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玄幻 > 傲魂星云 > 第三百一十二回 基业(二)

傲魂星云 第三百一十二回 基业(二)

作者:我要吃牛肉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1-06-05 09:45:42

 当然,事实总是与梦想恰恰相反,有些时候现实的逼迫,只能让这些美好的期望成为心中梦影。

洪武离开之后,赵羽天心中多有感慨,这个朋友值得深交,至少他能够在与自己毫不相识的情况下为自己说一句公道话,而且还是一下发上,这足以证明,这个朋友是一个有自我主见的武者。

对于一个陌生人而言,能够仗义执言的人并不多。

对于这样的恩情,赵羽天永记心中。

赵羽天很清楚,对于朋友,不是别人能够为你做什么,而是你能够为朋友做些什么,自己有机会一定要帮助这一位洪武兄弟,至少让他如愿以偿,当上大将军。

这一夜,窗外忽然下起了小雨,微风轻轻拂过脸庞,带来一股宁静的享受。

寂静的客房内,只有偶尔翻页的书声,夹杂着淅淅沥沥地雨声,畅游在历史的海洋里。

或许,这种时候是赵羽天最为幸福的时刻,不用去想如何与敌人周旋,不用去想与敌人勾心斗角,可以完全静下心来读书。

好好享受这一刻的宁静吧,赵羽天很清楚,有些事情自己逃不掉的,毕竟,这是一个乱世,又是一次人性的重新洗牌。

周围的灯火都已经一盏一盏散去,赵羽天的的房间却是依旧灯火通明。

赵羽天苦读空隙之时,不禁往窗外望去,在那朦胧的月色雨景之中,依稀能够看清楚那城楼之上那一位位忠实的守卫,他们在这城楼之上任凭风吹雨打,只为守护身后这安宁的秋夜,守卫别人的家人,也是守卫自己的家人。

赵羽天望见这一幕,为此再一次感到肃然起敬,这样一个国度才是他想要待下去的地方。

或许等到过了成百上千年之后,这一个神月大陆最终统一了,人们因为和平,恐怕早已经忘却了这些曾经无比忠诚的将士,但是他们在赵羽天的心里,必定永垂不朽。

次日清晨,熬夜苦读了一晚上的赵羽天,迷迷糊糊从案桌上的古书中醒来,却听闻外面一阵欢呼雀跃的声音。

赵羽天一打听才知道,原来这苏凝星姑娘准备回皇宫,而她这离别的仪式极其隆重。

这一位宁国小郡主苏凝星姑娘最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悄悄摸摸地来,搞一个突然袭击,然而大张旗鼓地回。

这一次,当然也不例外。

赵羽天第一次来,对于这突然要回皇宫的消息,有些吃惊,因为原本苏凝星姑娘说她会在这里视察一番,而今天却要急着返回,想到这里,他心中顿时有些疑虑,这当主子的,最忌讳的事情就是朝令夕改,这苏凝星姑娘不会这点都不明白吧。

为了解开心中的疑惑,一时间,赵羽天望天空望去,天上是仙鹤,又是天马,地上众位民众痴痴地望着天空如今宁国的冉冉之星,脸上无不流露出对这一位仙子姑娘无限希冀!

瞧见这一幕,赵羽天很清楚,这一位苏凝星姑娘在这雷城深得民心,而且这些普通的百姓竟是将这一位仙子当作救世主一般对待,欢呼雀跃的声音此起彼伏,响彻大街小巷。

赵羽天望见这一幕幕,心中着实慰藉,因为这能够说明三点,除了证明这一位苏凝星姑娘深得民心之外,同时也是证明了这一个国度的百姓并不愚昧,愚昧的人会这样这般恭送一位平易近人的姑娘吗?除此之外,还有一点,那就是这个宁国如今太需要贤明,公平,正义。

