧槽,霜姐,这车谁的?”我惊呼道。

“怎么了,难道你觉得我就买不起这么好的车吗?”武霜一脸鄙夷。

“嘿嘿,这倒不是!”我讪笑道。

“你还真猜对了,我的确买不起这样的豪车!”武霜笑道:“这车是美姐送我的,不仅我又,苏雨菡和叶紫,夜雅慧,黄玉娇她们每个人都有一辆。这次她一共买了五辆这种一模一样的车,只是颜色不同而已。”

“卧槽,这女富婆是在哪里发横财了吗?”我惊呼道。

“对了,你还不知道,呵呵……”武霜高兴地笑道:“你昏迷的这几天,陆续有很多人来投资武氏新城,只是短短几天时间,美姐就集资到了几十个亿。”

“什么,几十个亿?”我差点吓尿了。

“不仅是武氏新城这个地产项目,菡姐的公司也正准备重组,打算近期重新借壳上市。听菡姐和美姐商量说,估计这次要是一上市,不出一周,她们俩的身价加上武氏新城一起,绝对都能轻松过百亿。而且武氏新城这个项目,现在已经不单单是东山的一个地产开发项目了,而是一个品牌,一个国内实力最强的地产品牌。很多国内地产大亨都是武氏新城的大股东。

不然,要是没有那些地产大亨牵头,哪能在短短几天内集资数十亿啊。嘿嘿,你是不知道,这几天菡姐和美姐每天可都忙坏了,那些以前不肯给武氏新城借钱,逼着武氏新城还钱的银行家们,天天有人过来找她们,说叫他们把钱存到他们的银行去。眼下几十亿资金马上就要结算过户了,这些银行家们都想疯了,想让她们的钱存到他们银行去。还说什么,以后要贷款,绝对是国内最低利息给她们,我呸……当初是谁把菡姐和美姐逼跑路的,还不就是这帮人啊……

咯咯,不过,我听说那些当初逼美姐和菡姐还钱的银行经理们,现在一个个的全都下岗了,据说还是上面银行总部高级领导直接点名下岗的。哼,虽然大家都知道以前的事情也是他们那些上面领导指使的,不过,的确也是挺解气的。”

“这样就好!”我点了点头。

而武霜已经发动崭新的法拉利跑车载着我朝武氏新城赶去。

开了没多远,武霜继续很高兴地说道:“小强,我说你可真有福气,以后有菡姐和美姐他们帮你,你就不用再操心有没有钱花的事情了,有这么两个女强人给你管理公司,你什么事都不用想。”

“哎……”我摇了摇头:“唐家那些人都怎么样了?”

“怎么,你还关心唐家人死活呢?你的心可真够大的。人家是怎么对你的你忘了,那天唐如嫣还想杀了小文和小妮儿呢。”

“我当然没忘,只是可能有点兔死狐悲的感觉吧!”我长出了一口气:“现在唐宗年都已经倒下了,他们再也没有翻身的余地了。如果能不赶尽杀绝,还是别赶尽杀绝吧!”

“哼,你这话倒是和你师父说的如出一辙!”武霜鄙夷道:“你就放心吧,你师父已经交代了,让我们以后别再把唐家赶尽杀绝,让他们自己自生自灭去!”

“嗯,本该如此!”我缓缓地道:“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斗了这么多年,他们也已经遭到了报应,没必要赶尽杀绝。”

“放心吧,在你师父的交代下,美姐他们给了唐如嫣一大笔钱,让她带着唐家人永远不准踏足东山,现在全都已经退出东山了,至于去了那里,我们就不知道了。”

“我们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摇了摇头。

紧接着,我和武霜又聊了一会儿,很快就到了武氏新城。

在一间很宽敞的装修的很豪华的房间里,我看见了觉明大师。

觉明大师看见我一过去,马上就对武霜说:“女施主,请你回避一下可好?”

武霜赶紧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小强,我在楼下等你。”

武霜走了之后,我赶紧问我师父:“师父,我……”

“什么也别说,跟我走吧!”

