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玄幻 > 槐树下传说 > 第一卷丶帝都风云 第十四章丶茶桌上的信

 第十四章丶茶桌上的信

人生如烟云,世事多变幻,一春一秋,一月一日,一分一秒,不可预测。

就在他看见那封没有署名的信之后,沈秋寒觉得主动出击的时机已经到了。

沈秋寒带着秦玉来到了帝都最繁华的烟花柳巷之地——樊楼。

面对这名满帝都的酒楼,早有诗句,描绘樊楼的美丽:

城中酒楼高入天,烹龙煮凤味肥鲜。

公孙下马闻香醉,一饮不惜费万钱。

招贵客,引高贤,楼上笙歌列管弦。

百般美物珍馐味,四面栏杆彩画檐。

《帝都梦华录里》也有记载:三层相高,五楼相向,各有飞桥栏槛,明暗相通,珠帘绣额,灯烛晃耀。

沈秋寒他们到的时候,天微微亮,樊楼的中刚刚有小二模样的杂工出来熄灭燃烧一夜的烛火。此时路边叫卖早餐的摊贩络绎不绝,樊楼里面却显得格外冷清,这些杂工显然一夜未睡,此时都显得极其疲惫,但是他们熟练的打扫着樊楼的各个角落,手法娴熟。不一会,樊楼的正门便焕然一新。

沈秋寒领着秦玉站在樊楼门口,等着那些小二忙碌之后,正欲抬脚踏进去,却闻一人说道:

“梁国歌舞足风流,美酒如刀解断愁。

忆得少年多乐事,夜深灯火上樊楼。”

沈秋寒回头望去,一翩翩公子,手拿折扇轻摇。

“公子,这樊楼盛景还得夜里来才行,清晨,这樊楼里的姑娘们都才睡下,你这时候来...”那个人抿嘴轻笑着摇摇头,又道:“公子啊,我劝你还是晚上来吧。”

“这位公子,为何如此说?酒楼客栈不是随时都能来得?”秦玉并不知道这是哪儿,便开口就问。

“哈哈,这位公子想必出来帝都吧!你有所不知,这樊楼可是有着帝都第一香楼的称号,那自然是夜里才能配得上它的名声。”

“香楼?”

哪位公子见他依然不动,很是有耐心的说道:“这樊楼可不是一般的酒楼,来这儿的人可不是为了吃喝。当然,樊楼的酒水点心那都是一流的。可是这儿最有名的还是那歌舞美人儿。”随后那人便露出了意犹未尽的表情。

“那不就是妓院咯!”

那位公子一脸惊恐,轻声道:“公子若是在其他地方都可这样说的,但是在这樊楼中,可千万不要说它是妓院,这可是樊楼的禁忌,你可千万记住咯。这也就是为什么都称它香楼的原因。”

“哼,婊子立牌坊,装清高。”秦玉一脸的嫌弃。

沈秋寒谢过哪位刚刚从樊楼出来的潇洒公子,依然还是带着秦玉进了樊楼。

“秋寒哥,你来这儿干嘛?不会你是要?咦~~~”

“不想来就回去。”

让他回去自然是不可能的,于是乎秦玉就不在说话,默默的跟在深秋寒身后。

他也从未来过这种地方,很是好奇。刚一进来就被樊楼中的繁华惊住了。纵使他见过的繁华地方已经很多了,依旧还是震惊于这样的一座酒楼就有如此繁杂的装饰。

沈秋寒到是为被这些所吸引,他们站在底楼的大厅里。大厅内,桌椅齐整,一尘不染,空气中散发着很浓密的花香气息。

两人站在那儿有一会儿了,这才有人出现。

一个小二模样的人,看见眼前两位相貌俊秀的少年,有些不明所以。

“二位公子,我们店已经打烊了,还请午时左右再来。”

沈秋寒对着小二说道:“我们不是来喝酒吃饭的,我们是来找人的。”

“找人?”小二这下更糊涂了,但是他还是说道:“公子,姑娘们都睡下了,还请夜里再来。”

“睡下?才早晨呐,现在才睡下,难道昨晚做贼去了?”秦玉完全不懂,便随口说了出来。

“哈哈,这位公子可真是有趣。”一声娇笑,一位打扮美丽的中年女子出现,她看上去风姿绰约,宛然若并蒂芙蓉。女子轻拂栏杆,缓缓挪步走了下来,软弱无骨的样子,显得格外慵懒。她伸手轻轻一挥,那名从她出现便一直低着头的小二赶紧离开了。

随着她的笑声之后,这人便走到了秦玉身前,靠的很近。奈何秦玉并不习惯和陌生人靠的太近,所以便后退了半步,与女子拉开一点距离。

那女子到不觉得这是嫌弃她,挺了挺硕大的胸脯,抽出丝巾掩嘴轻笑:“哈哈,公子可是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

“是又如何?”

