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科幻 > 倪裳 > 三 同卧一榻

倪裳 三 同卧一榻

作者:骆尘飞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1-06-05 09:25:24

 夜已三更。

蒲开颜静静地合衣躺在一张硬床上,盖着薄薄的被子,鼻子里闻着屋子里潮湿发霉的味道,没有丝毫睡意。

这间根本不是钱府的客房,而是一间常年不住人的废弃房屋,屋子逼仄简陋,左右不过十步,除了这张床外,空无一物,分明就是钱府的私牢。长安不知道被朱谦安排到哪里去了,蒲开颜一个人被禁足在这私牢里。

好在,这间私牢有一扇窗,窗外中秋之月依然如银盘一样明亮,照在床前的地上,一地银光。

窗户突然悄无声息地被推开,一个人影无声地掠了进来,闪在了窗户旁边的阴影处。

蒲开颜虽然此时万念俱灰,但还是吃了一惊,只不过心里虽然万分惊惧,却一动不动,一声不响。

“你,是来杀我的人吗?”他轻声地问阴影里的人。

那人轻笑了一声,刚准备说话,窗户外却响起一阵脚步声,一个粗重的男声咳嗽一声,在窗户外说道:“蒲大人,这窗户怎么突然开了,你屋里不会有人进去了吧?”

看来,有钱府的人一直在周围巡查的。

蒲开颜刚准备张口,他的嘴却已经被一双手捂住了,他醒悟过来发现,刚才那人影已经在一瞬间,跃上床躺到了自己身边,并用手捂住了他的嘴。

那是一只异常柔软的手,手指间透着冰凉,但是却让他瞬间怦然心动了一下,同时,鼻子中闻到了一股沁人心脾的女儿体香。

这黑影,竟然是个女人,她俯在他的身边,轻轻地喘着气。

窗户外的人已经来到了窗前,蒲开颜忙举手轻摇了一下,示意那女子移开手,那女子似乎和他心意相通,竟然取开了手。

蒲开颜咳嗽一声,翻了一个身,装做睡意朦胧的声音冲窗外道:“嗯,刚才一阵风,把窗户吹开了,我也被风吹醒,请关上窗户就是了!”

来人听了这话,似乎也很相信,吱呀一声关上窗户。

蒲开颜和女子静无声息地并排躺着,他们听不见窗户的脚步声是否去远,于是蒲松示意那女子不要起身。他靠近她的耳边,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的低声问:“你是谁?是今晚毒杀了钱府一家五口的人吗?”

在他靠近那女子耳边时,从那女子脖颈中散发出的体香让他眩迷。他虽有妻室,但是也只是媒妁之言的妻子,今春高中进士后成的亲,新婚之夜,乘着七分醉意行了夫妻之礼,次日便上任到了青阳县,不料妻子已经有了身孕,蒲家几代单传,母亲对有了身孕的儿媳妇儿珍爱异常,为了养胎,也为了让刚上任为官的儿子专心公务,便让儿媳妇儿一直和自己同居同住,后来婆媳两人虽然从小镇跟随蒲开颜到了青阳县衙,但是蒲开颜见了妻子,却如同见一个陌生人一样拘束无言,依然让她和母亲同住,只等待怀胎十月,瓜熟蒂落,为蒲家产下子女。所以蒲开颜对于女人,并没有更多的了解,于是今晚枕边的女人,便让他平生第一次有了剧烈的心跳,因为她那在月光下挺立精致如刀刻的侧面,和那令人嗅之眩晕的女儿香,以及,她的神秘……

女子用同样低的声音冷笑:“不是我杀的,是你杀的他们,你难道忘了吗,是你用寿桃月饼杀了他们。”

她的脸紧靠着他的脸,如兰一样温热的口气轻轻吹到蒲开颜的脸上。他闭上眼,叹口气:“我似乎能想到你是谁,你没有死很令我欣慰,所以,你一定要说是我杀了他们,我此时也不想辨解,因为我当初没有能替你洗刷冤屈,你一定怀恨在心吧!只是,纵然这些人你蒙冤,但是你毕竟还活着,他们也罪不至于死,而且一死,就是五个人啊,你何必这样累及无辜?”