如同之前这一位城主这样的国家蛀虫,绝对不止雷城一个。

只要有人站出来响应百姓的号召,亲自处理这些蛀虫,不管得罪哪方势力,这个国家就还有救,这些人民就还有活下去的价值,否则浑浑噩噩,活着也是等死。

而苏凝星姑娘恰好响应了这样一种局势,成为了宁国百姓心目中的救世主。

这正好是赵羽天想要看见的。

正当赵羽天为窗前这一幕怔住,深思,感慨的时候,门外忽然走来一人,原来是那苏凝星的贴身护卫兼职贴身丫鬟,小翠姑娘。

据说她已经达到了真元两段的武魂实力,小小年纪就能够成为一方郡主的贴身侍卫,的确很不简单。

而且据赵羽天观察,这一位姑娘时常陪伴在苏凝星姑娘左右,深得苏凝星姑娘信任。

而现在派遣她来,必定证明自己在这一位郡主心里有了一定的地位。

“看什么看?难道你没有看过这样的场面吗?”小翠望见站在窗口发呆的赵羽天,还未等赵羽天打招呼,便这般面朝对方嬉笑道。

或许是因为赵羽天穿着太过于寒酸的缘故,这一位小翠姑娘全然不把他当做一名修武者,说话显得随和极了,不,不是随和,是居高临下。

听闻这话,赵羽天这才发现自己有些过于吃惊了,回过头来,淡淡笑道:“我也见过一些世面,只是如今这神月大陆乱世,各个国家都在你争我夺,郡主这样做真的好吗?是不是有一些树大招风的嫌疑了呢?”

赵羽天还是那个赵羽天,做什么事情都非常谨小细微,除非到了逼不得已而豁出去的时候。

小翠用手轻轻把弄着修长的黑发,面朝赵羽天疾步跑来,一双可爱马尾摇曳着青春的旋律,“你这人怎么这么奇怪!小姐做什么事情,难道还需要你一个小小侍卫来多嘴吗?真是奇怪!而且如果不是小姐让我来,我才懒得来告诉你呢,让你y找不到北!一个人留在这客栈里!交不起房租,给别人洗盘子去,嘻嘻!”

话到末尾,她毫不客气地笑出了声,她的笑声干脆利落,很有一股女行武者的风采,很少有女子能够拥有这样潇洒的笑声。

赵羽天听到此处,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得罪了这小翠什么,只好摸了摸头,一脸的无奈。

可能是自己穿着太寒酸了一点儿,让这样一位小丫头觉着自己没什么好怕的。

回想起当年那万众敬仰的舞台,而此时此刻却被区区一位小丫头捉弄,这前后的巨大落差,真是让赵羽天有些无奈啊。

或许是长时间站在神庭最高处,总是处理着一些神庭大事,总是说一些台面话,赵羽天很久没有体会过这样肆无忌惮的责备。

不过他不但不生气,反而哈哈大笑起来,这让他感受到了平凡的滋味,这种平凡让他感到快乐,知足,与宁静。

“你笑什么?这有什么好笑的!”望着这一位男子不明就里地大笑,小翠满脸怒火地这般盘问道,就像审讯一位犯人一样。

“我是在笑,你与我才仅仅见了一面,动不动就嘲笑我,难道不怕我今后比你有了本事报复你马?”赵羽天爽快地这般回答道。

他也开始与这一位小翠姑娘开起了玩笑。

“报复我!哈哈哈,那得你有这个本事才行,有趣,有趣,你这人真有趣,一点儿也不像那些才入初元的武者,这些各个地方才招来的年轻修武者,都自大得不行,都是乡里横,我们郡主视察我们宁国各个地方,就是要将这些因为突破天命而狂妄自大的小子收编了,你昨天没看着他们,被打趴下了,现在各个愁眉苦脸的。”小翠姑娘似乎忘记了正事,开始与赵羽天这般攀谈起来。

因为她觉着这个人有趣极了,不像那些傻乎乎的年轻修武者,要么因为一时的武境实力狂妄自大,要么就和木锤一样呆头呆脑的。

“我的确听到了周围这些年轻人的抱怨,还有的想要花钱出逃他国!”赵羽天如实地这般禀告道。

俗话说隔墙有耳,昨夜赵羽天在熟读宁国历史的同时,周围两个房间之中时不时地传来抱怨声。

虽然这种抱怨赵羽天很不想去追问,但是他还是从中看出了这些不宁静的地方。

赵羽天的这一席话让小翠姑娘感到震惊,但是她的脸色立马就平静了下来,指着对面墙壁,恶狠狠地说道:“什么!这群臭小子,看来回到皇都是要给他们好好地上一课了,狂妄自大的小子们!哼!”

“那么我有一个问题想要请教小翠姑娘!”

“什么问题,快说,别磨磨唧唧像个女人一样!”小翠这般居高临下地盘问道,将对那些臭小子的气,肆无忌惮地撒在了赵羽天头上。

“我们宁国,为什么要招揽这样一群离心离德的年轻小伙呢?”赵羽天客客气气地问道。

他知道这一个问题有些触犯禁忌,毕竟自己才刚刚来到这宁国,却要询问这里的政策方针。

不过,他相信这一位小翠姑娘不会因此而小题大做。

更何况,这也是他需要迫切了解的一个实际问题。

“这还不是按照我们宁国的规矩办事罢了,这些被天命眷顾了的臭小子们,个个都必须服兵役,像个男人一样保家卫国,不过,他们刚到各个战队的时候,因为从前都是乡里横,都不好驯服,所以昨天发牢骚,我也都听见了,这并不奇怪,只是每次我听着总是心中不爽,忍不住就要骂,刚才讲怨气撒在你头上,你可不要过意不去,我就是这样一个急性子,君上总是让我收敛收敛,可惜我总是收敛不住。”

