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仙侠 > 大盛画尸人 > 第五十三章 娶妻当如林婕诗(二合一)

还是在天都城北郊深山之中,那个不知名的野湖边。

凌寒系着一条粗布围裙正在卖力地揉着面,旁边的火炉之上放着一口大锅,上面一摞放了整整七八层的笼屉,嗤嗤冒着热气带着冲鼻子的面粉与肉馅儿混合的香味儿。

敖璃则坐在里面的长条凳子上,看着不远处的湖水发呆。

今早她没有吃包子,也没有喝豆腐脑。

一共还欠凌寒五文钱,正好是一天的工钱,再吃的话就走不了了。

再说最近天天吃包子豆腐脑,其实也有点儿腻了。

反正对敖璃来说,吃东西纯粹是因为馋,今天卖完包子回去天机楼吃烤羊肉去,还有火锅儿,辣嗖嗖的涮牛肚,那叫一个舒服!

“咕噜!”

一想到凌寒做的这些吃的,敖璃忍不住又吞了一口口水。

“老板,来仨包子!”官道上一个中年人一路快马加鞭急匆匆在凌寒的早点摊儿前停了下来,“咳咳!老板,今儿看着天儿不太好,不行就早点收摊儿吧!”

今天客人出奇的少,这还是今天开张第一单。

好不容易来了生意,敖璃赶紧从里边跳出来帮着张罗生意,但一抬头看到那人的脸敖璃忍不住就愣了一下。

咦!

这人咋看着这么眼熟呢?

还有他好像在对老板眨眼睛?

啥意思?

“今天天气挺好的啊!”敖璃看着那个中年人一脸的不解,“还有为什么我觉得你这么眼熟呢?”

“熟客,经常来,你自然眼熟了!”中年人还没说话呢,凌寒倒抢先回答了,而那个中年人则拿了包子,急匆匆继续赶路走了。

那人刚一走,凌寒就一边赶紧收拾东西,一边和敖璃吩咐道:“那啥!今天就到这儿吧!咱俩两清了,你赶紧回家吧!”

“今天这么早收工吗?”敖璃奇怪地看着凌寒,“出什么事了吗?”

“没!我突然想起来今天家里还炖着肉呢……”凌寒支支吾吾地解释着,但话刚说了一半儿就停住不说了,因为不远处的官道上出现了一个骑马的女子。

马是白马,女子也是一头的白发,身上穿着的则是一身火焰一样的红色衣裳。

“林妹妹!”敖璃一脸的兴奋,跟见着主人的小狗一样蹿出早点摊儿,站在官道上冲着马背上的红衣女子开心地挥手,一边挥手还一边原地蹦跳,好让那女子注意到她。

红衣女子自然就是林婕诗了。

而前面那个快马赶来的中年人,则是孔文新乔装打扮的,之前被凌寒邀请去天机楼九层吃过两次饭。

敖璃这人脸盲,再加上注意力都在吃的上面,所以对他印象不深。

所以只是觉得眼熟,一时没能认出来是谁。

要说今天孔文新为啥亲自出马了呢?

主要今天一早他安排的那些配合凌寒演戏的手下都被林婕诗给抓去尸王坑里扣着了,孔文新一看这架势不对劲儿,就赶紧亲自出马报信儿来了。

只是信儿虽然送到了,却还是晚了一步。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凌寒一看这架势,只好掩饰住脸上的慌乱,强装镇静地低着头继续揉自己的面,假装没看到骑马缓缓而来的林婕诗。

反正自己换了身材也换了脸,我就打死了不承认。

男人嘛!

关键时刻一定要硬。

尤其要嘴硬。

.

林婕诗远远冲敖璃挥了挥手,不紧不慢地骑着马到了早点摊前,若无其事地瞟了低着头揉面的凌寒一眼,而后冲敖璃淡淡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林婕诗性格孤僻,对谁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也就只有在凌寒面前,偶尔才会露出小女孩儿的那一面。

敖璃听林婕诗这么一问,原本满怀期待的笑脸瞬间垮了下来,噘着嘴嘟囔道:“啊?你不是来接我回去的啊?”

