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科幻 > 残梦惊情录 > 第三十六章 疾风知劲草(大结局)

残梦惊情录 第三十六章 疾风知劲草(大结局)

作者:羽佳一鸣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1-06-05 09:34:44

 太阳再度升起时,街上的人仿佛多起来。一些年轻男女顺着街面逢人就发传单,还为人讲传单内容。聊城本就不大,消息很快传开,街头巷尾都有人开始议论。还没到吃晌午饭,季家仆人当中也沸腾起来。因为买菜的胖丫今天在菜场被人指指点点,一问才知道大伙都议论她家二少爷季堂唆使杀人的事。

季堂连续两天闷在书房不出门,焦虑却没因此减少。担心黑五被抓,也担心余半山先一步抓走曹英打开锦盒。正准备吃过午饭到堂邑打听,就瞄见二妮儿和两个老妈子在跨院门楼下紧嘀咕。他心里烦乱,不由得出门训斥她们“不准备开饭瞎捣鼓什么”。她们居然不约而同的转身就走,气的他追过去对其中一个老妈子狠狠地骂一顿。她吞吞吐吐地说外面都在传他杀人的事,搞不好就要公开审讯。这话可把他吓得不轻,赶忙出门弄清怎么回事,正巧季晸气急败坏的进门。告诉他外面全乱套,也不知道从哪来那么多发传单的人,街面上都在议论。甚至有人涌进他家粮店问季堂是不是杀过人,黑五是不是土匪头子,甚至有人丢过的东西都怀疑他们。

这种情况还能吃的下去饭?季堂赶忙给二姨夫周英打电话,周英听了也头皮发麻。周英又琢磨一下,相信董骅和刘通海都会买他的面子,决不至于不打招呼就下黑手。就安慰了他几句,说马上联系董骅,让县党部把事情往下压一压。挂了电话他又给林普打电话,林普也急着找他,因为今早上发现姚铁锤的尸体浮在东护城河。季堂更害怕,他知道之前派姚铁锤干吗了,赶忙央求林普帮忙。林普说姚铁锤的案子可以先拖着,可他的案子已经报上去,目前能做的只有托关系在上面多花钱活动。他又担心那些人到家里闹,林普无奈只好答应派几个警察到季家维持安全。警察在门口他心里才稍微平静些,可还是不踏实,就派人到堂邑请余半山来商量。

正焦急的时候,季文华夫妇嚷嚷着走进书房。季文华照例是劈头盖脸一顿臭骂,几次想打却力不从心。毕竟是年龄大了,没骂完自己先气的咳嗽不止。韩氏也没有想以往那样护犊子,从进门就顾着搀扶季文华蹒跚的身子,见他咳嗽的厉害又慌得给他揉前胸捶后背。等他不咳嗽了,才红着眼圈唠叨起季堂太不懂事,这么大人还让老人跟着操心。

季堂本来就恼的火急火燎,见父母连番轰炸也沉不住气了,把桌子一拍喊:“行了行了!别在这儿絮絮叨叨个没完了,没有半毛钱的用!”

“你,小堂,这么说外面传的是真的?”季文化扶着椅子背站起来,颤抖的右手指着季堂,“你咋就不知道收敛呢?真要在公审上判定可没半点儿回旋余地儿啊!”

“老爷,您别着急上火,气个好歹儿可咋办?”韩氏赶忙又扶住季文华的胳膊。扭头仍然责备季堂:“看你都干的啥事儿?是不是把柄叫人揪住了?还能不能花钱找替死鬼儿?该花钱的地儿别吝惜!还有,这事儿给你二姨夫通气儿了吗?不行给你三姨夫也招呼声,他上海人面儿——”

“恁俩别絮叨了行不?能把人烦死!”季堂懊恼地出门往外走。

“给我站住!”季文华奋力拍一把旁边的方几,激动地骂,“兔崽子!你这是什么态度?我和你娘絮絮叨叨为啥?还不是为你担心?”