“师父,去哪里?”

“到了你就知道了!”

觉明大师说了这么一句话后就离开了。

我怎么都没想到的是,觉明大师带着我绕开武霜,带我直接去了天觉寺。

当我们第二天傍晚到了天觉寺之后,我一看见当初雄伟壮观的天觉寺此时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我这才想起我应该帮他重建天觉寺的事情。

“师父,这天觉寺是因我而毁的,我一定会把天觉寺重建,让他比以前更加雄伟壮观!”我由心地说道。

“呵呵,你有这份心就好了,如此大的天觉寺,又岂是说恢复就能恢复的!”觉明大师摇了摇头:“你知道这天觉寺能建的那么大,我们历代主持花了多少心思,才说服那些人为寺里捐钱,而且经历了几百年才逐渐形成当初的规模吗?哎,其实我早就找人帮我算过了,要想天觉寺恢复成以前的模样,至少得四五千万,呵呵,我们出家人上哪儿找这四五千万啊!”觉明大师一副很惋惜的样子,不停地摇头:“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师父,你等等!”我急忙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电话那头的薛美艳很快就接通了手机:“小武,你和觉明大师到底去哪儿了,怎么这么久没回来!”

“美姐,你别问那么多,你和菡姐商量一下,看能不能给我点钱?”我道。

“要多少,一百万够了没有?”薛美艳问。

“不够,差太远了!”我摇头说道。

“那你要多少,你倒是说个数呀,钱现在对于我来说就是个数字,你不说个数我怎么知道你要多少?”薛美艳道。

“五千万!不,六,六千万!”我吞吞吐吐地道:“其实,其实我要这钱是想,是想……”

然而,我话没说完,薛美艳直接打断了我的话:“行了,别说了,我给你一个亿,够了吧!真是的,不就是五六千万的事嘛,磨磨唧唧的,还以为你要几十个亿呢……”

“咕噜……”我干咽了一下口水,尼玛,这娘们儿现在是有多壕。虽然刚刚集资到几十亿,可那些钱都是股东们的钱,也不带这么随便花的吧……

此时我又哪里知道,在资本主义市场,只有手里有足够的钱,要想钱生钱实在是太容易了。而薛美艳和苏雨菡现在都是深谙此道之人。此时我还并不知道的是,对于现在的她们来说,那些任由他们支配的钱,就是她们自己的。因为只要苏雨菡的公司一上市,他们占的那些股份马上就能翻几十倍,而几十倍,就是几十亿的净资产。如果不想再玩了,他们一卖掉自己的股份,那些钱就是白花花的银子。几辈子的子子孙孙吃一下银行利息都吃不完。

或许很多人都会说,既然几十亿就能让人几辈子都吃不完,为什么还有那么多富人依然在不停地扩张自己的公司。

其实,这个问题多年以后我才明白。当一个人拥有花不完的钱后,他们的追求就已经不再是钱了,而是抛开钱之外的其他很多精神伤的追求。比如,名气他们已经有了,他们或许还需要地位,需要更大的影响力。

后来很久,有一次我问薛美艳,我们有那么多钱了,为什么还要赚钱,为什么不把公司卖掉天天享福。可薛美艳却说了一句话,比尔盖茨那么富有,为什么还要赚钱,为什么不把微软卖掉?

我摇头。

薛美艳的回答却是,因为他还需要保持自己和各国元首的关系,还要保持自己在世界的影响力,他当然不希望失去那种可以和世界各国元首就像再熟悉不过的老朋友那样谈笑风生的至高无上的权利和地位。

这就是金钱的魅力。

金钱不仅仅只是能带给一个人自尊和荣耀,还能带给一个人他想要的任何权利和地位。

挂断电话之后,我先是看了看一脸期待地望着我的觉明大师,不难看出,他真的太渴望重建天觉寺了。我对他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师父,我给你一个亿重建天觉寺!你可以把天觉寺的规模再扩大将近一倍了。这应该算对得起佛祖了吧?”