“接你回去?回去哪儿?”林婕诗冷冷问道。

“哦!没什么!”敖璃见林婕诗板着一张冰块儿脸,顿时也不想和她说话了,自己转身走到一个长凳上一个人坐下生闷气。

林婕诗和凌寒的关系,并没有公开。

对于像方平垚、孔文新这种人精自然看得门儿清,但像是何澹、罗文杰这种对男女之间的事情十窍通了九窍的,自然是看不出来的。

至于敖璃,她不是不懂,而纯属是理解上和人类有误差。

在她看来,男女之间的关系只有两种。

配偶和非配偶。

而判定这两种关系的标准则只有两个字。

交配。

在他的概念之中,只要凌寒和林婕诗没有交配,那在地位身份上林婕诗和其他的女人并没有什么分别。

没办法,种族差异。

.

“老板,来四个包子。”

林婕诗没有搭理敖璃,而是翻身下马,对着凌寒淡淡说道。

“好嘞!”凌寒低着头,手脚麻利地拿出油纸给她包好四个刚出锅儿的热气腾腾的大包子,“麻烦您,一共八文钱!”

林婕诗接过包子,扔出一锭碎银子递给凌寒,而后慢悠悠踱着步子走到敖璃面前坐下:“来!请你吃包子。”

“我不饿!”敖璃气鼓鼓地说了句,扭过头转向一边。

林婕诗淡淡一笑,也不搭理她,自顾自地掰下一小块儿冒着热气儿的包子吹了吹放进了嘴巴里嚼着,而后向敖璃问道:“你想回去吗?”

敖璃别了别脑袋,没说话,但是微微地点了点头。

“是因为他做的饭好吃?”林婕诗继续问道,“还是因为……”

“你喜欢他?”

一旁正在揉面的凌寒一不小心碰到了旁边装水的盆子,“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林婕诗眼睛往凌寒的方向瞟了一眼,眼神之中透出一丝嘲弄,而后一边啃包子一边加重语气跟敖璃说道:“我是喜欢他的,未来我会嫁给他,还会给他生一个宝宝。”

“你呢?”

“我才不会喜欢他呢!”敖璃脸上透过一丝慌乱,赶紧忙不迭地说道,“我更不会和他交配,我是尊贵的龙族,怎么会和一个人类交配?”

“被我父王知道了,一定会打死我的!”

“那我就放心了!”林婕诗淡淡一笑,将手中的包子往敖璃面前推了推,“吃完包子,你就走吧!”

“回东海,永远都不要回来!”

敖璃点了点头,接过包子大口啃了起来。

但啃了没几口,敖璃眼睛突然却蒙上了一层雾气,抬起头小心地问林婕诗:“我,我听那个姓方的说,如果我不和他交配,他就会死。”

“是这样吗?”

林婕诗没有说话,但却轻轻点了点头。

“我不想和他交配,可我也不想他死。”敖璃的嘴巴被包子撑得鼓起好大一个包,含混不清地嘟囔道,“我才三百岁,我还小,我不想这么早就和人交配。”

“不想就不要勉强自己。”林婕诗的眼睛罕见地露出一丝温柔,伸出手抚了下敖璃的头发,“爱情这东西,是勉强不来的。”

“相爱的两个人,一定不会希望对方为自己做不喜欢的事情。”

敖璃眨巴着眼睛想了想,张了张嘴却又闭上嘴,然后又抬起头想要说什么,如此纠结了好几次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看着林婕诗认真问道:“林妹妹,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林婕诗点了点头,示意她继续。

“这些天,我总是会想起在天机楼里的日子。”敖璃好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很小声地嘟囔道,“不仅仅是想起他做的那些好吃的,更多的还是会想起他。”

“他总是会有很多奇奇怪怪的想法,还总是会说出一些奇奇怪怪的话。”

“他告诉我,说龙其实不过就是一种比较稀有的动物而已,没什么好骄傲的。”

“他还说,人也是动物,不过就是智商会更高一些。”

“对!还有,等价交换!”

“他说,你想要得到什么,就一定要付出一些其他的东西,这才是天地之间最大的道理。”

“可是我就想,我一直在他那里蹭吃蹭喝,还一直住在他那里,但我却并没有付出过什么,这对他是不是不公平啊?”

