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盛世谋春秋 > 风云暗涌,荧惑紫微星动(五)

盛世谋春秋 风云暗涌,荧惑紫微星动(五)

作者:鱼羡渊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6-05 09:50:59

傅婀独坐窗台前,望着天上来往飞过的雁群,她知道,如今这局势已由不得她来掌控,她终于算是彻底清闲下来,可她又感觉百般无聊,时间仿佛是静止的,需要她拨动一下才往前走动一下。

以前傅婀也学过抚琴作画,这似乎是个能打发时间的好办法,只是这些她多年不碰,手早已生疏,害怕成果惨不忍睹,索性便放弃了。又想到傅婀以前学棋,还是临帝手把手亲自教导的,小的时候,傅婀经常进宫,坐在临帝膝头,看着临帝与她父亲下棋,也跟着摇晃着脑袋,拨弄着棋盘。

那时候太后也还在,太后喜欢喝茶看戏,康泰宫(太后寝宫)的掌事姑姑就教她煮茶,她每次煮好了茶,就请太后一起到康泰宫新搭建的戏台子去,看伶官们咿咿呀呀的唱戏,有时候也能看见天祜(嫡公主),小时候傅婀与天祜是闺中密友,但天祜很怕太后,她俩总是相约着去找太子,那时候的日子很悠闲,无忧无虑,慢慢的,三人就这样一起相伴着长大。

傅婀以前不知道多少次在心中庆幸过自己傅姓的身份,能让她轻易地伴在执义哥哥(太子)身侧。以前的欢乐总是很多,执义哥哥对她很好,总是温声唤她“阿宁”“宁儿”,可是不知是从何时起,她的执义哥哥成了她的丈夫后,却再也没有了温情,平日对她的称呼变成冷冰冰一声“太子妃”。

傅婀想着想着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颗颗滚烫的落在地上。窗外的景色千篇一律,她一分也没看进去,但天光很快暗了下来,不知不觉竟已是傍晚。傅婀擦干眼泪,渐觉腹中抽痛,一阵一阵痉挛,傅婀闷声喊疼,忍不住哼唧出声,百萋闻声进来,连忙扶傅婀上床躺下,这才看到,窗台前的地上,已有一摊血水。百萋吓坏了,赶忙喊碧初去请太医。

太医正在吃饭,闻声连忙放下碗筷赶来,说是要生了,让人赶快去请产婆。傅婀本就还没准备好产婆嬷嬷,百萋一听,加急去请了太子,又派人去太傅府传话。

傅婀躺在床上,满头大汗,翻身转头疼得不行,叫来百萋,让她先派人去侯府传话,请侯府夫人去宫里向窦昭仪借邓嬷嬷,她先前与窦昭仪说好了的。

百萋颤巍巍点头,刚下去,媚兰就带着产婆到了,媚兰肚子大,早就预备好了产婆:“姐姐这么辛苦,还是先用我们府中的嬷嬷吧”

碧初守在傅婀身旁吼道:“你给我出去,我们倚林院不需要你的人”

“这你丫头怎么说话呢,我这是看姐姐没有预备稳婆,特意来帮姐姐的”

太子正要进来,媚兰赶忙给嬷嬷使眼色,嬷嬷出去关上门阻止道:“太子殿下,这是产房不能进”

太医也一直守在门外,太子问道:“太子妃怎么样了”

“娘娘受了惊吓,见了红,该是要生了”

“听说还没找到稳婆?”

“是...是太子妃还没找稳婆,不过秦夫人刚刚带着稳婆进去了”

傅婀躺在床上,捂着肚子不停翻滚,豆大的汗珠不停落下。媚兰见状,便让稳婆上前,碧初拦不住,稳婆叫上丫鬟,将傅婀按住,要去扒傅婀衣裳,傅婀扭身挣扎,一巴掌甩在稳婆脸上,竟也是软绵绵的,碧初趁乱推开稳婆,抱着傅婀挣扎着坐起来,那嬷嬷下狠手,傅婀衣衫已被扯破,皱巴巴贴在身上,傅婀喘着粗气却不减气势:“谁敢碰本宫一根汗毛,我傅家必株他九族”

“姐姐你看这都什么时候了,算是妹妹求你了,保重身体要紧啊”媚兰挺着大肚子,一步步走近,凑近傅婀耳旁,才咬着牙压低声音:“姐姐你放心,妹妹不会为难你的,一定给你个痛快,让你们母子能在黄泉路上作伴...”

傅婀嘶哑着尖声吼道:“秦媚兰你要自掘坟墓,本宫可以满足你,你可以滚了”

碧初伸手抱着傅婀,把她护住:“没听见吗,滚呐,来人啊,把她们轰出去”

傅婀感觉身下血流不止,被褥早已被血浸透,傅婀浑身痉挛,鼻涕眼泪横流,头发湿哒哒散落,黏在脖颈上。

太子听见里面动静,迈步要进,太医嬷嬷连忙挡在门前,说是进产房不吉利。

媚兰一改脸上凌厉,出门扑在太子怀中,委屈着咬牙,眼泪在眼眶打转,就是强忍住不让眼泪落下。太子替她拭去泪花,对着房中道:“宁儿,你别任性了,就算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孩子着想,身为人母,你不可以这么自私”

傅婀在房中闻言不敢置信,瞬间泪如泉涌,她等了十年的一声“宁儿”啊,竟然如此尖锐刺痛,傅婀颤抖着抱住被子,将脸深深埋下,她整理好情绪,抬起头,刚一张口:“我不要...”忍不住哽咽,手握成拳一口咬住,手上一排绯红的牙印,傅婀深呼口气,一字一句嘶哑道“我不要你管”声音哽咽中带着哭腔,却很坚定,不容反驳。

“你任性一次不够还要任性第二次,让悲剧重演吗?”

