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遇见只是为了更爱 > 第十二章

遇见只是为了更爱 第十二章

作者:木子儿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5 09:50:52

 白氏公司门口,温言坐在白氏对面的咖啡厅。

为了怕别人认出来,她今天戴了一个白色鸭舌帽,和口罩,还带了一个大大的墨镜,服装把全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她抬头看了对面的大楼,宏伟建筑,装修的很好。

她也曾经在这幢楼里做过做过实习生,但是这幢楼,给她带来的回忆都是痛苦的,她并不想再次经历,但是没办法,她还是来了。

温言看了看手表,起身,向它走去。

“您好,小姐,没有预约是不允许进来的。”

大厅的客服以一种文明的微笑对她说道,内心却忍不住弹劾,又是这种女人,看她这样子应该是个明星,又是想一炮而红的人啊,无奈他们总裁郎心似铁。

她点点头,看客服的眼神她就知道她什么意思,拿出手机,看着一个好久没拨打的电话,微微愣了愣,始终还是打下去了,

“我在大厅。”说罢不等那人说什么就挂了电话。

白琰听着耳朵旁响起忙音的手机,目光沉了沉。

死丫头,你有本事了,敢挂我电话。

顿了顿,她说她在大厅,那应该是被客服拦下来了,他今天似乎忘记和客服打招呼了。

于是给客服打了个电话。

客服接完电话后,以一种惊讶的眼神看着温言,忙把她带到电梯那边“小姐,请”

温言温和的笑了笑,上了电梯。

“总裁今天怎么了…?”客服疑惑不解的问另一个客服,她也摇了摇头。

“不过,这人怎么感觉有点眼熟呢”

“明星吧…”

四十五楼,秘书小姐早已在白琰的吩咐下在电梯门口等着。

温言一下电梯就被带入的他办公室。

她一阵无奈,其实她会走,真的不用带的…莫非她变得容貌太大了,都认不出她了?

她也不想想她装扮成这样,谁认得出来啊。

她一进门,他冷冽的声音就传过来。

“今天很冷?”

装扮成这样…难怪客服不让她上来,连他都要认不出了。

“大众脸,怕被人认错。”

她知道他什么意思,无非就是说她穿的太多了,保密工作做的太好了。

她脱下帽子,摘下眼镜和口罩,正巧碰到秘书进来,看见她也是震惊的。

温小姐?她回来了?

怪不得总裁特地命她在电梯旁等着。

不容她太多思考,就退出去了。

“温小姐,签上你的大名。”白琰冷冽的走在她面前,丢给她一堆文件,

她低头看了看,是签约的。

“你先告诉我二十年前的事。”

温言抬头看他,他很高,她170的身高和他差了将近一个头,尤其是她现在坐着,他站着,给人的气势就差了一节。

上天真是不公平。

“你先签好。”

她刷刷几下,签下了她的名字,真是不公平,凭什么每件事都要听他的。

“可以说了吗?”温小姐微笑,很瘆人。

“温小姐,其实,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我只知道你的父母二十年前在芝加哥遇害,你还有一个哥哥,对吧?”

温言握拳,靠你就知道这些?

还和我说二十年前的事,这些我要你知道干嘛?我自己不知道吗?要你说,真的是太天真了,无论三年前还是三年后都被他吃的死死的,之恒说得对,她真不该相信他,是她天真了。

“这就是白少所谓的知道?那你昨晚和我说的是什么?白琰,我真的不该一而再再而三的相信你,明知道你是骗我的,我还是傻傻的来了,因为我选择相信你,但是,你现在在我心中也就那样了。”

“你是谁?你以为我会在乎你怎么看我?”

可他妈的他真的在乎的要死啊,口不对心。

“是,你当然不在乎,毕竟我在你那里只是一个替身而已,你怎么会在乎我的看法呢。”

她心碎了,

这个男人,说出来的话,永远那么心狠,总能伤她于无形,她不是谁,所以,她走可以吗?我还不在乎你呢。

“等等!”

他挡住她离去的步伐,顿了顿。

“二十年前,我只是听闻了一些你父母的事,他们是在准备飞回过的机场上出的事,后来政府为了国家利益,把消息封锁了,你哥哥当时也在你父母身边吧?他没有死,只是,后来他被当地的政府不知道送去哪里了,你父母他们是遇见了无妄之灾,本来事情扯不上他们,当时芝加哥*在当地进行恐怖活动,那是一次大规模的恐怖袭击,正巧你父母出现在事故现场,被*碰上,劫持,当时的政府军,为了彻底连根拔起恐怖组织,对*进行屠杀,正好当时有个*在你父母旁边,他用你父亲做了靶子,政府军子弹打到你父亲胸前,他当场死亡,你母亲趴在你父亲身上哭,*见形势不对,又一枪解决了你的母亲,你的哥哥,是个幸运儿,他被政府军解救了,但是政府怕对国家有影响,就封锁了这件事。”