“难怪公子不知,我们樊楼啊,只有夜里才能体现它的迷人之处,公子还是来早了一点。”

女子盯着沈秋寒这个一直面带微笑的少年。

这位便是樊楼年轻的掌柜,能将樊楼这样的地方开在帝都,并且占了帝都最好的地段,那可不是一般人。她经营这家店有很长时间了,什么样的人没见过,早已练就一双慧眼,她一眼就能看穿秦玉的想法,但是始终看不透这个面带微笑的少年。

“公子既然是第一次来,你们要找的人,只要我这儿有,我立刻把她们叫起来伺候二位公子。”

“不必了,我们要找的人,只要我去了你们后香苑,便能见到她,不用劳烦姐姐。”

当沈秋寒说出后香苑三个字之后,掌柜的脸色明显僵硬了很多。

“公子开玩笑的吧!这后香苑可是姑娘们休息的地方,怎能让不相干的人随便进出。”

沈秋寒并不与回应,依旧笑着,看着她的眼睛。

“公子,要找谁,告诉姐姐,姐姐这就给你叫人去。但是那后香苑是真不能让公子进去。”

沈秋寒依旧还是笑着说道:“要是我们非去不可那?”

秦玉听到这儿,认为沈秋寒就是来找茬的,她可乐坏了,来帝都这么之后他便一直很无聊,没想到今天出来竟然可以动手,他早就想活动活动筋骨了。

那女子脸色更加难看,双目寒光闪过,恶狠狠的说道:“公子若是找事,那我樊楼也不是吃素的。”

“想来樊楼中也有供奉高手吧!姐姐可以叫出来,看看他们有没有本事拦住我。”

在帝都开这样一间容纳王侯将相,各种大能的酒楼,那可全靠着小心翼翼才能游走在各个势力之间,独立存在,而不得罪这些大佬。

今日这人,究竟是什么身份她还不清楚,如果是一般的人,那自然是过了今日,帝都再无这号人物,但如果是哪家贵族公子,常年在外 游学,自己有不认识,得罪了可就不好了。

心里有所忌惮,她不敢说的太过。

“公子可否告诉我,你是谁,究竟是要找人,还是找事?”

“你费什么话?没听见我哥说吗?你们那什么的后香苑,到底是让我们直接去,还是硬闯?”

“公子究竟是什么人?”那女子现任是失去耐心了。此时这前楼内的暗处,已经多了四五个高手的气息。

“沈家长子,沈秋寒。”

沈家?那女子心里默默想了个遍,清楚的确定,帝都内没有那户姓深的富贵人家。既然不是帝都的人呢,外地的大族长子也不能撒野撒到帝都来,那还有什么话说。

那人丝巾轻轻一挥,五个强者便从各个方位发起了进攻。

沈秋寒伸手将秦玉推到一边,他自己反手一挥,袖中藏剑寄出,一道寒光划过,一连响起数十声刀剑碰撞的声音,一阵风散去之后,那五人无不狼狈的倒在地上。

掌柜的此时早已惊呆,一个十五岁的少年,只用了一剑就击败了五名冥海境的高手,这得多强?

而且她想到,这样的天才少年,绝对不可能出自普通家庭,那背后势力绝对强大到不是她樊楼可以得罪得起的。

“姐姐,现在可否让我去后香苑找人了?”

那女子愣了一会,面色难堪的说道:“公子请随我来。”

惊讶的不止那人,秦玉也很惊讶,但是她惊讶的不是沈秋寒恐怖的修为,而是他一直都在极力隐藏的实力,为何今日上来便使出全力。

随着掌柜的穿过前楼,走过廊桥,横穿中楼,在绕过测院的临西楼,来到了后院一处建筑群。此处月门上正写着后香苑三字。

一路走来,秦玉发现,樊楼高大的建筑,五楼鼎立,高低错落,互相辉映,五座楼之间有飞桥供人来往,楼内部有走廊供人上下,这些设施是相通的,组成一个和谐的整体——樊楼,要是真没有熟悉的人呢带路,还真难绕出来。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