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科幻 > 玉露殇 > 第五十三章夜半可谈心(二)

玉露殇 第五十三章夜半可谈心(二)

作者:风真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1-06-05 09:40:20

 车外颠簸,秋橙闭上双目,以减少马车震荡带来的不适,如今我在朝中无权无势,却腹背受敌。你对如今的朝堂可有何看法?

风莲同时也忍着不适,却没有表现出多少,依旧云淡风轻的含笑,他也实在能够忍受,也有一个常人该有的感受吧,对于秋橙的话没有过多的表情,也许他是早就料到了自己会问的吧,毕竟他总能知人所未知,于是两人聊起了朝政牵涉过往,意外的聊得来,他说,如今朝堂上,以丞相为主,有三股势力,皇帝主持新政…。

秋橙细细的听他所说一字一句,分析透彻,每一个人都解释的恰到好处,仿佛事先演习过,不得不说他很用心,而听了他的话,秋橙更坚定了自己的立场。自己所做一切都是为了活下来离开。

秋橙不解到问,你又是怎么知道这些的,如果没有花时间去研究怎么会知道的这么多,

风莲三言两语与秋橙家常般,不过是听久了,自然也就知晓了。

想来他当年的处境,得知这些也不是没有道理。

秋橙笑得无害般道,怎不见你说起身边哪位的依枝,我原以为他是照料你身体的,我说的不对吗?

风莲只是拂了衣袖,同样闭目缓解颠簸到来的不适,秋橙却以为他是刻意逃避了这件事,他在外面公主若是感兴趣可请他进来坐坐,只是他这人有些冷漠要有些耐心,后来笑道,公主只要到了驿站相信不出半天他会对公主讲清楚他的过往,不过他在也只会妨碍道公主休息,况且,我还有别的事交给他。

秋橙不知自己此刻倔强的有些可爱,什么事?也不知是生性多疑还是怎的就脱口而出了。

保护公主。

风莲无奈的一笑,我虽有些武力却在关键时刻不能起到作用,有他在,可保公主平安无事,若是真是遇到了危险,他可保护下公主,带公主回到汴京。

那你们呢。

他不在乎道,对我来说重要的是公主。

风莲也没有打算瞒秋橙,除此之外,此次还有一事。

何事?

他的眼神带着星星,雪白的身影绝世而独立,偏有种有一种气质宁静在了表面,汹涌载了内涵,好似想到了什么却又就此作罢,他平淡道,为公主解毒。

什么,毒,没错自己没有听错,是的中毒,中毒…,哈哈哈,你一定是在骗我。

是风莲疏忽了,忘记了公主不记得以前的事情。

是真的,原来是真的,还可怕,有些渗人,那么她会死吗?自己一个人孤零零死在这里。

周身冒着冷汗,她竟然中了毒,何时中的毒又是被谁下的毒,秋橙也不知此时为何回忆起了似曾相识的印记,大概是太过于特别秋橙曾想过也许有这个可能却没想到也会在自己的身上实现,原来他...,毒!难道是那花印?难道说红叶也中了毒,那么公主府的其他人也都中了毒,因此才会被她束缚不得离开,怪不得…红叶会那么恨她,是这样吗?只是他也一样吗?

他并不意外,看来公主还是知道了。

顷刻间又有些释怀,也好,也许这样就能离开了也说不定。

见秋橙莫名的伤心却又极力隐藏,想到了刚刚逼问他时的倔强,无所谓的异样含笑,也不知是安慰还是伤心将秋橙拥在怀中,公主不必担心,只是些遏制人的毒还不足以要人性命, 只要和公主所想我都会替公主达成。

恍然秋橙才清醒了起来,我有些忘记了,你若记得就与我说说。

风莲说,哪种毒不能与人亲近,到了每隔一年到了满月才会发作,是种阴狠极致的毒药。那你呢,可曾也被我下了毒。

风莲,公主可是记得了。

没有,我没有记起。

你恨我吗?