“我活着,那是意外,不是拜他们所赐!”女子依然冷笑回答:“而且,你以为他们处死的是我一个人吗,还有我年迈的舅舅,我从小父母双亡,寄养在舅父家中,舅舅是我在这世上最亲的亲人,可恨我舅母也去世的早,舅父续娶周氏,周氏的弟弟周铁仁,按人伦应该是我的长辈,却在舅父寿辰家宴时,乘着醉酒强行非礼我,我誓死反抗,他恼羞成怒,偷了我贴身穿的小衣,诬告我乘他酒醉,与他通奸,还让他的大小妻妾到我家来闹事,整得青阳镇人人皆知,我舅父已经气得病倒,不想那周铁仁的伯父串通钱贼,判定是我勾引他侄子……”

蒲开颜能感觉到那女子全身都在微微地颤抖,显然已经愤怒到了极点。她停顿半晌,继续说:“这两个狗官恶贼,胡编了证人供词,硬生生做了这起冤案,我舅父一气之下,吐血而亡,这真是朗朗青空,天理何在?天理何在?……”

女子的声音陡然拔高,蒲开颜情不自禁反手按住了她似乎要挺起来的身子,一按之下,却按到了她软如酥蜜的胸口,慌忙抽回手,那女子一惊之下,也安静下来,两个人静静躺着,片刻之间不再作声。

“这些,我都知道……”蒲开颜轻声道:“其实这些人穷凶极恶这样做,无非是你舅母,哦……是那周氏做的局,她还年轻,据我想,她是要和弟弟,伯父一起联手,逼死你舅父,也令你蒙冤而死,然后霸占你舅父的祖业,真是忒可恨了。想来,他们也真是死有余辜,只是你是怎么活下来的呢?那晚,我赶到河边,天下大雨,以为你已经被投到河里处死了……”

“我知道……”那女子声音变得平缓温柔,轻轻在蒲开颜耳边说道:“我虽然也怨恨你,但是后来细想,你是个好人,今晚,我们也曾一起把酒欢聊,你很好……,但是……”

“但是什么?”蒲开颜柔声问道。

“但是,你肯定也是活不成了……”

女子话音刚落,便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在门外响起,紧接着,是一阵拍打门环的声音:“蒲大人,快起来,朱大人有令,朝廷来人,要连夜提审命案嫌犯,请蒲大人随我们到前堂呗!”

蒲开颜猛然一惊,转头看身边的女子,却见那女子在月色下绽出一个灿烂的微笑,那张笑脸如花般让人惊艳,她轻轻拥上来,几乎是整个身子俯在蒲开颜身上,温热而又香甜的气息直扑到蒲开颜的脸上,说:“蒲大人,你对我有恩,我会记在心里,只是,你这一生是错生了,好好的人不做,偏要做了官。你知道,我死中求生,现在最恨当官的人,只是要官,只要是我和家冤案有牵连者,管他好恶,一概格杀勿论。好了,你去呗,死也不要忘了我啊……”

开颜看着她,看见她依然是褐色长衫,瓜皮小帽,只是没有了八字须和脸上长毛的那颗黑痣,一张精致美丽的脸,就生生抵在自己眼前。蒲开颜突然间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他突然伸开双臂紧紧拥住了那个女子,将她的脸拥在自己脖颈间,让她的胸口按住自己狂跳的心,说:“我知道了,我这一去,应该是有去无回,有死无生,但是纵然死了,心里也会记着你,也希望,你一生都不要忘了我,我叫蒲开颜,不是青阳县令,只是蒲开颜,你记住了吗?”

说完,一把推开了那女子,将她推到了这张硬床的床下,翻身坐起,沉声说:“不要喊,我这就来!”

他起身开门,迎着皎洁的中秋之月,带着一脸满足的微笑,昂然走了出去。

……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