“这些天我在这里,帮着老板卖包子,也看到了很多事情。”

“我看到这些只有几十年寿命的普通人,他们将凌寒当做神一样去崇拜。”

“我还看到那些说书人把凌寒的故事编成了话本儿,一遍又一遍地在人群里传唱,他们还说凌寒是他们的大恩人。”

“凌寒也救了我,没有他我至今还被那个老和尚封印在长青湖里。”

“就凭这个,你觉得我是不是应该答应他,和他交配?”

林婕诗哑然失笑,无语地左右看看,然后语重心长地说道:“敖璃啊!你不能因为他对你有恩,就想着以身相许。”

“嗯!你们管这个叫做交配。”

“男人和女人之间,做那种事情,只能是一个原因。”

“那便是,因为爱情!”

敖璃一脸的茫然,狠狠地咬了几口包子,而后抬起头冲林婕诗问道:“林妹妹,你是不是很不想我和他交配的?”

“是的!”林婕诗重重点了点头,“爱情是自私的,没有谁会希望自己的爱人心里还有另外一个人,更不会希望他跟别人……”

“呃!交配。”

“但是如果那个人能救他的命,甚至还能救这个世界,我愿意妥协。”

“咣当!”

一旁的凌寒飞快地揉着面,不小心又把一个罐子给撞翻了。

“老板,你今天好奇怪啊!”敖璃忍不住扭过头冲凌寒嚷嚷了一句,“我怎么觉得你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呢?”

凌寒干笑一声,一边回应着“没事儿!没事儿!”,一边闷头继续揉自己的面。

“所以,你决定好了吗?”林婕诗将话题又拽了回来,认真问道,“你是回东海,还是跟我回天机楼?”

敖璃一脸的为难,弱弱问道:“我能先跟你回天机楼,然后再考虑和他交配的那个事情吗?”

“不行!”林婕诗的表情很严肃,摇了摇头,“那个姓方的,会想尽一切办法逼着你和凌寒……”

“交配。”

“如果你不愿意,就要赶紧躲到东海上去,越远越好!”

“虽然即使你躲起来,他最终还是可能会把你找出来,但这是唯一的办法。”

“你只有今天这一个机会逃跑,再晚了你就跑不掉了。”

敖璃纠结了很久,终于在吃完两个包子之后下定了决心,用蚊子般的声音小声对林婕诗说道:“我,我跟你回去。”

林婕诗沉默了半晌,这才点了点头,然后起身走到了埋头揉面的凌寒身边。

“感谢这段时间以来对敖璃的照顾。”林婕诗的声音冷淡,却带着不加掩饰的讥讽,“这位老板看来也是见过大世面的啊!”

“否则听到我们两个说出像龙族这种耸人听闻的事情,还没有吓得屁滚尿流,落荒而逃,而是心安理得地在这里揉面做包子,也是难得!”

凌寒尴尬一笑,然后一秒入戏,堆出一脸的茫然:“客官说笑了!我打小儿耳朵就不好使,您二人方才说的话,我一个字都没听到。”

“啊?你耳朵怎么了?”敖璃听罢,一脸的惊讶,“昨天不还好好的吗?”

凌寒:“……”

林婕诗则淡淡一笑,也不管留在摊位前那匹白马,径直牵着敖璃的手,身影一晃冲天而起,眨眼之间已经飞入云层,消失不见。

凌寒仰头看了看天空,将案板上的面团随手丢在一旁,探手从围裙的口袋里拿出两张纸。

一张纸是方才孔文新借买包子付钱的时候,递到凌寒手里的。

上面只写着两个字:“快走!”

另外一张纸,则是林婕诗方才递过那锭碎银子的时候,一起送过来的。

上面则用娟秀的小字,写了一小段话。

……

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你是我这一生最伟大的作品,也是我为自己建造的一座牢笼。

我心甘情愿地成为了你这座牢笼之中的囚犯。

如果有一天,你打算要放我走。

请一定要告诉我!

我可以被拒绝,但不能接受欺骗。

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

翻过来,这张纸的背面也写着两句话:“渣男!你现在是不是很开心?是不是很期待?”

“姓方的说了,让你去找皇帝赐婚,然后……”

“八抬大轿娶老娘和敖璃过去!”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