他终究还是骗了她,其实事情根本不是这样的,当时确实也是恐怖袭击,但是她父母的死,是他一手造成的,因为,她父亲的死,是他不小心射杀的,她母亲虽然不是他亲手射杀的,但是和他也有很大关系。

二十年前,他在芝加哥一座特工岛进行秘密训练,出事那天,他也被他的师傅带去了,但是没有让他做什么,只是告诉他,这可能就是他以后的生活,和枪战,脱不开关系。他师傅让他安静的呆在角落,而师傅去进行作战了,临走前,师傅给他一把枪,告诉他防身用,他有练过枪,但是是刚刚上手,并不怎么会用。

正巧,他师傅离开后,有一名*盯上他了,试图将他进行射杀。

他虽然天生和别人不一样,到那时候毕竟是这么小的小孩子,在慌忙中,他开枪了,那明歹徒居然用他旁边的人质进行躲避,他杀了她的父亲。

后来他又亲眼看她的母亲被射杀他却无能为力去解救,他能做的就是拉了她的哥哥一把,让他免于危险,也许这样,他心里才会好受一点。

对他来说,那是他第一次杀人,却失误了,他痛恨自己的无能,他也一直对那家人很愧疚,因为这件事,曾经有三年,他沉迷于枪支,幼年的阴影,让他不得不更加小心。

如今的他枪法在全球数一数二,但是,愧疚,从未消失。

她的父母临死前,却并未责怪他,可能是知道他本是无意把,但是他们手指微微颤抖的拿出来照片,给了他一张小女孩的照片,那女孩,很可爱。

她父亲用生命的最后一口气,奄奄一息的拜托他好好照顾他们的孩子,还有,背后的玫瑰花。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他要认错林染,又刻意接近她。

靠近她是他的目的,爱上她,是他的意外,但是,认错人,是他的耻辱。

还好,他最终还是解决了清楚了这个误会。

他真的不敢把真相告诉温言,他知道,如果告诉了,会有什么后果,老死不相往来,不可能的,他宁愿狠狠的埋藏这个秘密,让他愧疚一生,他会用最大的努力,去护她一生,。

所以,

她能不能忘记她的家人,和他在一起。

能不能放下二十年前的事,让他自私点。

如果将来有一天被她知道真相,他知道意味着什么,但是,即使是短暂的温柔,他也要。

谁让他,爱她呢。

温言瞪大了眼睛。

无妄之灾?错杀?天啊?二十年前的事怎么会是这样,她原本以为是仇杀,她的父母是商人,在商场上有什么误会也在所难免,但是错杀比仇杀更让她不容易接受,为什么?那她的哥哥呢?不知道被送到哪里去了?他为什么会知道这些?

微风从窗台吹进来,轻轻扬过她的脸庞,额前的碎发洒落,巴掌大的小脸苍白。

他抬手,手温柔的抚过她的脸庞。

这就不能接受了,要是把真相告诉她,会不会立马拿把枪毙了他?

“你为什么会知道?”小脸躲过他的触碰,仰起头,看着他,她在等待他的解释。

白琰转过身去,双手环胸,她并没有看见他眼里闪过的一丝慌乱,只听见阴沉的声音。

“我在芝加哥念书。”

他说的也没错,他确实在芝加哥练书,至于练的什么书,她又没问。

在白二少看来,只要是有碰到书都叫念书。

“那…我哥哥呢?”

她对找回哥哥其实真的不抱有什么希望了,但是还是要问问。

“我说了,他不知道被政府送到哪里去了。”

后来他曾试着找过她哥哥的消息,但是很奇怪,毫无头绪,就像从人间蒸发一样。

还好,上天让他遇见了她。

他不信鬼神之说,但是现在却如此感概。

温言眸光沉了沉,咬紧下嘴唇。

父母双方,哥哥失踪,她的人生为什么一直以来都这么不顺利,还好很久以前就接受了这个消息,不然对现在的她来说,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我已经实现了我的承诺,希望温小姐千万别让我失望”白琰摊摊手。

这话他也就说说而已,温言是谁?怎么让他失望,她个性强的要死,巴不得没有他的帮助自己闯出一片天,但是对于现在这个复杂的社会,努力和倔强已经吃不到什么香了,尤其是她们演艺圈的,没有他的帮助,恐怕想出人头地是不现实的。

况且,即使是她让他失望了又怎么样?她要败钱,他就赚钱给她花,不然赚那么多钱没人陪他一起享受,那也是一种悲哀。

他宁愿她多点麻烦,让他可以树立起伟大的形象,虽然他知道,他从来没有过这个东西。

“人生都是成就没有经历过失望,那莫不亦是一种悲哀?我替你完美人生你不该感谢我?白少,做人要知足,你把全天下所有的好东西都抢了,你让人家怎么活?还不如发发善心,普天同生,为你积点德,免得造雷劈。”

该死的!

白琰咬牙切齿,这死丫头真是口齿伶俐,她是有多恨他,巴不得他被雷劈死。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