说到这里,小翠忽然开始打量起赵羽天来,“不过呢,像你这么谨慎小心,还真是少见!有意思,有意思!这一次雷城之行,倒也没白来,不但惩治了一位枉法之徒,还遇到你这样一个有趣的人,虽然又招收了一些离心离德的废物,回到皇都又有得忙了,但是碰到你这个人,还算没白跑一趟。”小翠一边顺着细长的马尾,一边这般笑着说道。

“没有想到我们宁国是这样控制武者暴乱的,这倒真是一个好办法,难怪我们宁国的军队总是能够打胜仗!不过管理这一群野马,可非常考验教官,如果稍微严厉了些, 他们就容易心生抱怨,那样的话,就很容易被敌国收买成为间谍,如果放纵了些,却又只能打败仗,不知道我们宁国的大将军是怎么处理的?”面对这一位贴身侍卫丫鬟的调皮与任性,赵羽天只好心中苦笑,旋即又这般客气地询问道。

“你这人真是有趣,这是大将军他们应该管的事情,你一个小小侍卫,知道这么多干嘛?莫不是想要当将军不成?”小翠姑娘虽然知道这个男子很不简单,但是却又故意这般戏谑道。

“如果有机会,干嘛不当呢?”赵羽天实实在在地回答道。

“狂妄自大!你难道就不怕说出这些话有杀头之罪?”小翠忽然坐了下来,一边喝茶,一边与赵羽天开起了玩笑。

“为什么会有杀头之罪?”赵羽天故意装作不懂人情世故的样子。

“那些大将军都是些武宗世家子弟,掌握大权,你一个外来人,还没有在这里站稳脚跟,就胡说八道说自己还想要当大将军,不怕那些位高权重的老官儿杀你的头?”说到这里,小翠姑娘狠狠得敲了一下赵羽天的脑袋,意思是让他这些话不要给外人说。

“为了报答郡主大人的知遇之恩,就变冒着杀头的危险,也得报!”赵羽天爽快地这般笑着回答懂啊。

“油嘴滑舌!回到皇都,我给你说,你会加入一个武学学府,学习我们宁国的武学精萃,那里都是一些达官贵人的子弟,你如果还像这样肆无忌惮地说完,我可保不准你的脑袋!虽然明面上,现在君上健在,我们郡主又是他最为依仗的小女儿,这些人不敢明面上对你怎么样,但是我可不敢保证,他们暗地里对你使一些手段,到时候向你这样口无遮拦,可别我在这里没提醒你!”小翠姑娘这般好心地提醒道。

因为她很清楚皇都鱼龙混杂,那四所皇家武境学院更是如此,那里面藏龙卧虎,她可不希望这么有趣的就这样死在那皇家学院里面,那可真是太无趣了。

“多谢,多谢提醒!到时候我随机应变就是,如果他们非把我逼到绝路,我也只有奋起反抗!不过,小翠姑娘是从这皇家武学学院毕业的吗?”

“我不喜欢那个乌七八糟的地方,所以我刻苦努力学习,很早就毕业了,哪里的大部分人都是达官子弟,而且都是一群笨蛋,一天到晚学到了些本领就知道打架,烦死了,一旦宁国真的出现危机,这些人又一点儿用处都帮不上,都是一群好无用处纨绔子弟,真正的那些想要为这宁国做一点儿贡献的贵族子弟,早就到各地去历险去了,哪里还会呆在这种温室里。”小翠姑娘越说越气,甚至一掌劈开了圆桌,碎掉的木屑四散飞去,将周围墙壁戳出了几个大大的窟窿。

好深厚的内力!赵羽天看得出这一位小翠姑娘是有真是实力的,据说她也是当今宁国的传奇人物,深得这宁国君上信任。

不过,从刚才这小翠姑娘的话语之中,另外一方面也看得出,这一位宁国国君还算贤明,否则这样青春年少而性格又如此开朗的姑娘,以他巨大的皇权,一定是让她服侍床边,毕竟,这一位小翠姑娘的确非常有青春,而且长相甜美,很有一股女性魅力。

可是这君主却派遣她来当自己女儿的贴身侍卫,这种心态,不是一般郡主能够克服的。

自古以来,武境世界的这些帝国君王们,多少到了年迈的时候能够克服心中的**?而那些皇家宫廷炼妖师,还炼制出了各种丹药来满足这些帝王,面对少女这样的青春年少,多少君王有能够记住曾经的初衷呢?