傅婀瞬间大怒:“滚,给我滚,滚啊”随后传来一阵砸东西的响声,床被被扔了出去,枕头被扔了出去,傅婀像是被拔了毛的狮子那样,怒不可遏,最后狠狠的掐住自己,让指甲深深陷入肉中。

傅婀注意外面静默许久,终于响起浅浅的,渐行渐远的脚步声。

傅婀打发走了媚兰,躺在床上,竟感受不到腹中阵阵发痛,听得太子一番话,心中苦楚,若不是当年太子的一句话,伤透了傅婀,现在他们的孩子都该有十岁了。虽是如此,傅婀却在心中一遍遍劝服自己,麻痹自己,却唯独不怨恨太子。

过了不知多久,安边侯府的傅夫人由着下人引过来,掀起帘帐,傅婀微微扭头,眼中瞬间便填满了泪水,强撑着想要坐起来,傅夫人赶忙扶着,让她躺下。

傅婀哽咽,软软唤道一声:“婶娘”

“孩子,别怕,婶娘在这呢”傅夫人跟着坐在床沿边,看着傅婀躺在床上,汗水沾湿了发丝,头发浸在额上,下身血水弄脏了床褥,面色苍白,不免的一阵心疼。

“大夫说娘娘今晚就要生了,奴婢也赶紧派人去宫里请了邓嬷嬷,应该很快就会过来了”百萋在一旁擦汗。

“你这孩子,你看看,都这么大的肚子了,也不知道早些准备好接生的嬷嬷”傅夫人既是怜惜,又是自责道:“也怪我,没能早些替你预备着”

“婶娘”傅婀指节泛白,纤细的双手紧紧握着傅夫人,微微有些颤抖,哽咽着又说不出话,只是撒娇般的低声轻唤。

傅夫人不禁想到傅婀亲娘离世得早,傅太傅也未曾续弦,因此在家中一直是老太太和侧室李夫人当家。李夫人是老太太的陪嫁跟管家所生,老太太看着长大的,年纪很小就做了通房。

老太太脾气古怪,跟家里几个兄弟的媳妇都合不来,再说傅婀的亲娘又没能生出儿子,自从生了傅婀后多年未生,受了不少老太太冷眼奚落,再生了傅珂后,没多久就郁郁寡欢而亡。这下可好,后院彻底是归老太太跟李夫人管辖了,傅太傅又一向不问后院,两姊妹在家中空有嫡女身份,确是不知暗中受了多少委屈。

如今傅婀临近生产,家中竟连个下人都没派进太子府问候,傅夫人思及此处,觉得心寒,再说老太太常常挑拨是非,也没少给她脸色,忍不住心里暗骂老太太,对傅婀也更加疼惜怜爱。

也没过多久,邓嬷嬷便带着宫廷一众接生的医女嬷嬷匆匆赶到,整个倚林院更加热闹慌忙,有傅夫人坐镇,也没人敢再动歪脑筋,下人们都各自准备着手中的事,有条不紊。

邓嬷嬷一过来就看了傅婀,叹了口气,对傅夫人太子妃行礼后,问道“娘娘可是小腹阵痛,像是收缩般,腰腹坠胀,盆腔两侧刺痛”

傅婀忍着疼,点点头。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就在刚才,傍晚的时候”

“前两日呢”

傅婀前两日也没在意,愣住答不出话,百萋恍然大悟般,赶忙回到“前两日就也有征召,刚刚还见了红”

邓嬷嬷又细细的问了诸多问题,最后才说,太子妃是受了惊吓导致早产,不过时辰还没到,今天晚上不着急,让傅婀别紧张,先好生休息着,下人们先准备好一切,明日生产恐怕艰难。当然这话不能当着傅婀的面说,只轻轻告诉了傅夫人,傅夫人是过来人,一听便也懂了。

果然第二天一早,傅婀便破水了,一房的产婆医女忙碌起来,傅夫人紧张的在床前陪伴着傅婀,不时替她擦擦汗,喂喂汤,后来安远侯府的世子妃也赶了过来,围着傅婀打转,倒是太傅家的老太太与李夫人一直在产房外清闲的喝茶等消息。

傅婀一整天哭喊声不断,眼中血丝密布,后来喉咙撕裂,张口却喊不出声,太子几次都在产房外等候,听得心急,几欲冲进产房,好在第三日清晨,总算是顺利诞下一名男婴,那孩子是却身体瘦弱,傅婀也因体力不支昏了过去 。

傅夫人欣喜的抱着那孩子走出产房,太子颤巍巍的接过来,孩子不停的啼哭,眼睛却还未睁开,抱在手中,很轻也很瘦弱,长的倒是很像自己幼时,那眉眼,那脸型,分明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太子大喜,立即便派人去宫中与太傅府报喜。

海湉一早随着武妃一同去泰极殿请安,当时正听见太子府传话说太子妃喜诞龙孙,临帝惊讶之余更是欢喜欣慰,当即便要叫人把那孩子抱进宫中,听得劝说是早产体弱,这才作罢。

不过半日光景,太子妃诞下嫡长子之事,不光是宫中,整个京城都在遍传,废太子之变故百姓并不知情,只道是举国同庆之喜。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