“成天就会絮叨,顶个球用?”季堂跨出门口停在那里,头也不回地吼,“我的事儿不用恁俩操心!吃花生米都用不着您俩收尸!就当没这个儿子!行了吧?”说完径直走向卧房,身后只留下一片他爹急促的咳嗽和他娘激动的骂声。

半下午的时候赵振环来了,告诉季堂余半山已经被打死,他在警察局听说黑五已经被周逸之的人抓去。现在外面所以闹得厉害,是因为周逸之要求把这件案子公开审理,董骅可能已经向上面申报了。两人商量完,更焦虑。季堂又当着赵振环的面向周英求助,请他无论如何把案件拦住,周英答应了。赵振环也害怕,一方面余半山的仇短时间不好报,另一方面担心黑五当众把他也供出来。最后,两人再三的商量,为求保险只能硬着头皮去宪兵部求渡边静一。这家伙胆子也真被吓破了,见完渡边静一还是不放心,索性到乡下藏匿起来,很长时间没有出来露面。

眼看着一天,两天,第三天也过去多半。周逸之实在是坐不住又到县党部催,董骅办公室空荡荡的。值班的说县长今天没在,昨天就没在,让他要办事明天再来试试。他哪知道董骅是故意躲他,出门叫个车先后赶往第六区专署和县政府,董骅不在,刘通海也没在。他又赶往董骅家里,董夫人和几个女人正在客厅里打麻将,见到他去非常客气,又倒茶又递烟。一说找县长她立马把头摇成拨浪鼓,埋怨着说也不知道当家的最近忙的什么,每天都是起大早出门二半夜才回。他只好离开,临走看到沙发后面的神龛①旁边有半杯咖啡,用手一摸还有点温度,就明白即使见到董骅也没用。

垂头丧气地回到家,天早已经黑透,周逸之往堂屋椅子上一坐唉声叹气。正在张罗晚饭的顾心懿把他的状态全看在眼里,不用问就知道告季堂的事不顺利。其实她早想告诉他,告不告得赢季堂不重要,只要他们能在一起好好的比什么都强。她还想告诉他见过喜儿,并把顾家所有东西送给了她们母女。想了想决定不说,他要做什么都该全力支持他。就到后院转一圈,看张名远没在,问曹英。曹英说他这两天早出晚归的,也没说忙什么。她什么也没说就回到厨房,用砂锅炖了一窝雪梨银耳汤。炖好连砂锅端到张名远和曹英住的屋子里,搬个小凳子坐在门口等他。周逸之吃饭时没看到她,因为陆家瑜在没好意思问。等吃过饭回书房时看到她托着腮坐在那里,就知道准是在等张名远了,悻悻地到书桌后却无心看书。时间不大曹英也来了,只是简单的打个招呼,坐在他对面拿起一本书饶有兴致地看起来。

张名远进后院时已经超过十点钟,看到顾心懿在门口就知道有事找他,淡淡地一笑说:“怎么不坐屋里?入夜外面凉,别感冒了。”进屋后他先提起热水瓶倒杯水,回头递给她。

她接过来轻轻呷一小口润润嘴唇柔声说:“大哥,听说你这几天早出晚归的,一定很忙吧?别的小妹也搭不上手,就给你炖窝汤,趁热喝吧。”

“哦?那谢谢了。”这真出乎他的意料。本来想着她是跟陆家瑜发生矛盾,再不然就是嫌周逸之忙没时间陪她。揭开盖子还冒着热气,他拿起舀了一勺觉得味美滋润,笑着回头看着她。“味道很好,不过——以后别坐在外面等,看,天这么晚了,快回房休息吧。”

“我没事儿,大哥你趁热喝。”她轻描淡写的说,“看大哥这么忙的回来还知道体贴小妹,哪像有的人遇到困难不知道想办法,回到家就会唉声叹气。”

话音刚落,书房又传来周逸之的叹息。张名远瞬间明白她深夜等他的真正用意,是嫌他没有帮周逸之把季堂的事情落实。呵呵一笑说:“心懿啊,既然咱们是两兄妹,有话就直接说。我这两天是在帮戴琳查找马亮,逸之的事嘛——我一会儿就去。你啊,快回房休息。啊?别着凉了。”

“谢谢大哥!就知道大哥最心疼小妹,小妹告退了,大哥晚安。”她做了个深深的万福向门外走去,脸上瞬间绽放出灿烂的笑容。这是张名远第一次见到她那最单纯最无暇的笑。

“呵呵,这丫头,真实的。”他笑着一手端起砂锅一手拿着小勺子,连吃带喝把大半砂锅烫喝完,笑着擦擦嘴。他许久没有喝过这么舒心的汤了,也许久没有这么放松地笑过。

北花园大寺宪兵部后院某个大房子里,渡边静一刚要准备睡觉听到外面咳嗽两声。就知道来了不速之客,赶忙一个箭步窜到院子,笑着问:“阁下既然来了,何不进屋喝杯粗茶?”