这毕竟是一个相对来说非常落后的武境时代,与赵羽天那个神庭实在是有着天壤之别。

“看来,我们宁国还是挺内忧外患,难怪郡主深夜都在刻苦修炼,她肩上的担子很重啊!”

“亏你还知道!你这人,倒也不简单,能够从这表面平静的湖面下看出波澜,难怪郡主大人那一夜要与你畅谈一天一夜!说说吧,对于现在这样的内忧外患,你这人给我的郡主大人出的什么方子?”

“兢兢业业做好女儿应该做的事情,少一点儿歪道诡计,就够了。”

“这是什么法子?你说说道理!”小翠姑娘忽然觉着这个男子很是有趣。

“从刚才你的话,我知道我们君上虽然年迈,但依旧是一位很贤明的郡主,而且派遣这样一位鲜明的郡主来视察,这更加证明了他对所有事情都心里门清,否则,他为什么把这么巨大的权力交给郡主,而没有交给其他子女呢?既然他是这样一位心里门清的君上与父亲,再多的勾心斗角只会降低了自己的档次,令他感到厌恶,老老实实做好自己份内的事情,尽孝尽善,我想郡主的皇储之位,一定会如愿以偿!”

“你这个法子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说了当于没说一样,其他皇子皇女还不是一样孝顺!”

“自然而然的孝顺与弄虚作假的孝顺,不是同一个档次的,一个人若是为了权力而孝顺,一定会露出一定的马脚,这皇室争斗尔虞我诈,如果一位君主鲜明,最后得胜的必定是那兢兢业业干好本职工作的子女,如果君主昏庸无能,再勾心斗角也不迟!”

“你胆子好大啊,竟然这样直言不讳地给郡主提建议,你就不怕掉脑袋?”小翠姑娘忽然狠狠地拍了拍桌子,双眼直愣愣地望着赵羽天。

“我如果怕掉脑袋还会说出这些话吗?我说过我要回报郡主的知遇之恩,就要与他绑在一条船上,我说得都是些真心话,大实话,如果这样郡主都要记过,那我无能为力,只能奔走他乡了。”

“难怪郡主说你是个异才,果然不简单,从前郡主去询问那些谋士,总是说一些败坏别人名声的法子,让郡主很不屑,到你这里,才听到了一些善言!”

“郡主聪慧,这些道理其实她都明白,只是她需要一个知心人而已!”

“你倒也猜透了郡主心里所想。”

“也许是吧。”赵羽天最后一次这般波澜不惊地回答道。

不过对于这丫头这样肆无忌惮地说话,赵羽天感受到了一股久违的欣慰,高高在上惯了,冠冕堂皇的大话说惯了,让人无奈且又惆怅,这样的对话,反而轻松了不少。

只是现在这小翠姑娘还没有正面回答赵羽天的问题,他也只好说道:“刚才这些问题希望姑娘不要与郡主之外的第三人谈起,否则我会有大麻烦,而且郡主这样树大招风,会不会招来祸患?”

“你这人,不是这么有胆量吗?感慨这些话都敢说,现在到怕这个!”

“我怕树大招风,导致敌国派刺客来刺杀。”赵羽天担心地回答道。

“这你不用担心,小姐这样做就是震慑那一群心怀鬼胎的恶徒,哼!这光天化日之下,我倒不相信真有人敢胡作非为!更何况,那一日在城楼下,你也看见了,小姐周围数不尽的武魂强者,恐怕那些恶徒还没有碰到小姐一根头发,便一命呜呼了!还需要你担心?你小小一个流浪汉,被小姐收留了,就好好练武,报答小姐的恩情,这些事情小姐心中清楚得很!不用你在这里杞人忧天。”小翠忽然一脸傲气地面朝赵羽天责备道。

赵羽天已经很久没有听过别人责备了,忽然心中有一种别样的滋味,竟是非常地舒爽。

不过,对于这小丫头的教训,赵羽天不得不苦笑一番,只好承认自己多心了,“好吧!那么我们现在干什么?”

小翠轻轻嘤笑起来,“当然是现在启程啊!”

“启程?怎么事前都没有打招呼?”赵羽天有些吃惊。

“你一个小小侍卫,难道还要让小姐每次行动前给你打招呼吗?你真是奇怪,回去我要禀告小姐,说你这个人自以为是!哼!”小翠似乎是找到了一个出气筒一般,竟是丝毫不顾及地对方颜面,这般肆无忌惮地戏谑道。

“那也应该提前说一声!”赵羽天心中有些怨气,不过旋即想明白之后,也觉着没什么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