不恨,风莲永远不会恨公主,因为这是我自愿的。

秋橙惊讶了,自愿,他竟然是自愿被她下毒的。此时此刻竟还想着不想让她记起来,是害怕自己记起做了何种残忍的事情,伤害到现在的她吗。

接着又说,我本想公主不记得也好,总不是什么好的回忆,算算日子快到发作的时候了,如今所需之药已齐,公主只要和往常一样别人是不会看出什么的。

秋橙是有想过那日红叶说的毒,却没有想到她中毒了,其实也没有很不能接受,为什么呢,自己竟然一点也不知道,虽说有过可能得征兆,但…突然知道还是被吓了一跳,暂且不说能不能解,她连之前为什么中毒是何时何地因为何种因由都无从知晓,风莲又突然说替她解毒,那么她就多了一个把柄在人手中,一下子秋橙显得心事重重,走又谈何容易,面对不知名的敌人,陌生的环境…,她尚且有余力,可若是突然中毒,这件事就像个*,能否顺利解读这是一个问题,若是在此期间被遏制…恍然间一种被掌控的感觉油然而生。

于是秋橙想都没想干脆问到,你…是否如你所愿了,一时愁眉紧锁,这下所与人都…。

她想起了之前有一次风莲帮她上药,那时以为自己只是普通的皮肉伤,想在细想恐怕不只是简单的皮肉伤,也许是什么折磨人的毒药都不好说,发作起来会疼的彻骨,看来自己中毒确实是真,那么他会不会对自己下毒,在解药里,毕竟他至今所做的不就是想越过她吗?可他有这么大一个把柄为何不利用到了现在才说呢,难道自己误会了他,皱眉道,这样倒还有些时间。

他轻笑道,公主不记得自己中毒,两年前公主找我问我可否解毒,当时我便应下了,此后每一年此时公主都会来找我,我在浣馆闲来无事便整日钻研医术,药并无问题,只是在此之前公主也许还需要经历一次穿心之痛,待三月后,便可为公主解了此毒。

真的是我自己下的毒。这是她胡说的,更早以前的事风莲不知道,她更不知道,这么说只是想问他知不知道谁对她下了毒,若真的是她自己那么为何她那是找不到任何有关毒药的事物,如今她再说想不起来实在太说不过去了。

风莲不该欺瞒公主。

风莲只低头不语,倒像是思量了一番,依风莲猜测只有一人能够做到此事。

是皇上。即是说解毒也要装作中毒的样子。

当他说是皇帝时,秋橙有点意外按道理她想了多少人,却没有想到哪位高高在上时日不多的皇帝,依你所见这是何?

风莲说,恐怕是为了找你,见秋橙诧异便又说,这种药能在身上留下印记,并且因人而异可以说的上是独一无二的,药里有至亲之血,若是日后解不了毒,也可杀了至亲以血止痛,而血即是毒饮血之人便身重此毒。这句话正好解开了秋橙的疑惑,也就是说她将自己的血逼迫红叶等人饮下因此才会中毒。

这世上竟然有这么可怕变态的毒。

风莲低眉道,公主且听我说完,把药带回后,若想解毒需全身赤果,散去热气,并且一年内不可受伤。

全身赤果…,秋橙也只是听一听知他也许是在说笑,不可置信道,除了这个方法没有别的解毒之法了?

他含笑道,并无。

这让秋橙有些失望,他们身上的毒又是怎么回事?

是公主下的,为了让他们趋于管教,我觉得并无不可,只是下的有些轻了。

这样难道还不够重吗?看来她猜对了,毒是李师师下的,虽无从考量是出于何种目的,但之前知道了红叶说的毒是什么了,听风莲说这毒不能和除了她之外的人亲密,否则将痛不欲生。

你能解了这毒?

他笑道,只要公主想我就能,公主想要替他们解毒?

日后还是要让他们离开的。

解毒,日后便不好控制了,公主确定要怎么做?

对,我确定。她不确定也不行,日后说不好还来了红叶这样的来刺杀她,李师师留了个烂摊子给她,本来她的事就已经够多了…。现在还是先把毒解可再说,突然知道自己中毒还是害怕的,毕竟她不想死在这里,还想要回家。

见对面之人仍旧从容不迫,这么说你以有对策了。

是,公主。

这下你也可以走了,不,你早就可以走了,为何还不走?

那邪恶又俊美的脸上嗪着一抹放荡不羁的微笑,同时更灿烂妖治了些,公主风莲乃是自愿,若是能被公主束缚,那我…心甘情愿,是风莲之幸。

还望公主不要在让风莲离开了。

这样一个如同谪仙般的人物为了她中毒不感动吗。

于是秋橙选择了毕而不语,实在是她没有资格去感动,此时她还是理智的吧,救人才是这次的目的。

暂且先这样,结果还未可知,届时她可寻来药方找人看看,再做决定。今日突然知道中毒,接受的信息量有点大,抚上双眼好累…。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