“深夜造访不便久留,几句话在此说也一样,打扰之处还望渡边先生海涵。”张名远在房檐边上站着。

“哦?是张先生啊?贵客登门再晚也必须接待,请。”渡边静一冲上面拱手。

“这样,张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张名远飘身形落在门口,背着手进屋。虽说穿的是皮鞋,落地没有半点声音。

两人在一个矮木榻上盘腿坐下来,喝了几木盅清茶。张名远淡淡一笑说:“好茶,谢谢渡边先生招待。张某深夜打扰,是希望渡边先生帮个忙,促成季堂和黑五公审的事。”

“张先生抬举了,我一个外籍商人无官无权,怎么做得了那么大事?”

“大家这么熟悉的,渡边先生还有必要遮遮掩掩吗?就算你这里没有那个南京来的特派员,你的话刘通海和董骅还不是奉若上命?”

“怎么说呢?张先生这么直接,我也不必再拐弯抹角了。我可以促成公审大会,也可以当众判枪决他们,只是我能有什么好处呢?先生能把运河劫船的两个主犯给我吗?”

“什么运河劫船?什么时候的事?”

“看看看,我刚说张先生直接,您又开始装糊涂。”

“我真没听过什么人劫船,要说打仗我听过。就是你在那个什么蛤蟆楼请吃饭那天夜里,有人听到枪炮声。”

“这么说我可要送客了。”

“其实,促成公审对你我来说都没有害处。你们不是宣扬什么大东亚共荣吗?公开处理土匪刘黑子和黑心奸商季堂,不是正好说明你们积极打击罪犯?”

“哼,只怕财政厅的周英不会这么想吧?”

“换个角度说,不是恰恰说明你们不包庇官私?处事公允?再说,你刚刚不说劫船吗?丢东西没?干吗不趁机找个背黑锅的?利大于弊就可行。”

“呵呵呵,张先生要不做将军,做个说客也不错是吧?”

“哎,这件事可以把那个特派员推前面。就算结仇也是大汉奸对小汉奸,你这位商人有利益可赚还不好?何乐而不为呢?”

“张先生能不能告诉我,你这么做是为什么?黑五已经在你们手里,以你的身手杀季堂难吗?”

“哎呦,重点来了,这个可以说。渡边先生可记得顾家?我答应顾老先生照顾他女儿。可是季堂为占顾家财产把人家姑娘逼疯,而那场祸事他更是逃不脱关系。如今顾家已经败落,我又怎么好再杀他女婿?”

“哦?借刀杀人,还要让那女子感激你,对吗?”

“这茶真不错,这件事结束我就走了。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和渡边先生一起喝茶,最好不是在战场上相见。”

“那我提前以茶代酒为张先生践行,先生明天可以带那女子到法庭当堂听审。”

“谢谢渡边先生的茶,告辞。”张名远说着举起杯子一饮而尽,站起身到榻边穿鞋。出门后向渡边静一拱拱手,纵身上了房。爽朗的笑几声,几个起落消失在夜色里。

东边天空中高挂的残月煞白而明晰,四外黑寂冷清,星光依然闪耀,天亮必然是个好天气。

三月二十六的确是大晴天,湛蓝湛蓝的天空没有半丝云彩,树稍上也没有半丝风,仿佛整个聊城都静止不动。位于西白衣堂街西头的县法院周围有警察走来走去维持秩序,院里院外挤满了人。今天在这里进行聊城第一次公开审判,也是这几天城里面传的沸沸扬扬的季堂教唆杀人案,同案犯是山东头号土匪刘黑子。所以人们早早就过来围观,虽然从早上八点多就有人来,到十一点审判还没开始,却没有一个人提前离场。