“啊,真的吗?”觉明大师一脸激动地道。对于他这种德高望重的得道高人来说,或许这辈子也只有这一件事能令他如此情难自已了。

借助这么好的机会,我赶紧问了一句:“觉明大师,我爷爷呢,他到底在哪里?”

这一路上,我已经问了很多次了,可他一直说到时候我就知道了。这回应该说了吧?

然而,觉明大师给我的答案依然是:“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跟我走吧,很快你就明白了。”

紧接着,当我跟着觉明大师来到天觉寺后山的一片塔林之时,觉明大师却指着其中一座似乎还是新修没多久的比较低矮的墓塔说道:“这一片塔林你应该知道是什么吧,这些墓塔都是我们天觉寺历代僧人圆寂之后修建的,这座,便是你爷爷的墓塔!”

“啊……”我瞬间傻眼了:“这,这是我爷爷的墓塔?”我盯着墓塔看了许久,只见墓塔上面有一片类似碑文的小楷字,大概的内容是这处墓塔是觉宏大师之墓。

“觉宏大师?”我一脸茫然地望着觉明大师。

“你爷爷多年前在天觉寺出过几年家,说起来他还是我的师兄,只不过我来天觉寺的时候,他已经还俗了。”觉明大师道:“十多年前,他经历了一场大难,找到我时,已是面目全非,当时我本以为他没办法救活了,所幸,他命大福大,保住了一条性命。”

“那事就是唐宗年干的吧?”我道。

“没错!”觉明大师点了点头。

“大师,你早就知道唐宗年不是我爷爷,你为何不告诉我?”我道。

“这一切都是你爷爷的意思,可不能怨我,并且,我为了帮他把武文留在天觉寺,还故意捏造了那么一些谎言来骗你,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谎语,希望菩萨莫要怪罪于我。”觉明大师又搞了那么一句小插曲。

“当初你把武文留在天觉寺,是我爷爷的意思?”我终于明白了:“师父的意思是,小文并不是什么天煞孤星命,是吧?”

“当然不是,不过他与我佛有缘,倒是真的。”觉明大师道:“这孩子现在已经能背诵出好几遍长达数千字的经文了。”

“我爷爷还没死多久吧?”我盯着我爷爷这座新修的墓塔,心里一阵难受。

因为我觉得好遗憾,居然连我爷爷最后一面都没见着。

“嗯,两个月前才走!”觉明大师道:“他临走之前,进过一次你们武家古墓,也正是因为去了一趟古墓,中了那地火之毒,导致他体内原来的旧疾复发,才遭受不幸!”

“他临走前为什么不见见我们!”我很伤心地道。

“他那副样子,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你见到后一定会更加心痛!”觉明大师道:“你知道为何唐宗年的样子与你爷爷如此相似吗,那是因为,他脸上戴的正是通过特殊药水浸泡过后的用你爷爷脸皮做成的面具!”

“什么!”我气得双拳紧握,牙齿都咬了。

“哎,你爷爷硬撑了十多年才走,这一切可都是为了你啊!”觉明大师摇了摇头:“他知道普天之下,能杀唐宗年的人已经没有了,他一直让我替他瞒着真相,等待的就是你武家古墓开启的那一天。你有所不知,当初在唐宗年带人进入古墓之前,其实你爷爷就孤身一人进去过一次了。”

“他进去干嘛?”我问。

“为了得到你们武家祖师爷身上的那颗聚灵丹!”觉明大师道:“你武家祖师爷乃是千年难遇的得道高人,他临死前将一颗聚灵丹含在了自己口中,这颗聚灵丹可以逐渐将他体内的元气吸收过去,一旦日后有谁吞服了这颗聚灵丹,便能在短时间内突破化气为力后期之境。原本他是打算把这颗聚灵丹给你服下的,却被我拦住了。因为我知道你体内有那么一股霸道怪异的寒冰之气,若是吞服那种至刚至阳的聚灵丹,势必会撑爆你的身体,因为你的身体强度根本无法撑住那么强悍的两股灵气。因此,在我的建议之下,他才给他的外孙女服下。”

“我表姐?”我一声惊呼。

总算明白了许梦琪为什么会突然那么牛逼。

并且结合他们一家三口失踪了三个多月的事情,这事正好跟我爷爷去世的时间相差不多。

“没错!”觉明大师点了点头:“她现在的修为比你还要强,唐宗年一死,算得上是普天之下的当今武林第一人了。”

“她天下无敌了?”我看了看觉明大师:“那师傅你呢?”