季堂是被人从家里直接逮捕,五花大绑的押到这里。刚开始他拼命的挣扎,甚至大骂这伙人蛮横。因为昨晚他二姨夫周英还说不会有事。今天逮捕他的也都是生面孔,和他关系莫逆的朋友林普非但没提前给他通个气,也没有到他家去。等他被全副武装的伪警察带到这里并绑在院子中间,逐渐停止了喊叫。他看到院子正中间审判席最边上坐的林普,是他从未见过的严肃和认真,甚至就像不认识他,就知道今天凶多吉少了。

院子里面最前排是手持步枪的伪警察。北面屋檐下审判席桌子后有四个人,季堂全认识。黑着脸的林普坐在最西边,面前摆着陪审牌子。紧挨着是县长董骅,平日里和他兄弟长兄弟短的,如今也是他没见过的冷面孔,主审牌子就在董骅正前方。再东边是马亮,面前也是陪审。这个人一双贼眼在场里乱踅摸,表情就和他的人一样猥琐,奸邪。林普宣布公审大会开始了,董骅站起来说着一套一套各种制度,肯定是昨晚背的,这人爱做表面工作。这么重要的时候,马亮居然还在盯西面观众前排姑娘,眼睛还那么色迷迷。居然还时不时的低头跟他右边的刘通海窃窃私语,这是什么样的法庭,有正义公道吗?季堂只能在心里想,他猜到这帮人能公开审判,肯定做过了充足的准备,十成已经定过他的罪。至于他旁边绑的黑五,那根本就是早该死还没死的倒霉鬼,他没有心思再痛恨黑五,因为很快他们都会被判刑。

第一个指控的是黑五的罪名,也不知道他们准备多久,居然有三十多条,都有时间地点。董骅念完一项问一次黑五认不认,围观群众就跟着起哄一次,听的季堂心里颤一下。最可恨是黑五这小子,居然全都认。为什么这样?难道他们商量过条件?不会是专为治我一个人吧?季堂慌了,连声大喊不对劲,被董骅重重的拍桌子震住。他们又继续一问一答,季堂看向东面墙下旁听席。几排连椅上坐的几十个人都是他旧相识,渡边静一、樊仲成、张名远、曹英、陆家循、周逸之……顾心懿也在座,那可是他曾深爱的女人。如今看她还是那么幽雅、美丽,可她居然是静坐在旁边看笑话。他落泪了,有些悔恨,觉得最对不起的人就是她。如果不是贪图那个至今没弄明白的狗屁宝盒,他们的幸福足够全城人羡慕。

枪决,秋后枪决。这是对季堂和黑五的判决。董骅念了判决书,在季堂发呆流泪的时候已经问过他的罪名,他的流泪被当做默认。季堂刚想到秋后还有半年,二姨夫周英一定会救他,这或许就是他们定的计策也说不定。周围人就喊上了:“不服!”“你们护短!”“立刻枪决!”“圈套!”“枪毙他们!”“……”

人们的喊叫声一浪高过一浪,把林普属下的声音压的完全听不见。季堂有开始害怕,这不是设计好的,老百姓从来没有这么听话过。在他焦虑的四处看时,居然看到樊俊生的母亲,衣装整齐地站在那里和大家一起喊,早不是平日里街上的流浪婆模样。而樊寡妇旁边不远,是他亲妹妹季莹和十来岁的外甥,他们自然没有起哄,是啊,他们是他的亲人。可是季莹的眼睛虽是看向他这边,却不是看着他。与她正二目相对的恰恰是他身旁的黑五,黑五居然在笑,死在临头他还能笑,这小子一定是傻了。黑五没有傻,他是甘心认罪伏诛。他正在看的是十几年前被他侵犯过的女人,现在真诚向她赎罪。而她似乎也看得明白,所以平静地和他对视。

台上有人开始讲话了,是一直乱踅摸的马亮。说了好久才让群众情绪稳定,他又坐下和旁边三个人交头接耳嘀咕。马亮再次站起来,宣布执行枪决。随着林普的手势,两名警察来到季堂和黑五正后面,把枪抵住他们的后脑。季堂彻底没指望了,脑子里过电似的回忆着以往。忽然明白活了几十年没有为住人,临死连个送行的都没有,泪水不自觉滚出眼眶。在他视线模糊的一瞬间,蓦然遇到一双和他同样迷离的眼睛,就在西侧墙边。是顾喜儿,那个和他一样贪心也一样失意的情人,他的小妗子。似乎明白了她才是和他最相配最该珍惜的人,但这时候明白也为时已晚。他咬着牙闭上双眼,任凭泪水放肆地从脸颊划过。

周围的人群又躁动起来,听审席大部分人也站起来观看。有胆小的妇女和孩子捂住眼睛,听到“砰砰”两声枪响才敢睁开眼,场中间的两人已经歪倒在地上。

有人欢呼,伴随着欢呼还有人鼓掌叫好。哄闹的声音还没完全结束,又有人惊叫:“有刺客!抓刺客啊!”“叫大夫,特派员被刺了!”“抓刺客!快封城!”

人群又沸腾了起来,有的往外跑有的往里跑。林普的手下也像热锅上蚂蚁似的嚷嚷着,不远处传来日本兵的声音。

眼尖的人能看见,马亮歪坐在椅子上。脖子正中间偏上位置插着半截明晃晃的飞镖,斜下方喉咙中间还有一个正汩汩冒血的窟窿。脑袋和胳膊都耷拉着,显然是已经毙命。

夕阳的红光笼罩大地,聊城内外被漆成了酒红色。

一匹深红色的快马刚刚驶离小码头,顺着河边向东疾速奔驰。马上的女人留下一句冷冰冰的话:“二更前谷城县永济桥西见,过时不侯。”

曹英牵着两匹马站在台阶上,他知道戴琳向来言出必践,也知道她肯给张名远这个机会很不容易,就扭头看河边的张名远。张名远心里也有些激动,脸上依旧是淡淡的微笑。他知道这次约会并不等于承诺,她随时还会离开,但有机会总比没有的好。他淡淡一笑扭头看船尾的周逸之说:“逸之,这一别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见,你要好好照顾她——她们俩。”

“大哥,放心吧,”周逸之当然知道张名远指顾心懿,因为陆家瑜也在才改口,“我用后半生保证全心全意待她们,绝不让她们再受委屈。”

“请大哥不要担心,他要敢对小懿妹妹不好,我也不依他。”陆家瑜站在船舱门跟前。

“嗯,我相信。上海那边联系好了吗?安全方面还是要多注意。”

“没问题,家循的朋友会在码头接应我们。在上海也不会呆太久,把家里的事情交代给卓之就带她们和三个孩子赶往香港,然后去法国。大哥你怎么办?也该为自己打算打算了。”周逸之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发自内心把张名远当大哥,而不是单纯随着顾心懿叫。

“坦白说我也想,哪怕是和她做一对山野夫妇也好。可是——唉,不说了,走一步算一步吧。呆在这种环境,遇到该帮的尽量帮,遇到该杀的也不能手软。”

“大哥,你人这么好,戴小姐早晚会明白。”顾心懿眼里泛着泪花。

“但愿吧,行了,你们走吧。”张名远轻轻地摆了摆手,他不喜欢看离别场面,这让他愈发的想念以前的爱人,愈发觉得孤独。

“大哥——”顾心懿忽然跪在船甲板上,声音也有些哽咽,“大哥,就算你再骂我迂腐,我也得给你磕个头,请大哥多保重。”

“还有我呢。”周逸之也挨着顾心懿跪下,“祝愿大哥早日和戴小姐结成连理。”

“我也是!大哥,我这身子就不跪了。可我跟小懿一样,打心眼儿里尊重你这个大哥,祝愿大哥梦想成真。”陆家瑜向前走几步轻轻扶住顾心懿肩膀。

张名远知道阻止不了他们,只好眼睁睁看着周逸之和顾心懿中规中矩的磕头。完了几步上台阶,飘身上马然后挥手说:“再见啦,祝大家都能梦想成真。”说完用脚轻磕马腹,那匹马仰仰头,“哒哒哒”向东跑了出去。曹英也上马挥挥手,拍马追赶。

机船缓缓的开动,船尾翻起滚滚水花,映着红光的水花。船顺着小运河向西南行驶,三人站在船尾看着渐远的码头。两岸向后奔跑的酒红色的树木、房屋,正由大变小飞东南城角。夕阳越来越红,把眼前的世界染成深红色。

注:①shén kān,民间放置道教神仙的塑像和祖宗灵牌的小阁。

(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