“几天前我还能略胜她一筹,现在,这次身受重伤我的身子骨已经再也无法恢复到从前了!”觉明大师摇了摇头:“现在你该明白我为何要带你来这里了?”

“嗯,我知道了!”我点了点头。

“不,你还不知道,因为还有一件事我没说!”觉明大师道:“你爷爷临终前给我说了,你姑妈只是他从小收养的义女,并不是你亲姑妈,因此你表姐和你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好几年前,你表姐还在读大学的时候,你爷爷就下山去过一趟你姑妈家里,据说那次是去帮你提亲的,因为他看中了你表姐那百年难得一见的至阴体质。他本来在多年前就有了自己的复仇计划,要么给你吞服聚灵丹,要么给你表姐吞服聚灵丹。因此,他才去你姑妈家里撮合你和你表姐的婚事……”

“啊……”我一下傻眼了。也是这一刻,我终于明白原本我表姐从小一直都很喜欢我,为什么会在进大学之后突然改变对我的态度了。

很明显,我表姐就是因为这事才开始讨厌我。

这一切终于真相大白了。

“你表姐天资聪颖,再加上她体内的聚灵丹还没完全吸收,假以时日,她很有可能突破到化气为力大乘期。难道你不想和她结合,做一对神雕侠侣吗!”

“师父,这事你就别管了!”我沉声说道。

“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觉明大师似乎非要问个明白。

“我不答应!”我很直接地道:“师父,你一定是来代我表姐问我话的吧,你直接告诉她,让我娶她,不可能!”

“你再说一遍!”

我话音刚落,从塔林不远处的一座墓塔之后便传来一个令我听着不寒而栗的声音。

抬头一看,且不是许梦琪还能是谁。

只见她几个箭步冲到我跟前,抬手对着我身上快速地戳了几下,我就那么站着再也无法动弹了。

“卧槽,点穴?”我被许梦琪这一手吓着了。

“哼哼,你还不知道吧,当功力达到一定境界之后,内气外放,点穴只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许梦琪得瑟的不行。

“你还想对我用强咋滴!”我鄙夷道:“有本事你就把我强-奸了!”

“你以为我喜欢你吗,我那是不想违背外公的夙愿!”许梦琪一脸不屑地抱着双手站在我面前:“不过,虽然我一点都不喜欢你,还有些恶心你,但是,我就是不准你和那几个女人在一起,我要气死你!还有,几天之前,你还昏迷不醒的时候,我就给你那几个女人说了,你以后是我许梦琪的,她们想都别想了。否则,就让她们拿出自己的本事来跟我争!呵呵,可是,她们敢和我争吗?所以,你就老实跟我走吧!”

“嗖……”

就在这时,从塔林后方射来一支利箭。

这一箭,正好射在我跟前许梦琪的右肩膀上。

许梦琪一脸恶毒地看了看肩膀上的箭,而后她马上就慢慢地朝地上倒了下去。

也就在这时,不远处的一座墓塔之后,传来一声非常熟悉的声音:“哼,世间万物皆系于一箭之上……”

话音落下的时候,我便看见黄紫依从那座墓塔后面走出来了。难怪昨天我醒来的时候没看见黄紫依,可是,她这么会出现在这里。

令我怎么都没想到的是,就在黄紫依刚走出来的时候,她身后又走出来一个令我怎么都没想到的人。

她穿着一袭从头到尾的黑衣,脸上带着面纱,手里拿着一把看着好像很古老弯弓。

很明显,刚才这一箭是她射出来的。

很显然,此人除了沐青衣还能有谁。

可是,她怎么会和黄紫依在一起?

就在这时,黄紫依的一句话令我瞬间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青衣姐姐,幸好你出马了,不然我们还真担心对付不了这个许梦琪,哼,居然敢跟我姐和青衣姐姐你争男人,也不撒泼尿照照自己有几斤几两!”

尼玛……

沐青衣是来帮苏雨菡她们的?

我脑子里突然响起昨天我醒来之时,那几个女人在病房里嘻嘻哈哈大笑着说有谁和她们争东西的事,难道她们当时说的就是这事?

很明显,我猜的应该是**不离十了。

此时我已经来不及多想了,我赶紧对沐青衣说道:“青衣,你这箭上涂什么毒了,赶紧给她解毒吧!”

“青衣,叫得可真亲热!”黄紫依一撇嘴,不过她马上勾住沐青衣的胳膊:“嘿嘿,不过,青衣姐姐,我不会替我姐吃你的飞醋的。你们随便,爱这么亲热怎么肉麻都行,你们放心,我不会告诉我姐的。”

与此同时,一旁的觉明大师摇了摇头:“哎,儿女情长的事情老衲可管不了,你们速速离去吧,此地乃是我天觉寺历代得道高僧安息之地,可不能扰了他们休息!”

“对对对,觉明大师,我们这就走!”黄紫依说完急忙勾着沐青衣的胳膊走到我跟前,而后另外一只手又勾着我的胳膊:“走呀,姐夫,还愣着干嘛,你还等着这个丑八怪起来点你的穴呢……不对,你已经被点穴了对吧?”

“阿弥陀佛,你们速速离去吧!”觉明大师走过来在我身上戳了几下,我感觉自己原本不听使唤的四肢瞬间能动了。

“走吧,姐夫!”黄紫依拉着我就走。

“可是我表姐……”

“放心吧,她没事的,青衣姐姐在那支箭上涂的只是一种带麻醉的毒药,要不了多久她就能起来了!我们不赶紧走,待会儿她一醒可就走不了啦!”黄紫依一手拉着我一手勾着沐青衣把我带走了。我走了没几步,对身后躺在觉明大师跟前的许梦琪叫了一声:“表姐,你太丑了,我不喜欢你!”

“哈哈哈哈……”黄紫依笑坏了:“她现在一定很想骂人,只可惜,青衣姐姐的毒药连她舌头都麻住了,哈哈哈哈,真解气,哼,前几天还不是很嚣张吗,现在我青衣姐姐一出马,看你还能把我姐她们怎么着!还说什么不干和你争男人,我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跟我姐和青衣姐姐争男人,你一来,我就叫青衣姐姐放毒……喂,青衣姐姐,我拜你为师的事你考虑好了没有,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收我为徒嘛……”

很明显,黄紫依这个不怕事大的人,已经迷上了沐青衣这一身毒功。

并且之后回东山的一路上,黄紫依一直在缠着沐青衣收她做徒弟。

只可惜,沐青衣一直没答应。

本来我还以为沐青衣已经回心转意,打算跟薛美艳等人一起生活了。

然而,当我们回到东山,薛美艳,苏雨菡,叶紫,黄玉娇几人带着我们几个一起开庆功宴的时候。吃过饭后,苏雨菡站起来说:“现在,以后大家都是好姐妹了,不过,虽然大家都是好姐妹,我觉得还是应该有个大小排名。那么,我提议美姐是大姐大,我,我小姨是二姐,青衣妹纸功夫最好,你就屈居三姐吧,叶紫老四,我老五,嘿嘿,不知道我这个排名大家意下如何?”

“唰……”黄玉娇和沐青衣一起站了起来。

两人对视了一眼,最终黄玉娇先开口:“小菡,我就不和你们凑热闹了,我已经订好明天的出国的机票了,我会带小文单独去生活!以后大家常联系就好了。”

黄玉娇说完坐下去了。紧接着,众人便把目光放在了沐青衣身上。

只见沐青衣扫视了众人一眼:“能看出来,你们都很爱他,其实,我早就听说过很多你们几个在一起的故事,我也挺羡慕你们的,挺喜欢你们几个的,不过,我娘不会允许我跟他在一起的。可能是我们有缘无分吧!祝你们幸福,我该走了。如果许梦琪以后再敢来欺负你们,你们可以随时来千毒门找我,我永远站在你们这一边。”

沐青衣说完转身离开了。

苏雨菡和薛美艳全都对我使眼色,示意我去留下她,然而,我知道沐青衣心里是怎么想的。其实,并不仅仅是她娘不会允许她和我在一起,而是她娘那么要强的女人,绝对无法忍受自己的女婿有那么多女人。同时,她沐青衣也不是那种女人。所以她才离开。而她想离开,我肯定是留不住的。

……

一个月后,我在东南亚的一座风景如画的小岛上和苏雨菡,薛美艳,叶紫三人一起结婚了。

结婚这天,没有什么太多的宾客到场,只有我们一些武家人和我的一些好兄弟。除此之外,千叶樱子,千叶慧子居然也闻讯赶来亲自到场祝贺。比较意外的是,戈顿家族还派来了代表为我祝贺,他们家族送的一份大礼真的挺惊喜的。那就是,我们租的这座小岛他们买下来了,说这座小岛以后就是我的了。

当时任毅,夏华,王睿强……这帮兄弟们全都乐开了花。笑个不停地说着以后度假有免费的好地方了。紧接着,众人还开始规划该怎么把这座岛修的漂亮一点……

有些遗憾的是,戈达利没能来参加我的婚礼。据说,一周前他和他的媳妇儿叶芸在非洲带着二三十个兄弟去执行什么任务去了,已经去了好几天了,至今没有音讯。

……

与此同时,正当我在高高兴兴地招待亲朋好友的时候,远在数千里之外的千毒门后山一处悬崖之巅。

秦思静正在和一个穿着一袭黑衣,戴着面纱的女人呆呆地站在悬崖边眺望着远方,这个方向,正是我结婚所在的方向。

秦思静缓缓地道:“师父,武强今天结婚,你知道吗?”

“你告诉我这事干嘛,你是想让我今天去杀了他为千毒门死去的那些同们报仇吗?”沐青衣冷冷地道。

“呵呵……”秦思静苦笑着摇了摇头:“师父,你就别骗我了,那次你在香港受伤昏迷之后,我早就偷偷看过你的脸了!”

沐青衣身子微微一颤,沉默许久之后,终于缓缓地掀开了脸上的黑面纱。

扭头看了一眼一脸忧伤的秦思静:“既然早就知道是我了,为何一直假装不知道?”

“知道是你,和不知道是你,又有什么区别呢,反正他始终不属于我。”秦思静摇了摇头:“只是,师父,你这么优秀,为什么甘愿就此默默地退出了呢?其实,如果你想争的话,只要你去对他说一句你心里一直放不下他就行了。今天的新娘之中肯定有你。”

“哼哼……”沐青衣冷笑一声,望着远方看了好一会儿后,突然微微一笑:“告诉他有何用,就算成了他的新娘又有何用,他也不会放下一切来专心爱我。若是天底下没有一个与我心心相依对我情有独钟之人,我宁愿一辈子孤芳自赏!”

秦思静能听出沐青衣这番话有多高傲,同时,这番话之中又明显带着一丝霸气侧漏,不过,这霸气侧漏的背后,却又带着些许令人怜惜的哀伤。

然而,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心念及此,秦思静的眼泪不知不觉地落了下来。

她摇了摇头,心里一阵苦笑:武强,你知道吗,其实我真的很爱你,闭上眼,我总以为自己能很快忘记你,可每次为你流下的眼泪,却并没骗到自己……

《全书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